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二十九章 不如不见


  很多很多的美食,听别人说的时候,貌似相当好吃,可自己去吃的时候,恨不得把碗扣在厨子的头上。

  这个主要也是现代人在各种味道的刺激下,味蕾阈值已经被调到很高很高,第二估计也是厨子想着急下班,做的都是速成的。

  草原景区中的什么烤羊、全牛宴几乎没一个正宗的,后堂里的厨子估计拿的都是新东方发的毕业证,所以想期待传说中的美味,也就想一想,然后吃完给别人吹一吹罢了。

  真正的美食是用心做的。

  当张凡费力的掀开哈人老汉送来的大锅盖后,香气,扑鼻的香气,伴随着水蒸气直入张凡他们的鼻腔,说实话,张凡的哈喇子都差点忍不住了。

  一天没好好吃一顿饭了,防护服穿脱非常麻烦,中午的时候也就喝了一罐牛奶,勉强骗了骗肚子。

  这个时候,如此香刹人的味道,他们能忍住才怪。

  掀开锅盖,等热气稍微一散,只见锅里面满满的一大锅的像是青草一样的植物铺了半锅,奶白色的汤水微微的隐藏在青草之间。

  沿着锅边,贴了满满一锅边金黄色的饼子。热气熏腾下的饼子,漂亮的颜色,滴滴而下的油脂,护士长都开始吸溜吸溜了。

  “一锅的青菜和饼子,尽然全是肉的味道?我给你们先尝尝。”说着话,手术室的护士长就要去拿筷子。

  这个时候,老居说话了,“哎!老大爷算是把家底都腾空来招待咱们了。”

  “怎么?”张凡不解的问了一句,就算一锅肉,在草原上也不是什么稀奇的食物。

  “这是以前部落里面招待极其尊贵的客人才会上的菜。不光烹饪费时,而且食材相当的珍贵。

  首先说这个饼子,这个饼子是用新下来的玉米小石头磨磨成的面,然后混上一点白面和小米面和起来的,和面的时候不能用水。

  必须要用羊大骨熬制的羊汤,虑掉骨头渣子,混合着酥油和牛奶和制而成,然后用酸奶制成的酵头发酵。

  这样的饼子糯而不面,还有一种玉米特有粗粝感,这样才能吸取汤锅里面的肉香,可以说,这个饼子几乎离开这里就吃不到。

  再说说这个菜,第一层是草原特有的植物蒿本,专为去油腻而用,每年只有在秋天的深山洼地里面才能采集到。

  蒿本下面绝对是黑蛋菌和发菜。”

  “发菜我知道,听说挺贵的,可黑蛋菌是什么啊。”小护士们忙着去拿筷子碗什么的,原本说没胃口的护士长一步不动的守在锅边。

  “呵呵,黑蛋菌是一种罕见的蘑菇,比发菜还贵,这种蘑菇只会生在原始森林中多年腐朽的大树中。这样说把,这种蘑菇在欧美,可以和松露媲美。”

  “是吗?”护士长有点吃惊的问道。

  “老爷子真的是把我们当亲人了,这第三层就是羊群中领头的黑山羊肉。

  这种羊,天生就是羊群的领头,它吃的草全是草尖嫩叶,所以它的肉质是最肥嫩的。

  清水开锅,不放任何的调料,等汤水煮出奶白色后,放点青盐然后贴饼子。

  饼子吸足了肉香和油脂后,再放蘑菇和发菜,最后再放一层蒿本。说实话,这种食材,有钱都吃不到的。我也是当年非常小的时候才吃过一次,味道相当的好。”

  老居也是哈人,他太清楚这个菜的做法了。

  “这合适吗?这么一锅,让你这样一说,我们都算违规了。要不……”张凡话还没说完,老居就打断了。

  “吃吧,别浪费了老人家的一片心意,如果我们送钱过去,估计老人能把我们打出帐篷来。来,趁热吃。”

