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三十七章 老姜要让小姜来见识


  城市越大,医院就会越大,说实话,在超级医院,看病就医的感受非常的不好。

  到哪都是排队,挂号排队,有些时候甚至要提前好几周才能挂到某些特定专家的号。

  取药,检查几乎没有不排队的,所以有些时候,比如常规检查,一些普通疾病其实没有必要去大医院凑热闹,本来是小病,排队一天,着急上火划不来。

  张凡和师伯约好了,早晨在手术室见面,张凡走过门诊大厅的时候,就看到大厅里面虽然没上班,但人群排队的队伍已经很长很长了。

  这种医院也算是华国医疗到头的地方了,所以不光是魔都人,几乎全国各地的病号都有,所以疾病的严重程度和数量也不是一个小小茶素能比的。

  最简单的,人家一个急救中心差不多是茶素急救中心的好几倍大,120不停的呜咽进出。

  走过大厅,进入手术室区域的时候,师伯的秘书已经在等待张凡了。

  “张院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今天有好几台手术,吴院长已经进去了,我带您进去,这里要刷卡。”

  “好的,麻烦了。”略微寒暄了两句,张凡就跟着秘书进入了手术室。

  有院长秘书带路,也没什么要等待或者手术衣不够的情况。

  “来了!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吴老看到张凡后,笑了笑,然后也没给他身边的人介绍张凡,只是简单的说了几位分量比较重的人物。

  “这位是胰腺科的主任,这位是……”

  张凡笑着和众位医生打了招呼握了手。虽然众人一头的雾水,但吴老不介绍,他们也就装着认识张凡一样,笑着打了招呼。

  吴老不等张凡和众人说话,就指着放片机上的影响资料,对张凡说道:“你的论文不是研究了胰腺吗,来看看,今天正好有个胰腺的患者。”

  说完,吴老略微的侧了侧身子给张凡腾出了一个地方。

  大家都有这么一个感受,很多场合,特别是职场,领导或者大拿在的时候,他的身边永远是有一群人在围着的。

  医院也一样,博士生,硕士生,新来的医生,想要进入吴老视野的年轻医生,一个比一个热情的围在吴老的身边。

  无可厚非,机会是自己争取来的,除非是掌握且娴熟了投胎技术的人,不然,永远不要等待。

  当吴老给张凡腾出地方的时候,很多人都非常诧异,“什么时候吴老在手术室这么谦虚?”

  眼神如同无线电一样,在人群中转来转去。“这谁啊?从哪冒出来的?”

  如果张凡年纪大一点,估计也没人会这么关注,可张凡就是太年轻了,几乎比在场的人都年轻,所以,大家非常的好奇。

  “好!”在手术室,张凡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谦虚,谦让,老头让他看,他就直接走在了最前方,把老头的C位给站了。

  “重症胰腺炎!

  患者多大,发病多久了,目前估计各项淀粉酶已经非常的高了吧。

  保守治疗效果不好?”

  “嗯,保守治疗失败!”吴老身边的胰腺科主任说了一句,也不多话,就看着这位年轻人。

  其实他也好奇,吴老的弟子,他都认识,而这位真的很面生而且好像也不是弟子,年纪对不上,可吴老对待他的态度又很特别。

  “嗯,把患者病历给我看一下。”张凡看着影像资料,皱了皱眉头后,轻轻的说了一句。

  都不用吴老发话,人群中立马就有人把病历双手给张凡递了过来。

  说实话,好些人会说一些高学历的人,比如读书读傻了,书呆子一类的话,可很少人用这种语气来说外科医生。

  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外科医生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挫折教育,人情世故给他当老师的太多太多了。

