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四十三章 软硬实力都得有


  人生的转折点不多,大的转折点无非就那么一个,投胎、高考、就业、结婚,选择不同,以后行走的道路也是千差万别。

  而在相同的道路上,又有一些人走出了异样的风景,或许会有人说,他的运气好,他的机会多。

  如果把握好了人生中的小机会,说不定也会有逆天改命的大机缘。

  机会怎么来,就要靠自己平日里的积累努力、察言观色,开动脑筋,所以,大机缘是老天给的,而小机会则是自己争取的。

  当别人埋怨陈昊先站出的时候,却没一个人想着去熬肝也写一篇论文,说不定有机会呢?

  当众医生回家给老婆,给家人抱怨陈昊人精马屁,抱怨吴老不给机会,抱怨张凡是个黑煤球的时候,陈昊饭都没吃,喝了好几杯的咖啡后,就开始了论文之路。

  一边复习着手术影像记录,一边在网络上查找着相同或者相似的论文,发动了能发动的关系,给他提供相关的学术数据,许诺了无数的好处。

  看着手术影像记录,陈昊越看越感慨,“这手法,真难!”

  手术难,但对于陈昊来说,论文就简单多了,第一手的资料就在眼前,也就耗费点时间去查抄异同罢了。

  熬夜写出了第一版的论文后,手术室和陈昊有点小暧昧的护士打来了电话:“陈昊,吴老安排了一台明天的手术,主刀是哪个张凡。助手没你!”

  “好的!我知道了,大恩不言谢,等我以后犒劳你!”

  “嘁!能不忘了我就行!”

  挂了电话,陈昊也不气馁,写完论文后,赶着月亮还没下山,太阳还没上山就跑向了专家楼,路上又喝了两罐红牛。

  冰冰的红牛喝下去后,胃部有点痉挛,但大脑却是越来越清晰。

  张凡拿着论文装模作样的开始翻看。别看同是医学方面的资料,其实医学研究和医学临床差别很大。

  简简单单一个例子,进口的奥美拉唑能用于急性胰腺炎,而工艺不好的奥美拉唑很便宜,但医生不敢用在急性胰腺炎上,也就抑制抑制胃酸罢了。

  医学临床看的是效果,而医学研究搞的就是差异原理,为什么?

  同种药物的效应为什么不同呢,这个时候搞临床的医生就知道一点,进口的奥美拉唑有效果,至于为什么便宜的奥美拉唑没效果呢,估计是价格问题!

  而搞研究的就要通过大量的各种实验寻找其中的差异。

  张凡翻开论文后,看到的就是大量的数据,各种胰腺手术方式后的各种恢复数据,循证依据。

  “陈博士,你是不是以前就搞过这一类的论文?数据很详实啊!”

  “呵呵,您喊我小陈就行,以前确实有点想法,但没有一个主干。

  昨天您的手术,算是给了我一个主干,所以这种边边角角的东西才能用的上。”

  单独面对张凡,陈昊的姿态更低了。他看到张凡和吴老的相处的情景,所以,有些事情去求吴老,还不如求面前这个从西边来的家伙。

  吴老想着陈昊要忙论文,所以就没安排他上手术,但这种机遇,他能放手吗?说不定就一飞冲天的机会,他能放弃吗?

  不能,所以靠着软硬实力,他今天一定要想办法参与到手术里面。

  软实力,这篇论文就算要修改也没什么大的问题,对于这一点他有信心,博士不是白给的。

  硬实力,他暧昧了许久的人绝对知道有多硬,所以人啊,有些时候该硬绝对不能软!

  听他这么一说,张凡点了点头,“嗯!不错,让吴老看看吧。”张凡假模式样的夸奖了陈昊一句。

  “呵呵,我就知道,您绝对是识货的!哪个,哪个……”

  张凡也不傻,人家天不亮的就来门前站岗,想的是什么,张凡清楚的很,他也是从这一步走过来的,不过就是有了系统,才缩短了这一步罢了。

  “想上手术?”

  “嗯!嗯!”小鸡吃米一样的点头。

  “估计你熬了半晚上吧,再上手术吃的消吗?”张凡又问了一句。

  “张院!咱都是搞临床出身的,熬个一夜两夜的不是平常事吗?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张凡看了看陈昊,陈昊立马把胸脯挺的直直的,“行!哪今天你受点累,咱们一起手术吧!”

