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三十九章 路遇劫匪


  “天色已晚,明日还要继续赶路,大家早些休息吧!”,李杨说着,取出锦帕,擦了擦手上的油渍,正欲起身,却见远处火光点点,似有大队人马,迎面而来!

  “今日出门,怎就忘了看黄历啊!”,李杨很郁闷!

  四人闻言,纷纷起身,遥望徐徐而来的队伍,赤眉皱眉道:“队形散乱,不似郡卒!”

  王良深以为然,道:“行军缓慢,毫无章法,火光异常摇晃,此乃下盘不稳所致!”

  “下盘不稳?”,韩豹不解道:“何意?”

  “长期挨饿,以致四肢无力!”,王良回道!

  望着越来越近的队伍,赤眉冷哼一声,不屑道:“此等蟊贼,毫无战力可言,退此贼,吾一人足矣!”

  韩豹拔剑在手,冷声道:“我来!”,一身杀气蓬勃而出,令赤眉如坠冰窟!

  赤眉不自觉后退一步,望着韩豹的背影,暗暗道了一句:“疯子!”

  半刻钟后!

  数十名高举火把的贼寇,将李杨五人团团围了起来!

  望着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一众贼寇,韩豹长长叹口气,缓缓收剑入鞘!

  李虎为之侧目,调笑道:“下不去手?”

  指了指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贼寇,韩豹冷哼道:“杀鸡焉用牛刀?看看这群废物,杀他们,我怕脏了我的手!”

  “有肉!”,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

  众贼纷纷循声望去,待其看到虎肉之后,立即便围了上去!

  “注意军纪,莫要乱跑,都给老子严肃点,打劫呐...”,一名头目模样的瘦高年轻人高声维持着秩序!

  一名身着皮甲的口吃之人,无奈下令道:“别...别管他们,让他们吃....吃...吃...吃...吧!”

  领头的松了口,年轻头目立马来了精神!

  “给我留一口!”言罢,头目飞也似地跑了,跑的时候还不忘回头,胡乱指了指身穿皮甲之人,道:“那是咱们二头领,现在由他来向你们训话,你们可得仔细着点,二头领能耐大得很,惹急了他,小心生撕活剥了你们!”

  二头领一脸慈祥的望着年轻人的背影,笑骂道:“臭...臭小子,见...见...天的胡说八道!”

  理了理身上的皮甲,望着李杨五人,二头领例行公事道:“打...打....打...”二头领口吃的毛病似又加重了三分!

  望着面容扭曲的二头领,李虎好心提醒道:“打劫?”

  “对....头....”

  李虎咦?了一声,不解道:“对头是什么鬼?”

  “头....头领说了,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是我栽,想从此路过,留下......!”

  说到“留下”二字时,二头领是说什么都说不下去了!

  啪啪两声脆响,在李杨五人一脸惊讶的目光中,二头领狠狠扇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

  “我去!!!这便是传说中的发起狠来,连自己都打?”,李杨惊讶道:“是个狼人!”

  比狠人还多一点!

  李虎连连摆手,道:“冷静些,不至于,不至于啊!”

  “留下买路财!”,韩豹捂脸道!

  “哎!”二头领长长叹口气,无力道:“要钱还是要命,速速给句痛快话!”

  “呦!口吃好了!”,李虎连连鼓掌,毫不掩饰嘲笑之意!

  “别贫了!”李杨拍了拍李虎的脑袋,冲赤眉使了个眼色!

  赤眉微微颔首,从怀中取出腰牌,将之递给了二头领!

  二头领借着火光,低头查看,却见巴掌大的腰牌上赫然刻着几个字,背面刻有:辽东,军侯!正面则刻着王宇的名字!

  “军爷饶命!”,二头领高举双手,将腰牌举过头顶,动作熟练,令人咋舌!

  辽东铁骑,威震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本以为仗着人多,能够将李杨五人给吓住,未曾想,竟一头撞到了铁板上!

  李杨一脸无语道:“这也太业余了吧?”

  王良凑至近前,微笑解释道:“此等乌合之众,似寇,却非寇,他们常以要饭为主,打劫为辅!”

  “是...是....是...”二头领连连点头!

  众人见状,纷纷放下手中吃食,围了上来!

  二头领见状,连忙出言申斥道:“此乃辽东....军爷,汝等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快跪下?”

  扑通!

  扑通!

  二头领话音刚落,众人纷纷跪倒于地!

