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206 交个朋友


  有些时候,你不得不承认,老师和师傅的重要性。

  大家估计都听过这么一个说法,高手在民间。这句话说的好像人才有点被埋没或者自我磨炼出头的意味。

  其实不然,越专业性的技能或者越是高深的知识,没有一个好的老师,想走远一点,很难的。

  张凡进修的时候,是一个自我磨炼的过程,当初是因为起点低,看起来突飞猛进。

  过了初期的积累后,提升就慢了很多,比如说,为什么现在他只是在普外的领域有了感悟。

  难道是普外的手术多?难道是普外简单,还是他张凡喜欢普外?

  都不是,要论手术量,其实骨科手术比普外手术还多。

  就是因为普外有好师傅,厚积薄发,师傅把毕生总结的东西,精炼出来的经验,窍门,全部传授给他。

  在系统中大量的手术经验,再融合了师傅和师伯的经验,这就是燃点啊,怎么不会提升,怎么不会感悟呢。

  所以,如果把外科体系来个划分的话,那么张凡的普外肝胆现在已经就是高手中的高手。

  而其他学科,比如骨科,心胸外,脑外,不过就是个高手而已。

  当年祖系的老爷子盖棺定论后,老爷子被大家最最重视的就是裘式刀法。

  精准两字涵盖了老人的一生功绩。或许有人会是会说,精准很难吗?能比机器还精准吗?

  说实话,很难,自动化发展很快的年代,很多很多操作还是无法被代替。

  张凡拿着刀,周德森终于还是妥协了,虽然还没有开始,但是他从张凡眼神中看到的是一种自信,强大到让他无法直视的自信。

  “看好了!刀过如风,绝对不能拖泥带水,锋刃就是你的目光,目光所及,刀锋所至!”

  张凡虽然是转头对身边的几个年轻助手说话,其实他的这几句话能理解的只有对面的周德森。

  技术,藏起来不给人展示,甚至遮遮掩掩,张凡不是哪种人。

  医疗这样行业本来就已经难心了,没必要在给它怎加一点难度。

  听说过,没见过,教科书上把祖系刀法说的出神入化,到底怎么样,周德森没见过。

  当张凡一边解释,一边准备开始的时候,他带着口罩的脸上红透了底,心里全是愧疚。

  他怎么会不明白张凡的意思呢。

  只见张凡的刀刃略微上倾,然后如水一样,在肿瘤的蒂上划过。

  被刀划过的组织,就如原本就没有蒂的生长一样,光滑如镜。

  “记住,这时候用的时候指尖的力度,而不是手腕和肩背的力度,一定要仔细用手指感受组织的抵抗力。

  各种组织的抵抗力度不一样,传来的感受也不一样,必须仔细辨认。”

  张凡一边说,一边切,周德森轻轻咬着舌头尖,仔细的盯着张凡的手指和刀尖。

  划过!

  肿瘤完整切除,如同没了壳的鸡蛋带着膜被完整的切除,不带一点点的损伤,就如同艺术品一样,被张凡握在手里。

  刀起刀落,张凡抬头。

  “张院!我……”

  周德森带着不好意思的目光,不敢再直视张凡。

  “呵呵,没事,谁还没个脾气。不过以后,我们还是要多联系啊!

  周主任还要多支持支持的我工作!”

  张凡笑着。

  “一定,一定,谢谢,谢谢张院!真的,佩服了。”

  也不知道他佩服的是张凡的技术,还是佩服的是张凡的性格。

  ……

  手术结束,这台手术也算简单也不什么很难的手术。

  气管被压迫,睡眠的时候打鼾严重,出现呼吸好似不连贯。

  打鼾的人不怎么知道,可清醒的人听着格外的难受,深怕他一口气连不起来。然后一口气憋过去一样。

  其实,这是疾病,在医学上有个名字叫,呼吸暂停综合症。

  比如肥胖,比如甲状腺肥大,还比如颈部肿瘤压迫等。

  好多人觉得这个没事,也不影响啥,其实,这种疾病损伤大脑。

  特别是小孩子,当甲状腺经常发炎导致永久肿大变厚,小小年纪出现打鼾。

  家长却熟视无睹,那么孩子首先表现出来的就是发育不好,上学后,精神不集中,成绩不好。

  而成年人,特别是大胖子,打鼾打的如同夜夜都在断气一样,第二天总觉得睡不醒,记不住事。

  千万别大意,这是你大脑缺氧了,大脑没睡好,它在通过其他事情来提醒你的,这个时候一定要去治疗了,不然老年痴呆绝对等着你。

  老头被催醒,毕竟也不算大手术,所以在手术快结束的时候麻醉师就已经开始催醒了。

  “张意森,你时候则个!”

