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盆豆芽


  大师哥搀扶着老头子出了手术间,老头真的累了。

  来的时候,急死忙活,也不知道具体情况,心里烦躁焦急,更加让老人心神劳顿。

  现在彻底放松了,可走路都有点发软了。

  出了手术间,一群师兄弟先围了过来,以前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师傅多少年了,连博士都没带过,路宁估计是最后一个学生了。

  结果没想到,老了老了,老头又带了一个本科生,还是边疆塞外的本科生。

  刚开始大家以为估计是老头狗拉羊肠子的远方亲戚,也没当回事。

  后来,慢慢的,自家的这个小师弟好像有点活,不光师傅夸,前任小师弟路宁也是没口子的夸赞。

  大家真没当回事,能有多牛,可这次,大家是真的看出来了,这是真的牛啊。

  师兄弟们瞅着大师哥嘿嘿笑。

  “大师哥累了吧,赶紧的,我来搀扶搀扶您!”

  一位师兄故作夸张的赶紧走上去。

  “去,要是你们厉害一点,还用的到我上手术?老师也不会这么费大力气的千里奔波。”

  大师哥就是大师哥!

  “你和小四先别出去了,帮着给小师弟瞅瞅,特别是等会出去,如果有人诘问,你们帮帮腔,照看着点。

  让老师亲自上阵,别人会说咱欺负人。我和老师先去休息。”

  大师哥收拾完人,转身就开始下派任务,卢老倒是笑着没什么意见。

  多年前,大师哥就帮着老师带了许多学生,所以大家虽然嘴里叫着大师哥,其实很多都是人家亲手带出来的。

  “放心,大师哥,手术咱帮不上忙,答辩吵架还是很厉害的,咱基础还是扎实的!”

  “哈哈!”一群师兄弟嘻嘻哈哈的出了手术室的大门。

  “卢老,辛苦了!”

  政府穿夹克的人赶紧上前谦虚的提前伸出双手握着卢老的手。

  “不辛苦,不辛苦。倒是我这个不争气的小徒弟让你们费心了。”

  卢老笑呵呵的说着,但听话听音,老头啥意思?真的是在自谦?

  不是,老头这是有一点看法了。

  手术前你不找华国医生论证,我家娃娃顶着天大的干系上了手术台。

  当医生,上手术天经地义,可你们太不讲究了,娃娃刚上手术台没多久,你就满世界的开始找人会诊,还是电话会诊,早干嘛呢。

  所以,老头虽然是笑着,但眼神中蕴含的味道还是很浓的。

  “哪里,哪里,这次要是没张院长,我们几十亿的合同估计要化作流水了。

  卢老,您放心,一定不会让功臣寒心的。”

  夹克领导当面正色的给老头子保证。

  “哎,你们也不容易啊。我理解,我理解啊,不然也不会万里迢迢的来看一看啊,他还算争气。”

  老头点了一句,然后直接变了话风,人老成精。

  “卢老,等会我们和外方有个电话会议,要不您也抽空参加一下?”

  夹克领导客气的询问着。

  “不行了,吃不消了,我们就不去了,得休息一会了。呵呵,你们别管我,赶紧去忙吧。”

  老头温和的说着。

  夹克领导对着卢老笑着客气了几句,一转头收敛了笑容,看着附一的院长。

  “一定安排好老专家的休息事宜,事事都必须要向政府汇报。”

  院长赶紧点着头,立正保证。附一的院长,中心的赵京津等夹克衫走了以后,赶紧安排着卢老的休息。

  大师哥和几个上了年纪的师兄弟一起说说笑笑的去了酒店。

  路上,卢老特意谢谢了赵京津教授,老赵激动的连声称不敢。

  他现在技术到头了,追求无外乎就是几个名头而已,所以,一听卢老亲口感谢,老赵心里甜的如蜜糖一样。

  冒着风险,陪着危险,为了啥,不就是得到卢老的肯定吗!

  在手术室的休息室门口,卢老看到一脸寒霜的欧阳。

  老头知道欧阳,张凡能走到现在这一步,欧阳功不可没,所以老头对欧阳是真客气。

  “欧阳院长,手术很顺利,你也别担心。熬了这么久,现在可以放松了。”

  老头笑呵呵的对欧阳说着。

  欧阳赶紧笑了,“卢老,我是应该,倒是麻烦您了。”

  “哈哈,都是应该的,哪里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欧阳原本想告刁状,可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了,送走了卢老。

  老太太还是一肚子的闷气,反正就是不爽,如果是在茶素发生这种事情,老太太能拍着桌子和茶素老大叫板。

  送走了卢老,老太太对着医务处主任说道:“你先别走,你陪着张院。我们回了,等这边忙完,赶紧让张院回家,什么事啊!”

