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汉末文枭 > 第四十一章 韩豹凶猛


  时间在四人毫无营养的扯皮中一闪而过!

  寅时刚过!

  李虎轻拍李杨的手臂,指向军营西北角,道:“兄长快看!”

  李杨顺着李虎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西北方的一处高台上,三长两短,火光一闪而逝!

  “果然不出所料!”李杨拔剑在手,沉声道:“待会临战时切不可大意轻敌,可别在阴沟里翻了船!”

  李虎做了一个深呼吸,强作镇定道:“兄长放心便是!”

  韩豹只是默默的点点头,并未开口!

  从虎豹的表现中,不难看出,李虎稍微有些紧张,他天赋极佳,但毫无实战经验,初临战阵,难免有些拘谨!

  韩豹则不然,他虽无实战经验,但他却有过杀人的经历,对于杀人,他并不打怵!

  李杨冲三人挥了挥手,示意三人跟着自己。

  虎豹与李岩松见状,连忙亦步亦趋的跟在李杨的身后,四人弓着身子,向魏明所在的营帐缓缓走去!

  说实话,李杨有些心虚,甚至有些害怕,试问,又有谁能真正做到将生死置之度外呢?

  指挥士卒剿杀流寇,与亲自提刀上阵,同流寇捉对厮杀,完全是两码事,但是,身为兄长,李杨别无选择,更无路可退,此刻,他必须站出来,为弟弟们遮风挡雨,这是他应尽的义务,亦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他是家中的老大!

  四人行至帐外,却听李岩松双目圆瞪,惊呼道:“流寇入营了!”

  李虎正欲伸手阻拦,但为时已晚!

  韩豹紧握剑柄,恨不能当场手刃了这个白痴!

  “贵客前来,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啊!”魏明戏谑开口!

  帐帘徐徐打开,魏明高座主位,左右分别站着四名凶神恶煞的壮汉!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魏明嘿嘿笑道:“五位军爷,别来无恙乎?”

  李虎向帐内扫了一眼,有些心虚,道:“你可知我们是何人?我乃....”

  魏明连忙摆手,出言打断道:“别说,什么都别说,我怕你吓到我,我什么都不想听,我也什么都不想问,我只想扒了你们的衣物,取走你们的腰牌与兵器,再收了那个小白脸...做面首,岂不美哉?”魏明指了指韩豹,抚掌大笑道:“既得了财物,又得了妙人,哎呀!!!上天待我不薄啊!”

  韩豹脸色阴晴不定,双眼几欲喷出火来,怒极反笑道:“懂的还挺多!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当李杨与李虎犹豫不决,徘徊不前时,韩豹却率先发难,提剑,径直杀入帐中!

  任谁也没想到,一名尚显稚嫩的半大少年,竟一言不合,提剑便杀人!

  首当其冲的便是刚刚那位代魏明掀开帐帘的卷帘大将。

  电光火石之间,韩豹箭步上前,挥剑直刺,卷帘大将因一时躲闪不及,被韩豹当场刺杀!

  一人身死当场,其余帐内八人,立即反应过来,纷纷拔出刀剑,径直向韩豹杀来!

  情急之下,韩豹转身冲李虎怒吼,道:“天赋异禀,岂非笑话!”

  在辽东时,见天的装比,成天的耍横。

  面临生死关头时,你的脾气呢?你的天赋呢?你的龙象之力呢?合着您只会欺软怕硬啊?

  “此时不搏,更待何时!”李杨大吼一声,为自己打气,而后拔剑在手,向帐内冲杀而去!

  相比于虎豹来说,李杨武艺多有不如,但其自幼随李满习武,也算师出名门,武艺非常人可比,乃是典型的比上略显不足,比下绰绰有余!

  李虎呆立在帐外,怔怔看着正在帐内厮杀的众人,想上前助阵,却如何也挪不开腿!

  李虎双拳紧握,不住拍打着颤抖的大腿,急得咬牙切齿,道:“并非我不想帮忙,实在是双腿抖的厉害啊!”

  这时,一名不知天高地厚的流寇,竟撇下帐内的李杨与韩豹不顾,径直向李虎杀来!

  李虎连忙拔剑出鞘,结果却悲剧了,他手抖得厉害,反复多次,却无法将剑拔出!

  面对猛虎,李虎尚能应对自如,然后面对流寇时,李虎竟变成了缩头乌龟,实在可笑又可气!

