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崩坏:起源 > 第七百八十九章 拂晓新队
    这也许是紫苏自出生以来最紧张的一天,她一生中经历过许多紧张的事,幼儿园第一次离开父母的陪伴,初中刚见到住校的室友,踏入高考考场的一刻,离开家乡前往异地大学的时候...但这些和此刻的紧张比起来都是微不足道。

    紫苏手中拿着玉面狐给的毒药,紧张的神经不断压迫着手掌,让她不自觉地想撰紧秀拳,但她的意识却需要一直与神经本能对抗,试图让自己的手放松一些,以防把手掌握着的那颗毒药挤破。

    这不是紫苏第一次杀人,崩坏7年拂晓保卫战,她为了自己的妹妹杀死过一名贵族少爷,但那只是危机下的应激反应,是一种内心残存的本能。

    但这一次,没有应激,没有本能,紫苏要以清晰的自主意识去杀人,别说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对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一件极其折磨且煎熬的事。

    紫苏在大公府上走着,如果是平时,她大可神情自若地走着,但此刻,迎面每走来一个人,她都会下意识地低头,有时候无意间瞥见他们的目光,紫苏都会不自觉怀疑对方是不是看穿了自己,也一同看穿了她手上的毒药。

    “紫苏小姐,身体不舒服?”突然,前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紫苏的身躯犹如触电般发颤,她抬起头,那是一名大公卫队成员,正关切地看着她。

    紫苏下意识把握着毒药的手藏到身后,不停摇着头说:“我没事...”

    大公卫队看了一眼紫苏藏到身后的手,说:“紫苏小姐...手里是抓着什么东西吗?”

    紫苏只感觉意识突然一片空白,犹如五雷轰顶,阵阵眩晕感传入脑海,仿佛要晕过去,但此时,洛忧的身影很突兀地出现在了意识中,她想起了小狐狸的叮嘱,这次暗杀不为别的,是为了保护洛忧。

    紫苏把双手放到胸前,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拳头搓了搓,哈了哈气,笑道:“没呢,就是有点冷,这样握着暖和一些。”

    “哦...那我一会让仆人把您房间的暖气打开。”大公卫队看紫苏神情自若,一丝一毫的疑心都没升起,他看了一眼前方在等候的同伴,笑道,“那我先去巡逻了,紫苏小姐保重身体。”

    “谢谢您,我会的。”

    大公卫队离开视线后,紫苏脸上的自若神情顿时垮了下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溢出,流经苍白的脸,有一瞬间,她很想哭,真的很想哭,原来杀人是一件这么困难且痛苦的事...

    独自蹲在无人的角落崩溃了一会,紫苏揉掉了眼角的泪水,再次站了起来。

    为了洛忧,这一劫是逃不掉的,现在玉面狐被酒肉僧击伤,只有她能做这件事,她必须做,这也就意味着,她现在必须挑一个人下手。

    克服了心理上的第一层障碍后,紫苏又面临了一个很难抉择的问题,杀谁?

    玉面狐只是叫她杀人,但却没说杀谁。

    紫苏第一个想到的是查尔斯侯爵,如果要说整个大公府谁对她最不好,也就只有查尔斯侯爵了,这或许是少有的几个紫苏杀掉以后不会留下心理负担的人。

    但这个幼稚的想法很快就被紫苏排除了,查尔斯侯爵就算现在不再是拂晓城的主人,但怎么说也是侯爵,一切安保待遇没有改变,想了无痕迹地暗杀后脱身?就凭她?

    就在紫苏愁眉不展时,她突然抬起头,发现自己一边思考一边走,居然走到了拂晓队的宿区。

    就在紫苏准备离开时,她听到不远处的房间里传来了隐隐哭泣,还有肉体的碰撞声。

    紫苏小心地走了过去,这间房门只是虚掩,没有彻底关上,借由缝隙,她看清了里面发生的事。

    房间里的几张床上躺着赤裸的女孩,身上都压着一个男人,这些女孩里有一个体型极其娇小,看上去不过13,4岁的年纪,一个粗壮的男人正将她按在身下发泄,隐隐的哭泣声也是她传出的。

    在旧世代,这是一件丧尽天良的事,但在新纪元,这种事早就不再稀奇。

    紫苏刚偷看没一会,突然感觉什么人来到了身后,她还来不及发出叫声,嘴就被捂住,整个人被推到了墙上。

    这是一名拂晓队进化者,他一只手捂住了紫苏的嘴,另一只手竖起食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待紫苏点头后,他才把手放开。

    进化者的笑容色眯眯,目光毫不避讳地打量着紫苏曼妙的身材,打趣道:“紫苏小姐,没想到啊,居然有偷窥的爱好。”

    紫苏不动声色地将凌乱的头发捋到耳后,默默地说:“无意窥见。”

    “没关系,不要害羞。”进化者对房门努了努嘴,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要不一起进去看看?有您这个大美人在,兄弟们或许更有兴致。”

    紫苏挪步向外走去,低着头说:“不用了...”

    “诶,别走啊。”进化者挡在了紫苏的去路上,伸出手,慢慢解掉了紫苏腰上的蝴蝶结,眼神挑逗,暗示性地说,“听说,上一任拂晓队里,有一个叫洛忧的人和你走得很近。分别好几年了吧?这么久没有和男人睡觉...恩?不想要点什么?我的技术会让你刮目相看的。”

    紫苏抬起头,硬气地说:“也许这些话,我该让大公听听。”

    要换做别的女人这么嚣张,进化者早就给两巴掌然后按住强上了,但紫苏现在是英维德大公点名不可侵犯的人,他如果有本事勾搭上紫苏,两情相悦滚床单是一回事,没人会管。但如果是硬上,第二天怕是直接人头挂城门。

    进化者吃了个闭门羹,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冷哼了一声,问道:“你来拂晓队的宿区做什么?”

    紫苏本想说自己走错了,事实上也真的是走错了,但她蓦然想到里面那个对小幼女做丧尽天良之事的壮汉,又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色眯眯的进化者,她顿了顿,露出了微笑:“查尔斯侯爵托我来问问,几位大哥渴不渴?要不要端一点酒给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