  “好的,院长,我知道了。一定早早的把张院拖回家。”

  说完,老太太直接转身走了。

  一时间,手术室的休息室里,就剩下几个年轻的师兄弟,他们等待着张凡下手术。

  手术室内,缝合,大家都见过,比如阑尾切除,胆囊切除,甚至是剖腹产手术术后的缝合。

  都是严丝合缝,针脚细密,但这个少酋长的缝合就不能这样干了。

  产气细菌,有多可怕,一般人很少有体会,简单一个糖尿病病足,都能整的医生跪在地上唱征服。

  而这种大面积的腹腔感染,后果严重很多,虽然感染病灶清除干净了。

  其实,还是有一些残余的细菌,细菌的致病三原则是什么呢。

  一菌群数量,二致病力,三传染力。

  所以这三点,掐断一条,就不会让机体感染。

  对于残余的这些细菌,是没有办法绝对的清除,所以只能靠着特殊的手段。

  引流!

  就是不停的把细菌分泌和生产出来的细菌和其他一些物质,从身体引流出去。

  如果引流不畅,那么就是二次感染,会要命的!

  所以,这种疾病最后的缝合不在于创面多平整,也不在于多漂亮。

  这种疾病最后要的是有多通透。张凡直接拿起引流管,开始矫形。

  引流管,其实就是一个圆形的无菌塑料管,如同大家平日里和男女朋友甜甜蜜蜜喝珍珠奶茶的吸管一样,有长有短,有粗有细。

  这玩意是平口的,所以为了让它能更好的彻底引流,必须二次矫形。

  比如放在肝脏下方,要引流上方未来产生的脓液,就必须修剪成切面朝上的切口。

  然后挂上负压引流袋,慢慢的引流脓液。而且这个引流管的放置还非常有讲究的。

  如果是外科医生,估计实习的时候都听到过上级医生这样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把引流管缝在肉上啊!

  什么意思呢,放置在人体的引流管,很柔软,放在身体内的时候,要固定。

  不然这玩意会被身体,慢慢的因为肌肉蠕动,然后排出身体,身体也不傻,知道这玩意是个异物。

  所以不光要二次矫形,还要固定,这种固定有讲究的,先打一个活结,可以随着软管活动的活结,然后再打一个死结。

  前后两个一死一活的结,好处就是既固定了软管,取的时候一拔,管道就出来了。

  剩下的线头,身体直接就吸收消化了。

  但,没经验的医生一个不小心就会把管道直接缝合在组织肌肉上。

  因为这种软管的柔韧度和肌肉组织特别相似。

  结果,等患者恢复后,开始取管道,就成了大麻烦。

  一拔,患者连肉带皮的被拉扯的喊爹娇娘,疼的呲里哇啦,小医生一边满头大汗,紧张的手抖开始发颤。

  嘴里还要不停的鼓励患者,忍一忍,忍一忍,马上就出来了。

  这种疼痛,不好描述,就如同在你最最细嫩的软肉上,挂了一个绳子,然后使劲的牵拉。

  有多疼,小小的一个牛鼻环,能让大牯牛乖乖的听话,再详细一点,比如你做个包皮手术。

  换药的时候,当纱布粘连在你的嫩肉上,那个疼痛,那个酸爽,就像是肠子被拉出来了一样,满身的神经都是紧绷的,头发都能疼的竖起来。

  如果只有疼痛,倒也无所谓,也就一下的事情,但取不出来怎么办?难道为一个小管道,再来一次剖腹?

  所以,在医疗上,任何细微的一个错误操作,弄不好就是致命的。

  缝合的时候,徐光伟想接替张凡,结果张凡摇着头,他要亲自缝合。

  徐光伟不了解张凡手术台上的性情,还以为自己在手术时候的犹豫,惹怒了张凡。

  “张院,您别往心里去,手术的时候,我是真的害怕了。”

  徐光伟也光棍,有一说一。

  “呵呵,没事,是我,我也会害怕的。”张凡笑着点了点头,手术算是要结束了,现在他也变的好说话了。

  “您……”老徐还想解释一下。

  张凡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你当时的害怕,是对患者的负责,是对你我的负责,放心,我不会介意的。

  徐主任啊,这个附一的胸外手术怎么样啊,呵呵,中心那边手术量太少了。”

  张凡已经开始打起附属医院心胸外的注意了。

  “还可以!”徐光伟看张凡不介意,心里也落下了一块石头。

  看着张凡心情好像很不错,就期期艾艾,扭扭捏捏的说道:“张院,您,您的哪个中心肿瘤的切除,太,太……”

  他也想要,看着赵京津科技标兵的名头,他牙都酸了。

  他留下来不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吗!

  “呵呵,这个事情,咱们下来详细谈,好不好。”

  张凡笑着,如同一个小狐狸偷了鸡一样。

  路宁看着自己的师弟,嘴上没说,但心里还是笑了,“这小子,自己想做手术,想提高技术,还要让别人领情!”

  手术终于结束,满肚子开着眼子,挂着塑料管连着负压引流袋的患者下了手术台。

  负压引流袋是什么,其实就是尿袋,把里面的空气挤出来直接连在引流管上。

  而患者,这个时候,虽然仍旧是昏迷的,但脸色已经好了很多。

  不过就是肚子看不成,如果只看患者的肚子,就像是一盆发了丫的豆芽菜一样!

  或者就是满肚子触手的怪物。

  但,命算是保住了,可想下地,想自己决定尿不尿,想自己决定拉不拉,还要一段时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