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崩坏:起源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直到黎明
    “咦,洛忧,这么巧。”对面,一个女孩笑吟吟地对洛忧招了招手。

    苏小沫,洛忧的同班同学,成绩优异,善琴棋,通书画,出众的外表加上温柔的性格,全校男生的暗恋对象。

    洛忧不是什么奇葩,性取向也没有问题,撇开外貌不谈,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男生,在洛忧心中,因为霸凌问题,他不是很喜欢自己的学校,但是每次想到上学就能看到苏小沫,他还是很期待的。

    洛忧收回了迁移的心神,不敢直视苏小沫的眼睛,就像不敢直视苍穹上的艳阳,有些脸红地说:“啊是我和妹妹买东西。”

    “哇,我才知道你有个妹妹!”苏小沫睁大了眼睛,跑到了洛唯身边,就像发现了什么宝贝,“啊啊啊,你的妹妹好可爱!小小的,跟洋娃娃一样!”

    洛唯眼睛一转,顺势抱住了苏小沫的腰,古灵精怪地说:“姐姐你更漂亮!我一直想要个这么漂亮的嫂子!”

    洛唯的话差点把洛忧吓得当场去世,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苏小沫则更成熟稳重,她顺手将一些散乱的头发撩到耳后,打趣道:“你哥哥长得这么好看,怕是轮不到姐姐了。”

    洛忧心慌意乱,也不知洛唯这小丫头又会折腾出什么事,赶紧把她抱了回来,抱歉道:“不好意思,我这妹妹总是乱说话,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在这碰上也是缘分了。”苏小沫过去摸了摸洛唯的头,温柔地笑道,“姐姐走啦,过年了,跟你哥哥好好玩吧。”

    “姐姐再见~”

    买完东西,洛忧和洛唯坐上了回家的巴士,市中心的超市有买满多少送货上门的服务,所以不用他们亲自拎,不然光是那一袋袋的零食就能把洛忧压垮了。

    夕城属于南方,冬天的空气又湿又冷,所幸洛忧准备好了手套和围巾,直接把最厚的那件给洛唯戴了上去,让她不至于着凉。

    巴士拐了个弯,景物飘移,洛唯突然睁大了漂亮的眼睛,指着窗外说:“哇,哥哥快看!”

    远处,无数的红色灯笼挂在高低的树上,向外延伸出去,散发着温暖的光芒,如同一片傲然的红炎,将夜晚下的湖面照得波光粼粼。

    这里是夕城的湖畔公园,新年将至,热闹的春节气氛在每一个角落绽放着,氤氲多姿的彩灯围绕在一起,仿佛道道迷人的彩虹,隐约还能看到孩子们提着可爱的灯笼开心地跑着,时不时发出纯真的笑声。

    绚丽的光芒围绕于此,夜幕下的湖水深邃悠远,在寒风的吹拂下微微荡漾着,将灯光折射向夜空,染红了城市的苍穹,仿佛让人置身于一个童话王国。

    灯笼的红光映在洛唯的脸上,让这小脸看起来像熟透的红苹果,她陶醉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甚至打开了窗户,聆听幸福的声音,原本刺骨的寒风似乎也不再那么寒冷。

    “哥哥,我们下去玩吧!”巴士在这一站停了下来,洛唯嬉笑着跑了下去。

    洛忧赶紧跟上,下车后,他看了一眼开走的巴士,说:“大晚上的,先回家吧,明天再来玩一样的。”

    “不行的,白天来就看不到这么漂亮的灯笼了!”洛唯牵着洛忧的手,正在打电话,她嬉笑着说,“喂,妈,我跟哥哥买好东西了,在外面再玩一会哎呀没事啦,这才八点,我们十点前一定回来!恩恩,我会跟紧哥哥的!好~再见!”

