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这一世,两清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还能要点脸吗?”陪同的鸟市卫生厅的领导还是大概清楚的。

  按照欧阳的说法,茶素医院已经超越了茶素地区,胜过了鸟市,连卫生厅直属的医院,都不是对手了。

  但是作为同是边疆省的前提下,欧阳放出来的这个大苍蝇,他们不得不咬着牙吞了下去。

  欧阳一翻话语,让茶素一帮有资格站在这里的人好像忽然觉得自己高大上起来。

  听听,中庸大学,东方医院,听听,听听,这是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词语吗!

  翻译的姑娘快速的把欧阳的话语说给了酋长听,张凡虽然听不懂翻译的话,但翻译好几次说到了中庸。

  他好像懂了,而且随着翻译的语气,张凡看向了酋长,酋长眼睛都亮了。

  “哎,又要开始砸人了,这锤子这下甩的太高太大了吧。

  这是想着一口吃饱啊。”

  随着欧阳的报告,茶素领导的脸色上红彤彤的,这是什么,这就是政绩啊!

  “就是什么?欧阳院长对吧,欧阳院长你放心说,我在这里可以明确告诉你。

  我能解决的问题,我马上给你解决,我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会把问题交给管理卫生的领导,让他们来给你解决。”

  副总也彻底被欧阳勾引起了兴趣了。

  想一想,原本边疆国境线上的医院,不指望它能出成绩,也不指望它搞科研。

  只要能满足当地人民的医疗需求,说实话,这都已经求爷爷告奶奶了,哪里能想到现在茶素医院能发展到如此程度。

  人家副总虽然不是管健康卫生,但人家去过华国多少地方,见过多少医院。

  所以,忽然好像是,羊圈里赶出一个骆驼来,他怎么会能没有兴趣呢。

  而且,如果这边的医院有比较好的经验,何尝不可推广呢。

  所以,当欧阳拖着话音说就是的时候,副总发话了。

  华国有个特色,或许比较片面,但是你自己留心观察,比如一个单位或者行业中,中层干部的官威绝对比高层大很多。

  而且往往在说到具体事宜的时候,他的说话云山雾绕棱模两可。

  你怎么去理解都可以,“大方向上,我们还是鼓励的,但是在细节上,你们是不是在多多琢磨琢磨呢,当然了,现在看来还是大有可为的。”

  车轱辘圆又圆,真的,这话从嘴里出来,放到地上都能咕噜咕噜的转着圈的跑。

  出事了,他说过,你要多琢磨琢磨,成功了,人家说了上级是大力鼓励的。

  而到了真正做事的高层就不一样了,有一说一,绝对不会说出让你产生歧义的话。

  估计这就是境界。

  副总当场拍板办公,欧阳眼睛喜庆的都成缝隙了。

  “呵呵,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我们这边不光负责周边县市的医疗救治,有时候还会参与到边境的抢险救灾。”

  说完欧阳停顿了一下。

  接着说道:“有时候,交通上力所不逮,我想是不是政府能帮我们把这一块提高提高。

  当然了,我也理解政府的难处,虽然我们修建了停机平台,可……”

  说着话,欧阳抬头看了看急救中心楼顶上高高竖立的信号灯。

  这话一说,不光周围的人,就连张凡都吸了一口冷气。

  这老太太一口下去直接就能把人咬疼啊。

  “你们当地政府什么意见。”副总面不改色,听完以后,看向了茶素的领导。

  领导腰子都快闪断了,你好好的夸一夸就完了,现在这么一下子,这不是将军吗?

  不答应吧,肯定给领导留下没魄力不进取的印象。

  答应吧,不说茶素吧,整个边疆除过军队。

  有一个单位算一个单位,有一个企业算一个企业,有谁家养着直升飞机。

  再说了,真要答应了,茶素管财政的领导估计真的能上吊,这以后的日子过不过了。

  而且真要这样弄,茶素医院上交的财政全填进去不说,还要搭一点!

  可是领导问话了,自己难道装着听不到吗。

  咬了咬牙,“医院有信心发展,我们做后盾的,就算当了裤子也要咬着牙支持。”

  这位领导也有水平,我支持,医院发展我绝对支持,就算我们边疆茶素市穷死,我也支持。

  但是,人家副总的水平更高,他一听就知道,地方领导想赖账。

  “你们能出多少,现在你们开现场会议,确定数额,不够的……”

  话没说完,酋长发话了。

  “张医生,我家孩子现在可以探视了吗?”