  “好!谢谢,谢谢张老师,可是吴老哪里……”

  “我去说,我就说你配合的不错,今天的手术,还是你来上。”

  张凡看着陈昊充满血丝的眼珠,看着他紧张的表情,再看看手里详实的论文,轻轻的说了一句。

  就这一句话,陈昊拳头捏的紧紧的,好似机会就在他手里一样。

  “谢谢!张老师,谢谢。”

  都不容易,熬过了青春熬过了岁月,张凡也是临床医生,懂得临床医生的苦,既然人家自己如此努力如此上进,为什么不帮一把呢?

  在茶素,有些时候找一些特定的手术患者,还真的不好找,想找的时候一台都没有,不想找的时候说不定能连着一周来这种病号。

  而在魔都,在方东医院就没有这种问题了,想要怎么样的患者,几乎都能找的到。

  老头今天给张凡找了一例早期胰腺癌的手术,地方大,医院大,找病号真的简单。

  张凡在现实生活和工作中,还真的没见到过早期胰腺癌的患者。

  癌症之王的名字不是白给的。胰腺癌往往被诊断的时候,几乎都是中晚期,而初期,很少能被发现。

  陈昊亦步亦趋的跟着张凡进了医院,“张老师,您去行政楼,要不我先去科室准备准备今天的手术?”

  “呵呵,行!”

  拿着陈昊写的论文,张凡进了被卫兵看守的行政楼。

  “师伯!”

  “呵呵,来了!怎么样休息的好不好,你来魔都的时间刚刚好,不冷不热,秋高气爽。”

  老头和张凡有了默契感,原本的关系好似更近了一步,大清早的老头竟然和张凡絮絮叨叨的说闲话。

  张凡还好一点,没觉得有什么,而吴老的秘书就不同了,他跟吴老好几年了,从来没在办公室遇上吴老和别人聊闲话的。

  说了一阵闲话,老头说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论文,陈医生写的论文。”

  “这么快!”

  “人家毕竟是博士吗!”

  “呵呵,你啊!来,我看看。”说着话,张凡把论文递给了吴老。

  吴老一边翻,一边对张凡又说道:“今天台手术,早期胰腺癌的,怎么样,有把握吗?”

  “您给我站台子,怎么会没把握呢。”张凡笑呵呵的说道。

  “油嘴子!”吴老瞪了一眼张凡,又说道:“本来有个身体条件更好的患者,可身份有点特殊,他不太想在国内做手术,所以只能选择其他人了。”

  “怎么?他不相信……?他不相信方东医院?”张凡立马把您改成了方东医院。

  “也谈不上不相信把,他的疾病是在这里诊断的,但是有些时候,富贵了出主意的人就多,人一多,又是关乎生命的事情,所以比较慎重。”

  “身体条件好,一起给做了就完了呗!要不再做做思想工作?”

  张凡舍不得到手的手术飞了,他的系统还嗷嗷待哺呢。

  “呵呵,要不你去说说!”老头抬头看了一眼张凡。

  “我打着您的旗号去,行不?”

  “哈哈!你个兔崽子怎么一点都没你师父的清高呢?”

  “呵呵,学艺不精,学艺不精!”

  “行,去吧,想做手术,想提高手术水平,想法不错,去吧,你去试试!”

  老头清楚的很,有些人,有些事,不是红口白牙能说清楚的。

  在普通人来说,能在方东医院让吴老的弟子做手术,这是福气,这是运气,而对于有些人来说,他还不信任。

  “师伯,还有个事。今天的手术让陈医生,就是陈昊,让他也上吧,我答应人家了。”

  “行!”

  “哪我走了!”

  “嗯,去吧,小王你陪着张凡一起去。”

  张凡临走的时候,吴老又对秘书说了一句。

  “好的!”

  ……

  随着张凡是谁的朋友圈转发的越来越多以后,这个消息也传到了茶素。

  虽然现代化的信息流通的越来越简单快捷,但有些时候,人和人,城市和城市还是有天壤之别的。

  原本这种信息传到茶素,估计也是很久很久以后,或许会被被人当吹牛的资本传到茶素,可这不是有个薛(a)飞和赵子鹏在魔都进修吗。

  赵子鹏还好一点,而薛(a)飞就不一样了,首先把自己和张凡在魔都的照片给大家显摆显摆。

  我和张院在魔都不可不说的故事!

