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九十章 一回头,泪满面


  生活,比如欧阳爱看的棒子电视剧,张凡就算实在无聊,也不看。

  一咳嗽就是一巴掌的血液,一恋爱,不是富豪千金爱上穷小子,就是七八个总裁迷恋上一个灰姑娘。

  张凡想想都觉得这玩意糊弄人呢。没见几个星星的老头子,想干什么干什么,灰姑娘!

  所以每当早晨开会的时候,看到原本应该威风凛凛,眼冒寒光的三角眼肿成桃的时候,张凡就知道,欧阳昨晚又被糊弄了。

  欧阳绝对也知道这玩意是假的,可就是爱看,所以,不光老太太也好,还是各科室的小姑娘也罢,都很奇怪的。

  其实,人家奔着唯美的爱情去的。

  上班以后,张凡觉得爱情,哪种撕心裂肺,奋不顾身的爱情到底有没有呢,或许有!

  特别是和邵华交往后,结婚后,张凡觉得这个人,自己要保护她一生。

  而未恋爱前,哪种撕裂般的爱情,他不懂。恋爱后也是平淡如水,轰轰烈烈,他没体会过,也不是很相信。

  可上班了以后,张凡慢慢的才发现,电视里面的情情爱爱,还是浅薄的,而人间的爱情还是有轰轰烈烈的。

  有为爱情,守候在病床前,几十年如一日,不离不弃。

  更有说不出爱字,但相濡以沫陪伴终生的,白发苍苍还轻轻握着对方的手相互道别,如同还是当年哪般青春年少分别在上班的路口一样。

  甚至为了对方,把生的机会让给恋人,自己则选择死亡。

  特别是心内科,生命忽然而止,没有一点点征兆就撒手而去。

  说实话,有时候看看患者的爱人,哭的痛彻心扉,真的能让旁人能让医生们懂什么是心疼。

  而泌尿科,如果是慢性肾病,这种说死,可还有希望,说活,但肾源遥遥无期,就如钝刀子割肉,一天天的煎熬着患者和家属。

  真的,当人才两空的时候,看着患者的爱人,哪种不甘心的悲伤,嘴里念叨着,对不起,很是让人无法忍看的。

  当然了,也有为了爱情割腕的,虽然没找到桡动脉,这个就让人哭笑不得了。

  泌尿科的小伙子叫陈啸,未受伤之前也算是一个帅气的小伙。

  他和被她妈妈叫狐狸精的姑娘算的上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姑娘叫尚佳佳。

  他们同岁,都是在茶素医院出生,而且还是一个大院里,一个幼儿园,一个小学,一个初中,一个高中一起长大的。

  初中的时候两人就有点意思了,到了高中,更是偷偷的拉拉手,碰碰舌头什么的。

  陈啸的爸爸是尚佳佳爸爸的下属,都是在体制内的。

  陈啸一家,在妈妈的鼓励下和父亲的默许下,略有点巴结尚佳佳一家。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啸的爸爸把尚佳佳的爸爸给举报了。

  说是贪污,到底有没有贪污,没有定论,但尚佳佳的爸爸从一个科长被免职成了一个享受科级待遇的科员。

  狗血的事情还在后面,尚佳佳的妈妈去找陈啸家理论。

  话不对头,尚佳佳的妈妈和陈啸的妈妈撕扯在了楼道里,两人如同两个叨在一起的母鸡,一地鸡毛,两个大花脸。

  然后成了院子里家属们的笑谈。

  当时闹的很厉害,据说头发血渍都撕扯了一地,最后以致于110都上了门。

  陈啸一家最后也未从这件事情上得到什么好处,陈啸的爸爸仍旧是科室那个默默无闻的普通干部。

  两个小人的世界忽然从大家看好,好像变成了喋血的仇人。

  这个事情发生在尚佳佳和陈啸高二的时候,两人从拉手变成了再也不说话。

  尚佳佳的爸爸免职以后,开始烂酒,反正逢酒必喝,喝了就醉,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矜持。

