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集体升华


  城市和城市之间,大城市和小城市之间,怎么说呢,就如同老钱的话一样,里面的想出来,外面的想进去。

  各有各的自如,也各有各的不如意。

  但,这不妨碍一些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过的不错,混的挺好的想法。

  特别是二十啷当岁出头的年纪,这个年纪大多数也就是炫耀,想让别人都知道知道自己已经在河西了。

  这种炫耀其实很简单,想法也单纯。如果再过几年,社会上混哒的时间长了。

  哪目的就多了,这玩意,有时候,别看好像是笑话,其实大有人在的,什么傻子喝酒,笨蛋唱歌,聪明人已经把别人老婆怎么怎么了。

  无风不起浪的。

  而邵华、贾苏越她们这个年纪,刚好就是刚进入社会没多久,大家都觉得不想让别人看不起的时间段。

  呆在茶素的同学,特别是进入了体制的同学,如果有点小成就,哪绝对是一副地头蛇的架势,有面子,找地方,找的地方绝对老板会出来敬酒。

  而出门在外,特别是混迹在首都、魔都或者国外的同学,如果性格再跳脱一点,那么抢着付钱,完了还要请大家唱歌,一副王公子的牌面。

  这是男生,而女生,无外乎不着痕迹的显摆,显摆自己的工作,显摆自己的男友。

  这里面,邵华和贾苏越还有王亚男是个特例。

  当年上学的时候,邵华就是学霸,虽然家里条件一般,但天生丽质再加上学习突出,性格还很坚韧,这也给很多很多人留下一种莫名的感觉。

  而贾苏越,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都是骄公主。随着上班岁月的增加,现在收拾起来,更是让男女同学禁不住产生一种比较的心态。

  王亚男也有簇拥的。一副男孩子的打扮,而且现在又成了骨科医生,更是别有一种风味。

  说实话,边疆出美女。因为这里怎么说呢,全国各地的人都有,所以常年下来,这里的美女真的是吸收了北方佳丽和南方丽人的优点。

  在边疆最大的酒店中万里江山的包厢里,邵华和贾苏越还有王亚男坐在一起。

  当然不是主桌,原本找这个地方的男同学,想让邵华过去,可邵华微笑着拒绝了。

  主桌上做着是当年的班主任和一些老师,还有就是自觉混的不错的同学。

  “陈鼻涕现在厉害了,都能让老板把万里江山的包厢给他预留下来。”贾苏越小声的对王亚男和邵华说着。

  “别一口一个陈鼻涕,这要是让人听到,多不好意思。”邵华笑着拍了拍贾苏越。

  “听到怎么了。难道不是他绰号!不就是有个好丈人吗,谁不知道啊!”不过贾苏越还是挺听邵华的话。

  “他现在是花荄乡的乡长,算是混的不错了。”王亚男一边给自己倒着饮料,一边给两位闺蜜解释。

  “去年还是科员,现在已经是乡长了,可以啊,才多大啊,你怎么知道,嘿嘿,难道?”贾苏越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调笑到。

  “去,他的那个乡有个煤矿,上次不是塌方了吗,好多受伤的工人送到我们科,他慰问了好几次。”

  王亚男喝着橙汁解释到。

  “可以啊,还是经济大乡!”贾苏越家里人都是体制内的,所以体会更深。

  随着时间,大厅里坐满了当年的同学,说实话,当年一个班六十人,现在来了也就二十人,三十人不到。

  邵华她们这桌上坐的女生比较多,也有几个男生。

  “贾苏越,你怎么没去主桌啊!”一位也是妖精级别的女同学坐在邵华她们对面,红唇轻起,对着贾苏越说道。

  同学之间有关系好的,肯定也有关系不好的。而这位呢,怎么说呢,当年也能算是校花一级别的。

  但,就是和贾苏越不对付,反正你今天穿个连衣裙,明天我一定也要来一个漂亮的百褶裙。

  以前关系不怎么样,现在更是寥寥。

  贾苏越还没说话,她自己就开始说了:“鼻涕非要拉我过去,我嫌那边烟熏火燎的,我就没办法受着这个味道,我男朋友从不在我当面抽烟的。”

