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我办事,靠谱


  手术结束,患者被推入到了ICU,张凡协助者麻醉医生和巡回护士把患者送入了ICU,患者身上的零碎太多了。

  当患者进了在ICU中独立的一个无菌病房,四周墙壁都是透明玻璃的。

  张凡静静的看着里面的医生安插着各种的监护一起。

  当一切仪器安装完毕,患者生命体征稳定,ICU内的医生在无菌病房内对着张凡比划了一个OK后,张凡点了点头,退出了ICU。

  休息大厅内,虽然卢老走了,欧阳鼓着嘴也走了,但政府的一些官员,酋长国的官员全都在等待着。

  当张凡他们出来的时候,大家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最最感动的是酋长国的官员,真的,带着老大的孩子出来,结果出事了。

  这一天,他的心就如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到顶峰的时候,游乐场的人举着大喇叭给他喊,你坚持一会,游乐场没电了。

  现在终于平安落地了,眼前的人真的就是他的恩人,不光是政治生涯的恩人,还是正儿八经生命的恩人。

  华国这边的领导还没上前说话,酋长国的官员第一时间就上前相当热情拥抱了张凡。

  附一的院长感慨着看着张凡。

  安顿好卢老的附一院长,看赵京津和卢老熟悉,他一个内科医生也参与不进一帮外科医生的谈话。

  所以也就赶紧回来了,毕竟这边还有很多的领导。

  当张凡出来的时候。他看着张凡,眼里全是佩服。

  刚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张凡水平或许有,但估计家里更厉害。

  真的,现在看着张凡平安的把患者从手术台上送了下来,望着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心里感慨不已。

  第一次知道张凡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只想给张凡施加点压力,从他手中要点进修名额。

  后来觉得自己被外科的一帮人联手给坑了,他又想让张凡来医院当外聘的名誉专家,专门做手术,反过来打他们外科医生的脸。

  到了现在,卢老来了,带着一帮人,而人家也没把病人放命在手术台上。

  可以这样说,现在看着张凡,附一的院长,今日方知张凡谁是谁,今日方信茶素张凡是专家!

  “辛苦了!张院长辛苦了,徐主任,辛苦了。”

  等张凡好不容易推开酋长国的官员,华国政府的领导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

  老徐一直面带微笑着等着张凡说话。

  “应该的。”张凡笑着握了握对方的手。

  一个一个的人上前来和张凡握手,握着绵软如女人的手,听着夸奖的话,张凡真的有点烦躁了。

  听完了不算,他还要不停的谦虚,他真的想转身离去,但家教让他不得不咬着牙忍着。

  人太多了,大家都想和张凡说上两句话。

  “张院啊,我可给您说啊,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

  他现在热情的了不得,就在您手术的时候,他请来了老毛子的团队。

  老毛子大言不惭的说不应该手术,附一这边的人没一个顶事的,最后还是欧院以理服人,让老毛子彻底熄了找事的心思。”

  医务处的主任夸张的斜着眼瞟着酋长国的官员,在张凡耳边,给张凡悄悄说着,其实他就是想说,欧阳院长来了,还帮着给你当狼了。

  但直接说太直白,略微有点在张凡面前拍欧阳马屁的感觉,所以,他迂回了一下。

  “哦!院长,人呢,我怎么没看到,这时候,不正好是打广告的时候吗!

  你看看这些负责端茶倒水的不都是医学院马上面临毕业的学生吗。”

  张凡悄悄的对医务处的主任说道。

  医务处主任看了看四周的学生,笑了笑,“院长先回了茶素。”

  然后,没再说其他的话,因为他从张凡的脸上看到了疲惫。

  “张院,等会有个庆功会,领导要您务必出席一下。”

  附一的院长一脸笑意的走到了张凡身边。

  张凡想都没想,直接就拒绝到:“算了,我就不参加了,让徐主任出席吧,我师傅从青鸟来了,我还没给老人家打招呼呢。”

  附一的院长脸上一脸的不可思议,“额,您……”