  年轻头目嘴里嚼着皮糙肉厚的虎肉,口中囫囵不清的磕头求饶道:“吾等皆为良善黔首,还望好汉高抬贵手,饶吾等一命啊!”

  待其将虎肉咽下之后,李杨笑道:“吾等并无伤人之意,诸位尽可放心!”

  “谢好汉不杀之恩!”

  “谢军爷饶命之恩!”

  “军爷仁义!好人有好报!”

  “祝诸位军爷一帆风顺、二龙戏珠、三阳开泰,四季平安......”

  “得得得!趁早打住!”,李虎出言喝止道:“懂的还真不少呢!”

  李杨微微躬身,与众人见礼道:“吾等公干,路经此地,多有叨扰,还请见谅!”

  二头领连连摆手,道:“不敢,不敢。您走的是官道,该道歉的理应是我们才对!”

  “山寨坐落在何处?我等想前往山寨借宿一晚,不知可否?”,李杨问道!

  李杨想入寨一探究竟,若果如众寇所言,他们皆为良善之人,此事便就此作罢。

  若有欺瞒,李杨便要大开杀戒了!

  二头领颤声道:“小寨粗鄙,怕污了军爷的贵体!”

  李杨摆了摆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不妨事,此事就此定下,前方带路吧!”

  二头领连连应诺,令年轻头目从前带路,然后自告奋勇的跟在了李杨的身边,美其名曰:吾为质,军爷宽心便是!

  李杨用眼神示意李虎几人,令其时刻保持警惕,尽量占据有利地势!

  四人纷纷点头应诺!

  王良从前开路,在年轻头目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虎豹分立于李杨左右,从旁护卫!

  赤眉持弓,走在队伍的最后方,为四人殿后!

  说起弓箭,倒也有一桩趣事!

  五人中,赤眉射术最佳,王良次之,虎豹最差!

  李虎乃是粗豪的性子,动手能力极差,干不了细活!

  韩豹与李虎略有不同,韩豹性急,鲜有耐心,惟愿学速成之法,单以学棍来说,便可窥知一二!

  每逢习射,五十步,固定靶,射草人,虎十中二三,豹十中一二,成绩惨不忍睹!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次偶然的机会,李虎另辟蹊径,于不经意间发现了一套适合自己的远程打击方式!

  某日,完成射靶之后,闻听令兵报曰:中二。

  李虎大怒,拾起短矛,掷向草靶。

  中!

  李虎大喜。

  再掷,再中。

  循环往复,掷矛十支。

  结果,令兵来报:中七!

  自此之后,李虎弃弓,换矛,专攻掷矛之术。

  经年下来,几乎达到了例无虚发的超高水准!

  至于韩豹,在射术一途,则毫无建树!

  一路行来,不时有暗哨自暗处探头而出,一脸无害的冲着二头领傻笑!

  “上...上...上...一边呆着去!”二头领笑骂道!

  看着人畜无害的暗哨,李虎挑挑眉,玩笑道:“注意隐蔽,莫要随意暴露自己所在的位置,小心被人给当成了活靶子!”

  暗哨撇撇嘴,不以为意道:“哪能啊!”

  暗哨话音刚落,却听咻的一声!

  一支羽箭,一闪而过,钉在了暗哨身后的树干上!

  暗哨保持着侧身躲箭的动作,动也不敢动。

  忽觉右侧面颊有些火辣辣的疼,伸手摸去,自觉有液体流出,定睛一看,却是鲜血!

  暗哨一脸懵逼的顺着羽箭飞来的方向望去,却见远处张弓之人,正一脸邪魅的望着自己!

  暗哨按下恼怒之情,陪着笑脸道:“好箭,好箭!”

  **崽子!

  还敢嘴贱!

  赤眉正欲再发一箭,却见李杨摆摆手,沉声道:“大人不记小人过,莫要与之一般见识!”

  对于赤眉的举动,李杨并无怪罪之意,在李杨看来,向对方彰显一下己方的武力,倒也没什么不好,但话说回来,教训可以,杀人就算了,毕竟不是穷凶极恶之徒,不好轻易坏人性命!

  望着二十步外的赤眉,二头领顿生惊为天人之感,惊叹道:“我滴个亲娘嘞,好汉收徒么?”

  赤眉摇摇头,回以一个好似看白痴般的眼神!

  二头领一脸尴尬的点点头,陪笑道:“明白!”

  半个时辰后!

  一行人于一座废弃的军营前驻足!