  待流寇与李虎临身之时,流寇不顾李虎年幼,挥刀便砍!

  李虎用尽全力,以鞘做剑,奋力格挡,却听咔擦一声,剑鞘应声而断。

  一击过后。

  李虎毫发未损。

  流寇惨叫一声,大刀脱手而出,忽觉右手传来一阵剧痛,低头望去,流寇倒吸一口凉气,虎口一片血肉模糊,食指不翼而飞,中指断了一半!

  流寇惊骇莫名,再看李虎,犹如看怪物一般!

  李虎一脸懵逼,心道:“什么情况?这也太弱了吧?”

  良久之后!

  李虎定了定神,右手攥拳,在眼前握了握,眼神渐渐坚定起来,道:“原来...我竟强悍至此?”

  李虎仰天长啸,兴奋大吼道:“我已长大,天奈我何?”

  挥剑了结了面前流寇的性命,李虎大喝一声:“兄长挺住,我来助你!”

  虎乃异类,李虎信手便可杀之。

  但人与虎不同,杀之难免没有心理负担!

  如今,首杀在手,负担尽去!

  前路一片光明,扬名指日可待!

  李虎入帐时,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李杨与韩豹合力斩杀六名流寇,只余魏明一人!

  望着呆若木鸡的魏明,李虎提剑直指,疑惑道:“咱们这位大头领被吓傻了?”

  李杨默默点头,道:“我也被吓傻了,或许可以这样说,小伙伴们都被惊呆了!”

  “何意?”李虎不解道!

  李杨用剑指了指地上的尸体,道:“自己看,没长眼睛啊?”

  “哦!”李虎低头看去!

  “我地个老天爷!”李虎被眼前一幕惊得险些跳了起来:“阿豹,你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韩豹出手狠辣至极,死者皆被拦腰斩断,指缝中尽是淤泥与血污,被腰斩后,伤者拼命抓地,似乎只有这样做,才能减轻伤口带来的痛处,直至死亡,他们才停下手中的动作!

  魏明早已被吓破了胆,他主动将长刀丢到一旁,作投降状,呆若木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怂包李岩松骂骂咧咧的向帐内走来:“天杀的魏明,我家婆娘被你们藏在了哪里?速速还来,可饶你不死!如若不然,今日定取你狗命!”

  “滚出去!”,李虎飞身一脚,结结实实的揣在了李岩松的肩头上,李岩松哎呀一声,倒飞了出去!

  李虎本意是好的,他不希望李岩松看到帐内如此血腥的一幕,但凡承受能力差点的,真有被吓疯的可能!

  “好好装死,瞎跑什么!”李虎冷声道!

  李岩松揉了揉肩头,仍不忘回上一句:“得令!”

  说来有趣,就在刚刚,韩豹持剑杀向帐内时,李岩松演技大爆发,他哎呀一声,仰面而倒,开始了习惯性装死!

  其动作之熟练,令李虎乍舌不已!

  “这得装多少次死,才能做到如此以假乱真的程度啊?”李虎险些被演到怀疑人生,于是吐了一句槽:“哎!!人心不古啊!”

  韩豹冲魏明勾了勾手指,冷声道:“自己滚过来!别让我动手!”

  魏明心头一紧,快步行至韩豹身前,哭求道:“求军爷饶命,小的愿为军爷做牛做马!”

  “不要我给你做面首了?”韩豹冷声道!

  “哎呦,军爷,我哪敢呢!”魏明连连求饶,陪笑道:“您大人有大量,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就权当我放了个屁!饶小的一命,小的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李岩松猛然抬头,一脸焦急的出言提醒道:“流寇已经攻入军营,正向大帐而来!”

  李杨掀帘查看,果如李岩松所言,流寇已攻入军营,径直向大帐冲杀而来!

  魏明长出一口气,撇下韩豹一行人,重新坐回主位,道:“我可以权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让兄弟们放了你们!从今以后,咱们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虎豹齐齐望向李杨,请李杨示下!

  “此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两面三刀,不足信也!”李杨说道:“先将他拿下,再言其他!”

  魏明面色阴晴不定,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援军将至,本欲用拖字诀,拖住对方,可李杨三人皆是软硬不吃的主!

  想拔刀与对方周旋至援军到来,但魏明很快便放弃了此等不切实际的想法,对面皆是练家子,个个身手不凡,自己毫无胜算可言!