    挂掉电话后,洛唯在原地蹦了个高高,欢笑着跑向了公园。

    跑到湖边的时候,洛唯将小手伸入了湖水中,想舀些水来玩,但冰凉刺骨的感觉很快透过她的手掌传遍全身,让她打了个哆嗦。

    洛唯赶紧把手缩了回来,不停地搓着,可怜兮兮地看着洛忧说:“这水好冷哦…”

    “你这傻孩子,大冬天玩水。”洛忧没好气地一笑,握住了洛唯的双手,将她拉了过来,放在自己嘴边不停呵气,白白的雾气打在洛唯手上,驱散了残留的寒意,渐渐暖了起来。

    洛忧的眼神是如此温柔,仿佛对待最重要的瑰宝,他一边呵气,一边帮洛唯搓着手,关切地问道:“怎么样?还冷不冷?”

    洛唯嬉笑着扑进了洛忧怀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有哥哥在,永远都不冷!”

    两人绕着湖畔四处玩耍,走至湖边,他们悄然驻足,透过丛树望向远方,偶尔有落叶如同精灵般自指尖划过,带来属于冬天的故事。

    玩累了,就乘上了湖边的游船,在湖的中央观赏着周围美丽的风景。

    小船荡漾到了另一侧,那里有一座纯净圣洁教堂,唱诗班正在这里晚颂,虽然无法进入,但隔着轻薄的大门,还是能倾听悠扬的赞歌,在纯净的月光下,洛忧和洛唯为对方默默祈祷,许下了永不分开的誓言。

    不知不觉快过去两个小时,人迹渐渐稀少,也到了约定该回家的时间,洛忧和洛唯登上了巴士的末班车,恋恋不舍地离去。

    回家后,等候已久的母亲迎了上来,唠叨道:“哎呦,怎么玩得这么玩,小唯的脸都冻红了,快快快,不早了,该洗洗睡了,明天咱们还要整理东西呢。”

    洛唯把小洋鞋一脱,欢笑着跑上楼,二话不说扑到了洛忧的床上,说:“妈,我今天要和哥哥一起睡!”

    “你这丫头,没羞没躁,都这么大了还和哥哥睡。”母亲跑上楼,打开了另一间客房,“来来来,你睡这间,别总黏着你哥哥。”

    “不嘛!我要和哥哥睡!我要和哥哥睡!我要和哥哥睡!”洛唯抱着洛忧的枕头,在床上不停打滚,再次使出撒娇十连。

    深夜,城市恢复了往日的寂静,黑暗的房间中,洛忧和洛唯躺在一起,两人似乎都无法入眠,就这么睁着眼睛盯着对方。

    洛唯突然看向了窗外,压低的声音中带着隐隐喜悦:“哥哥快看,下雪了!”

    洛忧顺着洛唯的目光看了出去,窗外,雪花映衬着月光,缓缓飘落,悄无声息地落在这个城市。

    洛忧注视着窗外的雪花,默默地说:“又是一年。”

    “是啊,时间过得好快。”也许是有些冷,洛唯往洛忧怀里钻了钻,嘀咕道,“哥哥,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天天见到你呢。”

    现实总是残酷的,虽然说着要永远在一起,但假期一过,两人又不可避免地会分离,直到下一个假期到来。

    洛忧轻轻将洛唯的小脑袋搂入怀中,他注视着窗外的飞雪,仿佛下了什么决定:“我们让爸爸和妈妈复合,好吗?”

    洛唯轻声嘟囔着:“很难其实我不求这个家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但只要我们不会真正分开,我就很知足了。”

    莫名地,洛忧又想起了那个长达九年的梦,如此清晰,如此真实,梦中的离别让他不自觉发颤,下意识紧紧搂住洛唯,仿佛害怕她消失:“不会,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洛唯甜甜地一笑,闭上了眼,浓密修长的睫毛轻轻搭在脸上,微微轻颤,她似乎困了,意识一点一点模糊,坠入了梦乡,只剩那轻柔的呓语:“哥哥我最喜欢你了”

    洛忧温柔地注视着洛唯熟睡的小脸,在她羽毛般柔软的脸颊留下一个晚安吻,慢慢闭上了眼,轻声低语:“我们永远在一起。”

    安详的房间恢复了寂静,黑暗中,两人至始至终相拥在对方怀中,穿过漫长的黑夜,直到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