  然后就自顾自的和身边的人聊天。

  贾苏越牙都咬碎了,结果邵华轻轻的握住了贾苏越的手,然后慢慢的摇了摇头。

  意思很明显:没必要为她生气。

  乡长同学在宴会当中算是八面玲珑,而在外面的一些同学,也有意显摆。

  所以,宴会的档次真的不低,光燕窝就一人一个,还是泰国的,还有海参,一人一个海参。

  王亚男吃的是格外的高兴,说实话,姑娘进了医疗这行,特别是进了骨科,越来越能吃,而且还不长肉,消耗太大了。

  邵华一边吃,一边对贾苏越和王亚男说道:“可惜了,今天应该把张凡带来,他特别爱吃海鲜。”

  “行了,同学聚会,别想你家那口子了,黑乎乎的!”

  贾苏越忽然一下脑海里面就是那个吃牛排都肉疼的土男人。

  “呵呵!我就喜欢。”邵华笑嘻嘻的说着。

  “听说邵华结婚了是吗?你看你,也没给我打声招呼。

  没想到,我们同学们里,你算是结婚早的,你家老公是干什么的啊。”

  和贾苏越不对付的妖精女同学看着她们有说有笑吃的不亦乐乎,虽然谈不上鄙视,但口气好像就一种高高在上的样子。

  贾苏越一下不行了,张嘴说道:“嗨,邵华结婚当天一般人都没怎么通知,不过……”

  话还没说完,邵华赶紧打断了:“呵呵,别听越越的。你们都忙,我家那口子也不想麻烦大家,所以就没通知同学们,不好意思啊。”

  邵华从容的笑着说道。

  王亚男说实话,从小就不喜欢女生之间的这种琐碎勾心斗角,所以好像没听到一样,一心对付眼前的食物,真的,有样学样,现在她的做派和张凡特别像。

  “哦,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家那口子干什么的啊?”

  “就是普通的医生。”邵华说完,赶紧夹了一筷子菜给贾苏越,“越越吃点皮墩,养颜!”

  贾苏越胸脯起伏,“你怎么不告诉她啊,看她那个劲道,气死我了!”

  “你啊,过的好不好自己知道就行了,说给别人听干什么啊。

  行了,快点吃吧,吃完了咱们外面散散步,我还得早点回家。今天张凡在我家陪我老爹老娘呢。”

  “不是初二才回娘家吗?”贾苏越诧异的问道。

  “我家公婆体贴我,让我早点回娘家多呆几天!”

  “额!过的好不好,自己知道就行了,你非要说出来干嘛!”

  贾苏越哪个气的哟!

  “嘿嘿,因为你不是别人啊。你是我的越越啊。”

  贾苏越一下没气了,一物降一物,真的,没跑了。

  “哎,现在钱真的不好赚,我未婚夫家去年赚的也不多,可非要给我买一套五百多万的房子,我嫌贵。

  可人家爸妈非要给买,我现在都忧愁,这三环的房子到底怎么装修啊。”

  妖精女看邵华如水一般的性格,不知道为什么,原本不想显摆,原本不想说的话,可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就是想说出来。

  “是吗!厉害啊,以后发达了,一定不能忘了老同学啊!”

  “什么以后发达,人家现在就发达了。来来来,我们同学碰一杯。”

  也有捧哏的,贾苏越听着,心里格外的别扭,“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大房子吗!”

  “也不大,首都三环,五百万,估计也就几十平吧。不过地段倒是不错。”王亚男一副理科女的架势。

  “哈哈,亚男腹黑哦。”

  一些混的不错的同学站出来开始敬酒了。“越越,越来越漂亮啊,我再魔都开了个公司,要不来帮帮我吧!”