  首先是病号,大多数的病号是非常讲道理的,可看病看的多了,也会遇上不讲道理的,然后,经历的多了,原本没情商的,都会让这些病号给医生把情商锻炼出来。

  还有就是上级医生,或者是带教师父,三四个师兄弟,个有长短,如果情商不行,师父就是不给你掏压箱底的东西。

  所以,这帮子能站在如此大的医院中的医生,一个一个不说是油吧,但也非常的有情商。

  张凡翻了翻病历,患者男性,24岁,数日前有大量饮酒史。

  看着如此年轻的患者,张凡轻轻的摇了摇头,年纪太轻了。

  肝胆胰脾肾,不谈大病,就说小病,比如说感染,这几个器官,最难治疗的就是胰腺。

  再说大病,疾病的终结者,癌症,而胰腺癌,有个外号,癌症之王。

  很多很多的出名的人都在倒在这个疾病面前,虫子咬的果子老板,算不上篮色水球上的第一富豪,但也能称之为顶级富豪了吧,又能怎么样,最后不得不靠着巫术来面对胰腺癌。

  好多明星,好多政客,大家随便一搜索,就能发现,几十年前得艾滋的人还健在呢,而这种疾病被诊断后,没多久就去世了。

  为什么呢,这就的说说这个器官的特殊性,胰腺是干什么的。

  这玩意主要的功能就是消化和中和胃酸,至于其他一些小的功能,就不说了。

  消化,人体的消化分两类,酸性和碱性,胃酸以外的消化液几乎都是碱性的。

  如果没有胰腺,不说其他,就胃酸都能把肠道腐蚀个千疮百孔,而胃酸是什么,是盐酸啊。

  能中和盐酸的胰液,也不是白给的。肝胆胰脾肾出点问题,会肚子疼,而胰腺出问题,哪个疼痛度,非常的可怕。

  热水到在手上的感觉,估计都没胰腺疼痛的强度大。

  因为腹部的神经定位不是很精准,当胰腺泄露流在腹腔的时候,就如同一杯子热水强行灌入了口腔一样。

  烧,满肚子的烧,疼,如同被人拽着肠子拔河一样的疼,可你又说不清楚哪里最疼,反正就是抱着肚子打滚。

  胰腺一旦出问题,胰液没了防护,这个玩意流出来,非常的可怕,胃酸也就把器官给穿个孔。

  而胰液直接就如一个嗜血的怪物一样,逮谁咬谁,强大的消化功能,直接就能把器官给融化了。

  所以,当胰腺出现问题的时候,在一些小一点的医院,看都不敢看,直接转院。

  而胰腺癌,当癌细胞出现的时候,这玩意长的飞速。

  吃饱喝好,还不罢休,他看着正常细胞分泌,他也觉得挺好玩,然后就是开始分泌。

  正常的胰腺分泌就如同小孩的口水,就那么一点点,很可爱,小嘴一撇,然后流出来一点,晶莹剔透。

  而癌症细胞的分泌,就可怕了,如同一个吃多了的胖子再呕吐一样,噗!噗!噗!巨量的胰液分泌了出来。

  然后这些胰液流满整个腹腔,说实话,胰腺癌的患者,疼都能疼死,抱着肚子打滚,绝对不是夸张。

  ……

  “手术!师伯,必须要尽快手术了。”

  “嗯,怎么样,给我搭把手?”

  吴老笑着看张凡,张凡在脑外,在胃肠的手术表现,吴老是知道的。

  但是,今天,老头想让张凡看看,什么是姜还是老的辣。

  “呵呵,行,我听师伯的。”张凡笑了笑,其实他想说,“我这半年时间,没给人当过助手,但,他不敢!怕老头扇他。”

  能当主刀,谁愿意当助手,张凡心里想当主刀,可周围的年轻医生,硕士就算了,硕士在这里估计拉钩的资格都没有。

  一些博士,特别是一些想让吴老有印象的博士,一个比一个着急,嘴都长大了,能和吴老一起上手术的机会多吗,太少了。

  所以,一个两个的看着张凡眼里都冒火了,要是他们知道张凡还不乐意当助手的话,估计能把张凡当场就给撕吧了。

  “妹子的,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行,走,看看病号,我们就准备上手术。”吴老点了点头。

  老头好强不,太好强了,不好强,他都走不到这一步,当年跟着他师父裘老,没书,自己抄,没资料,自己研究。

  说实话,他们这一代的功夫非常的强大,就因为穷困苦难中被练出了一个超级雄厚的基本功,然后多年的努力,厚积薄发。

  手底下功夫好,扛着穷困成长起来的一代,能是弱人吗?不是,所以老头在准备给张凡上课前,首先就要让张凡看看他的功夫。

  铁桥硬马,咱不是倚老卖老的人,估计老头就是这个想法。

  病号已经进入了重症监护室,他的父母,几乎一夜之间就白了头发的父母,还有他妻子怀里还在襁褓中的孩子,要多让人怜惜,有多让人怜惜。

  真的,当医生告知他们疾病的凶险后,他们家的天塌下来了。

  老的老,小的小,哭都无泪可哭了。当送到方东医院的时候,一家人,几乎都绝望了。

  他们老家的医院直接判了死刑,怀着最后的希望,他们来到了东方。

  当得知吴老准备亲自上手术的时候,枯竭的眼眶中,他们庆幸的泪水直流。

  没有多少关系的他们,真的,打死他们都没有想到,吴老会亲自上手术,这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啊。

  “吴老!”患者的父亲,抖动的双手,就连声音都不敢大一点。

  他不知道如何感谢,更不知道,要说什么。

  “没事,不要紧张,我们会全力以赴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没有一点点的架子,绝对不是那种半瓶子晃荡眼睛长在脑顶上的人,吴老非常的和蔼。

  “我给您磕个头,孩子还小啊,吴老啊!”

  在吴老如此可亲和蔼的面前,患者父亲绷不住了,泪水满面的他,颤颤巍巍的就要给吴老下跪。

  “别,不要这样,你的心我明白,真的,不要这样。”

  张凡的眼力还是不错的,吴老还没动身,他就赶忙的把家属给搀扶起来。

  “谢谢啊,谢谢啊,您就是我们一家子的大恩人啊。我谢谢您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