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苍青之剑 > 第三十五章 第二场角斗


        生命窃取I,可以通过近距离的接触,吸收对方的生命力。

        可以干涉对方生命体内的生命力流动,例如制造伤口后,让对方的生命力无法流入,导致伤口迟迟不能愈合。或者在肩膀处锁住生命力流动,导致手臂因缺乏生命力而坏死萎缩。

        还可以将窃取来的生命力,形成一滴肉体精华Stamina,稀释后就会变成疗伤神药,外敷可快速恢复伤势。

        吸取的生命力,可以代为满足血肉I每天要服食2ml血液的需求。

        阿斯克看着手机上诺菈发来的短信,便大概知晓了佩姬的能力特点。

        很好,那么团队里就有1个level2了。阿斯克心里想道,如果算上美狄亚,一个半。

        生命窃取I,在早期的战斗还有点作用,游戏后期则完全沦为鸡肋。因为必须要接触才能吸收生命力,而敌人显然不会站在那里傻傻让你撸。

        于是就变成了战斗中和敌人蹭一下蹭一下的猥琐打法,能吸到的血也实在有限。如果在该序列升到生命窃取II,那么就会变成远距离吸血,战斗起来就实用多了。

        “下一场角斗,我们的对手是黄队。”大个子“野蛮人”在旁边磨砺着战斧,淡淡说道,“领队是一个瓦良格人,是我们维京人在西伯利亚荒原的同族后裔。”

        “他装备着一柄需要双手握持的特大剑,比你上次战斗用的巨剑还要更长、更重。我曾经也被他击败过,靠着及时丢掉武器才保住一命。”

        “如果可以的话。”他拿起战斧,往光鉴可人的刃面上吹了口气,“这次就杀了他吧。”

        “你杀性这么重的吗?”阿斯克皱起眉头。如果这家伙是个杀人狂魔,那招进队伍里来,不是平白破坏大家的团结吗?

        “咦,你当角斗士不就是为了杀人吗?”野蛮人奇怪地道。

        “不是。”阿斯克回答得理直气壮。我当角斗士就是为了锐器I的魔药,以及看看能不能招募潜在队友,“难道你是为了杀人?”

        “当然不是。”野蛮人说道,“我原来去应征过皇帝的瓦兰吉亚盾之卫队,结果面试被拒了。带的钱财又在路上花了个干净,没办法,只能来这里当角斗士混口饭吃。”

        “那你有什么梦想吗?”阿斯克随意地问,“比如说,有钱了以后。”

        “我想当领主。”野蛮人说,“先随便找个贵族效忠,然后受封为骑士,拿到自己的领地,最后每天杀杀盗贼啊,逃狱的罪犯什么的。”

        “还说你没有杀性?”阿斯克哭笑不得,“哪个NPC会把杀罪犯当做梦想啊。”

        “我追求的不是杀人,而是享受战斗的过程,明白吗?对我们北地人而言,只有像个战士那样光荣地死去,死后才能被接到瓦尔哈拉的英灵殿里,享受终日的饮宴、歌唱和角抵。”野蛮人叹了口气,“对了,NPC是什么?”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阿斯克听到外面的声浪又沸腾了起来,“3个小时到了,该我们出战了。”

        “是我俩。”野蛮人纠正他道,“这些披着红衣的懦夫,可不打算和我们一同并肩战斗。”

        “是的,我俩。”阿斯克拿起高加索直剑,“那就走吧。”

        “等下,你不用上次的那柄双手巨剑了?”野蛮人不可思议地问。

        “换把武器玩玩。”阿斯克说。

        “怎么能随便换武器呢?”野蛮人表示无法理解,“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武器是战士的新娘。”

        “那也没有关系。”阿斯克开玩笑道,“我的老婆很多。”

        “花心的话,小心哪天在战场上被妻子背叛哦。”野蛮人说道。

        “你们俩有完没完!”带红队走在前面的赛奥提斯勃然大怒,回过头来怒喝道,“要聊天的话,滚到角斗场外面的臭水沟里去聊!”

        红队全员走出通道,来到角斗场上,与对面走来的黄队角斗士汇合。

        这些黄队角斗士普遍披甲,着甲率比之前的蓝队要高出不少,人员也以更加壮硕的法兰克人为主。

        带领黄队的是个北地瓦良格人,有着乱蓬蓬的毛发和熊一样的蓝色大眼珠子,戴上面甲后全身都裹在钢铁甲胄里,不露出一丝缝隙。

        “红队也已经上场!领队的是大家熟悉的色雷斯‘棕熊’!”主持人像个喝多了的醉鬼般嚎叫起来,“还!有!我们上一场的战斗英雄,独自一人杀死三个蓝衣角斗士的,‘维京人’!!!”

        观众们立刻狂热地欢呼起来,显然有不少人还是看了上场比赛的。

        “帮我个忙。”赛奥提斯跟黄方领队握手,悄然在他耳边说道,“待会儿,杀了我队伍里最右边那两个人,报酬是3磅。”

        “5磅。”面甲后方传来瓦良格人冷冷的声音,“他们的全身骨头都会碎成一截一截的。”

        “成交。”赛奥提斯微微点头。

        双方完成了致礼后,便带着各自队友走出五步之外,抽出武器严阵以待。

        “究竟是谁,能够成为本次血腥角斗的MVP?”主持人还在卖力大吼,“是黄方的领队‘斫骨者’,还是红方的领队‘棕熊’?上一场带给我们狂欢盛宴的‘维京人’,又能否在本场继续他的辉煌……”

        “等一下,我没看错吧?‘维京人’拿的是单手直剑,不是他的招牌双手巨剑?”

