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要撕嘴


  规章制度,规矩。往往有些时候,你违反了规章制度或许管你的人不多,或许上级领导一笑而过。

  可你坏了规矩,那么,绝对会有人用规章制度中的惩罚机制来收拾你。

  规章制度是写好挂在墙上的,而规矩则虽然无人明说,但这玩意却是挂在人心里面的。

  附属一院内,普外是最大的科室,坐拥外科楼的四个楼层,普外大主任可以说几乎管着半个外科。

  院长靠着规章制度真心难对付普外的老徐,本来呢,他就想着要找外援,不然他压制不住老徐这帮外科主任。

  可这些家伙合起伙来挖坑,这让院长心里恼火不已,既然你们先不守规矩,那么,我今天就给你们上上规矩。

  张凡坐在附一院长办公室内,脸上带着笑容,可心里觉的格外别扭。

  眼前的人,明明就是个陌生人,刚认识不到几十分钟,可对方的表情,如同两人是十几年的朋友一样。

  “张院,我也不和你客气了。痴长你几岁,我就喊你老弟了。”

  看着对方脸上的皱纹,看着他脸如刀劈的法令纹,张凡尴尬的笑着,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

  其实院长心里也难受,如同一口吃了一个刚出锅的小豆包一样,烫的他满嘴起泡。

  能忍他人不能忍之事,这估计就是当领导的天赋之一吧!

  “老弟啊,我前年在首都进修的时候,其实和中庸普外的老王关系相当好,他当初答应过我,如果需要帮助就给他打电话。”

  院长想要求张凡,但又不能显的太迫切,他深怕张凡出什么幺蛾子。

  其实,他想多了,要是直接说,以后我们医院的外科手术需要你帮忙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啊。

  张凡绝对高兴的屁颠屁颠的,彼之毒药我之蜜糖啊,张凡现在就是想找地大量的做手术呢。

  院长想的则很多,一是觉得张凡背景不清,二呢技术又好,生怕本来是请了一个打短工的,忽然有一天变成了当家做主的,这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他先显摆自己认识的外科大拿,意思就是,其实我也是有后备人选的,认识的大佬很多。

  可惜,当说出中庸外科大佬的时候,他顿时觉的心里不好受了,因为张凡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好像就听到一个过路的张三李四一样。

  院长心里又一想,“娘啊,普外还真没能压过人家的,总不能拿他师傅师伯来吓唬人家吧。”

  张凡听他这么一说,笑了笑,现在的张凡不是刚出大学门的毛头小子了,其他不说,天天在欧阳潜移默化耳提面命的灌输下,对方的话里的意思,他是懂的。

  但,他的个性和欧阳的不同,如果是欧阳,老太太绝对嘴一撇,眼一吊,然后和对方杠起来。

  他是来求提升的,是来找地方做手术的,所以虽然听明白了,仍旧装着不明白。

  普外的没吓唬住,院长想了想,又说道:“咱们西北脑外还是不行啊,上次和中庸的老陈吃饭,他就说过……”

  张凡还是没啥表情,院长心里如雷劈一样。

  “这兔崽子是真傻啊啊,还是假傻,城府这么深?背景这么牛。谁都不尿?”

  干笑着,一边给张凡茶杯里蓄水,一边想着要怎么既显的自己礼贤下士又人脉广博。

  张凡看着对方一会找个人出来说一下,一会找个人出来说一下,心里也开始有点厌烦了。

  绕着圈子说话,张凡实在听不下去了,反正自己所求不多,直接就点明了。

  “其实中心医院的李院长上次和我聊过,想让我去他们医院。”

  说完,张凡停顿了一下,附一的院长眼睛都亮了。

  张凡现在是在茶素市医院的常务副院长,是有级别的,来中心医院怎么也要是个副院长。

  这才是人家附一院长的关注点,至于技术,他真的兴趣乏乏。

  “我当时笑着拒绝了,说实话,我还真的喜欢茶素这个地方,最近几年绝对是没有离开的想法。

  哎,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是喜欢那个地方。”

