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崩坏:起源 > 第三百四十四章 酒吧叙谈
    临安城夜莺酒吧,这里张灯结彩,布置已经与以往不同,因为逼近年关,所以换上了更为红火的装饰,这些中式饰物与原本的中世纪海盗风格交融在一起,倒也别有一番滋味,里面熙熙攘攘,非常热闹。

    洛忧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虽然他并不喝酒,也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但在军营里闲了还是会跑来这里坐一坐,一是可以听到很多有趣的情报,二是这里的食物确实做得不错。

    这一个夜晚,洛忧倒是在酒吧里碰到不少人,常年混迹于此的铁牛和琪琪就不必说了,他还在这碰到了莫谦,叶梓萧等一干来玩乐的新兵,甚至连上次送自己进城的荒野车队队长廖强都在。

    这些人原本互相并不认识,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集,但因为都有洛忧这么一个中间纽带,他们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一起,再加上都是热血汉子,杯酒下肚没一会就勾肩搭背聊开了。

    “哈哈哈,廖强兄弟,你这命可真够大的。”铁牛大笑着搭着廖强的肩膀,摇晃着他说,“还好那天你们把肉给了这匹狼,否则他能把你们全吃了。”

    廖强的身材并不高,跟铁牛对比起来就像一只小鸡,他一脸劫后余生地感慨道:“哎呦,你可别说了,那天真是吓死我了,你是不知道啊!洛忧这小兄弟,打盹都要拿枪指着我,我那车开得叫一个心惊胆战,后来还好是把这位爷送进来了!”

    “知足吧!多亏没打起来,否则你们一个都别想跑!”铁牛咕嘟咕嘟喝干了一大杯啤酒,爽快地长出了一口气,“你是不知道啊,就前些日子军区动乱,巨猿上校知道吧?平时没事就上街打人那个,硬是被洛忧这小子手撕了!”

    廖强是个市侩中人,为人处世圆滑得很,这种大事他早就从小道消息听说了,不过此时为了配合铁牛,他还是假装震惊的“哇靠”了一声,竖起大拇指说:“真他妈牛!巨猿那狗东西,就该死!上次还看他在街上打小孩,这狗日的,见谁都打,死得好!”

    “以后不会有这种事了!”铁牛一边招呼服务生给自己倒酒,一边哈哈笑道,“这次空降过来的指导员,我早就听说过了,是鹰将手底下的一个心腹,有这种人物压阵,绝对给临安这一亩三分地镇得死死的!”

    “上次远远看了一眼,哎呦,一米五几的小不点,个子矮还贫乳,不知道有什么好的。”一旁的琪琪突然凑到了莫谦边上,有意无意地晃了一下自己的大胸,暧昧地说,“你说对不对呀,小弟弟。”

    “额对啊!不不不,我不能暗地里说长官坏话!”莫谦一个大男孩哪见过这种软玉温香,又想偷偷瞄一眼,又想保持正襟危坐,显得十分滑稽。

    周围的人都笑坏了,和琪琪玩的熟的人也早习惯了这姑娘水性杨花,她也算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人,知道自己这辈子肯定勾搭不上洛忧,很干脆就换了目标,没有一般小姑娘的那种扭扭捏捏要死要活。

    “不过这话又要说回来。”铁牛愁眉苦脸地看着手中的啤酒,叹声道,“现在经济真是越来越吃紧,手里的钞票贬得一天比一天快,这酒都要喝不起了。”

    廖强闷闷不乐地说:“可不是嘛!联邦那帮龟孙子,这一套玩的是真狠,明里不跟你打,暗地里各种使坏!我们车队也是,运货的薪水没涨多少,物价一天比一天高,再这么下去,饭都要吃不上了!”

    “政治渗透太严重了,《共和联邦互助条约》从长远来看真的是败笔。”出身军人世家的叶梓萧虽然年轻,但从小耳濡目染军政,自然比同龄人老道了许多,此时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现在那么多的共和将领,一大半都和联邦那边有暧昧关系,刘少将不就是这样,我们查出他跟联邦有大金额的私下经济往来,这肯定不是个例。”

    “哎,咱们这面先烈用血染红的赤旗,就给这群畜生洗白了。”铁牛重重地叹了一声气,义愤填膺地说,“远的不说,就说这一次北伐,拂晓城要闹独立,并入联邦这事,你们都知道吧?”

    廖强拍桌子说:“那当然!听说当时都开始独立公投了,真是气死人,这些平民还知不知道自己是共和子民!”

    “思想被蚕食得太严重了,我听说那边很多人已经开始厌恶自己是共和之辉公民,一心想要获得联邦公民身份,平时对自己孩子的教育都是这样,让他们羞耻于自己的身份!有时候,战争还真不仅仅是坦克大炮,思想也是一种。”

    “再过两天冷鸢上将要出行拂晓城,希望这次出面可以震慑住那边的独立势力,可不能让他们起了这个头,不然共治区域的城市还不得全闹翻了。”

    众人的讨论,洛忧并没有参与其中,只是静静地听着,不过提到拂晓城的时候,他倒是想起了不少事,自己和这个城市也算有一段回忆,虽然并不美好,但却是印象深刻,拂晓队也好,死战骨龙也好,又或者是那个吻也好

    洛忧这段时间一直都有给未来的账上打款,用来支付给小紫的医疗费,不过以军队的薪水和补贴还是远远不及,他准备找个时间去黑市变卖一下立方体物品,一次性把尾款付了,他也就不再亏欠紫苏什么了。

    至于拂晓城这个城市,洛忧并不是很想回去,虽然那是他第一个进入的城市,但并没有什么归属感,而且他也不知道如果自己再次见到紫苏,该说些什么。

    洛忧现在对紫苏的感情有点奇怪,想见一见她,又不愿见她,更不知道对方在自己心中算是什么一个定位,最后就只有这么拖着,也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

    算了,这种事,时间会给答案的。洛忧这么安慰自己。

    只是不知,她可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