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三十七章 雨夜遇文士


  行出数日,沿途所见,与襄平县大致相同!

  李满将辽东郡治理的井井有条,郡内一派太平景象,地里田间,常闻欢笑之声,沿途未见饿殍之象!

  辽东富庶,乃幽州之最,其余诸郡则多有不如,盗匪横行,饿殍遍野,百姓食不果腹,易子而食乃常有之事!

  这一日!

  一行五人,刚刚踏足辽西境内,便听天雷阵阵,众人循声抬头望向天空,却见天空阴云密布,云中似有滚雷。

  李杨当即决定,令众人加快脚步,争取在雨落之前,寻一处落脚之地!

  皇天不负有心人,众人行出五里,寻得一座荒废日久的酒肆,可供歇脚之用!

  “在此歇息一晚,明日再走也不迟!”,李杨说道!

  众人自无异议,纷纷走入残破不堪的酒肆之中!

  五人进入酒肆之后,大雨瓢泼而来!

  王良见状,连忙跑出酒肆,冒雨将坐骑一一牵入废弃的马厩内!

  王良为人忠厚,踏实肯干,任劳任怨,颇有乃父之风!

  虎豹见状,纷纷上前帮忙!

  李虎心善,韩豹待自己人极好!

  李杨与赤眉并未参与其中,二人从角落处寻来扫把,将酒肆内简单洒扫了一番!

  良久之后!

  王良三人去而复返!

  望着好似落汤鸡的三人,李杨温笑道:“快去换一身干净的衣物,以免着凉!”

  三人齐声应诺,笑闹着前往角落更衣!

  李杨从包裹中一一取出细盐,胡麻(芝麻),葱,姜,胡荽(香菜),精米,肉脯等物,然后前往灶房,为众人烹制晚餐!

  望着灶台上的一应物品,李杨不禁感叹道:“母亲心思缜密,心细如发,出行所需之物,俱已备齐,真真是应有尽有啊!”

  此刻李杨直想高歌一曲: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换好衣物的李虎凑上前来,摩拳擦掌道:“今夜又有口服了!”

  虎豹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若说烤炙肉类,二人或许还能搭把手,但是,若说烹制菜肴,二人却是什么忙也帮不上!

  赤眉与王良亦没比虎豹强到哪里去,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自打离家以来,四人便过上了饭来张口的日子!

  四人均未想到,李杨竟会烹饪美食,哪怕李杨只会烹制一些简单的菜肴,那也大大出乎了众人的预料!

  堂堂李氏长公子,标点符号的发明者,颜体的创造者,竟下厨为众人烹制美食?说出去谁信啊?

  君子远庖厨,了解一下?若将此事传扬出去,还指不定会闹出怎样的风波呢!

  对此,李杨却浑不在意,此间五人,均不是外人,没人会乱嚼舌根!

  向陶罐中倒入清水,一一下入精米,肉脯,葱,姜,待水煮沸之后,下入少许细盐!

  小火熬制一炷香(半个小时)的时间,出锅前,撒些胡麻与胡荽,一道精米腊肉粥就此完成!

  粥香扑鼻而来,惹得众人食指大动!

  “喝些热粥,去去寒气!”,李杨向众人招手,又伸手指了指放在灶房前的包裹,道:“若不够吃,包裹中尚有角黍(粽子)!”

  赤眉与王良齐声应诺,虎豹则微笑点头,表示知道了!

  良久之后!

  酒肆内便传来了众人喝粥的声音!

  “好粥,好米,好肉脯,兄长果然好手艺!”,李虎喝粥的同时,还不忘称赞李杨几句!

  一碗热粥下肚,李虎犹自意犹未尽,起身前往灶台,给自己添了一碗粥,正欲转身离开,斜眼瞥见包裹中的角黍,于是,冲着灶台外喊道:“谁吃角黍?”

  “给我来一个!”,韩豹高声回道!

  “取五枚角黍来,每人一个!”,望着闷头喝粥的赤眉与王良,李杨淡淡说道:“一应支用,皆以五份为例!”

  “敢不从命!”,李虎扯着脖子,高声回应道!

  李杨没拿自己当外人,赤眉与王良打心里感激!

  正当李虎弯腰为四人分发角黍时,酒肆外却十分突兀的出现了两个陌生的身影!

  “何人鬼鬼祟祟?还不给我出来!”,赤眉大喝道,说着,提刀向门外走去!

  一行五人,三人持剑,二人持刀,持剑之人,分别为李杨,李虎与韩豹。

  赤眉与王良有军方身份,因而持百炼钢刀随行!

  赤眉未及行至门口,便见两名身着蓑衣,头戴斗笠的青年,迎面走了进来!

