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209 咬着牙的拼


  外伤有很多种,比如利器割伤,利器穿透伤,钝器击打伤……

  这些损伤如果按照外科术语来说,大略的分为三类。

  在所有外伤中,其实利器损伤如果没有命准要害,或者说不命准重要器官,它造成的损伤在外力损伤中算是最轻的。

  往往反而不起眼的钝器,造成的损伤却是让医生束手无策。

  比如一个西瓜,一刀切下去和一锤子砸下去,不说其他,就说大家的食欲,锤子下去的西瓜,肯定很多人都不愿意吃。

  而在灾害中,很多很多的外伤,就是如同被锤子砸的西瓜,或者说从高楼上扔下的西瓜一样。

  在靠近山脉的城市,虽然巴国这边相对华国来说气温高了不少。

  但,总的来说还是高原,所以这里的房子都有一个特点,墙壁厚度格外的厚实。

  南方朋友或许不知道,而北方,特别是海拔越高的朋友,估计都见过以前盖房子。

  现在华国北方估计全是砖瓦钢筋结构了,可在以前穷的时候,砖石用的相对来说少一点,往往都是用黏土。

  先用四块厚实的木头长条,组成一个盒子,然后把黏土放入,再用圆头的垛头,死命的夯实。

  这在当年,也是为什么一个男人结婚生子盖了房子后,身体就立马垮下去的原因之一。

  这个夯,可是要出死力气的,松松垮垮的土,倒点水掺杂点黄草,就这么在木头方盒子里面,死命的夯。

  等晾干以后,它的硬度可以和砖瓦媲美,这种土块,看着不大,但一般的女人最多包两块,密度极其的高,很重。

  而且,这个活还要在夏天最热的时候干,因为天不热,土块干的慢。

  真的是一滴滴汗水建起来的房子,等房子盖好,人也累的脱了形,往往紧接而来的就是大病一场。

  在巴国,华国已经不用的土块房子,这边特别的多,这种土块掉下来,绝对比一块砖头的能量大。

  如果是一堵墙下来了呢?

  张凡做了一台手术,护士抓紧收拾,巡回护士一边收拾,一边给张凡说:“张院,您快躺一会,门口又送来了几个患者。”

  “好!”手术室还没收拾好,张凡挪着脚在手术的角落边,加紧伸了伸腰,搓了搓腿,然后呻吟般的躺在地面上四肢劲量的努力去伸一伸。

  太累了,脸上口罩的系带处,碰都不能碰,一碰就感觉火辣辣的。

  而且,最最难受的反而不是腰,却是脚。脚底的着力点上,就如里面塞进去了一个热鸡蛋一样,当躺下的时候,脚底板一下一下的如同波浪一样的发出疼痛。

  张凡知道,站的时间太长,脚底的血液有点蓄积了,现在估计已经开始肿胀了。

  护士们的动作很快,没多久,手术室就被整理出来了。

  很多时候,大家好奇一个手术室的使用。

  现在很多医院,往往一个科室就会固定两三个手术间。

  这些手术间的手术安排也是从无菌手术先开始,比如有个患者是乙肝患者。

  那么他的手术必须延后,因为,他的手术做完后,手术室必须彻底消毒。

  而这种简易手术室,要求先对简单一点,但必须是手术台上的东西,必须保证一人一份。

  比如中单,比如辅料,不管有没有污染手术,必须扯下来换新的。

  而有些丧尽天良的医院,别说这些敷料了,他们为了节省开支,连注射器都……

  张凡真的想躺在这里美美的睡一觉,闭着眼睛的他,睡意瞬间就进了脑。

  梦里,他躺在自家的床上,太阳暖暖的从窗户里面透过,邵华一边亲热的给他按着腿,一边还大爷,大爷的像猫一样的叫着。

  张凡刚要想着干什么呢,结果就被粗暴的推醒了,“张院,快,病人进来了。”

  就几分钟,都没超过十分钟,张凡就进入了梦乡眯了一会。

  别看就这短短几分钟,但对于张凡来说,无异于一次快速充电,满身的疲惫的到了很大的缓解。

  “怪不得梦到有人给我捏腿!”原来手术间太小了,张凡躺下后,器械小护士也累的头枕着张凡的小腿在假寐。

  有些人,不能说天赋迥异,但总是能保持着良好的精力,张凡这一点就比较好,想睡的时候,分分钟都能睡着。

  可,小护士就不行了,累的都翻了白眼了,可大脑里面兴奋的就是睡不着。

  张凡一起身,小护士也艰难的爬了起来。

  原本应该满是胶原蛋白的脸蛋上,现在也如同脱了水的蘑菇一样,蔫蔫的。

  “快,张院,休克了!”

