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八十章 迂回


  不知道从哪个时候开始,华国的大事一般都是在饭局上谈的。比如当年老项要杀老刘,非要选个在吃喝玩乐的宴会上进行。

  到了现代往往也是一样,会议之前,重要的事情,其实早就在小饭桌上谈妥了,两杯小茅,一口肉,什么都好说。

  茶素医院的开机仪式也算是过程惊险结局完美的结束了。

  在一帮其他医院的医生羡慕嫉妒中,茶素医院的各项检查仪器也算是点火启动了。

  送离器械商的时候,欧阳嘴都笑的合不拢了,不光笑,还一个劲的让别人下次一定要再来茶素,什么招待不周了,什么没去去天山脚下的景点了。

  反正欧阳老太是相当的热情客气,不过话又说过来了,人家大几千万的设备送来,不管是什么目的,欧阳也必须客气。

  送走了代理商,欧阳开了一个院务会议后,就直接让张凡和任院长负责医院的日常。

  然后老太太一天打渔一天晒网的回了家,不过据小道消息说老太太最近有迷上了棒子国的电视剧:我的大叔。

  也是奇了怪了,明明是一个铁血红妆的女战士,就是爱看这种电视剧,一边看,手里还拿着纸巾随时准备落泪!

  张凡离开医院差不多半个月了,外科很多科室都没查房了,清晨上班后,张凡准备开始查房。

  张凡现在的查房,可以称之为医院领导行政大查房。这种查房是必须有医院记录的。

  张凡带着医务处、行政科、药剂科、设备科的各科头头开始从骨科查房。

  就现在的医保政策下,骨科年年是医院的落后分子,稍微一放松点就是药品器械超标,这也让医生和医院头疼。

  查房的时候,王亚男期期艾艾扭扭捏捏的在张凡眼前晃来晃去。

  照以前,王亚男在张凡面前不光是张凡女友的闺蜜,而且还是和张凡有段不是师徒的师徒关系。

  隐约间还带着一点替邵华监视张凡的意思,所以说话是相当的随便,像是手握尚方宝剑的得意小官一样。

  可现在的张凡已经不是以前的张凡了,但姑娘还是以前的姑娘,而且姑娘两年的上班时间也让她成长了许多,所以她想着法的在张凡眼前出现,还欲言又止。

  看着两手插在大褂兜里不去换药的王亚男,张凡心里也是笑了笑,不过脸上没动神色,给点笑脸估计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查完房了,不去换药,在这里晃达什么,你是科室领导吗?”张凡故意对王亚男说道。

  王亚男一看张凡终于搭茬说话了,脸上直接出现出一种算你识相的表情,不过说话还是非常顺耳的。

  “张院,我能不能和你单独汇报点事情。”众人看着张凡,然后看了看王亚男,然后笑着就散开了。

  大家都知道,张凡当初刚来医院的时候,和王亚男一个组,虽然当时名义上两人都是住院狗,但其实大家都清楚,王亚男算是张凡在医院正儿八经第一个带过的徒弟。

  随着张凡级别的提高,王亚男在科室里面就算是主任都对她客客气气的。

  以前看的是她卫生局舅舅的面子,现在却是看着张凡的面子,姑娘也是个好命之人。

  所以现在医院里面,住院狗们羡慕的是王亚男,而主任一级别的羡慕的是老高。

  虽然老高现在好似没权利了,但科室主任们一个比一个的尊敬老高,不说其他,就因为张凡对老高始终保持一种老师的尊敬。

  “什么事,说吧。”在以前主任助理的办公室里面,张凡让王亚男坐下以后开始询问。

  这个办公室随着张凡的升官,原本是要拆掉的,但骨科护士长愣是没动,就摆着空着也不愿意给别人用。

  “张院,你要给我做主!”王亚男等人都出去以后,就露出了本色,什么收敛,什么懂事,在张凡面前,全没了。

  这个也算一手带起来的小姑娘,当初就算含着泪也要呆在外科的小姑娘,张凡其实骨子里也挺欣赏的。

  学医,搞临床就是需要这种拿爱好当事业的人。这种精神的人,绝对会比其他大多数只把这个行业当饭辙的人走的远。

  张凡看着王亚男笑了笑,“你都快成骨一科一霸了,谁敢欺负你。

  病号你抢的最凶,医保控费你月月超标,要不是看你大小手术都做,我都以为你最近缺钱缺的厉害呢。”

