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唱歌的羊咩咩


  秋藏,冬养,春忌口。华国老先人总结了几千年的生活经验并不能让快节奏的生活习惯给代替了。

  年轻人无所谓,想吃什么吃什么,冬天嘴馋了,拿着大冰棍照样嗦。

  可一旦上了年纪,身体零件不得不让人开始慢慢的去遵循自然之道。

  冬天是得好好养一养,可也不能大吃大喝,天天肥肉肘子配红烧。

  秋冬的时候,医院里的呼吸科忙的医生护士脚不沾地,一个一个干瘦干瘦的老头老太太在医院里面艰难的呼吸着。

  要是遇上流感,哪一天天的走了一个又一个,好不容易熬过这个季节变换。

  医院里面呼吸科稍微轻松了一点,瘦老头,瘦老太太控制了肺部的炎症回家去跳广场舞的时候,胖老头,胖老太又开始紧接着接班进了医院。

  呼吸科典型患者脾气不好,医生脾气也不行的科室。

  老头老太太越是瘦弱的哪种,胸部肌肉就越是差,他们无力排出肺部痰液,越憋脾气越大。

  而医生脾气也不小,患者着急,他们也着急,有时候,医生恨不得拿个通条之类的东西给憋的如上了岸的鱼一样的患者通一通。

  相对的心内科,患者往往都是心宽体胖之人,血压高到200多,医生说话都不敢大声说的时候,而患者还能八卦的操心医生有没对象。

  真的,你去看看医院的这个两个科室,呼吸科没一天不吵架的,患者和医生吵,患者和患者吵,医生和医生吵,一个比一个急躁。

  而心内科,除了医生推着心电图机跑楼道跑以外,真的很平静,患者对抢救也看的很开,因为见过的太多太多了。

  张凡揉着发酸发涩的腰终于结束了老陈头的手术,慢慢的走下增高的小台阶,张凡肌肉酸涩的都无法顺畅的抬腿了。

  “张院,您慢一点。”手术室的护士长第一时间上前扶住了张凡。

  “你去扶一扶陈主任吧,他……”

  “我还年轻呢,我天天早上起来做两百个俯卧撑,哪里是你们这帮小年轻能比的!”

  陈全平嘴里吹着牛,可微微颤抖的小腿已经出卖了他的年纪。

  “普外的手术太累了。”薛晓桥揉着发酸的胳膊。

  “别抱怨了,等会你多主意主意,患者缺血如此长时间,我担心脑水肿。”

  “嗯,我和心胸的联系吧!”

  “别,我的意思就在ICU,你们脑外的派个人,普外的派个人,你们联合监管吧。陈主任,这样行不行。”

  偷着捏胳膊的老陈一听,立马放下手,说道:“行,没问题,我等会就让医生过来。”

  “好,麻烦你了。”说完张凡拉着薛晓桥赶紧出了手术间。

  “张院慢点,都拉胯了。”

  “行了,咱再不走,老陈都挺不住了!”

  果不其然,手术室内的陈全平看张凡他们出去后,立马做在了手术室的地面上,捏着发酸的胳膊和小腿,揉啊揉!

  一边揉,一边还自言自语的说:哎,有个年轻领导,真要命啊!

  手术做了多久,心胸外科的主任在手术室外等了多久,他就难过的。

  其实医院和国家的省份特别相似,沿海发展快,发展迅猛,这不光是大环境,还有小环境。

  比如心内科,呼吸科。这两个学科原本就是大科室,而主任,一个是现任院长,现任的书记,呼吸科的主任更是医院唯一一个留过学的。

  这两个内科比其他学科牛的不是一点两点的。而医院的感染,以前的时候还算满员,后来感染分去了传染医院,这个科室直接整成了冷宫。

  外科也一样的,张凡出了手术室看到心胸外科的主任,也没批评人家。

  能说什么,人家主攻的方向是肺部,心脏的确不是人家擅长的。

  “行了,你也熬了一下午了,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

  张凡对心胸外科的主任说了一句。

  “张院,您是外科出身的,您是知道的,跨行如跨山,过个科目,就如……”

  张凡想着安慰安慰人家,结果,根本就不用安慰,这会人家想着要把心外科给甩出去呢。

  张凡被心胸外科的主任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弄的张口结舌。

  “你就不想着发展发展?”

  “我……”

  “行了,别说了,我都听半天了。”这时,欧阳出来了,心胸外科主任的脸都青了。

  “也不难为你了,去门诊反省反省吧,出了事,不想着怎么去解决而是想着推卸,这就是你做主任的态度吗?

  你以为张院年轻好说话?”

