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从一个技术人员,慢慢的成为一个在综合性的技术管理人员,这里面的心态转换,不是一日而成的。

  不光本人的心态有个适应过程,就连同事朋友家人的心态也是慢慢适应的。

  张凡当初刚成为骨科主任助理的时候,老高就曾对张凡说过。

  医疗行业的管理人员心态不同于其他行业,很是多变和复杂的。

  张凡当初不理解,现在终是有了一点感悟。那就是,技术人员不服管。

  这不是一个两人医生的个性,而是整个行业的共性。

  就如现在有些小医生,小护士偷偷喊张凡为黑买买江一样。

  在边疆名族名字里面,买买江不一定是最多的,可对于汉族人来说,买买江却是最朗朗上口的。

  所以,我不管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叫买买江就成了边疆汉族人的小明。

  小护士喊张凡为黑买买江,这里面富含着一丝丝崇拜、陌生但又希望能熟识的感觉。

  而小医生们喊张凡黑买买江,大多数都是嫉妒加内心不愿意承认的一种心态。

  同样是年轻人,同样是本科毕业,他为什么这么厉害?

  估计就是因为他黑!

  张凡倒是对着个事情一点都不介意,他现在就如同一个大王一样,不停的巡视着自己的底盘,不停发掘着可造之材。

  医疗这个行业的人才太难找了,不光要努力,刻苦有,还必须要有天赋。

  而且还要有能承受巨大压力的心态,不光能承受压力,心性也很重要。

  这一行,如果心性不好,不出问题则罢,出问题就是大问题,想拉起队伍,建立一个优良的团队,不比手术技术的提升简单多少的。

  从中医院转院过来的患者被排上了手术,术前的一天,张凡专门在普外开了一个术前讨论的晨会。

  市医院目前的普外,肝胆早就分家自立,而肛肠科虽然分家,但还谈不上自立,往往很多手术,还是需要本家普外派人过去帮忙。

  至于血管外科,很少有人去专门的研究,首先这个学科发展的比较晚,而且对于硬件设备的要求也很高。

  以前的时候,市医院有这个心没那个力,随着张凡一趟魔都之行带来了很多设备后。

  张凡其实也再慢慢考虑建立血管外科的必要性,所以现在,张凡要慢慢观察。

  血管外科,血管外科真正的精髓在于挖西墙补东墙。

  所以血管外科医生的宏观必须要有一定高度,它不同于其他的普外,特定于某个器官。

  比如阑尾,了不起切了,比如胆囊,也是一个道理,就算最难惹的胰腺又能怎么样,了不起还是切了了事。

  可血管不行,这玩意就是一个闭合的环,如果在一个闭合的环内拮抗疾病,这就需要医生大局观要强。

  所以,张凡也开始慢慢考察,如果市医院没有人选,那就自己培养。

  晨会开的很成功,但张凡的目的没有达到,普外的医生们很粗暴,几乎甚少提及保守治疗。

  虽然患者的病情很严重,保守治疗的可能性已经很低,但大家对于保守治疗的看法还是有点浅薄。

  血管淋巴疾病,手术治疗是万不得已的方式,保守治疗才是王道。

  比如淋巴疾病的治疗,虽然华国起步比较晚,但靠着华国整形第一人张涤生院士创立的烘绑疗法,魔都九院一下子在整容行业执牛耳。

  在淋巴治疗上,华国的治疗方式还是别具一格的。

  估计这位老先生也是一个馋嘴的,他发明的烘绑法和烤鸭有异曲同工之妙之妙。

  比如患者下肢淋巴水肿,首先用弹力绷带或者紧身丝袜包扎加压。

  然后放入特制的烘箱内,按照病人的耐受程度,温度最低为60°,最高可达130°,进行烘烤。

  均匀受热,患者的水肿明显改善,但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原理,就目前来说,大家没有定论,可是它有效!

  估计当年老先生瞅着烤鸭旋转受热,身体收缩,却很少有大量体液流失,所以才受了启发吧!

  不然,用医学理论就没办法解释这玩意。

  老先生也是一位神人!魔都九院天下闻名,老先生带出来的学生几乎垄断了魔都九院。

  而国外的治疗方式侧重于康复恢复,也就是着重于手法按摩。

  什么意思呢,人体的组织与组织之间,其实是隔离的,比如小腿肌肉群。

  这些肌肉都是一块一块被耐磨的外模包裹在一起的,就如冰箱里的冻肉一样,看着是冻在一起的,其实是一块一块被塑料分离的。

  而水肿则是在这一块一块肌肉之间。国外的保守理念就是用按摩的方式打开上下之间的间隙。

  让其他地方的淋巴吸收堵塞了的淋巴液。

  优点明显,缺点也明显,首先这种理疗师必须要专业培训。

  这个理疗手法,可不是踩踩背、推推油,拉下卷闸门让你舒畅一下就完事的。

  这种手法算是一种暴力按摩,要打开上下组织的屏障,手法差一点弄不好把腿部的肿胀给按摩到了生殖(a)器官,那就惹了天祸,直接能变成牛头。

  所以,这种治疗费用及其高昂不说,耗时也久,如果一个家庭的主力劳动力出了这个问题,哪就是要全家命的疾病了。

  开完了晨会,张凡无奈的笑了笑,让普外的医生去玩烧烤,去弄按摩,估计这些人绝对不会愿意的。

  看来只能另选人才了。

  患者被送进手术室后,手术室的小护士看着患者的腿上的肉坛子,敢笑不敢笑的。

  麻醉医生倒是仔细看了看,“张院,腰麻估计不行啊,这地方的血管波动都不是很明显,得上全麻了。”