  张凡笑眯眯的看着附属医院的院长。

  “哈哈,哈哈,老弟啊,你真的是会挑地方啊。整个西北最好的地方,让你一眼就瞄准了,哈哈!”这一次附属医院的院长是真笑,而且笑的相当舒爽。

  他也是无奈啊,外科的这帮主任已经够他喝一壶的了,要是张凡再跳进来把外科拧成一股绳,他还活不活了,大楼还盖不盖了。

  现在张凡明确表示不会来鸟市,也等于变相表示:我不会来你附属医院。

  这他就放心了,一下子变的更加亲热,变的相当豪放。心里的担心取掉以后,他就开始拉外援了。

  “老弟,你可要帮帮老哥啊,外科这边关键时刻你要伸伸手啊。

  中心医院,附属二院,现在都走到我们医院的前列了。

  可你看看,你看看外面的那帮人,是能干事的吗,不是!”附属院长煞有介事的拍着大腿诉苦。

  “附属二院我不是很了解,中心医院吗,他们这两年肝胆科还算可以。”张凡就事论事。

  “是啊,以前肝胆,我们是老大啊。这是我们的自留地啊!

  你可要帮帮老哥我啊,你或许还不知道,我兼着医科大的副院长,我找机会看能不能给你弄个副教授。”

  拉人来帮拳,显摆人脉,对这个小子没啥效果,他就开始下饵。

  人吗,无外乎,名色财气!

  张凡听中庸的大佬一点反应没有,可一听这话,脸唰的一下,黑红黑红。

  院长纳闷的时候,张凡一副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研究生还没毕业呢!”

  “哦!哦!哦!哈,啊,你……”对面坐的院长脸上精彩极了。

  他当时听助理说张凡是卢院士的弟子,当时心里想,这家伙怎么也得是个博士吧,结果现在一听,心里真的翻江倒海啊。

  “对面到底坐了一个什么怪胎啊!”

  尴尬了一会会,院长哈哈一笑,张凡这样一说,他放心了,边疆医科大就算再不行,也不能让一个研究生未毕业的来当掌门吧。

  “了不起,了不起啊。长江前浪推后浪啊。老弟,我是直性子,以后普外,脑外这边一定要多多援助一下我们啊。

  比如中心肿瘤切除术这种级别的手术,其实我们医院也可以牵头的。

  我们这边的设备,人才储备,可不是中心医院能比肩的。

  老弟啊,你要是手头还有这样的项目,告诉老哥,老哥亲自给你挑选精兵强将,绝对让你满意。

  什么科研经费,什么科研项目选拔,都不用你来操心,我就给你能办了!”

  普外,脑外,其实张凡已经找到地方了,中心医院很不错,几个主任都已经熟悉了,他当然不会另起楼灶了。

  可现在心胸外科不是还没着落吗,张凡嘿嘿一笑。

  “院长,我现在还真有一点想法。”这话一说,院长嘴都合不拢了。

  “不过,”张凡紧接的说道。“不过不是普外,也不是脑外,是心胸外的一点想法。”

  “嘶!”这院长估计今天肚子肯定会不好受的,因为这一天他不知道吸了多少凉气。

  “老弟,你给老哥说实话,你到底是干那个科的。听老哥一个劝。

  贪多嚼不烂,我觉得你把肝胆再精研精研,绝对华国医疗有你一片天的。

  你想,先不说你师傅,就你的中心肿瘤切除术,就这一块,你看看多少人再盯着。

  真的,老弟,你还是多想想,没必要冒风险的。”

  普外,脑外,张凡在鸟市是有战绩的,还是亮瞎人眼明晃晃的的大战绩。

  到了省级三甲院长这一级别,说实话对于医师注册什么,其实已经可以不在乎了。

  但,现在张凡要玩一个没战绩的科室。说实话,附一的院长心里是悬着的。

  有战绩的,我可以锦上添花,你没战绩的,我可不太愿意陪着你胡闹。

  这地方是医院,我总不能搭上自己的前途和病患的生命陪你来开玩笑不是。

  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爹有不是我什么人。就算你有院士师傅又能怎么样,老子又不搞肝胆。

  刚才还一副直爽人的院长,开始支支吾吾了。既不答应,也不反对。

  “呵呵,其实心胸外的手术我们茶素已经开展了。

  就在前几天,我们心胸外科联合心内科还有儿外科,开展了一台先天性的法洛四联症手术。

  主刀是我!

