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剑指西北偏北


  老李把姑娘请进了办公室,原本把患者的情况告知非亲属是不应该的。

  可姑娘进门后,还没说话,就拿着一沓钱,说是给陈啸当医疗费。

  不明不白的,老李肯定不会收,“他,他到底怎么了。”

  老李虽然不知道姑娘具体和患者什么关系,但还是在姑娘祈求的眼神中把陈啸的病情告知了。

  “难道就没希望了吗?”

  姑娘的脸色煞白煞白的。

  “只要有肾源,还有救,如果没有……”老李的话语,听在耳中如此的冷酷。

  其实,生活就这样,医生有没有怜悯,有,但怜悯是无用的。

  姑娘把脸埋在怀里,抽动着,泪水顺着指缝慢慢的滑落。

  张凡,老李,还有医务处主任陈生,几个老爷们看着姑娘悲切,像是释放,但又像是解脱一样,泪水无声无息的滴答在地面上。

  张凡看了一眼陈生,陈生立马明白张凡的意思。

  “姑娘,别哭了,如果你是他的朋友,就在合适的时间里多来鼓励鼓励他。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们还要开会商议一下患者的病情,你看……”

  “我知道了,谢谢你们,谢谢!”姑娘点了点头,擦了擦泪水出了办公室的门。

  “现在能联系到具体的医院吗?”等姑娘出去以后,张凡开始询问李雄。

  “患者家属已经在边疆省有资质做肾移植的医院全部申请排队了。”

  张凡点了点头。

  其实,全世界那里做肾移植做的最多,不是人口巨大的华国,也不是欧美日,而是非洲。

  器官移植,其实华国管控的非常严格,就这样还是有漏洞。

  比如用肾换苹果的,为什么以前献血医院还会给钱,现在为什么不给了。

  是医院吝啬到严监生的地步,还是医院血库丰沛到已经不需要血液了。

  说实话,有时候,医院真的想拿钱去买血,特别是一些特殊的血液,一旦缺乏,医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患者死亡,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为什么不能给钱呢,就怕产生地下黑色利益链条。

  亏本的生意没人做,杀头的买卖抢着做,早几年,有黑心的中介能把持一个地区的血库,他们的手里有无数自愿或者非自愿的献血者。

  真的,很可怕的。就如黑煤窑一样。

  等待,无尽的等待,患者一日肿过一日。尿袋里面流出的尿液,就如洗肉水一样。

  尚佳佳从哪天以后,再也没来过。

  虽然自己父母天天宽慰自己,可看着往日泼辣不讲理,但为了家怎么都能豁出去的妈妈。

  现在背着自己以泪洗面,她以为自己不知道,其实,他只是不想再添加悲伤而已。

  还有懦弱了半辈子,平日里什么事情都不操心的爸爸,在几周的时间里满头乌发变成了银白色。

  有时候,陈啸也望着病房的门口,听着楼道里面过往的谈话声,他也在期待,期待或许哪个声音的出现。

  可抬起自己的手,看着肿如发面馒头的胳膊,他又不想让她来。

  希望她的脑海里,自己永远是哪个肆意昂然的少年吧!

  老李也帮着联系了好多好多医院,但是全国需要肾源的不知凡几,就算排队到了前排,没有合适的匹配也只能等待。

  ……

  欧阳去了鸟市招人,医院里的业务全部压在了张凡的头上。

  张凡早晨上手术,下午去行政楼处理行政业务。

  而且少酋长从附一被就抢救成功后,附属医院的院长直接提升了半格,去了卫生厅。

  赵京津也终于升了半格,成了中心医院的副院长。

  原本茶素这边也是想让欧阳去卫生局,然后让张凡接手医院。

  主管卫生的领导私下里都找张凡谈话了,结果当场就被张凡拒绝了。

  有功不酬说不过去,最后张凡被内定为省劳动模范,这个奖励看起来好像有点轻,其实体制内的人都知道。

  你弄个单位的劳模都能打破头,何况是省级劳模呢。对于卢老来说,老头也是愿意看到张凡得到劳模而非升官。

  就在少酋长住进茶素没几天,斯坦总统访问华国,顺便参观了茶素的新工业基地。

  人家就是来华国最后确定合同的,至于茶素新工业基地,都是扯淡的。

  茶素工业,只有几个小到连南方家庭小作坊都打不过的化工厂,人家有啥参观的。

  人家主要是有个借口来看自己的儿子。

  自己儿子在华国被救,合同他也痛痛快快的签订了。

  然后在一位专门管经济的副总陪同下来到了茶素,然后直接进入了茶素医院。

  人家的行程直接就没提前通知,马上要到医院门口了,政府这边才通知给张凡。

  张凡就没当一回事,来就来呗,患者家属来了,医生们还要列队欢迎吗?