  张凡也没时间怜惜护士了。转头一看,送来的是个男性伤员。

  人早就昏迷了,上身穿着w标志的华国衣服,可下身就看不成了。

  原本肤色就略微带着黑色,张凡在他们面前哪就白净了许多。

  墙壁砸下来的人,双腿真的如同就是一个还未剁碎的肉馅一样。

  黑色的皮肤撕裂,里面的血呼刺啦的粘膜和肌肉混合在一起,白色骨头纷纷抬着头。

  黑的就如略微烤焦的猪皮,肌肉混合着血液,直接像是倒在烤肉上面的番茄酱,伴随着肌肉的抽动,真的就是三分熟的牛排。

  在混杂上灰黑的灰土,真的,放在浅蓝色的手术台上,医生们再拿起刀剪,开启无影灯。

  真的就如在一个灯光明亮的西餐厅一样。

  “快,升压、止血,纠正休克!”

  张凡一边下着口头医嘱,一边快速的用剪刀把患者残留在组织肌肉中的裤子布料给清除干净。

  手持镊子,真的像是挑食的小孩子一样,不停的寻找爱吃巧克力蛋糕中的樱桃一样。

  剪开裤子,血液粘结的如同拉着糖丝的糖醋里脊一样。

  很多人不理解,为啥好好的衣服,好好的裤子,为啥非要剪开,不能好好给人家脱了吗?

  说实话,在医疗中,对于情况不明的患者绝对的禁忌搬动的。

  而且,也要在第一时间展露出患者的受伤的部位,然后才能决定抢救措施。

  不是医生护士懒惰,或者嫉妒你穿着名牌非要给你绞了。

  在争分夺秒的时候,估计他或者她的心里就没注意到你穿的到底是不是奢侈品。

  剪开烂裤子,裸露出双腿,语言的描述是苍白的,真的是苍白的。

  特别是这种砸伤,大面积的砸伤,如果让一个不是从事医疗行业的人看这么一两次,真的,以后说不定,连包子饺子都不吃了。

  肉,骨碴子,皮肤,皮肤上的黑色腿毛,混合在一起,时不时的咕噜咕噜冒着鲜红的血液。

  想都不敢想,什么场面,你可以想一想,一个番茄锅里塞满了没有褪赶紧黑色猪毛的猪脚。

  “刀!线!”张凡汗都下来了,双侧的烂腿。而且助手还不够。

  “你挂着线,快,帮我打结!”

  张凡对着小护士喊道。

  小护士一脸的委屈,“快啊,打快一点啊,你怎么这么笨啊,你都上了多少台手术了!

  看都看会了,怎么还这么慢!”

  张凡真的着急了,伤口就如打地鼠一样,四处冒血。

  这个时候,张凡恨不得有七八个手。越是紧急,小护士越是紧张。

  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手术器械护士,特别是上了年纪的老护士。

  哪眼睛相当的毒辣,你医生做的不好,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你下一步应该干什么,人家清清楚楚,有时候,上了年纪的老护士,说不定还能指点指点小医生。

  弄的医生大吃一惊,以为老护士就是手术室的扫地僧。

  其实,你把手术刀给她,她绝对做不下来。这就是眼过千遍不如手做一遍的道理。

  妇产科的帐篷里,妇科主任头都大了,地震过后的女人体力已经没多少了,可孩子已经半个头都出来了。

  “加油啊!快啊,你给我用力啊!”

  但,孕妇一点点力气都用不上,干瘪的眼珠子里滚动的全是对孩子对家人的担心,豆子大的泪水划过脸盘。

  她或许知道,自己也许不行了,张着嘴,抓着护士,祈求的望着。

  “艹,红牛有没有,巧克力有没有,快啊,喂给她啊。”

  茶素妇产科的主任着急的都暴跳如雷了。这地方哪有这种东西啊!

  孩子在产道长时间的呆留,首先就会造成孩子大脑缺氧,这种损伤是不可挽回的。

  所以,往往在产科的手术台上,大家绝对听不到闻言温语,绝对是暴跳如雷恨不得上来给你两耳光的医生。

  不是她们粗暴,而是这种时刻大意不得,一旦产妇放松了情绪,换来的不是以一尸两命就是孩子终生的智力发育不全。

  许仙的手术室里,小伙子拼了命的再给患者做着心肺复苏。

  “有救,坚持,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有救的!”

  一下,一百下,氧气,肾上腺素,许仙豆大的汗水跌落在患者的身上。

  薛晓桥,帐篷里面,患者的脸都快分不出五官了,土、血、破溃,而且头颅侧方,就如开了一个窗一样,血水咕噜的冒着。

  大家拼了命的抢救着病号。

  黄金时间里,华国的医疗队和救援队,如同一颗明灯一样给灾民给了莫大的勇气。

  佩戴红色旗帜的士兵,走到哪里,全是感激的目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