  “诸位军爷,小寨到了!”二头领说道。

  李虎一惊一乍道:“这是军营?”

  二头领肯定道:“是...是军营!”

  望着眼前所谓的军营,李杨长长叹口气,不知该说什么好!

  几根烂木围成的栅栏,几座土坯茅草搭建的窝棚,竟也将其称之为军营?

  二头领看出了几人的疑惑,于是出言解释道:“这里原本是座废弃的军营,吾等在此安家,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不料,数月前,一伙流寇逃窜至此,将营内洗劫一空,令本就不富裕的我们,更加雪上加霜!”

  “天杀的流寇,抢钱抢粮不说,竟连女人与小孩也不放过!吾等前去理论,他们二话不说,挥刀便砍,吾等不是他们的对手,只得低头认栽!不想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见吾等毫无还手之力,竟变得越发的得寸进尺,日日来此打秋风,拆完栅栏便开始抢人,真不知人肉有甚好吃的!”,年轻头目越说越气,奈何技不如人,他也没有办法,万般的愤怒最终却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李杨难以置信道:“流寇竟以人为食?”

  “天杀的畜牲,毫无人性可言,糟蹋完年轻女子,便将之做成肉糜!更有甚者,竟从活人身上取心,当众分食!”,年轻头目哭诉道!

  韩豹拔剑出鞘,目眦欲裂道:“心非禽兽,何至于此?”

  韩豹也有善良的一面,他从不惹事,但也从不怕事,韩豹从不无故坏人性命,他杀人必事出有因,他从不滥杀无辜!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此乃韩豹为人处世的行为准则!

  李杨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并未开口.

  在他看来,年轻头目所言或有夸大之嫌,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

  众人正说话间,却见营内接连走出数人,为首的乃是一名中年男子,中等身材,相貌平平,走路时一瘸一拐,原来是个跛子!

  待其走至近前,众人纷纷收敛怒意,齐声道:“头领!”

  头领微笑颔首,道:“诸位辛苦,快快入营,喝碗热汤,解解乏!”

  二头领拱了拱手,得意道:“此番幸不辱命,带了头大虫回来!”,

  头领微微一怔,难以置信道:“此言当真?”

  二头领向后方挥了挥手,片刻之后,几名青年合力,将仅剩半边身子的老虎给抬了上来!

  头领感叹道:“有了它,足够营中老弱吃一阵子了!”说着,拍了拍二头领瘦削的肩膀,道:“一路辛苦,快快入营,喝口热汤吧!”

  在头领看来,二头领一行,此番应是捡了一个大便宜,中途捡了头死虎回来,至于说打虎这种事,他想都没想,自家人什么德行,他清楚的很!

  二头领招呼众人道:“兄弟们,回家喽!”说着,便与众人搭着肩,勾着背,笑呵呵向营内走去!

  初见李杨五人时,头领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心中泛起了阵阵的涟漪,好在他养气的功夫还不错,并未当面质询李杨五人的身份!

  李杨五人身材高大,不似常人,而营内众人大多营养不良,身材短小,此消彼长之下,倒显得李杨五人十分的鹤立鸡群!

  五人身着华服,手持兵刃,刀剑,弓矢,应有尽有!

  望着不似常人的五人,头领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

  入营之后,二头领将李杨五人请入头领帐中,介绍道:“头领有所不知,这五位英武不凡的公子,乃是大名鼎鼎的辽东郡卒,其中不乏贵为军侯之人!”说着,一脸笑意的指了指张弓在手的赤眉!

  头领眼中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贪婪之色,伸手抹了一把脸,理了理纷乱的情绪,道:“在下魏明,字力强,诸位远道而来,有失远迎,还请多多见谅!”

  “无妨!”李杨摆了摆手!

  “不知诸位军爷来此有何贵干?“魏明笑问道!

  “借宿一晚,明日便走!”韩豹面无表情道!

  相比于逗比的二头领来说,韩豹十分不喜欢眼前这位所谓的头领。

  魏明总给人一种心机深沉的感觉,望着侃侃而谈的魏明,韩豹隐约感到,自己一行正在陷入危险之中,望向李杨,有心出言提醒,却不想李杨正一脸笑意的望着自己,并微不可察的摇了摇头!

  好似在说:阿豹莫慌,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韩豹长舒一口气,默默舔了舔嘴唇,暗道:“月黑杀人夜,风高纵火时,古人诚不欺我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