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七十三章 摇旗


  人类的身体进化的到底完美不完美,答案是否定的。但,就一个直立行走后,释放出了双手,就这一条,就把所有的不完美给掩盖了。

  简单的举几个进化不完美的例子,比如人的大梁,椎体。

  这个器官有一个谁都无法避免的疾病,叫退行性性变。

  随着人的年龄增加,这个器官就会提前老化,原本能用200年,结果就是因为直立了,它提前出问题了。特别是骨节之间的软组织,会慢慢的变薄或者骨化。

  就如螺丝和螺丝帽之间有个垫片一样,没了这个垫片骨头会和骨头相互磨损,老话说人老会缩,说的就是这个变化。

  还有就是人体中的压力,趴着的时候身体几乎都是平行的,心脏的压力也不大。

  但直立后,心脏要把血液压往高高在上的脑袋,所以下肢的压力往往也会变大进而导致了一些人的小腿如同纹了身一样。

  这些都是进化带来的副作用,想要椎体得到休息想要下肢不要出现静脉曲张,平时一定要注意劳逸结合。

  别不当一回事,日积月累下来,老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老伴拥抱着其他老头跳舞的时候,你就会感慨,以前我怎么没多躺一会呢!

  非要让张凡做手术的这个老头呢,当年因为在机关单位,以前的哪种老式机关单位,又是当领导的。

  所以烟不离手,按照以前的老观念,反正是不花钱的烟,不抽白不抽。

  常年的吸烟,让老头如同行走的老式拖拉机一样,突!突!突!走到哪里都是人没到咳嗽先达。

  这个咳嗽,不光是一个简单的气道痉挛而产生的震动。

  这个玩意非常的复杂,一点不比汽车的活塞运动差。

  当震动产生的时候,首先是胸腔内的压力剧增,就如你张嘴大声喊人的时候,首先要吸一口气才能喊的洪亮,咳嗽和这个原理其实是一样的。

  虽然原理一样,但这个咳嗽产生的压力比喊人唱歌吊嗓子一类产生的压力就可恶多了。

  咳嗽,是一下一下的,非常不平稳的。这样的剧烈而频繁的咳嗽,就和拿着一个小锤子在腹腔菲薄的地方敲打一样。

  敲一天,没什么事情,敲一年,原本菲薄的地方就更是菲薄了。

  而老头好死不死的又玩了一个憋气大法,好嘛,原本就薄如草纸又有了缝隙的地方。一憋气,噗嗤一下,肠子顺着精索走的通道跑到了袋袋里。

  老头岁数也大了,肌肉本就已经松弛了,这一下,肠子们痛痛快快的出去见世面了。

  老干局发话了,医院也就硬着头皮给张凡传话了,“张院,还得麻烦麻烦您,我们这边有个老领导,身体不太好,得了疝气,想让您给做个手术。”

  附属医院的业务副院长客气的对张凡说道。说实话,其实这位副院长对张凡是有警惕之心的。

  刚知道张凡的时候,张凡还是个科室主任的助理,说实话,当初他没把张凡当回事。

  下级医院来上级医院做手术,真不知天高地厚。当初他真是这样想的,不过没影响到他的利益,他也就当不知道罢了。

  等张凡带着肝胆科室开始做巨大肿瘤的时候,他着急了,他想插一腿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成了院长助理了。

  虽然是下级医院,但如此年轻的院长助理,还能带着上级医院的科室跟着他干,这就由不得他不慎重了。

  还没等他出手干预的时候,张凡人家已经成了下级三甲医院的常务院长,而且还飞刀去了首都,飞刀去了魔都。

  这一下,他着急了。他太知道医疗这一行了,只要张凡开口,附属医院的第一副院长说不定就姓张了。

  所以他是明里暗里的不愿意张凡多来附属医院。用他的话就是:鸟市这么大,医院这么多,您就别来了!我苦巴苦的熬了多少年,眼看媳妇熬成婆了,你要是摘了桃子,还让我活不活。

