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三十八章 小子,认真看!


  名医,很多很多人都觉得应该是慈眉善目,说话和蔼,行事缓慢,对谁都一副和和气气的态度。

  其实想法是美好的,估计这是说的寿星而不是名医。

  一个医生,特别是出类拔萃的医生,他的天职是救死扶伤,研究疾病,想在一个行业中走到前列。

  最起码要有一个严谨的性格,特别是医疗行业,不严谨,绝对出不了头。

  一旦严谨,那么久而久之,怎么也不会和蔼出来。

  特别是吴老这种顶尖的医生,其实大多数时间内面无表情,就如怒目金刚一样,看着就让人能感受到无尽的严肃。

  因为他们没时间去寒暄,没时间去思考其他人的想法,他们的生活在常人眼中是有缺陷的,这就是所谓的付出。

  没有这份付出,想着如何勾兑,他们也走不到这一步。而且多年的行医,他们的感情情感早就提前消耗殆尽了。

  虽然看着痛苦的家属,其实他们心中波澜不惊,话虽难听,其实这就是事实。而且大家其实应该希望这样的医生多一点。

  只有这样的医生多了,医疗进步的更快,而少一些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为了你钱包的江湖医生,医疗环境估计会好很多。

  而且,就连人的心脏都是偏的更何况感情呢,感情丰沛的医生,对于患者来说是不公平的。

  这一点,不容反驳,一箱牛奶,一个红包,所以,有些时候,大家其实就应该希望……

  肝胆胰脾肾,胆囊结石或者炎症疼痛的时候是胀痛,向右后背放射性的胀痛。

  什么是胀痛,砖头砸脚背,然后感觉脚背在一圈一圈的变大,这就是胀痛。

  心脏疼则是向左后肩背部放射,而且呈针扎样疼痛。

  有些人,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感觉一阵一阵的左肩疼。

  然后去了按摩房,一顿子泰式、美式搬腿踩背后,人挂了,直接把按摩师吓的衣服都穿不上了。

  说实话,真要是挂了也就等于活了一辈子,可要是成了植物人,煎熬的不光是自己,还有亲人。

  所以,当左肩膀出现疼痛的时候,别小觑,去趟医院,不光为了自己也为了家人,千万不要去按摩。

  而胰腺放射痛,直接就是剧痛,如同剪刀和刀子在肚子里面绞动一样,这就是所谓的绞痛,当然了,这种疼痛,就是诱人劝他去按摩,估计他也不会去的。

  等张凡和吴老他们进入手术室后,吴老的情绪一点变化都没有,也不能有,因为接下来的手术,容不得一点疏忽,他一定要做到心如止水。

  因为敢动胰腺的医生,在华国是屈指可数的。

  “准备手术!”吴老下了指令后,手术室中的人员开始忙碌起来。

  老头眯着眼睛在养神,坐在高脚凳上靠在手术室的墙壁上,一句话不说,微微花白的眉毛,如同蛐蛐的触须一样,偶尔会抖动一下。

  张凡则不用,他现在的精力就如单身汪对异性的渴望程度一样,非常的丰沛。

  消毒、铺单的医生们也在忙碌中偶尔会瞅一眼张凡和吴老。

  “这家伙绝对没见过世面。”

  闪烁的目光,一位博士看了一眼自己的伙伴,然后扭扭嘴,示意自己的同事看看张凡。

  方东,魔都顶级医院,而且又是海部队唯一一家能拿出来吹一吹的医院,所以,设备太牛了。

  床旁CT、机器人手臂、容量交换器、甚至连手术床,都是最先进的。

  别看手术室中的手术床不起眼,最先进的这个床,换你一台牛逼的跑车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些设备让张凡眼馋的都快流了口水,而张凡的这个表情,就让这些能有资格当助手的博士们觉得好笑了。

  “土包子!”另外一个同事立马把鉴定的意见用眼光传送了过去。

  “对,还是一个能走后门的土包子。”因为这个家伙看了看张凡,又看了看吴老。

  “嘁!”两人同事鄙视的瞅了一眼张凡。

  这种鄙视,真的可以理解,往往很多地方,就是有这种能走关系把别人资源给抢夺的人,所以这些博士其实也是咬着牙强忍着工作的。

  如果一旦张凡出了洋相,估计不用多久,医疗圈内,张凡就能出名了。

  张凡也不傻,看了看他们看自己的眼神,张凡嘴角微微翘起,“呵呵,哥也终于成让别人羡慕嫉妒的主了!”

  没必要解释,解释人家也不会原谅,所以张凡微微的自嘲一笑,然后就等待着手术。

  话语是苍白的,只有实力才是实打实的。

  “院长,手术准备好了。”

  “好!”瞬间的,老头眼睛睁开了,如同灯泡一样的眼睛发着光,真的是发着光。

  手术开始,吴老主刀,张凡一助,方东的胰腺外科主任二助,三助是一个博士,他在博士组中算是比较厉害的一位。

  当手术开始后,空闲下来的博士们就开始能悄悄的说话了。

  “这么难的手术,你说让一个土包子上,有点不慎重了,你看看他,估计这些仪器他都没见过把。”

  “慎重不慎重的,其实问题不大,只要有点基础,吴老做慢一点,提点一下,也能行。

  这玩意估计不知道走了谁的路子,这下不得了了,当一次吴老一助后,估计回到他们小地方,就能吹了,然后吹够资本,就能当院长了。”

  “哈哈,照你这么一说,哪我们是不是出去都能当院长?”

