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魔皇 > 28.半招(求推荐票!求收藏!)
    剑锋,仿佛漆黑的闪电,刺向陈洛阳后心处。

    黑电无光,不照亮世间。

    反而像是暗夜使者,引领黑夜降临。

    夜幕笼罩下,整个大殿都仿佛陷入无光无声的一片死寂中。

    置身黑夜里,人无知无觉,一切感官都像是被剥离。

    唯有死亡的暗影,向目标席卷。

    明镜长老和上官松惊觉。

    二人齐声怒喝。

    明镜长老的武道真意瞬间显化为巨大的八臂罗汉。

    罗汉出手,推山之势,打向那刺客。

    上官松就差了点意思。

    骤然惊变下,像是措手不及,反应和动作都略微慢了一点。

    只是微微一丁点。

    但对于他们这个层次的高手来说,这已经是极为巨大的差距。

    让上官松赶之不及,只能看着漆黑的剑锋刺向陈洛阳。

    另一边明镜长老因为有伤在身,出手也慢了半拍。

    来不及拦截阻挡那刺客。

    他只能用围魏救赵的办法,一掌轰向那行刺的黑影本身。

    佛光照耀下,黑影微微晃动,然后膨胀。

    仿佛一个黑色的光球。

    明镜长老的攻击打在光球上,光球破碎。

    黑暗里传出一声闷哼。

    对手拼着受一点伤,硬生生扛了明镜长老一击。

    为了刺杀的剑锋不受影响。

    漆黑的剑锋速度不仅没有变慢,反而更加迅疾刺向陈洛阳后心!

    明镜长老大急,连续出手,意图逼退对方。

    然而这个刺客视若不见。

    他拼着自己身死,也要刺杀陈洛阳。

    上官松瞪大眼睛,看着剑锋距离陈洛阳后心要害近在咫尺!

    但陈洛阳仿佛没有察觉一样,静静站在原地。

    既不攻击,也不抵御,还不闪躲。

    他果然重伤,之前都只是强充好汉,根本无力跟人动手……同一个念头,在刺客和上官松心中浮现。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陈洛阳动了。

    他仍然没出手。

    甚至没转身。

    没挪步。

    陈洛阳只做了一件事。

    轻喝一声。

    “滚。”

    别的什么都没有,就是一声轻喝。

    声音不高。

    但让雷霆炸裂,风云变色的一声轻喝!

    无数肉眼可见的声波以陈洛阳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漆黑寂静,无光无声的夜幕瞬间被撕裂。

    已经到他背后咫尺距离的剑锋,被震荡的不停颤抖。

    刺客防御自身的黑光,在怒雷般奔腾的声波面前,脆弱的像纸糊一样,瞬间支离破碎!

    暗影褪去,露出一张漠北异族人的面孔。

    这中年男子此刻呆立原地,木然不动。

    他眼珠子不停颤抖。

    他手里的剑锋距离陈洛阳后心要害只差一点。

    但这一点距离,就是咫尺天涯,再难靠近。

    中年男子心有不甘,目眦欲裂。

    然后,他的眼眶就真的裂开了。

    殷红鲜血犹如泪水,顺着两边脸颊滚滚流下。

    不仅仅双眼。

    他五官七窍,这一刻都在流血。

    而这个异族人双目中的神采却消失。

    生命已然离他远去。

    “自己想想哪里开罪了修哲。”陈洛阳没回头。

    “否则他何必叫你来本座面前送死?”

    一旁的上官松和明镜长老,也脑海中阵阵晕眩,眼前一片白。

    等他们回过神来,就见刺客如木雕泥偶一样僵立原地,早没了气息。

    一个跟他们一样,已经凝聚武道真意显形的异族武王,堂堂武道大宗师……

    被魔皇轻描淡写一声轻喝,生生震死!

    不仅仅是宫殿里。

    此刻六龙皇辇外,天空之上,风云变幻。

    遮蔽天空的云层渐渐散开,阳光洒落。

    魔皇只需一声喝,风雷激荡,天地震动!

    下方山脉里,正同王独豹交手的张天恒和金刚,也阵阵耳鸣,气血不稳。

    他们面前的王独豹,更是木然立在原地,不再动弹。

    其双目中一直闪动的血红光芒,轰然炸裂!

    血光尽数消散后,王独豹双目一片茫然黯淡,身形徐徐软倒。

    天地间,仿佛有虚幻的一线血光,一闪即逝。

    就在闪烁的这一瞬间,血线“砰”的断开!

    “教主神威盖世,无需通晓血魂密咒,只一声轻喝,就破掉对方邪术了。”金刚笑呵呵说道。

    张天恒一只手提起王独豹,没好气的说道:“教主当然神威盖世,问题在我们几个太无能,否则何必教主亲自出马?”

    他们二人,回到六龙皇辇上。

    “禀教主,此人应该是左贤王修哲座下十骏中,排名第四的‘黑枭’额汉柯,专精暗杀行刺。”明镜长老检查刺客尸身后说道。

    陈洛阳已经重新落座。

    地面上的尸体,是他第一个亲手击杀的敌人。

    刚才运用孤注一掷大法的时候,还有些揪心。

    万幸这具身躯的底子还在。

    电光火石间的反应速度,超出他的想象。

    不至于有动作跟不上念头,又或者反应太慢无法察觉对手的问题。

    不过这一招过后,接下来的后遗症也挺明显。

    自己周身上下,不论精神还是体力,都感到空虚。

    但战果叫人满意。

    一招同时解决两人。

    严格来说,连一招都不算。

    只能算出了半招。

    陈洛阳面上若无其事,静静看着被张天恒带回来的王独豹。

    这位魔教护法,此刻处于昏迷中。

    “弄醒他。”陈洛阳淡淡说道:“问清楚事情经过。”

    张天恒连忙答道:“属下遵命。”

    一道龙卷风这时返回大殿中,正是萧云天。

    “克伦图的邪术被破,想来是教主亲自出手,要劳烦教主,云天惭愧。”

    “无妨。”陈洛阳淡然道:“那边什么情况?”

    “十骏之首的‘魔狼’巴昆在为‘心鬼’克伦图护法,我与之交手,耽搁了时间。”萧云天看了看地上“黑枭”额汉柯的尸首后说道:“教主破了心鬼邪术后,魔狼护着他退走,因为不知左贤王修哲下落,我没有冒然追赶,请教主恕罪。”

    “此外,王护法先前所率的黔州分舵弟子,大多遭了毒手,对方应该来了不止三人,所以王护法来不及发出警报便为人所制。”

    陈洛阳说道:“搜索这些人的下落,血债必须血偿。”

    风中的萧云天躬身行礼:“交给属下就好,不要耽搁教主您的行程。”

    “去吧。”陈洛阳说罢,又转头看向上官松。

    “明镜是有伤在身,七长老,你刚才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