  “华子,气质越来越好啊,听到你结婚的消息,我如同是五雷轰顶啊,今天一定要喝一杯。”

  “亚男,我们的外科女精英,我超级崇拜。你就是我的女神!”

  这是在外混的好的男同学。反正真话假话都有一种当年烟云的感觉。

  “华子啊,我生气了,你结婚了也没通知我,你不通知他们是应该。

  可我们关系多好,你家老公我也熟悉啊,下次见面我一定要好好说道说道你家老公,哈哈!”

  这是目前官职最大的鼻涕同学。

  别人不知道,但他太知道张凡的名气了,嘴里说着熟悉,其实他知道张凡,张凡不知道他而已。

  总体上来说,气氛还是不错的。

  妖精女虽然看不上贾苏越,时时做着交锋,但以前的时候在邵华面前还是略有自卑的,因为人家学习好。

  可现在,再看看她,学习好能怎样,不照样呆在小地方早早的嫁人了事。

  所以听着一帮男同学的恭维,她心里不得劲,“是啊,你们的学霸,现在已经结婚了。

  可惜啊,邵华,你怎么没去首都魔都发展啊,当初你学习那么好,真可惜!”

  “呵呵,大城市有大城市的繁华,小城市有小城市自得,我挺喜欢茶素的,毕竟在这里长大的。”

  邵华仍旧笑的那么温和。

  看着素面朝天手上也没个大钻戒,脖子上也没什么项链,妖精同学心里已经觉得,“邵华嫁的男人也没什么本事。”

  其实,这还是要怪张凡。张凡当外科医生,从来不戴表,邵华买的表,全被张凡放在抽屉落了灰尘。

  手表都不带,更谈不上什么项链戒指了,张凡影响着邵华也不怎么带这些装饰品。

  这就给了别人一个想法,生活可能不如意。真的,有的人就是这样,如同密探一样时时刻刻的想探寻别人的生活。

  “什么时候有时间,拉出来让我们见见你家那口子吧,别藏起来啊。哈哈!有不是见不得人啊。”

  妖精同学喝了点酒,;略微有点上头,再看看一帮男生围着她们,虽然自己心里看不上这些男生,但就是不能围着别人。

  “呵呵!”邵华原本都没什么心思搭理对方,说她自己可以,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一笑而过。

  但,不能说张凡。

  虽然自己的男人,不是那么浪漫,不太会哄女人高兴,但,他是顶天立地的汉子。

  “没什么见得见不的,你喝多了,别在老同学们面前丢人。”

  邵华一脸寒霜。

  “额!你……”妖精女刚要说话。

  绰号鼻涕的同学赶紧出来说道:“哈哈,哈哈,不是咱华子不愿意,大家估计不知道吧。

  华子老公是市医院的院长副处级别的领导,这还不算什么,人家还是茶素一把刀。

  在茶素是相当有名气的!

  大家都知道,当医生的忙,特别是优秀的医生,更是忙的不得了。

  我们的亚男都是我三请四顾才请来的,我们亚男现在在市医院也是大有名气的。”

  鼻涕同学赶紧出来缓解气氛。其实,如果是其他人,他才没那个心,但邵华,还有邵华身后的张凡,他不得不出来帮忙。

  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宴会后,三人拒绝了去唱歌的邀请提前离开。

  “华子,你脾气太好了,我要是你,绝不罢休。”

  吃完饭的路上,三人手挽着手走在茶素的滨河大道上。

  “呵呵,哪你说,我要怎么不罢休呢。”

  “你应该啪的一下,把你的大皮卡车拍在她的面前。”贾苏越分开手,然后给邵华教着。

  “看看,老娘的一辆车就和你家的房子差不多。

  这样还不够,再把你家张凡的酷路泽钥匙也拍在她面前。

  看看,两辆车,你有吗,你有吗,破房子有什么显摆的。”

  贾苏越站在两人面前,好像当事人是她一样。

  “哈哈!”惹的其他两人哈哈大笑。

  “笑什么啊,亚男,你现在话越来越少了。怎么了?思春了?”

