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四十章 名动华东


  专注,现代医学相当重视的一个规则,就连手术室的规章制度中都明确规定:不许在手术室中喧哗。

  这个术中聊天,术中八卦,很多很多地方做不到,这算是违反无菌操作的,因为人张嘴就会有泡沫,虽然有口罩。

  但越是水平一般的地方,医生越是会显摆,“看,阑尾下来了。”

  “看,胆囊的石头下来!”

  就差说一句,看我牛逼不,快来拍马屁。

  真正有水准的医生,在术中其实说话很少,就算有必要要说话,也很简练。

  张凡身后的一帮人惊讶了,因为他们发现随着手术进展的越来越快,原本是助手的张凡,开始慢慢的成为了术者。

  这一点,是相当难的,当助手操作熟练的极致的时候,他的手术操作变助手为领路者或者同时进行者。

  那么这个医生的水准要相当的搞,而且站在助手的位置上做术者的操作,总是有点不协调的,但这些对系统练出左右互搏的张凡来说,这还是事吗?

  老头一句话点透了张凡后,张凡豁然开朗了,脑海中胰腺的知识融会贯通了。

  就如黄教中的醍醐灌顶一样,张凡通了。然后两大高手的水准慢慢的竟然有了齐头并进的趋势。

  你在左侧切割坏死的胰腺,我则在左侧做着疏通肠管的操作,也就是说,两个人,两双手,不分主次,同时进行。

  就如同围攻城市的军队一样,当军队实力达到碾压敌方的时刻,就会出现四面开花不分主次。

  这时候的两位助手,胰腺科的主任,优秀的青年医生,都没时间惊讶,因为他们已经在非常艰难的而努力的跟上两位术者的节奏。

  难道他们的水平真的不好吗?不说年轻博士,就说说部级医院胰腺科的主任,这种主任放出去,很是牛逼的。

  但,今天他们遇上了可以说是百年不遇的天才术者,或者估计是两个都开了挂的医生。

  吴老技术大成,而张凡正是锋芒毕露的时候,两人相辅相成,不经意间还有点较量的味道。

  所以,太难了,当他们两位的助手太难了。

  手艺,手艺,这玩意,有太多太多不可定量的东西。一刀三分三,一刀三分二,好似差的不多,但这一分的提高,没有捷径,只有时间和历练才能获得。而张凡的系统无形中就弥补了张凡的这一点缺陷。

  冒着汗的助手,眼里只有四只手,脑子里面彻底的全是手术。

  而站在身后的观摩者们,一个赛一个的不可思议。

  “他竟然助手变主刀了!”

  “天啊,怎么可能啊!”有个博士甚至柔了柔自己的眼睛。

  这事情说出去,都tm会被别人当笑话。胰管空肠侧侧吻合手术,几乎算是普外手术中的皇冠了。

  不要说和吴老同台竞技,不要说同台竞技的时候还旗鼓相当,就算能单独做下来这台手术,都有很多很多牛可吹了。

  可今天,他们眼中的土包子,竟然在吴老的精湛技艺的刀锋下,不落下风。

  “太牛逼了!”

  不屑、嘲笑、不解全变成了不可思议。

  “他估计是首都来的!”

  “绝对的!”

  手术进行到这里,已经不是他们能理解的了,这台普外手术中的皇冠,已经让吴老和张凡做成了一种艺术,让一般人无法触及的艺术。

  “快,去,打开摄像头,一定要把这台手术的过程记录下来。快!”

  当吴老和张凡两人进入巅峰的时候,手术室的过道里里面,聚集的医生也越来越多。

  “快看,快看,天啊,乖乖!”站在手术门外的医生都有点语无伦次了。

  吴老做手术不稀奇,可今天出来一个能在手术技艺上不落下风的年轻医生,而且两人配合的相当默契,几乎已经让这种手术达到无法再去改进的地步,什么是灵犀相通,这就是!

  可怕吗?太可怕了,当越来越多的医生出现在手术门外的时候,医院的住点军事领导也出现了。

  “这个小伙子的水平怎么样?”他是外行,看着医生们如同炸了群的鸡一样,他就好奇的问了一句。

  “水平?他的水平已经不是我能评价的,我只能说,他的水平我得仰着脖子去看!”

  胰腺二科的主任非常郑重的对军事负责人说道。

  “他在胰腺方面如此厉害?”军事负责人略有点不相信,别是为了巴结吴老,才这样说的吧。

  “呵呵!”主任都不屑解释。

  胰腺也是有开口的,就如同一个毛毛虫一样,是有嘴的,这个嘴就是朝着肠子里面吐口水的地方。

  因为重症胰腺炎把胰腺腐蚀溶解成了残缺不全的状态,所以,吴老和张凡不光修复好了这个破烂不堪的虫子身体。

  还把胰腺的衣服解开,把嘴扩大,然后让肠子塞进了胰腺的管腔内。

  就如同,拿着一个吸管插进了毛毛虫的口里,这个插入,相当的讲究,毛毛虫不仅没被插死,还让毛毛虫分泌的口水都不用再吐了,直接分泌出来后,就被这个吸管给回收入肠子了,就是这么难,就是这么的厉害。

  “去,把这位医生的资料给我收集一份。”

  “是!”勤务兵利索的敬礼离开,军事领导若有所思的透过玻璃窗户看着里面的身影。

  随着科技的发达,通讯条件日益的先进化,医生们,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医生,不约而同的把手术拍成了照片发在了自己的QQ空间里。

  而且还非常装逼的写了这么一句话:方东再创奇迹,侧侧吻合,双线开战,威武我大方东。

  然后又不酌痕迹的把自己的胸牌也漏在照片中,好似再说,我也是牛逼中的一员,其实他不过是牛逼门外的看客,但这也不能阻挡他显摆之心。

  医生的朋友,几乎大多数都是医生,胰腺科医生的朋友圈大多数都是胰腺科的医生。

  一时间,半个华东震动了。

  年轻医生的朋友圈下,全是疑问。

  “双主刀?你吹牛逼吧,有个吴老就让你这么显摆?劝你做个好人吧!”