  老头醒来后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异常,因为不能抬头,斜眼看到了张凡,老头子举着大拇指。

  虽然麻醉被催性了,但麻药还没完全代谢,所以大脑还不能很好的完全控制身体,所有,听起来有点大舌头。

  张凡笑了笑,“行了,手术做完了,以后要听医生护士的话,好好恢复。”

  说完,张凡拍了拍老头的手,就出了手术。

  周德森疾走几步,“张院,去科室休息休息吧!”

  这算是另类的低头了,能把张凡请到自己的底盘,周德森就是想用另外一种方式道歉。

  “呵呵……”张凡还没说话,老头的儿子走了过来。

  “张院!”四十多岁的人脸上一脸的担忧。

  “手术没问题,快速病检肿瘤是良性的,等几天常规病检出来后,让周主任给我打个电话,应该没问题的。”

  “手术做的很好,没有一点点的遗漏,张院的手术你们放心,头颈外科,在附一没有比张院做的更好的医生了。”

  周德森很诚恳的说道。

  “张院,我想和您……”老头的儿子欲言又止,周德森给张凡说了一句,在前面等张凡,然后就先走开了。

  “您也别笑话,老爷子说了,他要是全全乎乎的出来,就要让我谢谢您!”

  “哈哈,这个老爷子,太可爱了!”老头儿子把张凡都逗笑了。

  见过怕死的,没见过这么怕死的。

  “呵呵,老小孩,您也别介意,这是老爷子让我送给您的。”

  说着话,人家拿出一个玉石观音。不大,差不多和老头脖子上的肿瘤差不多大小。

  虽然张凡平时不玩这些东西,但是如同玻璃一样的玉石,不光透,里面就像包了一股水一样,外面还像是打了一层腊一样。

  就算张凡再不懂,他也知道,这个玩意绝对比邵华和静姝在景区八百买的玻璃种珍贵多了。

  张凡连手的没伸,“没必要,真没必要,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你们该出的费用也出了。”

  张凡连忙摆着手。

  “您别紧张!您千万别紧张!”老头儿子没想到张凡如此紧张,他哪里知道,有个三角眼的老太太给张凡看过病的。

  “这就是个石头,就是个玩具,手术前给您送,算是行贿,算是红包,但现在手术都做完了。

  我们家老爷子就想和您交个朋友。您估计也知道我们家老爷子,他的身价,这点东西真不算什么的。”

  张凡说什么都不要,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茶素医务处的主任陈生一头汗的跑了过来。

  “张院,快,医院紧急电话,让您回茶素。”

  人都还没走到呢,陈生都顾不上在手术室外,直接大声的喊道。

  张凡一听,心里就啪叽一下,“这是有出事了,不然有欧阳,也不会这么紧急。”

  张凡都来不及和老头的儿子说话了,转身就要跑,结果老头儿子抽空把玉石观音塞进了张凡的口袋里。

  老头也是相当贼的,他手术前把张凡的底细摸了一个透透彻彻,所以,才有了这么一下。

  张凡疾步走到陈生面前,“什么情况。”

  “电话里面没说,不过是高院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让您回医院,我说我们在鸟市,我在军区,您在附一。

  高院就挂了电话,没多久,军区就用直升飞机把我送到了附一的急救平台上。

  他们说送我们去茶素!”

