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偷香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李晓芸的嫁衣
    我在三楼酒吧角落找到付龙兴,问起了寸劲的事情,说我想跟他学。

    付龙兴挺意外的,给我甩过来一根烟问道:“你从哪听说我会这手?”

    “王佳宁。”我也不藏着掖着。

    付龙兴顿时了然,点燃香烟问道:“你对寸劲了解多少?”

    我坐在他对面,也点上香烟抽了一口,尴尬道:“大概就电影上看到的咏春拳吧,可以说一窍不通。”

    付龙兴告诉我说,要想学会一个东西,首先要搞明白他的含义。

    比如我连寸劲的原理都不懂,每天练一万拳也始终跟它不沾边。

    “简单说吧,学过中学物理?”付龙兴皱着眉头,似乎在想怎么跟我解释。

    我觉得被严重鄙视了一把,一阵无言地点头。

    “那就好说了。”

    “力等于质量乘以加速度,这个公式你知道吧?”付龙兴跟上物理课一样,搞得我心里很诡异。

    F=M*A,我差点都忘了。

    但他一提就想了起来,于是点了点头。

    物体质量不变的情况下,加速度越大,则力量越大。

    所以寸劲的关键点,就在于一到三寸之间爆发的加速度。

    “我服了,学武先学文?”我由衷感慨道。

    “对,”付龙兴却很笃定地说道,“拳理不清就不得其法,你练十年二十年也没用!”

    我瞠目结舌,摇头道:“那怎么做到出拳时爆发加速度?”

    付龙兴深深皱着眉头,喝了口酒,这才说道:“有点复杂,我一时半会很难给你说清楚。我建议你还是按部就班,先把身体素质提上来。”

    “不然我怕按照部队的训练方法,你三不五时就得进骨科医院。”

    我无言以对,干脆就岔开话题和他聊点别的。

    当天晚上回到学校,我直接超负荷跑了个四千八百米,十二圈。

    差点要了我老命,最后都是靠意志咬着牙跑下来的。

    一口气灌水,灌得我压根子发软,嘴里泛起一阵酸涩的感觉,有点想吐。

    因为身体恢复许多,我也开始做俯卧撑和引体向上,锻炼手臂肌肉。

    我不会刻意去数做了多少个,就按照《施瓦辛格健身丛书》上面的要领整,先练到三种书上说的状态。

    脱力、泵感、延迟性酸痛。

    如果没达到这三种状态,那么其实锻炼的效果很差。

    脱力状态也就是完全力竭状态,新手期间这种状态出现的非常频繁,但到了后期就没有那么容易达到了。

    泵感状态,也就是皮肤看上去发红,像我这种体脂低的人甚至能看到毛细血管,肌肉已经完全冲泵。

    延迟性酸痛,基本剧烈运动过后的人都能感受到。如果没有这种感觉,基本就要考虑加强训练强度、或者换更有效的办法了。

    我尼玛只感觉浑身都跟残废了一样,脱力而酸痛。躺在床铺上明明疲倦得不行,那种酸痛却让我辗转难眠,甚至动不动就想呻口今出声。

    “这酸爽,简直了——”我龇牙咧嘴的,感觉欲哭无泪。

    三个室友都问我怎么回事,我只简单说运动过量。

    他们调侃我说是想当运动员还是当兵,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只是想一个打十个。再不济打不过,也得跑得过吧?”

    随后的两天我都保持着这样的锻炼量,照旧去娱乐城看场子。

    而对于李晓芸我则尽量冷落着,她来娱乐城我都尽量躲着,表现出对上次那件事的生气。

    李晓芸上课时魂不守舍的,动不动就看一眼手机,然后直叹气,坐在讲台上发呆。

    连李华都问我们是不是吵架了,怎么一天天看他姐情绪那么低落。

    这一天晚上,我和付龙兴学习绞技的时候,严如玉却一惊一乍地冲过来:“熊猫哥,那个美女又来找你了!”

    所有人都对我露出会意的笑容,老银棍还拍了拍我的肩膀,挤眉弄眼道:“熊猫哥,晓芸姐那么大个美女你都晾着,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

    我不轻不重地踹了他一脚,笑骂道:“滚尼玛的。”

    三金他们也在劝我,说不知道我们有什么矛盾,但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

    严如玉也是从后面推着我,神神秘秘地说道:“快去吧,我保证这次不一样!”

    我纳闷道:“什么不一样?”

    但严如玉就跟我卖关子,说我去了就知道了。

    就这样,我几乎是被这群损友勾肩搭背推推搡搡地送进电梯。

    我心里暗叹一声算了,懒得跟这群沙雕哥们计较。再说了,这么晾着李晓芸也确实不是办法。不如就借这个机会,按照计划告诉她我喜欢的人是欢欢。

    但当我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了,只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因为在大厅里,已经摆满了红色的蜡烛,正跳跃着火光,围成一个爱心形状。

    四周围满了人,还有人在拿着手机,拍照拍视频的应该都有。

    而在那圈蜡烛的中央,李晓芸穿着修身的婚纱,手持一蓬鲜红的玫瑰。

    洁白的婚纱露出光滑圆润的肩膀,一字领口挤压在雪白坡峦,露出小半个惊心动魄的雪山,似乎下一刻就要弹跳出来一般。

    婚纱上半部分很紧身,但下边却很蓬松,在地上长长拖曳出很远。

    她俏生生地站在那里,和我遥遥相望。

    头纱之下,李晓芸的俏脸显得如此朦胧。隐约可以看见脸上的红霞,晶莹的贝齿紧紧扣在嘴唇上,透着无法掩饰的紧张和期待。

    这样的画面太具有冲击力,让我心头狠狠一颤!

    “好浪漫啊!”这是严如玉的感叹。

    “是我输了,真的。熊猫哥,我小看你了。”老银棍一脸敬佩和羡慕地看着我,“我自诩御女无数,怎么就没遇到过女人主动穿婚纱给我求婚呢?”

    “熊猫哥,你收我为徒,教教我吧!”

    我扬起了手,不知道是想掩饰心里掀起的惊涛骇浪,还是真的想一巴掌给他呼下去:“我特么——”

    三金在后面推了我一把,有些感叹地说道:“去吧熊猫哥,别让嫂子等久了。”

    在整个大厅所有人的注目下,我紧张地走向李晓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