  不过有个副总,面子上要过的去,张凡准备安排着医生护士们在行政楼里迎接一下算了。

  让张凡命令大家去医院大门口换上新制服,带上鲜花,抹上口红涂上腮红,他有点拉不下脸来。

  张凡收到通知后,就和医务处的陈生大概谈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陈生扭捏的不说话,“没时间了,马上就到医院了,赶紧吧主任,有啥意见,赶紧说。”

  张凡看着对方。

  “要不,要不给欧院打个电话。”陈生看着张凡,生怕张凡生气,赶紧又补充了一句:“毕竟陪同的是副总。”

  张凡本就没心思在行政业务上,说实话,他对陈生的建议,一点怨言都没有,这种权利,对他没一点吸引力。

  陈生就在张凡面前给欧阳打电话。

  “哎呀,哎呀,副总来了啊,还是管经济的?哎呀,哎呀,对方总统都来了,哎呀,哎呀!”

  开着扩音器,欧阳的声音掩不住的惊喜直接从电话里面送了出来。

  张凡腹诽的想着:“这老太太,太官迷了吧!”

  “快,快,你组织人手,必须组织年轻干练的医生护士,在大门口欢迎。

  人家通知的这么晚,估计也有顾虑,就别打标语了。

  但我们的工作人员,一定要体现出我们茶素人民医院饱满的工作热情。

  这事你亲自办,我也不指望张院了。你在张院办公室吧,把电话给他。”

  别看欧阳平时好似一副铁娘子的架势,其实欧阳贼的很。

  她一听电话,就知道个大概。

  “欧院!”张凡无奈的从陈生主任手里接过电话。

  “我马上就进河谷了,最多半个小时就到医院,记住,你现在就一个任务,想尽办法把他们拖延半个小时。”

  “人家要走,我难道拦着不让走?”

  张凡都快疯了,他哪里有这本事啊,拦着副总和一个总统。

  虽然是副的,虽然是一个小国家的总统,张凡就能拦着?

  张凡都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欧阳在电话那头,估计身子都立起来了,要不是她的奥迪矮一点,她绝对叉着腰站起来开始指点江山了。

  听张凡不说话,欧阳的声音传了出来,“傻娃啊,你先带着他们参观咱们医院。

  医院这么大,溜他们半个小时。”

  “额!”汗都下来了,真的,听着都如此的不靠谱。

  “你就说,患者在治疗,半个小时内暂时无法探视,等治疗结束后,再行探视。

  懂了没,我的少爷,哎,愁死我了!”

  欧阳倒是先发愁了先埋怨起来了。

  “您要干什么?”

  “照着我的办!”说完,欧阳挂了电话。

  张凡和陈生大眼望小眼,“怎么办?”陈生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办,听她老人家的指示办啊,不然来了还不得吃了我啊。快点吧,不然来不及了。”

  陈生点着头往外跑,张凡也起身赶紧整理着自己的白大褂。

  “什么事情哦!”张凡嘴里嘀咕着。

  没多久,医院里面最年轻的护士,最年轻的医生们都被安排在大门口。

  亲一色的都是崭新的白大褂,陈生走来走去的给他们帮着把有点皱褶的白大褂给拉平。

  “严肃,活泼,精神饱满,热情洋溢,记住没有,大家不要叽叽喳喳了,注意纪律。”

  医生们还会给点陈生的面子,至于护士,人家有总护,倒是不怎么怕陈生。

  没多久,在家的领导都下楼在医院门口等待了。

  “欧院呢?”老高看了看,没找到欧阳。欧阳去哪了,他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种事情绝对少不了她。

  “院长马上就到了。主任,等会说点啥?”张凡说不紧张,其实也不是。

  副总啊,怎么也有点小紧张的。

  “不用你说什么,等会茶素政府肯定有人接待,人家问什么你就说什么。

  其实也不会问什么的,就是医院的建设之类的事情。”

  “哦!”张凡定了定心神,“要不,主任您打头?”

  “胡闹!你紧张什么。”老高瞅了一眼张凡。

  没多久,政府这边的车队来了,真的是国宾的待遇,警车打头,骑警伴随。

  车队进了医院,茶素政府的老大就先下了车,和医院经常打交道的领导直接到了张凡的面前。

  在张凡耳边叮嘱了几句,然后车队就停了下来。

  张凡被负责卫生的领导轻轻的拽了一下,张凡明白,然后他赶紧上前。

  身后跟着老高和任丽,其他院领导就在原地等待。

  “这是茶素的常务副院长张凡,这次的手术就是张院长亲自做的。”

  茶素领导亲自做着介绍。

  “辛苦了,年少有为啊,当时我也在鸟市,不错,很不错,小伙子很精神。”

  副总轻轻的拍了拍张凡的手背,笑着说了几句,然后把张凡介绍给了酋长。

  一身洁白袍子的酋长,站在张凡面前。显得格外矮胖矮胖。

  但,人家听到翻译的话后,一脸的喜气。

  “带队去看看患者!”茶素老大轻轻的给张凡说道。

  张凡立马一脸难为的说道:“通知来的太晚,患者现在正在做治疗,是无菌的,现在探视感染几率太大了。

  得等一会!”