  “呵呵!徐主任,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张院,我去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啊,毕竟您是主刀。”

  徐光伟不好意的说道,说实话,这次沾了人家的光,等患者痊愈后,政府绝对会有说法的。

  现在不光沾了光,还要露脸,所以,老徐有点不好意思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手术是大家一起做的,我一个人也做不下来。我先去给老爷子打个招呼。”

  说完,张凡和两个留下来准备帮张凡收尾的师哥出了门。

  出门的时候,两个师哥相互看了一眼,虽然没说话,但都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出了欣赏。

  如果张凡今天不顾累到饭都没吃的老头,哪……

  出了门,张凡一拍头,问着师哥,“师傅安排到那个就酒店了?

  着急脱身,忘问了,现在这么晚了,不知道师傅休息了没有。”

  “老师可能睡了,不过老大估计还再等你呢。我给老大打电话。

  小师弟,可以啊,今天手术做的让老大都有点手忙脚乱了。”

  说话的是张凡他们师兄弟中年纪倒数老四的一个师哥,耿仲。

  说完,他就开始给大师哥打电话。

  张凡隐约的从电话里听到大师哥迷迷糊糊的说着话,好像已经休息了。

  上了年纪熬不住了,卢老进了政府指定的酒店,连饭都没吃,就休息了。

  大师哥也没好到那里去,他好歹也五十来岁了,也感觉有点疲乏,原本想等着张凡回来好好聊聊,结果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行了,咱还是找地方吃点东西去。老师和大师哥已经睡了。”

  挂了电话,耿师哥对着张凡说道。

  “师哥,今天多亏了你们,不然估计现在我还在撸肠子呢!

  让师傅也担心了一天,哎!”

  张凡不好意思的对两位师哥抱歉的说道。

  “呵呵,这话就见外了,请我们吃顿好吃的吧,说实话,我还没来过鸟市。”

  张凡歉意的赶紧开车,然后拿出电话,他想找个地头蛇,鸟市说实话,他还没邵华熟悉呢,邵华好歹在这边读了四年大学。

  而他平时来了,不是直奔酒店就是直奔医院,师哥们不辞辛劳的来帮忙,不能随便就打发了。

  就在张凡准备找人的时候,茶素医务处的主任,紧赶慢赶的跟了出来。

  “主任,你吃饭了没?”张凡看到医务处的主任后,招呼了一声。

  “呵呵,我去酒店随便吃点就行,您要和两位专家去吃饭吗?

  不知道,你们想吃点什么。”

  医务处的主任笑着走了过来。

  “嗯,吃点特色的吧,边疆特色的。小师弟,先说好,大饭店就算了,就找点江湖小店,有特色的江湖店,你别以为我给你省钱,我和你陈师哥,就爱这一口。”

  张凡看着两位不似作伪,也就释然了,到人家这个位置,说实话,普通人眼里的大饭店估计还真的吃腻了。

  “呵呵,不知道两位专家有什么忌口的没,牛羊肉吃得不。”医务处的主任笑着说道。

  “呵呵,不忌口,酸甜苦辣咸,都能接受,你也别去酒店将就了,一起去吃点,跑前跑后的,小师弟的事情也多亏了你上心。”

  耿师哥也是个趣人,等茶素医务处的主任说完以后,他上前就拉着了对方的胳膊。

  “呵呵,哪今天就沾两位专家的光,咱吃一顿张院的。”医务处的主任也知道张凡不熟悉鸟市,笑着上了车。

  医务处的主任正儿八经的老边疆人,在灯火辉煌的城市里,指挥着张凡左拐右转的来到了一个小胡同。

  在车里,医务处的主任一边给张凡指路,一边嘴里说着边疆的美食。

  “要说鸟市啊,这个地方好吃的算不得多,边疆正儿八经好吃的都在天山南北,美食,传到鸟市全变了味道。

  比如天山南的烤肉,来了鸟市,就没了那种戈壁大漠的味道。

  可是,鸟市有个小苍蝇馆,里面就卖两种肉食,早上卖羊肠面,晚上卖羊杂碎。

  哪个味道,哎呀,都不能想,一想口水都止不住了。”

  “呵呵,师哥,羊杂碎能吃不?”