  “行!和家属谈好了没。”

  张凡应了一声。

  普外的医生一个比一个贼,早上张凡一个一个问话,大家都估摸着张凡可能要找人专门搞血管。

  所以,一帮人进了手术室,一个比一个的静悄悄,生怕被张凡点了将的搞血管。

  强扭的瓜不甜,张凡也没想着要他们搞血管了,但是吓唬吓唬他们还是可以的。

  “血管还是大有可为的,不加班,没急症,还干净!”

  这话一说,一个比一个利索的抢着干活。

  普外的主任赵全平嘿嘿一笑,悄悄的对张凡竖了竖大拇指。

  “张院,消毒好了,患者已经麻翻了!”普外的主治讨好的喊着张凡。

  “手术开始!”

  张凡一进入手术状态,就没有了什么其他多余的想法。

  淋巴管的手术和动静脉的血管类似。

  虽然没有动静脉血管那么凶险,但难度却也不小。

  动静脉是一对一,了不起就是粗细不同而已。如果能控制好血流,其实缝合血管和缝合橡胶管差别不大。

  可淋巴不同,这玩意从肌肉里面出来后,就如同一个口器一样,张着喇叭口,随着肌肉的运动一下一下的吸收。

  所以,这种疾病有三种手术方式,而且这三种手术方式自从发明后,就没怎么明显的被大范围的改良过。

  除了用药有所变化以外,几十年前怎么做,现在其实还是怎么做。

  第一种,也是最残忍的一种,直接切除,连肌肉带淋巴直接切除。

  比如**橡皮肿,直接切除,男性听到以后都能吓的死去活来。

  第二种就是促进吸收,说白了就是改道。第三种,也是最难的一种,淋巴回流的重建。

  小腿的淋巴回流,其实有点像华山一条道的架势,这玩意改道就没好的办法,切除又损伤太大。

  虽然大多数医生会选择切除,因为这种方式,术后患者小腿会不会挛缩不好说,但绝对不会再出现水肿。

  但是,张凡选择重建,重建手术需要的时间很长,所以早上的时候,张凡提前给普外上台子的医生们打好了招呼。

  少吃少喝,张凡也只是吃了一点馒头和一点点咸菜,连水都没喝。

  如果不想这样饿肚子,哪就要带上纸尿裤了,说实话,那玩意不管多先进的纸尿裤。

  小便后纸面上温热的感觉,真的让人难受,就好像被谁吐了吐沫一样粘在皮肤上,还不能擦!

  手术开始,切开肉坛子,里面的组织给人的感觉就如同棉絮或者发泡了的银耳一样。

  皮肤摸在手里如同皮革,一点没有人类的皮肤的柔韧感,直接是死僵僵的如同水泡了很久四猪皮一样,咬在嘴里吐了可惜,可咀嚼半天,人家纹丝不动,牙影都留不下。

  手术到划在这种皮肤上,就好像人就在雪地上一样,噗嗤噗嗤,用的力道小一点走不动,用力道大一点,刀子弄不好就会插进去。

  不过对于张凡来说,不管它怎么变,一把手术刀在手,万千变化都无关紧要。

  “齿镊!”张凡切开皮肤后,让助手用齿镊牵拉开皮肤,把小腿内部的组织全部显露出来。

  小腿组织内部都看不成,正常的人,就算肥胖,在小腿这地也都是肌肉是肌肉,脂肪是脂肪。

  而患者的这个肉坛子切开以后,就好似一堆注水肥猪肉一样,四处都是溢出的白色液体。

  肌肉没有那种腱子肉的感觉,好像就是被没牙的老太太咀嚼了半个小时,然后连肉带吐沫一样吐出来的感觉。

  纱布一蘸,带起一坨黏糊糊的液体,一蘸带起一坨,真的就好像男生当了鲁大师后,没弄到纸巾上,全都弄到了小腿皮下的感觉。

  肉坛子上的组织,白腻白腻的,带着手套都感觉把手粘在了上面一样。

  张凡切开组织,寻找淋巴管。

  “张院,不行就切除吧,感觉这个水肿的太厉害了,轻轻一捏,全是蛋白。”

  普外的主任皱着眉头。

  “还有救,你听我的,来,帮我找找合适的静脉。”

  张凡没多说话,也没多做解释,直接给赵全平下了任务。

  手术台上就这样,主刀医生只要稍微有点犹豫,其他医生的建议就越来越多。

  一个说左边,一个说右边,所以,在手术台上,一个主刀医生其实也要有一定的霸气。

  张凡说找,几个助手原本想说话,都不说了。低着头仔细的寻找合适的静脉。

  淋巴堵塞,就是华山一条道,怎么办,重建,把淋巴的入口先收缩变小,然后找合适的静脉,联通到一起。

  所以,这个手术这个时候其实一个血管外科的医生就能搞定,最最难的反而是血管淋巴联通以后的事情。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