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五十九章 串起来的肉包子


  一台肝包虫手术,如果用专业术语来描述,无外乎就是虫卵、成虫、幼虫罢了,不说外行人,就连不搞普外的医生都无法理解。

  张凡挖出虫卵后,立刻说了一句:“无水酒精!”肝包虫的成虫好杀,而卵则非常的难以杀灭。

  看着完整的虫卵,手术台上的医生都在震撼于这个虫子的可怕。

  这个时候的肝脏,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在肝脏上面,里面盛着淡而发粘的浅红色液体,这就是人体的血液和寄生虫排出的混合液体。

  “弯盘!嗯,切的很完整。”张凡如同挑葡萄一样,提着一疙瘩白腻且滴答着血黏液体的虫巢前后左右的观察了一遍后,对器械护士说了一句。

  “放好,等会装在组织袋中拿出去给家属看一看。”

  “哦!”小姑娘嘴里那叫一个涩,嘴馋的她上手术前吃了一块巧克力这会子从胃里返到了嘴里。

  手术台上,吐又不能吐,咽又咽不下去,有史以来她觉得巧克力竟然如此的酸涩。

  “天啊,这东西这么大!”麻醉医生也趴在手术台沿上稀奇的看着弯盘里切除下来的虫巢。

  “你看,你看,这玩意还会动!”蠕动在弯盘中的虫巢,就一个字:腻。

  有些人很是奇怪,比如越是害怕的东西,虽然怕的两腿都在发颤,括约肌都开始收缩,但就是好奇。

  “这玩意就是放大的星空杯!小李,你对象昨天带来的零食就有,你看看像不像,你还舔着吃呢!”油腻的麻醉医师调侃着巡回护士。

  不说还好,一说,大家一看,乖乖真的像,从身体中取出来以后,虫卵温度下降,油脂变沁,贴服在表面就是一层明晃晃的白色奶油。

  而破裂后的红细胞释放出的铁元素发着褐色,粘附在白色的虫卵上,沾染上黏黏的虫子分泌物,真的就如同一层薄薄的可可脂,偶尔蠕动的虫卵,就如人在嘴里拒绝一样。

  巡回护士脸都青了!

  “咳!咳!咳!”副主任听不下去了,他虽然不是麻醉科的领导,但好歹也是一个副主任。

  他一咳嗽,大家也收敛了许多。

  “师弟,厉害,我看过一篇论文,说肝包虫完成切除率相当的低,你这一手真的可以大力的推广一下了。”

  手术完成的顺利,大家也从恶心的心思中出来以后,忽然有点小兴奋。

  “师哥,等你去支边的时候,帮着我们把把关,一定弄个好点的论文出来。”张凡笑着说道。

  “好,好,这方面我们主任是大拿,有他把关,一点没问题。”

  “哎!你的肝胆异常血管都登上了柳叶刀,你别谦虚。”

  “哈哈!”

  下了手术,要是一般人,遇上这种异地求医碰到当地医生给主刀的事情,绝对会不好意思。

  但,水业公司的老总夫人那里有不好意思。

  “张院,张院,我和你们医院的欧阳院长关系不错,这次多亏您了。

  您也别笑话我们,我们老杨身体平时就不好,这次也是着急了,您千万别介意。”

  “我不介意,一点都不介意的。”张凡拿着组织袋让对方看虫卵,结果这位大妈好似恨不得一把扯下张凡的口罩,要看看张凡的五官一样。

  “那就好,那就好。这几天就麻烦您了,以后多来家了玩啊,我们家在……”

  张凡一头的雾水,什么情况!张凡纳闷,而欧阳也接到了这位大妈的电话。

  就一个意思,张院结婚了没有,我有个姑娘,人美家富,良配,奇葩之人啊!

  ……

  下了手术,张凡还想落实一下肝胆中心去支边的事情,结果就接到了吴老秘书的电话。

  “张院,手术室说您下手术了,现在方便的话,请您来趟国际医疗部。”

  “好的。”张凡也没多问。

  吴老呼叫是大事,落实支边也不是小事,张凡把这个事情交给了茶素医务处的主任,这种事交给他,张凡放心的很,他的性格不占便宜就算吃亏,绝对能让张凡满意。

  刚进国际医疗部,张凡就看到吴老皱着眉头手里拿着检查单。

  而吴老身边站着大师哥老婆还有几个陌生人,看到张凡后,大师哥的老婆刚要打招呼,吴老就说话了。

  “你来看看,很奇怪。”这话一说,打招呼的人也都不说话了。

  张凡接过检查结果一看,“这么紊乱?”

  “是啊,几乎所有系统都出了问题。”

  “病号呢?”张凡问了一句。

  “在病房。”

  “师伯,我们去做个查体?”

  “嗯,走。”

  在部级医院找个疑难杂症太简单了,但是让吴老都皱眉头的疾病还是不多的。

  虽然患者的疾病很严重,但老头心里没个诊断方向,这就是很是麻烦的事情。

  人体疾病很多时候讲究一个追根溯源,但当系统彻底紊乱的时候,要从千头万绪中寻找最初的病因,很是考究一个医生的综合素质。

  但,吴老行医一辈子了,这次真的没了头绪。就如一个被猫咪抓乱的毛线团团,根本没一点线索找头绪,太杂乱。

  进入病房,映入张凡的是一个脸色灰白,但神情却是,怎么描述呢,就是浪子的表情。

  “来了?”