  “哈哈,你愿意?”

  “我才不去!”

  羡慕归羡慕,可我就是看不起你!鲁师哥当年面对一些高手医生的的心态,估计也是这样的。

  胰腺在哪,胰腺是怎么样的。胰腺其实就在中腹部,通俗的说,就是在肚子中间的后面偏左侧一点,很别扭的描述。

  但,胰腺就藏在身体脏器的后方,用人体进化论来说,胰腺的这个位置,就是非常安全的,也说明了胰腺的重要性。

  这玩意什么样的,估计农村长大的孩子都见过,过年杀猪的时候,孩子们守在屠夫身边就像要三样东西。

  第一是猪膀胱,这玩意吹大了能当球玩,第二是脾脏,可以立马烤熟了吃,第三就是胰腺,可以拿去小卖铺换糖吃。

  胰腺说好听一点像个长长的树叶,说难听一点,其实就是一个长长的肥蛆,而且身上套着红色格子丝袜的的肥蛆,有多长,把舌头放大十倍,就是胰腺的样子。

  它一甩一甩的如同蜡笔小星的大象一样在身体后方自得的玩着。

  刀,德国产的刀,在吴老手上挥动起来了,张凡作为第一助,根本无需老头交代,止血,创造清晰的术野,不用说,相当的娴熟。

  “诶,不对啊,这家伙手底下有点功夫。”

  “嗯,吴老都不说话,是不是主任这个二助在干一助的活?”

  “不好说,走,咱们去看看。”

  几个人好奇的站在了手术观摩凳上,站在几个术者身后开始观摩起来。

  吴老不说话,而张凡则一反常态的开始说话,“准备缝针,回头线吊短。”

  “准备止血棉,三叠摞一起。”

  不是张凡为了让别人看的起,才说话显摆的,而是为了让老头做手术更顺手。

  张凡说的这些话,都是提前手术下一步的时候说出来的,护士听着张凡的指挥,器械都会提前一步准备好。

  有这么一个对手术相当清晰的助手,老头做的也很顺手,吴老一点都不惊讶,如果张凡连这点都做不到,也不会让师弟这么喜欢他了。

  吴老不惊讶,而身后的这帮人就开始纳闷了。

  “这家伙是哪一个胰腺专科医院的把,怎么如此熟悉。”

  “嗯,估计是专科医院的,不然也不会这么熟悉,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个专科医生而已,接着看。”

  吴老也知道,手术在没有进入关键地步的时候,他现在也没什么能让张凡见世面的,说不定,手术关键前期的这些操作,张凡比他还溜,毕竟张凡年轻。

  所以老头也不说话,也不指点,也没什么可指点的,张凡做的非常不错。

  二助,和三助拉着钩,特别是三助,他在等待,等待张凡不行了,来替换他拉大钩,而他就能升级去拉小勾了。

  吴老的手术,不同于卢老,老头更擅长临床,所以手术做的非常快,没有一点多余动作。

  点滴之间就是功夫,每一步都不会有多余的动作,可想而知,几千步下来,能节省多少时间。

  老头做的快,张凡配合的也不差,就如两个较劲的孩子一样,我不说话,我就不说话。

  而另外一个却是,我就说话,我就要把你下一步干什么说出来,让大家都知道。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两人的配合相当的默契,就如同多年的伙伴一样。

  “换刀,小尖刀,把你们最好的刀拿出来。”

  张凡说着话,胰腺科拉钩的主任,则是郁闷的要死,“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怎么如此娴熟。”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胰腺科的主任太清楚这种预判性的指挥有多困难。

  这不是靠死记硬背能指挥的,绝对做了不少手术才积累出来的眼光,而且能让主刀认可的预判,得多厉害啊。

  所以,胰腺科的主任抬头看了看张凡身后的博士们,眼神严厉,什么意思,他们也清楚。

  开腹,分离,然后,肥肥的虫子出现在了张凡他们的眼前。

  这时候的胰腺,如同一个吃了席面喝了酒的中年醉汉一样。

  满身的油点,而且涨红了身体,肥硕的在哪里一扭一扭,如同吃过的猪肘子就在嗓子眼口要吐出来一样。

  这样说估计很多人不理解,也可以这样描述,这时候的胰腺就如同一张白纸包裹了油条后,被遗弃在水杯子里面。白里透着油,明晃晃的而且还肿胀了许多。

  当胰腺出现后,吴老轻轻的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张凡,张凡知道要到手术的关键时刻了。

  老头看张凡的意思就是,小子,认真看!前面的都是皮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