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七十章 别学掏和挖了


  技术,一项技术的创新,听起来好似人类就是靠着这个创新在前进,其实不然,如果没有什么利益或者其他利己的好处在里面,想传播一下是很难的。

  比如手外科中的克氏针斜穿内定法,这个手法在当时相当的厉害,手骨大多数都是扁平的,就像口哨的入嘴端一样,不好固定。

  稍微一弄说不定就会粉碎,一旦粉碎了在以前是要截断指头的。当初陈主任研究出这个手法后,结果叫好不叫座。

  别没人愿意去继续研究,就连推广都是问题。不为其他,一个克氏针才几块钱,直到手指钢板出来以后,手外科才算有了点起色。

  难道钢板的植入让手术更简单了?损伤更小了?没有,相比较而言,钢板的内植术损伤更加巨大。一个二次手术就能湮灭一切。

  但,这玩意贵啊,一个钛合金的比口香糖小很多的钢板就大几千,直接说不成!

  所以,这个技术创新,有些时候未必能光大起来。有些时候是因为技术创造不了经济利益,有些时候是因为这个新技术太难,不利于推广。

  往往很多时候,一个新技术的出现也就是发明者自己心里得意下罢了。

  叶医生的薄膜缝合技术,不花费一点材料,而且练习起来相当困难。

  所以也就在他们医院的神外科的医生会去努力的练习,这也是他们能走到华国神外巅峰的一个缩影。

  张凡在看到叶医生缝合的时候,眼前一亮,相当仔细的看,然后心里也感叹不已,这个手法太巧妙了。

  系统不是万能,就如有一些很好的华医药方一样,也会慢慢流逝在时光中一样,不是所有的技术都会被收录进去。

  但系统对于张凡的一个整体提升是肉眼可见的,而且张凡在系统中练习了多少名家的手法,真的是厚积。

  所以,现在的他举一反三有点夸张,但一眼看过去,对方的手法技巧,大概的还是能看出一点来的。

  大出血的时候,张凡不敢去练习看到的这个缝合手法,人命关天的时候,一点疏忽都不能有。

  可等止了血,要关腹的时候,张凡回想着叶医生的手法,开始在患者的大网膜上练了起来。这种技术越早练习越容易掌握。

  刚开始的几针,叶医生还没看出什么,因为张凡的手法没一点自己缝合技术的影子。

  可随着几十针后,原本和吴老聊天的叶医生不说话了,盯着张凡的双手仔细的看。

  越看越惊诧,普外的手术难度有多大,他虽然也知道,但体会不深,他在普外也就是做个阑尾,做个胆囊的水平。

  可看着张凡缝合的手法越来越像自己的技术,就不淡定了。他当初为了这个技术,几乎跑遍了魔都的农贸市场。

  不是所有的鸡蛋都适合缝合的,必须是母鸡在两个月内下的鸡蛋才合适,因为时间越长,鸡蛋的这个膜也就会慢慢的消失。

  当年的他腿都跑细了,就现在,他的孩子对鸡蛋敏感到只要是有鸡蛋的食物,他就会恶心。

  看着张凡还有点笨拙的缝合,他心里真的惊诧了,他知道这个技术也就他们科室有人在学习,目前纯熟的人都不多。

  可这个小子,才看了几眼,然后直接开始慢慢的摸索,而且眼看着对方摸索的越来越纯熟。

  一针一针,慢慢的,张凡越来越熟练,吴老也诧异的看着张凡,刚开始他看着张凡笨拙的缝合,以为他尿憋了。

  原本想开口说话,结果再仔细一看,不对,张凡的缝合手法有点奇特。

  看着张凡的手法,叶医生心里对张凡的天赋真的是惊诧了,人才他见过太多太多了,他们科室的好几个医生,手把手的教都没张凡这种速度。

  叶医生静静的看着张凡,不说话,他在等,等张凡说话,如果今天张凡不说话,他也不会多说什么的,但,以后如果有人提起张凡,他绝对会说一句,这人不怎么样。

  你天赋迥异,哪是你的厉害,但你如果不会做人,也别怪我小气。

  张凡哪里会不懂,他卖方便面的时候就已经懂了,进人家门的时候,不管人家买不买,散两根烟,下次去的时候都好进门。

  何况今天把人家看家的本事给翻了一个底。

  “叶老师,哎!我自大了,看着您缝的时候,多简单,多顺畅,我寻思着也不难。

  嗨!一上手才知道,太难了,就这几针缝的我大鱼肌都开始酸疼了。”

  张凡没回头,但也没喊人家教授,更没喊人家主任,而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老师!

