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215 皇帝皇后和太子


  手术室的手术台上,如同进入了电信部门一样,患者挂满了监护仪器。

  心电监护、血氧监护、氧气插管、胃管插管、尿道引流、吸引器的脉管、四肢上的血浆和液体的静脉悬挂。

  线路虽然称不上是密密麻麻,但看着也让人头皮发麻的。

  特别是透明色的液体和红色的血液脉管,就如电线一样各分两头。

  静脉输液的发明,可以说一项在紧要关头能把患者从死亡线拉回来的发明了。

  往往很多人好奇,为啥输液不在动脉而是在静脉呢。

  首先,动脉怕死,大一点的动脉一般藏的比较深,紧急关头,一般很是难找到它,而静脉比较浅表。

  其次呢,动脉压力比较大,不外加压力,是输不进去的,如果加压,还有可能导致血管中的红细胞破裂。

  所以,一般的紧急输液,选择的都是静脉,只要抬高液体瓶超过头颅,就可以了。

  什么情况选动脉呢,比如患者静脉已经无法被选择的时候,动脉输液,说实话,是万不得已才会实施的。

  可现在很多瘾君子,为了更快速的获取满足,就会在腹股沟处扎入动脉注射,真的,这种方式,一旦不小心,导致动脉大出血,后果……

  静脉输液,这种救命的治疗方式全面铺在治疗普通感冒上的时候,就让人无语了。

  感冒是药物治疗好的吗?

  不是!

  这玩意是自愈性的疾病,普通感冒,你不管它,它也会康复,而治疗则是减轻症状而已,比如说鼻塞、咳嗽。

  也就是说,用药和不用药,对于感冒来说,没啥两样。

  “刀!”手术准备的特别快,步骤衔接几乎都没有停顿。

  患者失血太严重了,输进去的液体,根本顶不住患者流出来的。

  张凡接过手术刀在患者的后背部分就开始沿着伤口扩展。

  如果说,阑尾、胆囊等一些腹腔手术有固定的格式的话。

  那么这种外伤性抢救手术,则是医生自由发挥的手术。

  看起来好像自由发挥更简单,其实,自由发挥更难。

  固定格式的手术,多少年下来,一代一代的医生,几乎把器官附近能产生意外的情况,都主动或被动的发现了。

  所以,只要认真,只要功底扎实,一般不会出现割破血管损伤神经之类的事情。

  而这种自由发挥就不行了。一旦一个不小心,就是给患者雪上加霜的事情。

  眼镜店男老板的后背上伤口,白色的筋膜和红色的肌肉已经翻了出来。

  如同小屁孩,噘着嘴,把嘴唇鼓出来,露出嘴唇的红色内里子。

  不停的噗嗤噗嗤吐口水一样,患者的伤口现在就不停的吐着血液。

  人体的腹腔略微比大气大一点,一般人估计没见过。

  当利器入腹的时候,伤口处就如放屁一样,噗嗤一下,会散发出一股似臭不臭,但绝不好闻的气体。

  这种气味可以称之为骚!就如同老鼠尿液在手上蒸发后的气味。

  “血不凝固,伤了器官了,生命体征怎么样?”

  张凡一边顺着伤口衍生切口,一边看着不凝固的淤血,心里也着急了。

  “血压测不到,强心药物已经使用!”那朵盯着一起给张凡汇报。

  那朵被分到张凡这边参与患者的休克纠正,任丽去了另外一间手术室。

  现在谁都知道,患者的生命就在生死线上,任何的一点点的意外都会导致患者的死亡。

  患者侧俯卧位躺在手术台上,沿着创伤切开腹腔的时候,血液就如同开了锅的过水肉一样,冒着花的往外淌。

  “快,大弯钳!”果不其然,伤口内,患者的脾脏被插进了一个大口子,直接就如摔烂的苹果一样,伤口呈现花瓣一样状态。

  接过弯钳,张凡直接左手塞进了脾下,手心向上,手背朝下。

  然后微微用力,把附近的组织和损伤的脾门游离了出来,瞬间的,张凡的手心里被鲜红的血液填满。

  张凡不带一点犹豫的,咔嚓一下,用巨大的弯钳钳夹住了脾脏的入口脉管。

  弯钳如同鳄鱼一样死死的咬住了脾门的脉管。“老李,吸引器!”