  王良,李虎,韩豹三人纷纷起身,一脸警惕的望着不请自来的两人!

  其中一名青年摘下斗笠,抖了抖身上的雨水,泰然自若道:“诸位稍安勿躁,容吾等除去雨衣,再行答话!”

  “可!”,李杨示意李虎等人无需紧张,与对方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即可!

  青年循声望向李杨,与之对视良久之后,竟是笑了!

  脱下蓑衣之后,青年揉了揉发酸的肩膀,长长舒口气,道:“松快!”

  青年面容清癯,身材瘦削,一双狭长的双眼,给人以十分精明的感觉,比相貌更加引人注目的是他竟穿着一身被雨水打湿了的儒衫!

  另一名青年则生的中等身材,面容方正,双目炯炯有神,一身凌然正气,众人见之,竟不由心生威严不可冒犯之感,此人亦身着儒衫!

  二人的身份已然呼之欲出,二者皆为士人,而非寻常百姓!

  汉朝士人衣冠皆有制度,冒充犯罪成本太大,常人不敢冒充,而且儒衫价格不菲,一般人也买不起!

  直到此时,李杨才霍然起身,快步行至二人面前,躬身与之见礼道:“后学末进,拜见二位前辈!”

  “辽东果然人杰地灵,不枉吾等冒雨走上一遭啊!”,一身凌然正气的青年文士面露微笑,道:“年轻人,知书达理,颇具世家风范,不知何家子弟?可否与吾等通名?”

  “区区姓名,不足挂齿,说出怕污了二位的贵耳!”,李杨出言婉拒道!

  正气男(简称)未及开口,便听瘦削男(简称)开口抢话道:“一路行来,滴水未进,不知可否借些粮米,供吾等果腹?”

  “正有热粥,若不嫌弃,可自行取用!”,李杨回道!

  “如此甚好!”瘦削男未与李杨等人客气,径直走入灶台,分别为自己与正气男盛了一碗热粥!

  “这粥....”一口热粥下肚,正气男一脸疑惑的侧头望向瘦削男,心中似有着诸多的疑问,令其不吐不快!

  “此粥甚好!”瘦削男出言打断了正气男的问话,冲其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正气男一脸了然的点点头,将满心的疑问,复又咽回到了肚子里!

  二人吃饱喝足之后,由于旅途劳顿,也没了与李杨等人说话的兴致,与之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寻了一处干净的角落,早早睡了!

  李虎一脸疑惑的望向李杨,伸手指了指倒头便睡的二人,悄声道:“这便睡了?”

  李杨瞥了二人一眼,挑了挑眉,道:“是啊,睡了!”

  “出门在外,怎可如此大意?”李虎一脸不解道!

  李杨摊摊手,无奈道:“他们早已摸清了我们的来路!”叹口气,意味深长道:“心思缜密,观察入微,也是高人呐!”

  “又是高人?高人怎的如此不值钱?”,李虎默默吐槽道!

  李杨笑了笑,对众人说道:“明日还要行路,大家早些休息吧!”

  赤眉,王良,李虎三人纷纷点头,各自睡觉去了!

  按照早先商量好的值夜顺序,李杨与韩豹先行值守,其余三人前去休息,三个时辰后,再来替换李杨与韩豹!

  李杨为众人制定了明确的值夜时间!

  戌时(19时至21时)至子时(23时至01时),由李杨与韩豹值守,前半夜最好打发,因此,值夜时间稍长一些,为三个时辰。

  丑时(01时至03时)至寅时(03时至05时),由赤眉与李虎值守,凌晨一至三点,最宜犯困,因此,值夜时间稍短,为两个时辰。

  卯时(05时至07时)至辰时(07时至09时),由王良单独值守,此段时间,最为轻松,因而由王良单独值守!

  李杨盘坐于酒肆门前,身旁置一盏油灯,手中简牍,名为春秋!

  韩豹怀抱百炼钢刀,倚门假寐!

  雨声徐徐,雷声阵阵,门前少年,秉烛夜读,身旁坐有一名带刀侍卫,此间场景,旁人观之,竟毫无违和之感!

  不知过了多久,李杨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李杨微微抬眸,却见地面上,正映衬着一个瘦削的身影,身影作弯腰状,似在打量着李杨手中的简牍!

  李杨一脸无奈的摇摇头,一边翻阅着手中的简牍,一边压低声音埋怨道:“先生唐突了,岂不知人吓人吓死人的道理?”

  熟络之后,李杨对青年文士的称呼,亦发生了些许的改变,从前辈变成了先生,如此称呼,显得亲近一些!

  瘦削男望着李杨的背影,微微颔首,轻声称赞道:“好胆!竟没吓到你!”,说着,移步坐到了李杨的身旁!