  “时间到了,治疗时间到了,您请。”欧阳直接接话了。

  “你们就在这里开会,不用陪同了。”

  副总下了命令。

  好吗,今天不出血是不行了。

  “你们警察系统的慰稳基金能出多少?”这话一说,原本打酱油的警察领导不干了。

  “领导啊,您是知道的,我们任务重压力大,一线警员……”

  诉苦谁不会,一个说完,不等领导发话,其他单位的紧跟着诉苦,一个比一个苦,一个赛一个的黄连。

  在ICU内,酋长看着玻璃房子内的小伙子,抬着头向自己的老子挥手。

  虽然鼻子上还挂着引流管,身体看起来还很虚弱。

  但孩子精神不错,不挺的挥手不说,还不停的用手势表示着自己很好。

  “快,让护士拿进去一步电话。”欧阳对ICU的黄主任直接下了命令。

  没多久,酋长拿着老黄的电话和玻璃房子的孩子通话。

  说着,说着,一直保持着仪态的酋长眼里慢慢流出眼泪,但是表情却是那么的高兴。

  对话翻译没有说,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酋长心情现在很不错。

  “茶素医院很好,直升机我们斯坦国,可以捐赠一架。

  但是,我要求,我们国家的医院可以和茶素院开通医疗直线援助。”

  酋长看着副总,副总笑了笑,“在所不辞!”

  外科大楼外,茶素领导们还在打嘴仗。

  “茶素市医院,你看看他们这几年,一栋栋大楼拔地而起。

  再看看我们财政局的大楼,和人家一比,我们哪里是管财政的啊,我们就是一个庙啊。”

  ……

  送走了领导,欧阳高兴的唱着定军山,老太太女腔唱着,但怎么都能听出一股子钢铁音来。

  “院长,是不是过了?”张凡苦笑着跟在欧阳身边。

  “你不懂,这种时刻,你看着好像茶素政府这边不高兴,其实人家高兴的很。

  而且,也算是三方都赢的局面。”

  “怎么?”张凡不理解。

  “你自己想,不要什么都需要让我来给你分析,挺聪明的一个小伙子,怎么这么傻呢。

  去吧,说的我很累了,我要休息一会。哎,你说咱也没签个什么意向书合同之类的,是不是有点大意了?”

  张凡还没离开,老太太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了一样,转头问张凡。

  “哎!人家好歹也是一国之尊。”张凡笑了笑。

  “多大的一国啊,还没边疆大呢,行了,赶紧忙去吧。

  我给你说,我最近忙的很,你注意点,别在什么事情都指望着我,你也是拿工资的!”

  典型的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的人!

  老太太赶走了张凡和任丽还有医务处主任陈生。

  张凡看了看任丽,任丽笑着说道:“要是真的能给咱们来一辆救援直升飞机,哪就太好了。

  以后如果出去救援,也不会因为时间路途的原因而有所遗憾了。”

  “是啊!”张凡佩服的点着头,他现在真的,对欧阳这方面,佩服的五体投地。

  陈啸的肾源越等越没消息,他的家人真的是望穿秋水。

  电话不管有没有电,时刻保证着充电状态,时不时的还要拿起来看看是否有信号。

  陈啸的身体浮肿的日益严重起来,食物也开始被医生们严格控制。

  肾病,真的,相当煎熬,要死不死,要活不活,好像永远都有希望,可希望遥遥无期。然后一点点的消耗着患者的精神煎熬着家属的内心。

  陈啸从进入医院做了手术后,还算是有力气的,自己偶尔能坐起来,心情好的时候还能和父母说说话。

  随着等待,他慢慢的变的萎靡,连抬手的力气也如流水一样慢慢的消失抽空。

  只有眼睛还算是能被他自己控制,想哭,哭不出来。

  看着两位老人日益衰老的样子,陈啸有时候就想这么悄悄死去,也能给家人和自己解脱。

  春雨如丝般的终于摆脱了白雪的束缚,茶素的春天彻底来了。

  天空中再也不是片状的雨夹雪,而是如同美少女一样,细而绵软的雨线。

  既不急促,也不拖沓,廊檐上滴落的水珠砸在水泥地上的钢筋铁板上,当啷,当啷,如同奏乐一样。

  越来越虚弱的陈啸又要去做透析了,躺在平车上,望着好像永远不会熄灭的日光灯,明明白色的光线刺的晃眼。

  陈啸却觉得好像一片一片的黑影一样。双眼无神的望着一盏盏路过的日光灯。

  忽然,在充满消毒水的过道里,他好像闻到了藏在心底的那股无法磨灭的香味。

  艰难的转着头,终于,就在他不远的地方,他看到了尚佳佳。

  同样也是病号服的尚佳佳安静的躺在平车上,脸上无喜无悲。

  不知道怎么回事,陈啸一下就知道尚佳佳这不是生病,绝对不是生病。

  他艰难的张开嘴,发出赫赫赫的声音,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想去阻止,他想大声的喊,大想大声的叫:你就是个傻子。

  但,虚弱的他发出的声音连推着平车的护士们都听不到。

  心有灵犀,尚佳佳无喜无悲的脸,忽然转头看到了陈啸。

  陈啸浮肿如二胖的脸上带着无尽的恐惧,而尚佳佳就这么看着,就这么遥遥的看着。

  无喜无悲!

  两台平车擦身而过!

  陈啸豆大的泪水从眼睛划过,而尚佳佳脸上也慢慢的流下了一股股的泪珠。

  她轻轻的好似在给已经过去的陈啸说话一样,“这就是命,或许是你欠我的,也或许是我欠你的。这辈子,我们两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