  欧阳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指着主任的鼻子骂的对方头都抬不起来。

  说完,欧阳也不理张凡,直接走了。

  “张院,您可得帮我说说啊。”

  “行了,快回去吧。”张凡也无奈了,打发走了心胸外科的主任,赶紧追上了欧阳。

  “心胸外科是得发展了,现在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心脏疾病越来越多。

  以前多少年都碰不到这样的一台疾病,可往后,说不定几天就能有一台,咱们没时间等了啊!”

  欧阳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是啊,医生还是最大的问题。”张凡也无奈,地域的限制就是一个天花板,怎样才能破了这个天花板呢,他也再思考。

  “开春招聘会,你和我去吧,你去了估计说服力更强。”

  “好的。没问题,院长……”

  “怎么,想给心胸外科的主任求情?你啊,就是心太软,行了,这次就看在你面子上放他一马,下不为例。”

  “嘿嘿!”张凡笑了笑。

  “笑,就知道笑。你师傅那边每年那么多的毕业生,你就不能忽悠来一两个?

  你看看,那朵医生就很不错吗!来了都快成心内科的台柱子了,你有时间多去那边宣传宣传咱们。

  边疆还是大有可为的!”

  欧阳和张凡说话,医务处主任远远的跟着,根本不会凑上来。

  看到张凡和欧阳有说有笑,他心里也放松了。他也不愿意看欧阳黑着脸啊!

  欧阳回到办公室,也无心浇花了,捏着鼻梁直叹气。

  “院长,您这是怎么了。手术不是挺顺利吗?”

  医务处的主任一边给欧阳换上了热水,一边没话找话的问道。

  “太危险了,真的是太危险了。今天要不是张院顶上去了,咱们心内科,几代人熬出来的牌子就砸了。

  你想想多可怕,患者上了手术台,结果没医生能做手术了。

  太可怕了!”

  “张院怎么说的?”医务处主任赶紧拿出张凡。

  “他能说什么,他是万年老好人,给心胸外科的主任求情以外,他还能说什么。”

  “心胸外科的也实在是难,其他外科师徒带师徒的都算是好几代了。可心胸外科都好多年没进新人了。

  老杨能保持现在的状态,真心也不容易。不过,也怪他,平时也不和张院多多请教请教。”

  好话赖话,都归他说了!

  医务处主任这是随着张凡的语气给心胸外科的主任说好话呢。

  “嗯,张院现在也忙啊,普外,烧伤,脑外,你看看他,一天都闲不下来。你没事就多多跑跑他的办公室,给他搭把手,别让小事耗费他的精力。

  心胸外科的事情先放一放,看年后张院有什么章法没有。”

  “好的!”

  回到办公室的张凡心里也纠结。

  普外,骨科,说实话,有他没他,其实关系不大。有了,发展的更快,没他最多发展的慢一点罢了。

  脑外,运气好,从首都来了个薛晓桥,小伙子现在已经能算是崭露头角了,脑外的主任几乎是全力支持他的。

  急诊中心,薛飞现在算是脱胎换骨了,科室发展的也是蒸蒸日上的。

  肛肠,赵子鹏去了魔都进修,据师哥说,小伙子相当的吃苦,努力的要当好护菊使者。

  其他科也算勉强能看,可心胸外科和当初的脑外差不多,而且还不如脑外。

  脑外好歹有个科室主任顶着,而心胸外科的主任是搞肺的,他现在恨不得马上分科。

  脑外以前是老的老,小的小,而现在心外想要个老的想要个小的都不可能,一个都没有。

  这个也是科室的特殊点,比如医生晋升,骨科住院晋升主治,晋升副高,正高,都不是很难。

  而心胸外科,特别是心外科,很麻烦很难的,所以年轻医生们畏惧也是正常的。

  张凡坐在办公室里拔光头发也想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怎么办呢?上哪找人去呢?”张凡都快成了祥林嫂了。

  要过年了,医院行政楼里格外的忙,各大器械商纷纷上门。

  特别是一些世界级别的大品牌器械商也杀入了茶素以后,以前一些靠着能量之人的小代理也开始着急了。

  天天侯在办公室门口,门一开先看到就是他们的笑脸。

  “张院,有时间吗。就几分钟就行。我给您说说……”

  “张院,王主任想请你吃个饭……”

  这些人,张凡全都打发给欧阳,他实在没精力去和这些人纠缠。

  说实话,张凡的收入现在真的用不着去走歪门。

  就在大家阖家欢乐的时候,边疆悄悄的发生了一件奇特的事情。

  羊,这动物要是拉一头去首都的王府井,估计能成个景致。

  但,在边疆,太普通了,满草原的羊,满市场的羊肉摊子,都不是啥稀奇的事情。

  可就是在边疆非常非常常见的动物,结果在这个华国最重要的节日里弄了个大事。

  “卖吗?”

  “你出多少?”

  “10万!”

  “巴郎子,不卖,昨天有人出50万,我都没卖。”

  刀郎羊!忽然冒出来的一个羊的品种,在边疆草原上疯狂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