  “要多久?”管卫生的领导,头发都竖起来了。

  “半个小时,半个小时治疗就结束了,然后就可以探视了。”

  酋长一听,当然愿意等半个小时,所以,张凡就带着一行人准备去医院参观参观。

  “不要去患者多的科室,就转转比较有科技含量的。传染科之类的直接就……”

  管理卫生的领导不停的给张凡悄悄说着。

  “这是我们的心肺功能科室,目前是整个西北心肺功能最全的一个科室。”

  张凡经过一个初期的紧张后,也就放开了。

  “这是,我们的辅助科室,CT核磁还有四维彩超,都是世界一流的设备。

  目前,我院在职员工一千三百多人,中高职的有……”

  张凡越说越顺畅,反正这些都是平日里接触的,有一说一。

  特别是副总,很和蔼,一直很认真的倾听着,不时的还要提出一些问题。

  虽然谈不上有多专业,但还是很有见地的。

  比如:这些先进仪器的检查费用是否报销。医院人才梯队的建设是否出现明显的流失。

  半个小时没到,欧阳就杀来了。

  她刚开始还在队伍的后面跟随着,慢慢的,慢慢的,欧阳越来越靠前。

  “医院现在有什么困难。”实在没地方参观了,临床科室不让去,难道带着领导们去医院的食堂参观?

  就在张凡没办法的时候,副总估摸差不多也半个小时了,算是用一种结束性的询问看着张凡。

  “困难?要是说困难,那就太多了。医护人员工资待遇,住房问题,单身狗的婚姻问题,医院设备问题,财政问题,科研资金问题。太多太多了。

  可要怎么说呢。”

  就在张凡思考的时候,欧阳上前了。

  “首长您好!”

  “她是医院的院长,也可以说是张院长的伯乐。”茶素领导顺水推舟的把欧阳介绍了一下,但看欧阳的脸色倒是不怎么友善。

  “医院的困难是有!”这话一说,茶素政府这边青一色的变脸。

  “但是,在政府和组织的大力扶持下,眼前的困难都是能克服的。

  张院长前面也大概介绍了我们医院的优势,其实,我们医院最大的优势就是扎根边疆,服务边疆。”

  听着欧阳程序化的回答,副总也没有表示不耐烦。

  结果,老太太不按常理出牌。

  “但是,我们不能等和靠。

  等上级,只会给政府增加压力。

  靠,只能让医院发展缓慢。

  虽然我们医院地处边陲,但,目前我们医院在肝胆,烧伤不光是在边疆甚至在西北都是名列前茅的。

  特别是我们医院的烧伤科,目前和首都中庸大学进行联合科研,共同在我们边疆成立了一个世界顶级的实验室。

  还有我们的肝胆科,不光和中庸大学,还有青鸟大学,魔都方东医共同成立专项科研项目组。”

  这话一说,副总一脸的惊讶,中庸大学,青鸟大学,甚至方东。尽然还是世界一流的。

  这名头,太吓人了,副总都不相信了,直接看向了茶素和鸟市政府的领导。

  张凡脸烧的都站不住了,这老太太太能吹牛了。

  烧伤科明明就是和中庸的一个皮肤科联合,人家来了一个中庸大学,这是一回事吗?要是强行说,也算。

  世界一流,要是说材料,目前还真的是世界一流,可除了材料,其他连华国二流都站不住啊。

  真的,张凡都惊呆了,这老太太要干嘛。

  政府这边,懂的能有几个,看看茶素医院门口挂的牌子,铜牌金字的,反正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想不到啊,可这又是必然的。从少酋长的手术,我已经感觉到茶素医院的不凡。

  真的身临其境后,我能从这里的医护人员脸上看出一种骄傲来。

  这就是科研单位最大的成就,能培养出工作人员的骄傲,靠的是什么?

  靠的就是手里的科研成果。

  我很欣慰,真的,你们,你们一线的医护人员辛苦了。”

  副总说的很动情,原本想着估计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医院,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谢谢,谢谢,有您的这句话,我们知足了,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再接再厉。

  其实,我们医院还有一个特色,就是我们医院内部双语人才很多。

  比如斯坦国的语言,我们这边交流起来一点困难都没有。

  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不用在关键时刻寻找特殊语言人才。

  这就是治疗争取了无数的时间!

  而且,目前我们医院,在对外医疗方面积累了大量的经验。

  就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