  然后又发了一张张凡手术的照片,紧接着一句:张院和吴老震惊了魔都,我在现场!

  这下次不得了了,边疆医疗圈震动了。

  “乖乖,张凡这小子都去魔都了,还和吴老一起上手术。”鸟市的各大医院中,一些高年资主任,特别是普外的主任,扒拉着被人传来的朋友圈,羡慕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哎,人家老师和吴老是师兄弟,咱羡慕也没用。”

  “不是说张凡和吴老齐头并进吗?”

  “你能相信?他能和吴老齐头并进?哎,有个好师父,有个好老师,就TN的省事。这小子,哎!”

  省中心医院的肝胆科,“张院以后会不会留在魔都啊。”

  肝胆二科和五科的两位主任在一起,面带担忧。他们两个人和张凡走的最近。

  “要不打个电话摸摸底?”

  “算了,算了,等消息吧!”

  赵京津看着发来的朋友圈,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哎,看来还是有点小觑张凡了。”

  茶素,“不得了,不得了,张院好牛逼啊。”虽然是个背影,但熟悉张凡的人一看就知道,这绝对就是张凡。

  “张凡,张凡!”看着朋友圈里,哪个熟悉的背影,吕淑颜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望着秋天湛蓝而高远的天空,一行行飞过南去的大雁。

  “你或许就是天空中的鸿雁吧!”吕淑颜自言自语的说道,放手了,可时不时的张凡带给她的冲击力,让她原本就软化的心脏更加的柔弱无力。

  这或许就是差距,或者就是命运。

  普通医生们都带着一种好似牛逼的是自己一样,没办法,谁让张凡就是他们自己医院的院长呢。

  还有一些稍微年轻的医生,立马把朋友圈转发给同在茶素的另外一个三甲医院,中医院。

  意思很明确,来看看,来看看,三甲和三甲能比吗?我们的三甲名头是实打实的打出来的,干出来的!

  中医院的医生看了以后,就好似魔都对京都一样,瞬间大家同一时间失了聪,你牛逼怎么了,我就装着没看到,我就不给你六六六。

  而欧阳看了朋友圈后,眉头疙瘩都起来了。

  万年跟班医务处的主任陪着小心的在院长办公室里面。

  “你说张凡会不会被留在魔都?”

  欧阳像是自己在说话,又像是在问办公室主任。

  办公室主任太了解欧阳了,他知道,欧阳这是在问他,而且院长这个时候心里也没底。

  “应该不会,以前张院不也经常朝青鸟跑吗。而且那边还是他师父,也从来没听说张院有想留在那边的意思。”

  “可这次,你看看,风头多大,吴老的名气,难道你不了解?当医生的,特别是外科医生,谁能经得起这个诱惑?”

  “呃,好像也是!”

  反正车轱辘话,医务处主任说的是翻来覆去,欧阳的语气朝那边,他就朝着那边说。

  “不行!”欧阳三角眼瞪起来了。

  刹那间,办公室主任挺起了胸膛,如同等待检阅的士兵一样,刀山火海就等下令了。

  “这样不是办法!”

  “要不打个电话?关心关心张院?问问他累不累?家里需不需要帮忙?”

  欧阳瞪了他一眼,然后想了想后说道:

  “薛(a)飞,也是个不顶事的,一天就知道玩,这么大的事情,他都不知道汇报,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还有没有政治敏感性了。你给他打电话敲打敲打。

  还有,张院长出门在外的,他身边没个人也不方便,这样,你准备准备,坐最近的航班去魔都。

  张院是干大事的人,一天到晚的忙手术,他身边肯定会有一些闲杂人员来干扰。

  你去了帮着照顾照顾张院的生活,然后多挡挡驾,我的意思你理解了吗?”

  “嗯!我懂了院长。”

  “好,去吧,抓紧时间,还有,再带上一个人,你一个人估计忙不过来。”

  “好的,医务处的小李怎么样,小姑娘心思仔细,做人也很稳当。”

  “行!”

  呼呼啦啦,呼呼啦啦,医务处的主任和医务处的小李连收拾的时间都没有,就带来几件换洗的衣服,飞往了魔都。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