  说着话,老居带头下了筷子。饿了一天的医护人员们,筷子如同雨点一下的朝着锅里下了进去。

  先吃一口金黄色的饼子,乖乖,能算的上入口就化,玉米面的甜混合着牛奶、肉汤酥油的香,不吃肉都已经让人感觉非常非常的惊艳了。

  掀开绿色的蒿本,蘑菇和发菜缠绕在一起,直接就如同棕色的巧克力上缠绕着黑色的蓉丝。

  软而韧的蘑菇,进口后,用牙轻轻的一咬,汤汁就在口腔中爆裂而来。

  蘑菇特有的香味混杂着脂肪和发菜的脆感,咀嚼起来,嘎吱嘎吱,越咀嚼越是有味道。

  然后就是带皮的羊肉,西北羊肉不带皮,皮子全被南方人收去做鞋了,但这种菜肴的羊肉是带皮的。

  羊皮如同蹄筋一样,夹着着肥瘦相间的肉质,满满的胶原蛋白和脂肪蛋白质,热腾腾的肉中不带一丝的调料味道,只有最天然的肉香,蘑菇香,麦香。

  糯、韧、软、脆、几乎一锅菜全都具备了。月亮初升的草原上,一帮人围着一口大铁锅,没有一个人说话,深怕说话会少吃一口一样。

  吃完肉,喝口汤,然后再吃几口蒿本青菜,乖乖,竟然都能吃出大草原的香美来。

  “爽!”

  “好吃!”

  “张院,最后一口了,你别抢了!”护士长如同护食的猫咪一样,端着碗用身子推搡着张凡。

  “呵呵!看谁筷子的功夫好。”张凡都把做手术的功夫用到了抢食材上面。

  “啊!”张凡把最后一块肉给抢走了,护士长发出了尖叫声。

  菜本来就非常的好吃,抢着吃更香,而且又是大锅饭,紧绷了一天的人们,这个时候是相当的放松。

  吃饱喝足后,草原上的明月也悬挂在了天空当中。“张院,明天如果再不发现新的病例,估计咱们就算把疫情控制住了。”

  吃完喝完,小护士和年轻的医生们就帮着收拾锅碗瓢盆了。

  张凡和几个上了年纪的医生护士躺在铺在草原上的毛毡上,静静的休息。原本张凡是要帮着收拾的,结果被小护士给推了出来。

  “是啊,希望明天不要再出现新的病例了。不过就算不出现新病例,我们也得在这里呆一周。”

  “如果天天有这种好吃的,呆多久我都愿意!”手术室的护士长想美事呢。

  “呵呵,你想多了,估计老汉把部落里面的食材全部都收拢在一起才做了这么一锅。”

  老居翻着白眼,其实他也想吃。

  “明天,分三组,任书记和我带一队,居主任带一队明天当待命队伍。”

  “呃,我没事的。”

  “这里我负责,听我的,你明天休息,而且你的队伍非常重要,一旦有新病例,你就要顶上去的。”

  张凡轻轻的笑了笑,现在人手够了,老居当初在没防护的时候第一时间做了采样,所以张凡真的担心。

  大家其实心里都清楚,不过嘴上不说而已。

  “呃!好吧。我去睡觉了,明天就靠你们了。”老居一走,任丽他们也就离开返回了帐篷,这一天是真的累。

  而张凡不知道为什么身体非常的疲倦,但就是睡不着,毫无睡意,非常的罕见。

  他想找人聊聊天,原本打给邵华的电话被他掐断了。

  说什么呢,说疫情?划不来让她和家里老人担心,翻着通讯录,尽然找不到一个能说说话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护士长带着王亚男和吕淑颜走了过来。

  “张院,给你弄了点茶水,院长他们进疫区的时候,医务处主任专门给你带的,还特意交代我了,让我给您泡!”

  “嗨,这么客气的干嘛。”

  “嘿嘿!”护士长任务完成后也就不多话了。

  “张院,你给华子说了吗?”王亚男双手抱着腿,下巴放在膝盖上,轻轻的问张凡。

  在单位,王亚男现在也长大了,不再直呼张凡的名字,而以职务代替。

  “没说,就说来抗洪救灾。而且现在还是封口令没解除的时候,你不会告诉家里了把。”

  “我没!”