  首都来飞刀的医生他不担心,三川、陕市的医生来飞刀,他也不担心,现在对于张凡,他真的紧张,两股颤颤不至于,但心也是悬着的。

  所以这位副院长在这个病号身上动了心思。

  “哦,疝气手术?这手术……”张凡听对方这么一说,就沉吟了一下,话也没说全。

  原本想说这手术还用的找我来做?但这话一说就成打人脸的话了,所以张凡沉吟着,没开口。

  这也由不得张凡不沉吟,疝气手术也就比阑尾手术难一点而已,在外科都是用来考核一年住院医的考试手术。

  一台这样简单的手术,让一个副院长来给张凡说,不太对啊,所以张凡没一口答应。

  人在江湖,不害人,但也不能傻乎乎的不防人。飞刀,谁知道会动谁的利益。

  “是这样,对方打听到您是边疆最厉害的外科医生,又听说您来了,所以非要让您做,这老干局也发话了。所以还得您再来劳动劳动您了。”

  副院长笑眯眯的对张凡客气的解释到。对于普通人,普通医生之间的交流,用不到深思熟虑,因为大家都很简单。

  “哦,老干局?退休的老人?”张凡点了点头自言自语的念叨了一下,然后又问到:“身体情况怎么样?”

  “好的很,没事就在广场锻炼身体呢。”院长赶紧说道。

  “哦,时间有点仓促啊。”张凡有点犹豫,不是对手术费用的犹豫,而是对手术的犹豫。

  既然来了,做就做吧,虽然心里觉得不太对劲,但又舍不得到手的手术。

  “没事,没事。这手术对您来说,也就半个小时的功夫。耽搁不了您多少时间的。

  就这样说定了啊,我现在就去给您联系。”没等张凡说话,这位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就如庄子嘲笑大夫一样,说实话张凡真还没瞧上这个位置。

  这个地方,也就比茶素医院略大一点罢了,上没人支持,下没普通医生鼎力相助。现在就算请张凡来这里当第一副院长,张凡都不来。

  可对方不这么认为,所以这位院长急急忙忙的找老头去说话。

  人,说实话,大多数人都是好的,当今的医疗环境下,好似今天出个事,明天闹个新闻的。

  其实大多数患者没有那么复杂,他们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想着让自家病人有个好医生,能得到正确的安全治疗。

  所以当一说有飞刀医生,一说有专家,就算手里紧张,也不会在这个方面去吝啬的。

  而这个老头就不一样,副院长给老头一说,然后又说道:“老领导,人家是专家,飞首都,飞魔都,所以这个费用还要您私下再给一点的。”

  一台飞刀的钱有多少?不搞这一行的人,觉得会非常非常的高昂。

  其实不是,院士级别的医生,一台手术的费用大约是三千。如果是脑外、心胸、眼科这些高精端的科室,撑死了也就五千元。

  可以这么说,一个外地的患者,如果去首都,去魔都,别说找院士级别的医生瞧病了,就算一般的医生做手术,最后花费的费用都不止这一点。

  大城市大医院的一个陪护费最后结算下来,都不止这个数,还要吃喝拉撒。所以有些时候,不怕人家来飞刀,就怕人家不飞刀。

  飞刀医生全凭病号积累起来,一个周末两天时间,熬二十多个小时才能拿到三四万块钱。

  所以,飞刀,这个国家不支持,不反对,沉默不语的行规,真正的是对老百姓非常好的一个事情。

  普通老百姓求之不得的事情,在这个老头听来就成了羞辱。

  “什么?还要费用?我是什么级别,他不知道吗?嗯!现在怎么成这样了!做个手术不是他应该的吗?还要收费!”