  这话一出口,静静的站在张凡身后的叶医生笑了。人,就是这么奇怪,不求你金不求你银,就只要一个尊重,就要一个认可。

  “呵呵,你小子不简单!

  我手把手教的学生都没几个出师的,你看了两眼就能描个八九不离十,厉害,厉害啊!”

  叶医生笑着说。

  “您就别笑话我了,我就是看了一个皮毛,真正的东西心里一点概念都没有,叶老师,您给指点指点。”

  张凡呵呵一笑,听老叶好似也没什么不乐意,就趴着杆子往上窜,这一点,张凡绝对是有天赋的,都不用系统去加强。

  “哈哈,好,好!你看啊,薄膜的厚度一般都是以毫米为单位的,你就不能当它是一般的组织了,在入针的时候……”

  张凡没觉得自己有骄傲的资本,系统就如天赋一样,这玩意一点都没什么可骄傲的。

  所以,对事对人都保持这个一个平常的心态。

  而老叶可不这么认为的,他的天赋高,所以往日就有一种略微傲气的心态,但自己可以骄傲,可就见不得别人骄傲。

  张凡这么一下子,刚好挠到他的痒痒肉了,他把张凡看做和自己一样的有天赋的医生,但对方又没自己讨厌的臭毛病。所以,他高兴了。

  老叶说着说着,直接抓着张凡的手,开始现场教授起来,“别用劲,感受我的力道,别看,用心去体会。感觉到了吗?那中微微的爆裂感?哪种锐器的突破感?”

  “嗯,感受到了。叶老师,您再来两遍,我还想再巩固一下!您做的太快了。”

  有一说一,做技术来不得虚假。张凡原本微笑的脸也变的相当的严肃。

  这个态度,这个认真而谦虚的态度,让老叶心里相当的受用,这是什么,这他娘的就是妥妥的成就感啊。

  张凡给了老叶一种满足的成就感。老叶直接拿出看家的本事,这个本事都还没给他自己的学生说过。

  而今天,他就如喝了纯酿一样,不让说都不痛快,真的就如酒逢知己千杯少。

  几十年总结出来的经验,老叶恨不得全部拿出来给张凡亮一亮。

  吴老看着两人,撇了撇嘴,“兔崽子,嘴真甜!这老叶也太容易满足了!”这就是嫉妒,连老头自己都没感觉出来的嫉妒。

  他和卢老何尝也不是这样呢!

  “叶老师,您给把把关,看我缝的对不对。”张凡终于学到了内在的精髓。

  “好,你缝,我看!”

  张凡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把叶老头刚刚说的要点,再一次的在脑海里面放了一遍后,他腾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然后,手起,针入,单薄的腹膜就如同鞘膜一样,他开始缝合了。

  进、出,突破感,插入感,张凡发挥的淋漓尽致。老叶站在一边,看着张凡的缝合。

  “不错,张凡,不错,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感觉,对,继续,要是再快一点,就更好了,鞘膜血管的缝合是一定要注意时间的。”

  看着张凡越来越娴熟,老叶对吴老说道:“他是来你们医院进修的吗?你们医院的普外还有什么可进修的,要不让他来我们院进修神外吧!”