  “援军将至,请兄长与小虎前去周旋一二,为我争取些时间,待我收拾了魏明,便去助你!”韩豹沉声说道!

  “速战速决!”李杨特别嘱咐道:“莫要伤他性命!他还有些用处!”

  “兄长大可放心,我自有分寸!”

  李杨与李虎持剑而出,与前来增援的流寇打了一个照面!

  怂包,逗比,机灵鬼李岩松见状,当下决定给自己挪挪窝,战略转移到安全地带,然后再继续装死,于是,他翻了个身,向帐内爬去!

  李岩松认为,帐内人少,只有韩豹与魏明,若发现事有不对,自己还有逃跑的机会。

  帐外则不同,帐外人多,刀枪无眼,难免不会伤到自己!

  在即将被流寇包围,逃无可逃的情况下,还是帐内更安全一些!

  据李岩松后来回忆说,这是他一生中,所做过的最为错误的决定!

  初入帐内,一股血腥气扑面而来,令李岩松呼吸一滞,险些背过气去,长长呼出一口气,定了定神,抬眼环视四周,帐内情景,将李岩松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老天爷啊,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李岩松暗暗乍舌,恨不能将头埋进地里,眼不见心不烦!主要是害怕!

  自打入帐以来,李岩松始终保持着匍匐前进的姿势,期间,偷偷打量了韩豹一眼,见其正与魏明有说有笑的说着什么,于是,权当没看到他们,当务之急,保命要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李岩松念念有词,道:“拿着微薄的俸米,你拼什么命啊!”

  “啊....啊....啊...”忽地,异常凄厉的惨叫,十分突兀的传入了李岩松的耳朵里!

  李岩松菊花一紧,循声望去,看到了令他永生难忘的一幕!

  韩豹正在对魏明施以暴行,手段极其残忍,令人不忍直视!

  李岩松拼命捂住自己的耳朵,看着惨无人道的暴行,直觉遍体生寒,尤其是下半身!

  “面首?面首?面首...”韩豹不断的重复着面首二字,并不停的踢着魏明的下体!

  魏明也是个欺软怕硬的废物,在李岩松等人面前颐指气使,但在韩豹面前,竟连还手的勇气都没有!

  韩豹一脚将其踹翻,然后便发生了之前的一幕,韩豹再一次祭出了他的成名绝技:断子绝孙脚!

  也活该魏明倒霉,你说你惹谁不好,你非惹韩豹干什么?就因为韩豹生得太好看?或许还真是这样!

  汉朝男风盛行,许多人都喜欢养面首,带在身边,均觉倍有面子!

  帅是罪吗?答案是肯定的。

  任何年代,拥有美丽容颜或财富,却没有强大的背景做支撑,都是罪过,因为,在你周围看不到的地方,血比水还深!!!

  良久之后!

  望着奄奄一息的魏明,韩豹停下了脚上的动作!

  李岩松见状,长长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道:“我的天啊...终于结束了!”

  然而,韩豹接下来的举动,却令李岩松感到了彻骨的绝望!

  韩豹拾起魏明丢弃的大刀,试了试锋刃,一脸满意的点点头,道:“砍人足矣!”

  “别...别...别杀我...别杀我...”魏明奄奄一息道:“我已是一个废人,求军爷大人不记小人过,留我一命,我愿效仿宫中内侍,常伴军爷左右,可使军爷内宅无忧啊!”

  “我不杀你!”韩豹一脸真诚,郑重承诺道:“韩豹一言九鼎,你大可放心!”

  “天呐!”魏明被吓得尿了裤子,涕泪横流道:“那您倒是放下刀啊!”

  望着将大刀高高举起的韩豹,李岩松被惊得肝胆俱裂,暗骂道:“出尔反尔,不当人也!”

  “说不杀你,就不杀你!尽管放心便是!”言罢,韩豹一刀斩下,魏明失声惊叫:“我命休矣!”

  李岩松连忙低头,不敢再看!

  “啊”的一声,惨叫传来,李岩松不禁抬头望去,却见魏明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没死?”李岩松皱了皱眉,疑惑道!

  魏明的确没死,韩豹说话算话,并没有痛下杀手。

  但是,魏明的右臂却已被韩豹齐根斩断。

  “还来!”李岩松欲哭无泪!

  韩豹再次举起大刀,在魏明绝望的目光中,将他的左臂齐根斩断!

  韩豹俯身,在魏明的身上擦了擦手:道:“为安全起见,不得不行此下策,你可莫要怪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