  “去!”王亚男白了白贾苏越,“我是心烦,家里好像怕我嫁不出去一样,这几天我都快奔溃了,七大姑八大姨轮番的上。”

  这话一说,贾苏越也没了声音,一下子教邵华装逼打脸的姑娘一下子没了气焰。

  “怎么了。越越?”邵华好奇的问道。

  “哎,年前我也去相亲了。”

  “怎么样,怎样吗?”另外两人立马开始八卦。

  “对方长的倒是人五人六的,可,可……”

  “到底怎么了吗!”

  “嗨,我直接说了,对方家里条件不错,人长的也帅气,我都快动心了。

  可,谁知道,他就不是个好玩意,话里话外想带我去开房。”

  “啊!”

  “哈!”

  “笑,亚男,我不说了!”

  “好好好,我不笑了,我不笑了。”王亚男赶紧把嘴捂住了,虽然说不笑,可脸上的表情……

  “这也就算了。姑奶奶又不是嫁不出去。我泼了他一脸的水。结果,这家伙败坏我名声。

  给介绍人说我没家教,而且说我随我爸爸。

  反正以后一辈子都不见的人,我也没在乎,可是,我就纳闷,他说我随我爸爸。

  他什么意思啊!”

  “随你爸爸?”邵华也纳闷了。

  “嗨,这都不知道,人家是说你小!”王亚男冷不丁的说了一句,然后盯着贾苏越的……

  “啊,什么,我小。”贾苏越情不自禁的的看了看自己的。

  “啊,我要杀了他,我哪里小,我哪里小了。我小吗?”

  “哈哈!”

  “哈哈!”

  银铃般的声音在茶素的河边响起,三个闺蜜笑的是那么高兴。

  在邵华家吃了睡,睡了吃,张凡都觉得胖了。

  初五上班,张凡开车带着邵华回家。

  “你是不是给我爸爸给钱了?”

  “怎么,老爹给你说了?”张凡诧异的问道。“这老头意志太不坚定了!”

  “切,还用的到说,你看我爸这几天,我猜都不用猜。就你们哪点小动作,还能逃的过我的眼睛?”

  邵华骄傲的说道。

  “呵呵,您多厉害啊。”

  初五,医院领导开院务会议。

  会议前,欧阳和任丽还有张凡提前就开了一个小会。

  会议的精神就是一个意思:升华!

  “你看看,招标书都是上过会的,他还敢下手,胆子何其大。

  还有,你看看药剂科,里面的药物使用,触目惊心啊。

  我们不能不闻不问,这是害人。我想给医生护士来个心路升华。”

  欧阳对着张凡和邵华说道。

  医院,说实话,现在很多很多人都在埋怨,看病贵,看不起。

  其实,如果单纯的说医疗费用,不谈药费,其实华国的医疗费用便宜,真的。

  打个比方,一台胸部填充物的摘除,手术费,麻醉费,护理费,全部下来,超不过三千。

  可是你放一个试试,在美容院最最便宜的上万。

  这里面,真的,没办法说。

  “是啊,有些钱赚不得。”任丽也点了点头。

  然后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张凡。

  外科,医院的器械大户。

  “我同意!”

  张凡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是要想想办法了。现在已经有苗头了,该用小耗材的不用,都想着用非医保的材料拿提成。”

  三人碰头,意见统一,然后上大会。

  老高一听,心里点了点头。

  “白大褂不能让金钱给玷污了,我同意欧阳院长的提议。”

  初七,一辆警车进入了医院,带走了器械科的主任和药剂科的科长。

  就在医院上上下下议论纷纷的时候,茶素医院升华活动开始。

  第一批,张凡带队。全是医院的精英,真的,都是医院的尖子。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