  老头捂着下面,两腿之间如同夹了一个气球的下面,说话不敢用力,深怕气球又变大了。

  但,语气是相当的不满,眼睛瞪的都快跳出了眼眶。

  “哎,人家是专家,我们也不好干预,要不您给老干局打个电话,说一说这个事情。您这个级别,应该享受的待遇,也要让他知道一下。”

  不紧不慢,慢慢吞吞的副院长给张凡挖了一个坑。

  这种手术,一旦张凡开个口子,下次张凡飞刀,副院长就会说,上次都免了,这次也免了吧。

  久而久之,张凡也就不会来这个医院了。就算张凡无私奉献,下面的医生无利可图,也就不会上心给张凡收拢病号了。

  往往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没想法,结果别人就已经给你把这个想法强加在你的脑海里一样。

  老头一听,不干了。小区的老头老太太他没辙,人家不带他玩,他总不能跑到上级去告状吧。

  自己憋气咳嗽弄的如同挂了一个气球一样,火大的他正好没地方撒气呢。

  所以,副院长稍稍一撩拨,老头就给老干局打电话,扬言要去首都找领导,说是这个社会不管不行了!

  老干局的领导头都大了。

  “怎么办?”只能去和张凡交涉了。

  “张院,您看,这个实在是……”

  “呃!”张凡一听,就反应过来了。张凡没说话,薛飞跳起来了。

  他知道,这个时候,该他出来了,有些话张凡不好说,他好说啊。

  “张院,赶紧走,邵经理还等着咱回去呢。咱也不是二傻子不能给人白白当刀使。

  还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人,我们求着他做手术吗?你是领导怎么了!走,走,走!咱,现在就走。真是见不得别人好啊!”

  薛飞一着急上火,三川普通话彪的飞起,就差一句龟儿子了。

  张凡心里也有点恼火。

  今天你要是实在没钱,照实说,张凡也不是见钱眼开的人,而且这个事情绝对就是行内人给支的招,想让张凡坏规矩。

  “行吧,这个手术也不是非要我做不可,其实附属医院谁都能做!”张凡拉了拉薛飞,人家老干局的干事也不容易。

  “张院,这个事情,实在……”干事尴尬的搓着手,他都觉得脸红。

  说完,张凡脸色也不是很好看,“走吧,看来咱是惹人厌了。”

  说完,他起身就走,薛飞立马紧随其后。

  张凡一走,肝胆科五科的老李立马知道了这个情况,死活不让张凡走。

  “您这是带着气走的,这不是骂我不是人吗?今天不论如何,我给您出这个气。”老李一脸的愤慨,拉着张凡。

  “没必要……”

  “不行,张院,您今天要是走了,就是看不起我,以后不想和我老李打交道了。

  说个不要脸的话,也就您太年轻了,不然我老李死活都要拜在您的门下。

  今天您听我的!”

  说完,一个手拉着张凡,一个手开始打电话摇旗。

  “老王,陈院长太不地道了,给张院挖坑……”这是肝胆三科的,他和肝胆三科的主任跟张凡跟的最紧。

  “赵主任……”给三科主任打完电话后,立马又给赵京津把电话打了过去。

  赵京津受张凡恩惠最多,虽然平时不像其他人更的那么紧,毕竟人家也是江河学者也有牌面的。

  但一听完老李这么一说,老赵直接和张凡通话了。

  “张院,这个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敢给你挖坑,就等于扇我耳光,你等我,我马上来。”

  “赵教授,你听我说。”张凡话还没说完,对方就挂了电话。

  肝胆七个科,十四个正副主任亲一色的表示要来帮场子。

  主任级别的电话打完以后,老李还不罢休,直接把电话打给了附属医院的院长。

  “头,事情就是这么一会事!您看怎么办~。”

  “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过来,你把张院安抚好。”

  他太清楚张凡了,副院长对于张凡的了解太浅薄,而他太知道张凡的威力了。

  所以,第一时间就摆明车马炮的要支持张凡,要给张凡找场子。

  领导毕竟是领导,他挂了电话,直接通过老干局找到了老头的女儿。

  “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人家张院给你做手术是情分,不给你家人做手术是本分。我的意思你是不是劝劝你的老父亲,毕竟人老了有些时候……”

  “我懂,我懂,院长,我懂!我现在就去劝我爸爸,然后我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老头的女儿也是体制内的。

  但她比老头明白的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