        角斗场的裁判也走了进来,向阿斯克询问道:

        “武器没有选错吧?如果是因为训练场里没有双手巨剑,我可以帮你去仓库里取一把。”

        “没有,谢谢您。”阿斯克说,“我这场就打算用这把直剑了。”

        裁判点了点头,便朝周围观众席打出了“继续”的手势。扩音器喇叭里,传来主持人不可思议的声音:

        “天呐!‘维京人’居然拒绝了裁判的更换武器的许可,决心在本场角斗中使用单手直剑了?请再慎重考虑一下吧,‘维京人’!观众们想看的是你挥舞大剑把敌人砸得筋断骨折的英姿,而不是你因为武器单薄才被人斩杀时的凄惨姿态!”

        “不用重型武器的‘维京人’怎么能叫‘维京人’呢?难道你想要换个绰号吗?西西里人?伊利比亚人?希瑞斯人?”

        “这解说好烦啊。”阿斯克抱怨说道,“有办法让他闭嘴吗?”

        “你也这样觉得吗?”野蛮人附和说道,“我忍了他半年了。如果能够把他干死,我宁愿不要单日冠军。”

        角斗场观众席上方的包厢里,帝国侍卫军官们和队长米海尔,正冷冷地盯着下方的角斗场。

        确切地说,盯着披红色角斗罩袍的阿斯克。

        “主持人太吵了。”米海尔皱眉说道,“让他闭嘴。”

        “是。”两个军官起身出门。

        扩音器喇叭里,主持人的咆哮声还在继续:

        “……听听吧,我们的观众们也在喝倒彩了。‘维京人’啊,哥教你一个道理,男人的武器可以不锋利,但是一定要大!粗!硬!单手直剑这种小牙签似的武器怎么能算武器呢?我跟你们讲……啊?你们是谁?这里不能进来的……啊!”

        喇叭里传来抢夺话筒和斗殴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惨叫,随即就没了动静。

        阿斯克和野蛮人无语相视。

        “不是我干的。”野蛮人耸了耸肩,“我收回之前那句话。就算主持人被干死了,我还是想当这个单日冠军。”

        “跟主持人无关。”阿斯克说,“你当不上单日冠军的原因,是因为我在这里。”

        “好啊。”野蛮人兴奋说道,“那我们比比这次谁杀的人多。”

        发令枪响,战斗立刻开始。红衣角斗士们依旧是迅速收缩阵型,将右翼的阿斯克和野蛮人孤立出来。黄队那边也仿佛早有配合般,分出两名黄衣角斗士冲出来。其中一人正是领队瓦良格人“斫骨者”。

        “我来缠住他。”盯着身材高达2米,浑身甲胄的斫骨者,只有1米9的野蛮人表现出如临大敌的神态,“你先去把他的副手‘嗜血者’解决掉。”

        “不如我们换一换。”阿斯克提出异议。

        他迈步前冲,单剑直刺对方。面甲下的斫骨者冷冷一笑,手中大剑如暴风般挥起——这是一柄长度超过两米的特大剑,由于重心过远,需要很大的力气才能用好。然而一旦使用起来却是极具威力,打击面超大。

        只见阿斯克仿佛早有预料般,在大剑挥斩过来的瞬间一个翻滚,就从剑风下方闪过。斫骨者手臂再次发力,大剑转了个微小的弧度,再次如泰山压顶般狠狠劈下。

        轰然巨响,竞技场的石板地面几乎被特大剑劈裂。斫骨者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只见阿斯克完好无损地踩在他的特大剑上,直剑潇洒地扛在肩头。

        “不错嘛,这么刚猛的武器居然被你用出技巧来。”他笑呵呵地说道,“我正好缺一个同伴,有兴趣吗?”

        比起野蛮人来,这位斫骨者显然更符合“暴力输出”的定位,因此阿斯克也懒得继续观察下去,直接出言试图招揽他。

        “我?”斫骨者愣了一下,便误会了对方的意思。老子丢下黄队的领队不干,去做你这个红队角斗士的同伴?他妈的就算是红队领队‘棕熊’在这里,也不敢这样出言嘲讽老子!

        他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来,怒极反笑说道:

        “好啊,我的战利品里还缺一个头骨,你有没有兴趣当它们的同伴?”

        “不行吗?真可惜。”阿斯克惋惜说道。只见斫骨者双手握住特大剑,猛地就向上一掀。阿斯克被他的巨力掀飞,在空中长剑直直刺出,目标正是斫骨者的双眼之间。

        “高加索刺杀剑术,影鹰之掠。”包厢里,米海尔看着下方,忽然说道。

        斫骨者左手松开武器,一把向剑尖抓去。他的手掌覆有钢铁的掌甲,只要抓住那柄单手直剑,就能轻易将其拧成麻花。阿斯克的长剑在他的头盔护鼻上一点,就如风般迅速收回,反手又落斩在他的肩头。

        “远东剑术,落凤斩。”另一个帝国军官说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