  “呵呵,他都要走了!这次是没机会了。”吴老看着老叶笑着说道。

  “可惜了,可惜了。”说完,也不理吴老了,他一看吴老一脸的不乐意,也不搭理吴老了。

  吴老和卢老不一样,卢老在手术上已经没什么可教授张凡的了,所以他也支持张凡全面开花。

  而吴老则不同,他想让张凡定下心来就在普外发展,他想看看张凡到底能走到多高。

  是不是能走到他未达到的领域,所以对于张凡繁杂的技术,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排斥的。

  “张凡啊,别看你天赋高,其实这个缝合是我们神外最简单的入门技术。

  学习这个技术,你可以简单的随便学学,但更难的技术,这样就不行了。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找个时间,让我好好带带你,你得系统的学学神外,神外是一门相当有趣的学科,也是医学的桂冠!只有拿下这个桂冠,你才能……”

  老叶开始忽悠了。最简单?多少人多少医院在血管再造后出现大量的血栓,没这一手,手术失败的几率提高了不知道多少。

  “我不在,你吹就吹了,可我在一边站着,你这样吹,合适吗?”吴老不乐意的说道。

  “哈哈,我错了,我说错了,医学的桂冠是普外,而神外则是桂冠上最亮的珍珠!这话没错把吴老!”

  ……

  “呵呵,叶老师,我出来时间长了,得回去了。”张凡笑着对叶老头说道。

  叶医生一听,原本笑的脸也有点拉下来了。老头没牌面吗?满世界打听打听,不说华国,就算欧美日多少医生想进他的门学技术。结果这小子竟然拒绝了。

  “哼!”心里冷哼了一下,老头也不说话了!

  “叶老师,我以后能不能来找您。以后我每个月都会来一次魔都的。这次回去就要准备结婚了,我来的匆忙,给您也没准备一个请帖……”

  “结婚好,结婚好!男人结婚了心也就定了,心定了就能更好的发展事业了。

  请帖不请帖的没那么大规矩,我的电话你等会记一下,给我发个日期地址,我一定去参加你的庆典。

  还有啊,这个一月来一次,有点太久了,你直接来我们医院算了!”

  老头一听,张凡人家要回去结婚,不是要拒绝自己,赶紧趁热打铁的说道。

  有天赋、踏实,还不骄傲,谁不喜欢!

  “呵呵,你想多了。行了,赶紧把,我们那边还有台大手术呢,张凡赶紧!”

  “好的,师伯您稍微一等。”

  ……

  叶老头看着张凡跟着吴老走了,老头嘴里嘀咕道:“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学普外,能学个什么哎,不是掏就是挖的,有意思吗!”

  回去的路上,吴老闭了半天眼睛。张凡一点都没操心老头的内心想法,他这会还在温习叶老头的技术呢。

  “张凡啊,我给你说,你千万别听叶老头的,他忽悠你呢,我给你说,就目前的技术,别说研究透彻了。

  他们连大脑目前的功能都不清楚,连一个基本的概念都不全,能搞出什么来。

  没有几代人,估计神外也就在颅脑边上打打游击战。

  可普外不一样,普外想在几乎可以说基本的生理已经搞清楚了,已经是厚积薄发的爆发点了。

  你现在就借着这个大趋势,乘着这个爆发,走的更远更高。明白了吗?”

  “师伯,我懂!”张凡这么一说,老头终于高兴了。

  “嗯,懂就好了!”

  “师伯,下次来魔都,您带我去趟军队总院怎么样!”

  “嗯?去干什么?”吴老不理解的看着张凡。

  “山华的神外如此的厉害,我想去看看和山华起名的总院到底有多厉害。”

  “呃!不去!”

  老头嘴都撅起来了!

  “师伯,我一定好好的写一篇肝胆的论文!”

  “五篇!”

  “两篇!”

  “这不是做生意,我给你说……”

  一谈论文张凡就蔫了,太难了!

  “张院,您看看这几个名单,他们都是要去支边的医生,可好几个医生都不太愿意去茶素。有些医生,我们直接见不到,不是在门诊就是在手术,不然就去实验室或者飞了刀。”

  张凡看着手里的名单,“嗯,普外的不用再找了,我直接找我师伯。

  心胸外科的这个医生一定要拿下。约不到吗?”

  “嗯,人都见不到。”

  “我去!”

  张凡带着茶素医务处的主任走了一遍,如果张凡是刚来的时候,估计也和茶素医务处的主任一样,人都见不到。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几个魔都的医院,张凡现在的名号已经有点力度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