  “嗯!”

  “坐!吴老?”

  “嗯!”

  “呵呵,久仰,一代大家。”

  说话说的莫名其妙,吴老回答的也莫名其妙。

  “这是我们公司的潘董!”大师哥的老婆悄悄的解释了一句。

  这位潘总也是个人物,他老子是第一批过江的功勋,而他也曾是个小将。

  后来,看着被他们觉得没意思了,不刺激了,他头一甩牙一咬,去了第三世界,成了一个背包客。

  哪个年代的背包客,没点钱估计不行,就如最早的欧美贵族去了非洲,什么都不带走,就带了一个艾滋一样。

  他也是,晃荡了十年,算是也用脚步丈量了一遍大非洲。最后回来在经融系统当起了董事。

  可身体却慢慢的出现了问题,刚开始腰酸背痛,碰凉水就如针扎。

  咳嗽,剧烈到肺泡都能咳出来。原本也是个彪型大汉,几年的时间就成了火柴棍。

  这几年跑了不知道多少国家,跑了不知道多少医院,就连诊断都不一样。

  有说是重症结核的。

  有说是寄生虫的。

  还有说是慢性肾炎。

  也治疗了,大剂量的药物下去,病情时好时坏。

  吴老站病床边上要上手,张凡先一步站了出来。“师伯我来!”

  老头看了看张凡,点了点头,“带上手套!”

  “好!”

  当解开患者的衣服,张凡吸了一口气。

  什么是波涛汹涌,好些人会说是欧美女性。

  其实不是,当张凡解开患者衣服的时候,原本是个枯瘦如柴的人,但胸膛上面随着呼吸此起彼伏的肉波浪在滚动。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濒死瘦如柴的人,肋骨根根清晰的人,结果在胸膛上能看到黄色的皮肤包裹着囊性肿块在胸膛上滚动。

  而且这个囊性肿块还不是一个,而是好多好多个。这种强烈的对比,真的能呈现出波涛汹涌。

  “皮下脓肿!”张凡都愣住了,“感染如此厉害。”

  “呵呵,是啊,当初说是重症肺结核,都TM快成化疗了,结果就管用了三个月,后来就这样。”病号一点都没在乎张凡诧异的表情。

  张凡轻轻的抚摸在患者的身体表面,摸在烫手的身体上,明明是滚烫的皮肤,但张凡感受到的却是冰冷,冷到让他能打寒颤,能起鸡皮疙瘩。

  什么肝包虫,什么满肚子粪便,张凡真的希望去面对这些疾病,而不愿面对这个病号,太膈应了。

  膈应到人体连呃逆的感觉都产生不出来,就是一个劲的在心里喊,“摸个蛋啊,快给老子走远点!”

  真的,这个时候,张凡心里就有这么一个声音再喊。

  “您能转转身体吗?”张凡压了又压自己心中的强烈排斥感。

  “不行!我现在也就能自己张嘴吃饭,自己坐在凳子上,翻身有时候可以,有时候不行,今天正好不行了。”

  “好,我来帮你!”

  张凡咬着牙轻轻的把患者翻了个身,后背的脊椎上,如同串起来的肉包子一样,从颈部到尾椎,有一个算一个,都长者大包。

  轻轻一摁,这玩意立马变型,拿开手,又立马复原。

  张凡彻底的检查了一遍患者的身体,就连平日里轻易不检查的肛(a)门和生(a)殖(a)器都没有放过。

  肛门附近全是如同冬日里干粗活人的手,裂开了无数的血条子,稍微一刺激,淡黄色的液体,就如口水浓痰一样,给你挤了出来。

  至于第三条腿就不描述了,你可以想象一下,自己胳膊被刮破,然后又摔了一觉,而且还是在摔在煤堆里,血红沾染着黑煤渣,他的第三条腿就是这个状态。

  “他是怎么活下来的!”检查完以后,张凡心里就是这么一句话。

  好似这位也知道张凡的想法一样,“呵呵,蛋白如同饭一样的吃……”

  张凡没搭话而是抬头看了看师伯,老头一直盯着张凡的查体动作。

  当张凡看向老头的时候,老头也明白张凡的意思。

  他说话了,“艾滋检查什么结果?”

  “阴性!不光是我们医院的检查,就连首都的中庸也是这个结果。”

  一听不是艾滋,张凡也开始皱眉头,“还有什么疾病如此霸道呢?”

  吴老思考了大约十分钟,真正的是长考,“你觉得呢?”

  张凡有个蛋想法,“打开看看,他的脊椎都已经都出现感染了,如果要延缓他的生命,先彻底的清创,把该清创的都清创了。或许……”

  张凡的想法也没错,医疗中剖腹探查太多太多了,但就算剖腹探查也有个最终的目的。

  而这种切开清创的治疗方式,没错,但也不好,就是扬汤止沸罢了。

  就着患者目前的身体情况,别说扬几次了,说不定第一次就能扬死在手术台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