  放下简牍,李杨望向瘦削男,道:“先生有事?”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啊!”瘦削男长叹一声,迎着李杨的目光,与之对视良久之后,缓缓开口,悄声问道:“从何处来?往何处去?”

  “从来处来,往去处去!”,李杨与之卖了个关子,道:“您二位呢?”

  瘦削男一脸笑意的点了点李杨,如实回道:“从冀州来,往辽东去!”

  “常闻辽东人杰地灵,今日所见,方知世人所言非虚也!”瘦削男感慨道!

  “常闻冀州藏龙卧虎,今日所见,方知世人所言非虚也!”李杨有样学样道!

  “呵呵.....哈哈哈!”,瘦削男不顾正在沉睡的李虎等人,抚掌大笑道:“此番辽东之行,收获颇丰,不枉此行矣!”

  瘦削男抬头看了看天色,嗟叹道:“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人,再去睡会儿!”说完,拍拍屁股,走了!

  李杨缓缓合上简牍,转头望向青年文士的方向,喃喃道:“吾等此番出行,收获亦不小啊!”

  李虎与赤眉照例提前一刻钟,前来换岗,好叫李杨与韩豹多睡一会儿!

  一夜无话!

  第二日,天光放亮!

  暴雨过后,空气清新,令人倍感心旷神怡!

  李杨起身来至门前,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抬头望向晴朗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道:“神清气爽,吃嘛嘛香啊!”

  轻轻拍了拍身旁睡眼惺忪的王良,轻声道:“洗把脸,清醒清醒,准备出发了,待会去马车里补补觉吧!”

  王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打着哈欠道:“劳烦公子挂心,良还挺得住!”

  李杨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此事就此定下,无需再议!”

  王良微笑应诺,心里暖暖的!

  良久之后!

  李杨一行收拾妥当,正欲离开,身后却传来了瘦削男人的声音:“公子慢走!”

  李杨循声回头,躬身行礼道:“先生保重!”说完,调转驴头,离开了残破不堪的酒肆!

  望着李杨一行远去的背影,正气男缓缓开口,道:“此子谈吐不俗,非常人可比!”

  “长公子人品贵重,凡夫俗子岂可与之相提并论?”瘦削男长叹一声,感慨道:“盛名之下无虚士,古人诚不欺我!”

  正气男一脸皎洁的笑了笑,冲瘦削男竖了竖大拇指,赞道:“公与大才,慧眼如炬,吾不及也!”

  “元皓说笑了!”

  被唤作公与之人,背负双手,闭目陷入了沉思之中,回忆着初见李杨五人时的场景,自打踏入酒肆,他便暗中观察着五人的一举一动,初见自己时,五人未有丝毫的惊慌失措,居中之人泰然自若,其余四人皆各司其职,赤眉持刀守住门口,王良持刀护住车架,虎豹犹如猛兽般,目不转睛的盯着二人,五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非常人可比!

  从二人的对话来看,二人姓名呼之欲出,被唤作公与之人,姓沮,名授,字公与,乃冀州名士!

  被唤作元皓之人,姓田,名丰,字元皓,同为冀州名士!

  “宝刀,雕弓,精米,腊肉,身着精绢,脚踏丝履,身材高大,不似常人,气度雍容,世所罕见!综上所述,五人的身份便不难猜了!”

  精米乃贵族专享之物,百姓吃不起,想都不敢想,或者说不配想(享)。

  寻常百姓,皆以麦饭充饥,一日两餐,循环往复,生活毫无盼头可言。

  麦饭难以下咽,十分难吃,李杨出于好奇心,吃过一次,但自那以后,便对其敬而远之,再也没吃过!

  李杨五人所穿衣物,更是价格不菲,等闲士人,亦穿不起!

  “辽东之地,卧虎藏龙,李氏三子,皆具龙凤之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田丰感慨道!

  沮授摩拳擦掌,难掩兴奋之情,道:“辽东近在咫尺,咱们加紧赶路,争取早日抵达辽东,届时,定要会一会天下闻名的李辽东,我倒要看看,他老人家是否如传言说的那般,身高十丈,腰大十围,三头六臂?”

  田丰伸手点了点沮授,大笑道:“休要胡说,当心被李辽东听见,将你抓去,剁了,喂狗!”

  田丰话音落后,二人相视大笑,携手向北而行!

  二人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说话也就没了顾忌,所说之言,皆为同伴间的玩笑,并无恶意!

  李满之名,辽东之盛,皆令天下士人心向往之,田丰与沮授此番前往辽东,便是想见识一番辽东的繁华,亦想拜会闻名天下的李满,若能在辽东郡谋个一官半职,二人自然欢喜,如若不能,便权当出门游历,顺便会一会自己的偶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