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崩坏:起源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委屈哭泣
    屏幕那头,凌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她生气地质问道:“洛忧!到底怎么回事!”

    洛忧现在骑虎难下,不管他心里怎么想,嘴上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自己和米拉蒂的关系,只能无奈地说:“如你所见,就是这么回事。”

    “你!”凌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

    米拉蒂依旧搂着洛忧,还把脸贴到了他的脑袋上,看着凌笑道:“喔,这个女孩子好漂亮,连生气都这么可爱,洛忧,她是你朋友吗?”

    洛忧不知怎么描述,只能点头说:“恩,朋友。”

    屏幕那头,凌已经怒极冷笑,一脸冷冰冰,声音大的生怕别人听不见:“对!我是她女朋友!什么都做过的那种!”

    米拉蒂惊讶地捂住了嘴巴,不可置信地说:“天呐,亲爱的,她在说些什么?”

    洛忧可不想自己被扣上出轨的帽子,否则不管于公于私,奥特里大公都要给他好看,这对死囚营来说是很危险的事,更何况,凌本来就是胡说八道,洛忧和她从来没发生越线的行为。

    洛忧摇了摇头,说:“别听她的,她在乱说。”

    米拉蒂松了一口气,任何人都有占有欲,大明星也一样,她亲密地搂住了洛忧,故意摆出了一个甜蜜的姿态,对凌示威性地笑道:“小女孩,看清楚一点,这是我未婚夫,我们马上要结婚了。”

    凌僵在了屏幕那头,一脸不知所措,她不断摇着头,低声说:“我不信。”

    “我为什么要骗你?这是我父亲操办的婚姻,你看这个,这是洛忧送给我的定情信物。”米拉蒂从怀中取出了通体雪白的蔷薇,甜笑道,“它的名字叫蔷薇,也就是玫瑰花的意思,代表着洛忧对我的爱。”

    凌紧紧咬着下唇,没过多久就咬出了血,她的眼眸不停颤动,迷茫地注视着洛忧,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她说的是真的吗”

    洛忧对这种事没有处理经验,不知该怎么做出两全其美的回答,他只知道现在不可能当面否认和米拉蒂的关系,只能如实回答:“是真的。”

    “那你之前说的话都是骗我的?你说让我等你,总有一天会来接我”凌流出了委屈的眼泪,流经脸庞,顺着下巴滴在了键盘上,啜泣道,“你这个骗子。”

    洛忧下意识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抿了抿嘴,说:“我会来接你的。”

    米拉蒂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惊呼道:“天呐,亲爱的,你在说什么!我可不愿意和别的女孩分享自己的丈夫!”

    洛忧强忍住一拳打死米拉蒂的冲动,干巴巴地说:“那就再说吧。”

    “呜骗子如果你一开始就没想来找我,为什么要对我说那种话,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凌捂着小脸,泣不成声,眼泪不停从手指缝隙渗出,可怜的啜泣声音难受得让人心碎,“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我不信你不知道!但我从来没对你说过,一次都没有,我不敢”

    “我知道你喜欢紫苏姐姐所以我从来不敢当着你的面,对你说我喜欢你。紫苏姐姐救过你的命,我知道她在你心里很重要,如果她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会说,只会祝福你们,把我的喜欢默默藏在心里”

    “但我不能接受现在这样我不能接受你和来历不明的女人在一起”凌不停地擦着泪痕,但又不断有新的眼泪涌出,她的泪眸中充斥着不甘,“你这么做,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在你心里没任何地位,我的喜欢也变成了玩笑。”

    洛忧现在很想解释什么,但米拉蒂在旁边,他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地抿着嘴。

    “我求你你说话好不好哪怕亲口告诉我,之前说的都是在骗我,也好过你这样什么都不说你知道我现在有多难受吗”凌已经哭红了眼,紧紧地抓着胸前的衣襟,哽咽得泣不成声,“我求求你如果我对你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人想让我滚得远远的你告诉我不要这样吊着我”

    米拉蒂听得不耐烦了:“洛忧,别和这个有妄想症的小女孩说话了,把视频关了吧。”

    洛忧现在什么都说不了,甚至连一句对不起都不能说,只能看着屏幕那头的凌,用很小的幅度微微摇头,告诉凌别乱想,但在这种情绪下,凌根本看不清洛忧的动作。

    “洛忧”凌看着洛忧的眼睛,心中似乎有某个角落悄然崩塌,委屈的哭声令人心碎,“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哎呀,真烦人。”米拉蒂啪的一下按掉了关机键,屏幕黑掉后,她像是一个胜利者般昂起头,得意地说,“亲爱的,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婚礼服?他们说白色好,但我觉得你适合黑色。”

    洛忧面对着黑掉的屏幕,指着房门口:“出去。”

    米拉蒂缠着洛忧,撒娇道:“怎么了嘛”

    楚凡和洛忧相处够久了,一看到洛忧的表情就知道大事不好,他可不想这里出什么血案,楚凡赶紧过来拉住米拉蒂的胳膊,假装热情地说:“夫人,洛忧大校一会要和您约会,您确定不补个妆吗?”

    “喔!你说的对!飞机坐了那么久,妆都掉了,我去洗手间补一补,亲爱的,要等我哦!”米拉蒂没有注意到异常,情绪依旧兴奋,蹦蹦跳跳跑了出去。

    楚凡见米拉蒂安全离去,松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米拉蒂离开后,洛忧重新开机,尝试拨通和凌的视频,但已经没人接了。

    洛忧站了起来,对楚凡说:“通知机场,准备一架去王都的专机,立刻出发。”

    楚凡忧虑地说:“大校,您把米拉蒂丢在这里,万一她回去和奥特里大公打小报告,不利于友好发展啊。”

    “哐!”洛忧很罕见地露出了暴怒的神色,一巴掌拍碎了桌上的花瓶,溅得满手是血,他烦躁地走到了窗边,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半晌后,洛忧转过身对楚凡说:“那你去一趟王都,路上买点蛋糕,带草莓的那种,多放奶酪,她爱吃,找到她然后解释前因后果,最好是能让她找时间和我通话,我亲口说。”

    楚凡敬了个军礼:“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