  说完也好似没了话一样,静静的坐在一边,吕淑颜原本想说点什么,可看着张凡,听着王亚男嘴里的华子,她也不想说话了。

  气氛怪异的围绕在几个人中,护士长是人精,她知道这种气氛都是紧张恐惧过后的后遗症。

  毕竟都是年轻人,没有经历过如此恐怖的事情,谁能不怕死呢?所以她搂着两个年轻姑娘,轻轻的哼着歌谣,如同母亲搂着孩子一样。

  躺在毛毡上的张凡,仰头望着天空,耳边静静的听着护士长哼唱的曲子。张凡好像感觉非常非常的安宁。原本旅游焦躁的心情,忽然也放松了起来。

  说实话,要看边疆的景色,还要说是秋季,夏季没甚特色,就是一片绿,满眼满眼的绿。

  而秋季则不同,天山的雪线已经蔓延在了半山腰,森林中大片大片火红火红的树叶、金黄金黄的树叶。

  然后倒影在碧蓝的湖水中,微风吹过,湛蓝的天空下,雪山、草原、成片成片金黄火红的森林,直接就是小资眼里的北欧风貌。

  真的让人流连忘返。

  而且,夜晚更是漂亮,在毫无工业污染的草原上,月亮就如同挂在树梢上,好似稍稍伸伸手就能摸到一样,点点忽隐忽现眨着眼睛的星星。

  如果没有这该死的瘟疫,搂着心爱的姑娘,躺在草原上看月亮,看星星,真是一种享受。如果再能碰到流行,说实话,太美了。

  不知不觉的,护士长的歌声没有了,一切恢复到了当初宁静。

  闻着草原青草的味道,累了一天的张凡竟然进入了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

  明明知道自己不应该睡在草地上,可就是醒不来。

  也不知道谁给他盖了一件衣服,他感受的非常清晰,可就是睁不开眼睛。

  一个离开了,第二个也走了。忽然,张凡头发都炸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了一个呼吸的气息慢慢的靠近了他的耳边。

  就在他要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温热略带湿润的嘴唇亲在了他的脸上。

  这一下不醒也被吓醒了,原本要睁开眼睛的张凡,没敢睁。

  “这到底是谁?”张凡不是享受这种感觉,而是担心眼睛睁开后的尴尬。

  要是吕淑颜,要怎么说?要是护士长,该说什么,假小子王亚男应该不是。

  就在这一瞬间,张凡决定不管了,就当一个梦,然后,他装着翻身子一样,翻了过去。

  接着,一身长叹后,他听到了一个远去的脚步声。

  汗都出来了,说实话,张凡也尴尬,真的,平日里电视剧中,这种情况好像非常浪漫,其实,相当尴尬的。

  就如同大街上求婚的人一样,一群打酱油的人,不停的呼喊“答应他,答应他。”

  他们不管这个男生什么情况,也不管这个女生什么情况,反正就是看热闹不怕事大,至于男女的尴尬,这还算事吗?

  张凡这个时候,就如同街上被人喊同意的人一样,他不是渣男,感情是要付出的负责的,如果睁开眼睛,以后怎么面对?

  不如不见!

  就在张凡躺在草原上装睡的时候,不知道哪个隔离的群众把鼠疫的事情给传了出去。

  一时间,茶素市区人心惶惶。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奇葩,官方深怕群众恐慌,不让在职的人说,可小道消息已经满天飞了。

  “鼠疫,草原上发生鼠疫了。你是不知道,死了不知道多少人,当场火化掩埋。”

  “知道吗,茶素发生鼠疫了,万象汇一个人忽然到底不起,口吐白沫……”

  一时间,茶素的口罩、板蓝根、温度计竟然成了抢手货,直接卖断了,没点社会能量的人都买不到。

  紧接着,市场、商场、公交车都没了人,一个城市忽然好似成了空城一样。

  神奇到车都不堵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