  “纱布!”夹住脾门,这时候还不够,必须用纱布填塞脾脏的伤口。

  充当一助的老李,拿着吸引器放进张凡的左手里面,吸引器就如在嗦西瓜汁一样。

  嗤嗤嗤的飞快的吸着血液,血液中半凝固的血块就如西瓜汁的黑瓜子一样,在透明的塑料管道里面快速的被吸了进去。

  “加大输入量,看看尿液产生了吗?伤口已经被钳夹,快补充血容量,第一时间让血压升起来。”

  张凡皱着眉头,一边操着手术,一边给麻醉医生和内科医生下命令。

  “未见尿液,使用利尿剂!”内科的纠正休克组听到张凡止住了出血,心里也放松了很多。

  没有止血的抢救,填进大量的液体,就如扬汤止沸一样。

  只能是为了维系患者的脆弱的血压和面临奔溃的电解平衡,根本问题是没办法解决的。

  现在,伤口出血被止住了,他们可以大显身手了。而张凡心里却没有一点点的放松,因为患者的脾脏损伤的比较严重。

  人体的器官,在西医上,如果选代表的话,可以用,心肺肝肾脑再加一个胃肠来代表。

  心肺不分家,代表着呼吸和脉管系统,肝脏代表分泌免疫,肾脏可以代表泌尿系统。

  大脑可以代表神经中枢系统,而胃肠就代表了消化系统。

  那么,脾脏属于那个系统呢?

  中医认为脾脏为化水谷为精微,输布全身。

  黄帝内经内经素问就说:诸湿肿满,皆属于脾。

  通俗的来说,人肿了以后,问题出在脾脏。

  当年华国的老祖先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开了外挂,他们到底是如何想到的呢,虽然很笼统,解释的也很泛泛。

  但,近年来西医才慢慢的研究了清楚脾脏到底是干嘛的。

  早先的时候,西方学者认为,胎儿时期,脾脏功能很重要,它是造血系统。

  成人以后,它的功能被骨髓代替,所以,它在成年人身上是一个无用的器官。

  这几年,慢慢的才发现脾脏的功能,首先,脾脏不光能在危急情况下,小弟骨髓造血不及的时候,它能继续造血不说。

  它还能滤血,人体的红细胞衰老后,脾脏就会把这些变老的红细胞给吃了。

  当这个功能亢进的时候,它不光吃衰老的红细胞,连健康的红细胞都会吃掉,然后造成难治性贫血。

  它一边吃红细胞,一边还储藏血液,当人体激动或者缺血的时候,它就会把储藏起来的血液施放出来。

  所以,热血上头,这个血就是从脾脏里出来的。

  还有更重要的功能:免疫应答。

  人体被细菌或者和寄生虫感染后,脾脏中各类战斗因子就会被施放,而且,它不光施放战斗因子。

  比如疟原虫,脾脏能把它当糖豆一样给吃了,很是霸道的一个器官。

  所以,这玩意其实就是一个身体的武装部。

  但,它的质地却不怎么样,甚是脆弱,就如最最鲜嫩的水萝卜一样,掉底下,啪叽一下,绝对能摔八瓣。

  它虽然藏在肋骨下方,但所有脏器中,它是最容易损伤破裂的。

  而且这玩意不光容易破不说,只要是受点伤害,就特别容易导致脾切除。

  在外科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保脾手术惊心动魄,它只属于高贵的外科教科书,不应该出现在手术室里。

  脾脏就是这么一个易燃易裂易爆炸的器官。

  在外科手术室里,生理功能是皇帝,解刨形态是皇后,而医生,一个成熟的外科医生只能是个太子。

  所有的一切,都要在皇帝和皇后的同意下,才能干点偷偷摸摸的事情,比如潜规则一个宫女。

  脾脏的的形态就如丸子国上下班高峰期的地铁,它外面有一层层薄薄的外衣。

  如同是机体糊弄机体一样,所有器官里面,它的外衣是最最单薄的。

  这层单薄的外衣里面,脾脏组织被填塞的满满当当的,就如一个丰满的女性,非要带小一号的内衣一样。

  也不知道当初,机体是怎么想的。

  在这种结构下,有时候,不要说刻意打击了,有个意外都会让它破裂。

  大冬天男人拉着苗条的女友,结果女友高跟鞋,一个不慎摔了一跤,觉得没啥事,女人当时都没感觉摔疼。

  走着走着,半小时后,男人拍着女人的后背,亲昵的说女人是个小笨蛋。

  亲昵的拍打,一点点力气都没用,结果一巴掌把女友给拍休克了!

  吓都能吓死人,这就是因为摔倒的那一霎脾脏被震破了,但脾脏外面的衣服没破。

  等出血越来越多的时候,结果衣服坚持不住了,噗嗤一下,衣服被涨破了,如同大出血一样,血压瞬间掉没了。

  所以,有些时候,比如被汽车蹭一下,被摩托从后背顶一下。

  很多人,大意,拍拍屁股,说没事!

