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偷香 > 第三百六十章 彭亦安
    估计哪怕是见多识广的富家千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阵仗,无怪她人都看傻了。

    一个人按住将近七百斤的庞然大物,一个劲寸拳猛攻,这画面感太特么具有震撼力。

    别说七百斤的蒙古马,就是按住一个两百多斤的彪形大汉这么打都不简单。

    我也就仗着这段时间的咏春苦练又有了进步,在努力摸索寻桥境界的手段,否则也不至于如此强悍。

    我双腿死死夹住野子身子两边,不让它翻身。而这个姿势,也让它的四踢难以发挥作用,踹不到我身上。

    只是片刻,头马便被打得吐出胃液和未消化的食物残渣,看起来分外凄惨。

    我停住了拳头,摸向它的头,它猛地一偏头,用嘴咬了过来。

    “还得打。”我干脆一拳打向了它的硕大的马头,而后再次对小腹发起进攻。

    片刻后,头马发出屈服般的低声嘶鸣,已经没了挣扎的力气。

    这次我再摸向它的头,没有任何反抗和阻拦。

    “听话。”我叹息一声,从它身上站了起来,走到一边。

    野子瘫卧在泥地上,和我一样,浑身都是泥浆,脏兮兮的。

    等到它休息一会后,我拍了拍它的脑袋:“野子,跟我走。”

    它当然听不懂我的话,却低下头表示臣服,缓慢地踱着马蹄跟在我身后。

    那个千金大小姐好奇地打量着我,以及我身后垂头丧气的野子。

    我看向野子,发觉这货有点躲闪的意思,甚至还鬼精鬼精地打量着一旁。

    我哭笑不得,看它这架势,应该是被打怕了想要溜。

    毕竟让它畏惧,用武力就可以办到。但要让它认我为主,却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

    就和乡下养狗一样。狗对主人忠诚,从来不是因为棍棒相加,而是朝夕相处的感情,以及住宿和喂养之恩。

    “看你干的好事!”我骂了一声,对着马头就是一巴掌拍下去。

    那个受伤的驯马师已经被送走,不知道伤势如何。

    我只能欠着身,向这个千金小姐道歉。

    这姑娘倒是挺好看的,有点美少女的意思。

    她冲我笑笑,打量着我肮脏的衣服,好奇地问道:“你是铲屎官?”

    我顿觉尴尬,勉强点了点头。

    她叹了口气,由衷感叹道:“不简单啊,刚才的手段是咏春吧?”

    “都已经在摸向寻桥了,厉害。”

    我谦虚地说了声“哪里哪里”,而后顺着杆子往上爬,问她叫什么名字。

    原本我来这里的目的就不是干一辈子铲屎官,有这种认识上流社会人物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

    “你不认识我?”千金小姐惊讶地问道。

    我一听这个语气就不得了,怎么感觉她在金陵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该认识她似的呢?

    我苦笑一声,说自己外地来的,人生地不熟。

    千金小姐恍然大悟,随后笑道:“我叫彭亦安,你叫我安安就行。”

    她的笑容充斥着阳光,主动向我伸手,没有半点高高在上的架子。

    我当即客气地和彭亦安握手,在阶级差异下愣是没敢叫“安安”,而是称呼“彭小姐”。

    没想到彭亦安还故作不悦,说这样叫太生分,难道我不想跟她做朋友?

    我连忙摇头否认,腆着脸,略带尴尬地叫了声安安。

    什么鬼啊,欢欢之后,又来了个安安?

    我当然也就心里吐槽一句,没有说出来。

    彭亦安让我教她马术,我面露为难之色,但还是答应下来。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好说话,但我总感觉她骨子里有种征服欲。

    其他马她都看不上,死活就要骑这头拽得二五八万的野子。

    我严重怀疑,工作人员根本没这么大胆子牵这头马出来给她骑,纯粹是她的强烈要求。

    所以,是一个表面上看上去很亲切好说话的人,内心其实很野吗?

    我有了这样的猜疑,但没敢说出口。

    彭亦安翻身上马,这匹野子顿时不安躁动起来,还是我威胁性地拍了拍它,才让它冷静下来。

    随后我像其他老师教学一样,翻身坐到彭亦安身后,双手穿过她的腰侧牵住马缰。

    嗯,乍一看还有点暧昧,就像我从后面搂着她似的。

    彭亦安身上有种香水的气息,我分辨不出来,但觉得肯定价值不菲。前调应该有草莓、中调有玫瑰、尾调有麝香,层次分明,有着淡淡的芳馨。

    当然,我知道这些名贵香水的成分不会这么简单,但我也只能闻出这点信息了。毕竟不是专业的香水品鉴师,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接触过。

    我一边耐心细致地教导彭亦安马术,一边迅速通过自然的交谈,想要拉进一下关系。

    通过聊天,我得知彭亦安果然是个练家子,而且和咏春拳也有很大渊源,难怪能看出我的路数。

    截拳道。

    李小龙所创,起源于咏春,也蜕变于咏春。

    没聊上多一会,俱乐部老板罗书贤就来了。他看到我坐在马背后方搂着彭亦安的画面,脸上闪过一抹惊诧,随后一闪而逝,很好地被收敛下去。

    他上前来道歉,说是得知意外后第一时间就赶来了。还想私下请彭亦安吃个饭玩一玩之类的,算是赔礼道歉。

    彭亦安显得特别好说话,让罗书贤不必放在心上。不仅如此,反倒是她执意要骑这匹马,给我们带来了麻烦,希望那个驯马师没什么大问题才好。

    两边都显得特别通情达理,很快便揭过这一茬。

    罗书贤拿出一盒烟,递给我和彭亦安各一支。

    彭亦安摆手道谢说不抽,但我和罗书贤眼中都闪过一抹讶色。

    因为在她的右手食指,已经有被烟熏黄的痕迹。

    这个细节似乎算不得什么,但总让我感觉哪里不对。

    这不是短期烟民能抽出来的效果,但我和罗书贤都机智地没有提及这茬。

    彭亦安在要离去的时候,这才和我加了个微信。我想起来自己居然还没自报姓名,顿时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随后在她填备注的时候说道:“我叫林飞。”

    然而彭亦安抬头看向我,灿烂一笑道:“我知道。”

    我心头一跳,有种诡异的感觉。

    “从你用咏春那一刻就有这个猜测了,你应该就是林飞——”

    “陈龙象的朋友,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