  效果还不错,这次来开会,其实是想顺便找中心医院谈一谈的,这不是话赶话的说出来了吗。

  哈哈,目前也就是个想法,想法!”

  其实张凡只要不上手术,肚子里还是挺鸡贼的。他眼睛一翻,嘿嘿一笑,一下就把对方给说定了。

  “嘶!”院长肚子估计都鼓起来了。三个科室联合手术,还是法洛四联症。

  院长不懂外科,可他懂内科啊,华国在医疗上,对于医生的红线特别多,尤其是妇幼这一块。

  说实话,华国以前一尸两命格外的多,满地跑的接生婆不说。

  还有医院里面的医生助产师,出医院到外面偷摸私下里接生赚外快。

  这种情况特别特别多,医生助产师就为了几百块钱一只老母鸡几斤鸡蛋,就敢在孕妇家里给人家弄接生。

  胆子大过天!

  后来,政府也无奈了,直接下了铁律,玩起了不讲理。

  我不管你什么情况,我不管你什么环境,我也不和你讲科学。

  每年孕妇胎儿死亡名额就这么几个,我定死名额,一旦过红线,我就追究领导和医生的责任。

  这一下,弄的医院里面的领导怨声载道,可没几年,夭折死亡率跳崖式的下降。

  满地的接生婆没了,出医院干私活的医生没了。真的,有时候还是挺骄傲的。

  院长眼珠子转啊转,手不自觉的揉着肚子,“张院,这可不能开玩笑啊。”

  “事关人命,虽然我们是院长,但,前提还是医生。”张凡脸色严肃的说道。

  “嗯。对对对,老弟这话说的好。哎,你稍微一坐,我方便一下。”

  然后,他起身就走。

  张凡笑了笑,端起茶杯慢慢的喝着茶。

  卫生厅里,茶素医务处的主任一头的汗。这边的人全是一副看戏的架势,一说就是:你怕啥,有你们张院,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欧院啊,咱这次是当了地方的无影枪了,地方和附属矛盾由来已久。

  这边的人心里如明镜,就是不给附属的解释,张院估计得受气啊。”

  医务处的主任声音低落的给欧阳打电话。

  欧阳拿着电话,咬着牙,咯吱咯吱,可老太太也没好的办法。

  一边是管权的,一边是管学术的,都是婆婆啊!

  “你先去附属医院,我准备准备,不行我亲自去一趟。”

  “好的!”

  挂了电话,两人忧愁的,老太太要是知道张凡这会被人捧为上宾,优哉游哉的喝茶,估计能火冒三丈,把张凡喝茶的嘴都给撕裂了。

  “我让你喝茶,我让你喝茶,你嘴就这么馋吗!”

  卫生厅里消息没多久就传到了中心医院。

  普外的几个主任,在赵京津的联系下商讨着怎么去给张凡助威。

  脑外的主任们一听,也凑了进来。没多久,各位主任就商量好了,共同去附属医院。

  众人在附一的大门口碰到茶素的主任,一看茶素主任一脸的忧愁。

  赵京津就说道:“没事,我们现在就去给张院助威,我就不信了,他附一的还能一手遮了天。”

  众人气势汹汹的进入了附一。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小住院医趴在窗台上偷着抽烟,结果眼睛瞪圆了用一副不相信的眼光看着院子里面的一群人。

  然后,一激动,也顾不得抽烟了扔掉烟头,反身就跑到了科室。

  “不好了,不好了,中心医院的大佬打上门了。”

  中心医院也是教学单位,可相对于附属医院来说,就好像有点占便宜的感觉。

  普通医生,附一的看不起中心的,中心的医生一般都是心里酸溜溜,嘴里从不谈附一。

  而大佬们其实也差不多,往日里如果遇上棘手的手术病历,宁愿从外地请飞刀,也不会相互求援的。

  除非政府干预,一般情况下,两方的大佬绝对不会出现在对方的医院。

  而这次,呼啦啦的来一帮,还不是一个。由不得小大夫激动。

  附一的主任们知道了,然后不约而同的,一个一个的从科室里面走了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