  这是在魔都另外一个医院的同学,非常不服气的第一时间就揭露了他的装逼,当年他就是差了一点点没进入方东,所以……很酸!

  “没睡醒?又是一个二十四小时的班?快去睡睡,别说胡话了。”这是他以前的硕士时候的女友,现在京南。

  “我的偶像吴老和哪位大神同时做的?”他的师弟。

  青年医生一时间心里满足的不要不要。魔都,京南、甚至永远都不发言的硕士导师都发来了疑问。

  “真的?谁和吴老上的。”

  然后随着年轻医生的朋友圈被师兄弟们当笑话一样的传播开来以后,高年资的医生们也知道了这件事情。

  魔都涉外医院,“院长,听说有人和吴老同步做胰腺侧侧吻合,你说现在的学生怎么这么不靠谱。”

  “估计是真的?”张凡的大师哥看着被别人转发的照片,虽然张凡是背着被拍的,但是,大师哥一看吴老对面的背影,他就知道了,张凡来了!

  “真的?”涉外的胰腺主任嘴都合不拢了,“那么小的空间,胰腺不是肝脏啊,怎么可能啊!”

  “呵呵,有些人,就是生而为医的!”

  手术中的张凡不知道,他的名字一时间在华东医疗圈被人四处打听。

  “张凡是谁?”

  “王院,张凡是你们医院胰腺科的吗?”

  “怎么你也听说了?不是我们医院的,要是我们医院的,我早就当宝一样显摆出来了,这位到底哪里来的。”

  “北方?”

  “那帮死脑筋能培养出如此年轻的天才医生来?

  开玩笑,绝对是咱南方的,不过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医院的。难道是从欧美回来的?不应该啊,军队医院不可能让欧美来的进去。”

  魔都医疗圈看不起首都医疗群,首都医疗圈当让也看不上魔都医疗圈,互相鄙视之。

  而这两位,一位是京南老钟所在的医院院长,另一位是魔都排名第一的医院院长。

  太吓人了,胰管空肠侧侧吻合竟然上双主刀,谁能站在吴老身侧?难度提高无数倍的手术,谁能陪着吴老战一程。

  大城市毕竟是大城市,消息传播的太快了。先是华东,然后华南,消息被越来越多的圈子里面的人知道了。

  这个时候,努力低调了许久的老常终于慢慢的也被南方的医疗同行接受了,当下了班的老常点开朋友圈,原本半年来的好心情一下子不好了。

  张凡,张凡,他太知道了,“妈啊,怎么哪都有他啊,我都跨了半个华国了,他竟然也来了。天啊!”

  他太知道了,等大家打听张凡从何而来以后,他的电话绝对会是热线。

  “难道我就是传说被踩在脚下的石头,还是传说的中的豆豆?”

  嘴唇都被自己咬破的老常眼前一阵一阵的黑瞢,心都快碎了。

  青鸟,“老师,您看,这个是不是小师弟和师伯。”

  “呵呵,怎么不是,不说背影了,就看看他脖子上的肤色,都不用打电话去落实。哈哈!”

  卢老罕见的开着玩笑,老头太高兴了,“我的眼光就是好,哈哈,能和师哥同台竞技不落下风的弟子,谁有,谁有,哈哈!”

  如果这个时候,老头的师兄弟们在他的身边,他绝对能把大牙露出来,让这帮老家伙们羡慕羡慕。

  连接、缝合、关腹,患者的胰腺终于被连在了肠道上。

  “爽!”张凡非常罕见的在手术完成的时候说了一句。

  “呵呵,不错,还有进步的空间,不能骄傲!”吴老捏着了捏发酸的虎口,笑着对张凡说道。

  其实,老头心里却是震撼,“太有天赋了,一句话就让这个小子开了天窗,要不是老头子我还算是有点功夫,今天说不定让这个小子直接喧宾夺主了。”

  系统的功劳彻底的爆发出来了,什么是厚积薄发,没日没夜的熬肝,在师伯点透的一瞬间,张凡在系统的练出的功夫如同涌泉一样的爆发出来了。

  有才如同有孕一样,当出来的那一霎,大家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天啊,我不能活了!”作为三助的博士,今天真的是被压抑了。

  他看着张凡,再看看自己的主任,委屈的眼神,任谁都能清晰的感受到。

  “没事,没事,天下也就一个吴老,咱不和他们比!你不和他们比,还是魔都的青年翘楚。”

  也不知道胰腺科的主任是怎么想的,原本就委屈的博士,被自己的主任这么劝,他都有心换科室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