  这种时刻千万别大意,不是说碰瓷,最好在这种时刻去医院做个腹腔CT。

  因为,一旦脾脏损伤,想要在手术室内保住脾脏,哪真的很难。

  不是顶级的三甲医院,想都不敢想。

  “血压起来了!张院,血压起来了!”麻醉医生第一时间就把患者的生命状态报告给了张凡。

  “好!那朵,现在如果还有出血,你们能不能保障维持患者目前的状态!”

  张凡微微转了转头,问向了那朵。

  那朵一听,略微的沉吟了一下,然和其他几个内科医生小说的开了一个紧急小会议。

  “出血如果不是很凶猛的话,应该可以,但是,如果一旦再出现大出血,患者的用药阈值差不多到了顶峰了,估计就保不住了。”

  那朵对着张凡把他们的讨论结果告知了张凡。

  外科,特别讲究术前讨论,也就比如简单的阑尾,胆囊也就在晨会上说一句,常规手术。

  其他稍微大一点的手术,不管你是不是一个组的医生,只要是科室的医生,都要晨会上发表意见。

  但是,急诊手术不行,比如现在,保脾或者切脾就在张凡的一念之间。

  切脾手术,难不难?太简单了,一百多年前就已经差不多被外科医生拿下了。

  但保脾呢?

  就目前的科技,就目前的医疗水平,弱一点的三甲医院提都不敢提。

  不要问,一问就是切。

  这不是医生们不负责任,当脾脏出现破坏性的损伤,切脾能保命。

  但保脾手术,做成功了手术费还没切脾手术费用高不说,而且危险性还相当的高,弄不好,脾脏没保住,连人都保不住。

  所以,脾脏这个器官,在人体中真的是个异类。

  张凡沉思着,手术当中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张院,不行就切了吧,输血已经差不多输了上千ml了,太危险了!”

  老李做为老医生,他懂张凡,他明白张凡现在在犹豫什么。

  “赵主任他们的手术怎么样?”

  张凡微微点了点头,但还是不甘心的多问了一句。

  “他们那边手术挺顺利的,患者纠正了休克,修复了血管后,现在快结束了。”

  手术室的护士长第一时间,就做了回答。

  “好,让赵主任过来!”张凡下了决心,既然有能力,就一定要把手术做完美。

  人体的器官不是韭菜,这玩意割了一茬,绝对不会再生一茬的。

  现在有条件,而且有一定的把握,张凡决定做保脾手术。

  手术室外,患者的家属哭成了泪人,眼睛店老板的父母,抱着小送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而事发地的巷道里,买干果的老板心跳的压都压不住。

  平日里,他仗着身体强壮,也算是一霸,可现在的他都听不得金属的碰击声。

  只要有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他的尿意就涌上心头,憋都不能憋!

  手术室里,老赵也上了张凡的手术台。普外的主任不是白给的,虽然手术没张凡做的好,但眼里还是有活的。

  张凡让老赵也看了看。

  “怎么样?”

  张凡问了一句。

  “张院,可以一试,我给您搭手。”

  “行!二助谁来?”

  “张院,我来!”老李虽然支持切脾,但现在主刀和主任决定保脾,他也要全力以赴。

  这就是医院,这就是手术台,助手可以有意见,甚至可以保留意见。

  但,当主刀做出决定后,不管你是不是反对,都要去全力以赴的完成主刀的命令。

  所以,一个合格的外科主刀,在科室甚至在医院里,是相当相当宝贵的。

  内科可以围着病号一起讨论,一起慢慢的研究用药,但外科不行,短时间内,要干什么,该干什么,必须有人站出来承担这个责任。

  所以,外科医生讲究一个传承,讲究一个上下,因为他们的经验可以说是用一个又一个的人命练出来的。

  “好,开始!保脾开始。”

  “开始!”老赵也咬着牙小声的吼了一声。

  就如同冲锋前的呐喊一样,低声的呐喊,让大家的精神全神贯注起来。

  脾脏如花瓣花蕊一样的伤口,展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开始保脾手术。

  眼睛店的女老板也在麻醉医生的催醒下,慢慢的醒了过来。

  看着上方洁白的墙壁,她的心里全是后悔,各种的后悔交杂在一起。

  眼泪弥漫在眼眶里,望着身边的护士,她连问一问自己丈夫的勇气都没有。

  她不敢问,深怕听到噩耗。

  真的,这世上千金难买的是后悔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