  陈生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给张凡解释,一边拉着张凡往前跑。

  “到底什么情况?”张凡心里晃晃晃的跳。

  说实话,干这一行,就怕遇上紧急情况,真的,哪种紧张时刻,能压的让人呼吸都不畅通。

  上了急救平台,直升飞机连螺旋桨都没挺,看来是一直在待命。

  上了飞机,就听对讲机中传来的声音:报告,001已经登机,目标茶素,请求出发。

  “出发!”

  张凡就如同导弹一样好像要被马上发射一样。

  绑好安全带,这种如同带着棒棒的飞机,张凡是坐过的,开飞机的就好像是大城市里面开公交车的,一点不讲舒适性。

  飞机哒哒哒的飞向了茶素。

  茶素,已经有了一批军人在换服装。

  边疆武警多见而解放军少见,这是华国为了给周边的国家安心,你看我边界上全是警察,不是军队。

  但,遇上好多事情,武警和军队会按照不同情况来出动的。

  茶素医院,欧阳已经开始调集医生了,“急诊中心的医生来了没有?骨科的人来了没有?

  张凡到哪里了,还有多久,不行我们就先出发了。”

  医院的大厅里,薛飞,骨科的许仙、周国福、脑外的薛晓桥,妇科的主任已经全部待命。

  “家里孩子五岁以下的出列,家里负担大的出列,名单中是夫妻的出列。”

  欧阳看着面前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面无表情的喊道。

  没有人出列,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着欧阳,没有人出列。

  大家都知道,被点名了,这个时候就是责任,现在退出就如同战时逃兵。

  “报告,医疗小分队集合完毕,暂缺一人!”

  欧阳转头对身边一位军队的领导汇报到。

  军人冷静的看着眼前的一群医生,几乎都是年轻人。

  “国家现在需要你们,目前你们是事发地最近的医疗专家了。

  请大家准备一下,半小时后我们立即出发。”

  话语很简单,但越是简单,越是表示紧迫。

  不然,常规的一般都是讲纪律,讲道理,然后欧阳再上台热血一把,但今天没有。

  在大家准备的时候,军队的人员也拿着一套套的衣服给医生们下发。

  有战靴,有保暖服,还有人看着是军医的人给医生们不停的注射着肌肉针。

  “到底是去干什么啊,不会拉我们上前线吧!”

  薛飞一边裸露着胳膊等待注射,一边还用一种吓唬人的语气和许仙说话。

  许仙算是毕业没两年,哪里和这种老油条能比,虽然觉得薛飞的话不靠谱,可心里还是有点恍惚。

  “别听他胡咧咧,就他哪几百度的近视,想上前线,人家都不要他,人家还怕他看不清,打了自己人。”

  周国福拍了拍许仙的肩膀,瞅了一眼薛飞。他现在和许仙的关系比薛飞近了很多,薛飞现在算是骨科的叛徒。

  他们是没心没肺吗,不,这也是一种自我缓解。

  而欧阳不停的看着手表,不停的看着外面,她心里焦急的嘀咕:怎么还不来啊,怎么还不来啊。

  时间马上要到了,欧阳眼睛一亮,因为,她听到了直升飞机的声音。

  “来了,来了,张凡来了,快,快,快让张凡来大厅。”

  医务处的干事撒腿就往外跑,娃也着急了一边跑,一边给张凡打电话。

  张凡到了大厅后,一边接受着注射,一边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快给家里打个电话,现在没时间说了,先给家里说一声,其他的我们再路上说。”

  欧阳急急忙忙的给张凡说着。

  张凡也没再多问,华国这点特别讨厌,屁大的事情都要保密。

  明明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了,他还要挂个保密文件。

  反正就是你知道归你知道,我就是不告诉你,猜吧!

  “邵华!”

  接电话的邵华一听张凡的语气,姑娘心里就如同上了过山车。

  她多希望张凡说晚上回来吃饭,想吃拉条子。

  但是,两人多有默契啊,当张凡用这种语气的时候,姑娘就知道,他估计有要出急诊了。

  “邵华,我们要出去几天,你别担心。”

  “你现在,在哪,我来送送你,我给你带几件衣服。天气……”

  “来不及了,马上就出发了,我现在在医院,好了,你放心,没什么事情的。我就是给你说一声!”

  然后,张凡就挂了电话,然后接受着军队下发的物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