  张凡担心两个师哥降不住,结果,耿师哥和陈师哥相对一笑。

  “小师弟啊,我们东山不光海鲜出名,其实羊肉也不错,特别是照日羊杂碎,那也是一绝啊。

  今天尝尝大西北的羊肉有啥不一样的。”说着话,耿仲师哥还吧唧了一下嘴巴。

  也是真饿了,飞机上吃了点米饭,然后就在医院里面站了好几个小时,说不饿那是骗人的。

  没多久,汽车开进了一个小胡同,胡同不长,最里面能看到放了几张桌子的小饭馆。

  饭馆不大,可客人不少,热火朝天的。

  停好车,张凡他们就朝着饭馆走去,一边走,耿师哥一边说。

  “看来,这家店还真有点货,你看看,这里离饭馆还几十米的距离呢,可这水泥地面上全是油脂!”

  张凡还真没注意到,听师哥这么一说,还真是,水泥路面上就如打了一层羊脂一样,人来人往踩的黑又亮。

  带着白帽帽的老板看到张凡他们几个人后,热情的招呼着。

  “来了啊老客,赶紧进来喝点热茶,虽然立春了,可日头落了山,晚上还是有点凉的。

  屋里的,赶紧,给几个老客倒上枸杞茶,多放点茶叶和冰糖,把刚烧尖的水,烫烫的先把茶叶冲上。”

  豪爽的西北方言中,老板好似张凡他们的朋友,几句话,就让人没了陌生感。

  其实,他见都没见过张凡他们,而且什么茶多水尖的,其实就是一个茶壶一直在炉子上坐着的。

  可说话好听啊,让人真的在这春天里的晚上暖心暖肺。

  “呵呵,晚上了,酸酸的喝上一口杂碎汤吧,羊肠面没有了。”

  “行,来四碗。”医务处的主任当家做主,一边给老板报着数量,一边还在饭点里踅摸。

  “口条有没有,羊肚子还有吧,凉拌上,稍微利索些。”

  “好,口条半斤,肚子半斤,凉拌,香菜放上,辣子油浇上!”

  “唱歌一样,听着都让人舒服啊。”耿师哥他们喝着枸杞冰糖茶,笑着对张凡说道。

  没多久冒着热气的杂碎汤上桌了,四碗杂碎汤,还带着白如玉的糖蒜,每个碗边上配着一个白饼。

  人家的这个杂碎是有讲究的。

  满满当当的海碗里,一定要有三红,心、肝、肺切片,薄薄的一层,浸在汤汁里。

  还要有三白,肠、肚、蹄筋,细丝长条,丁是丁卯是卯,一定要分明。

  三红和三白下面是铺着一层用肉汤煮熟而绵软的青萝卜片。

  萝卜下面,是不多不少,晶莹剔透的粉条,最上面在撒上香菜,淋上一点点芝麻辣椒油,乖乖,看着就赏心悦目。

  这种杂碎,一定要配上吉昌的土酿醋。

  心肺肝有心肺肝的味道,略带着微微一点脂肪,吃在嘴里,蛋白和脂肪的香味完美结合。

  肠肚蹄,软而不烂,一种既有劲道但却不费牙口,就着白饼,一口肉,一口饼,真的,让这群饿了大半天的医生们吃的那叫一个爽快。

  吃光了肉,吸着吃了爽滑的粉条,绵软的萝卜,最后,羊汤一定要酸味出头。

  绝了!酸酸的汤水,喝在嘴里酸香生津,进了腹腔暖暖,升腾出的热量让人微微的发出一点汗,舒服。

  这个汤,越喝越香,越喝越酸,越喝越是让口水止不住。

  “别具特色啊!”耿师哥,对着茶素医务处主任翘着大拇指。

  医务处主任笑呵呵的,看了看张凡。意思好像在说:看吧,没失望把,我办事,你放心,靠谱!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