  结果就在高三下半学期的时候,尚佳佳的爸爸终于在再一次酩酊大醉后,因为呃逆出异物后吸入气道,活活憋死。

  他算是解脱了,尚佳佳的妈妈得了一场大病,她是家庭妇女,没工作,原本一个小康之间,忽然就这么进了穷人市场。

  夫死母病,尚佳佳差点休学,十几岁的孩子能干什么,好在亲戚帮衬下,姑娘算是能继续上学了。

  而陈啸呢,或许是年少青春,或许是热血少年,他也曾想着和尚佳佳流浪天涯,远离仇恨。

  但是,毕竟是孩子,出了茶素市区,他连去哪都不知道。

  可就在尚佳佳爸爸出事后,尚佳佳差点休学,陈啸觉得要为尚佳佳做点什么。

  把自己历年来的压岁钱偷着给了尚佳佳,尚佳佳一脸寒霜的扔在了他的脸上。

  看着姑娘日益消瘦,连早餐都舍不得吃,他心疼,偷着买早餐,被她砸在头上。

  高考,尚佳佳憋着一口气,咬着牙,拧是从悲伤哀痛中考上了鸟市的一所师范大学。

  让大家瞠目结舌的是,陈啸竟然放弃了高考,他没去参加考试!他的学习其实和尚佳佳不相上下。

  陈啸的老娘疯了一样,骂老公,打儿子,甚至跑到尚佳佳家门口破口大骂。

  死结上又添了一道瘢。

  事情如果到了这里,或许两人就是天涯路人,茶素虽小,但要是不想见,这个小城市还是能容纳下两个永不相见的人。

  按照成年人,老男人,油腻中年男的看法,陈啸这个小伙子,莽撞、任性、不识大局。

  可谁也没想到,当尚佳佳上了大学后,他从家里跑了出去跟着去了鸟市。

  就这么,四年里,小伙子刚开始满鸟市的打临工,攒钱,不为其他,就是为了尚佳佳。

  学费生活费,尚佳佳不要,一次不要,他来第二次,三次不要,他来第四次。

  慢慢长大的尚佳佳也知道,他们没有可能了,她也曾泪流满面的痛骂过陈啸。

  但,还是没办法阻止小伙子或赎罪或痴情的付出。

  尚佳佳的妈妈病情越来越严重,严重到了尚佳佳不得不接受陈啸钱和物。

  两人就如地下党接头一样,短信联系,见面连话都不说,一个给钱,一个低着头拿钱。

  真的,尚佳佳也曾恨自己,也曾成宿成宿的躲在被子里哭,她恨自己的懦弱。

  她能干什么?她能干什么?

  四年的时间,就这么磕磕巴巴的走了过来,陈啸也从一个汽车修理的学徒变成了一名技师。

  也可以说,是陈啸供着尚佳佳上了四年大学。

  就在尚佳佳毕业后,找到工作,拿到第一份工作后。

  陈啸找到尚佳佳,两人经过了一次长谈,或者说是做了一次了结。

  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就如陌生人一样。

  我们的仇恨和爱恋就让它如风一样的飘走。

  就如过客,彼此就是生命中的过客,匆匆而过。

  皎洁的月光下,真的,两个年轻的人错了吗?分手的时候,两人一步一回头,一步一回头。

  眼泪流满面!

  尚佳佳也曾试探着在自己母亲面前提起过陈啸,她妈妈就一句话。

  谁都可以,就是陈啸不行,如果她真要选择陈啸,她妈妈说,她能死在尚佳佳的面前。

  尚佳佳在茶素一个县里当老师,陈啸在茶素市区开着一个小小的修车店。

  两人真的再也没见过面,最多也就是从同学朋友嘴里偶尔听到彼此的消息。

  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陈啸的妈妈在政府搞妇联工作。

  既然儿子没上大学,那就结婚生孩子过日子吧,介绍了无数个女孩子。

  他每次都去,可每次都不成。

  尚佳佳在单位里追求的人也不少,但很多人知道她家的条件后,也打了退堂鼓。

  世上的酸甜苦辣,她算是尝了一个遍,父亲在位的时候,她是亲朋好友嘴里的佳佳,是公主。

  父亲走了,妈妈病了,从刚开始还有点人帮忙,到后来真的是举目无亲。

  恨吗?

  她不知道。

  苦瓜藤上结苦瓜。

  就在她觉得或许新的生活要开始的时候,陈啸的妈妈来到了学校。

  指着她破口大骂,说她是狐狸精,说她害了自己的儿子。

  原来,一个周末在茶素的一个咖啡厅,看到尚佳佳和一个年轻的男性一起喝咖啡。

  其实,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想追求尚佳佳的,因为是同事介绍的,尚佳佳赴约,然后把自己家的情况大致说一遍。

  男人从刚开始的爱慕变成了思考,最后友好的……

  而陈啸这一天心神不安,他不希望尚佳佳和别人恋爱吗。

  也没有,可就是好像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什么都好像没意思,对什么也提不起精神。

  喝了两口小酒,想着喝酒或许能麻醉自己,还没喝多少,一个熟客的汽车半路抛锚。

  服务行业就是这样,人家打电话了,你就得去,如果这次不去。

  不管以前多熟,不管以前交往的多好,或许你就会失去这个客户。

  结果因为他精神不集中,在公路上被车撞了,差点没送到医院。

  同学们,朋友们,得知后,都去探望了。

  尚佳佳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以后,姑娘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

  明明好像什么感觉都没有,可就是觉得心疼,疼的厉害。

  一点都不想哭,但眼泪情不自禁的就流了下来。

  她想起鸟市的时候,大冬天,零下二十多度,陈啸穿着单鞋,冻的在宿舍楼前像个兔子一样,不停的跳动。

  双手冻疮流水,原本那个白皙执笔的手,粗糙的开了口子,指甲缝里永远都是洗不掉的黑色油污。

  就是这么一双手,每个月不差一天的把钱送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