  “谁给你打小报告了,再说哪也不是我的错啊,手外的病号没人要,我全做了怎么不说啊!”王亚男不乐意了。

  “行了,鼻子上落不得一点灰,说吧,什么事。我还忙呢。”

  “你是不知道,薛飞去了趟魔都,回来以后第二天就来科室里显摆了。

  不就去了趟涉外么,有什么了不起的,拿个破手机,显摆他和谁谁谁拍的照片,显摆他现在能做什么什么手术了。还说我们都是农村土包子没见过世面!

  你不知道,当时不光是我,就连好脾气的许仙都差点气晕过去,王国福都和他现在成仇人了!你得给我们出出气!”

  王亚男添油加醋的给张凡叨叨。薛飞显摆绝对是会显摆的,但什么土包子什么没见过世面的,薛飞绝对没说,他又不傻。

  “哦,我知道了。等会出去我通知医务处罚他的奖金,上班时间串岗,了不得了他!”张凡知道王亚男期期艾艾的什么意思,姑娘绝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别,别,别,我不是哪个意思。”

  王亚男看张凡要起身赶紧站起来。

  “哦,没哪个意思就算了,算是你大度饶了他一会。”

  “别啊,我也想进修~!”看张凡不上道,王亚男脸都着急红了。

  “骨科进修轮到你了吗?我记得上面王国福也没出去呢。”

  “他现在是骨三科的顶梁柱,不算我们骨一科的!”

  “还有许仙呢!”

  “他同意让我先去!”

  “嗯?”张凡立马瞅了瞅王亚男。“你不会是强迫的吧,我可告诉你,你可别欺负人家脾气好,多吃多占要不得!”

  “哪有啊,你可别冤枉好人,我是那样的人吗!”

  “我看着挺像!”

  “什么啊!他和他对象分手了,然后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

  王亚男脸有点发红的说道。

  “哦,然后他就愿意让位了?”

  “嗯!”

  “这又不是分糖豆,谁想去就去啊!”

  “求你了,师父!真的,我也想去见识见识!想去看看大城市的技术到底和我们有多少的差距。

  你问问我们科室的医生,这半年我几乎都没回过家,天天在手术室,我想提高,我想让我技术更加的娴熟。

  可,现在我好像是到了一个瓶颈,怎么努力都没多少的提高。”

  王亚男罕见的软了脖子面了性子,而且裸露出来的皮肤全部殷红殷红的,如果要是出点汗,绝对就是汗血宝马。

  “呃!”张凡猛的被王亚男一句师父,也给叫懵了!

  他楞了楞,他不是惊喜,也不是诧异,而是震撼,他太知道这个姑娘的性子了。

  在小地方,王亚男也算是富贵之家出身了,父母全是单位的领导,家里的亲朋好友不是科长就是处长,这样的家庭,在小地方,不要太安逸了。

  从小养成的脾气,别说低头了,就算不和你吵架都是给面子了。

  结果,姑娘为了去进修,为了让自己的水平能提高,竟然软了嘴,软了性子,还给人当了红娘。

  张凡看着她,看着一头如同小伙子的短发,看着她脸红而倔强,但隐隐含着眼泪的姑娘。

  “想去哪里进修?”张凡认了,就算别人说他开后门他也认了,这样的医生不培养,还要培养什么样的医生呢。

  “嗯,我想去水坛子,要是不行的话,去西华的也行。实在不行,我去陕市军医大也成。”

  王亚男这个时候没了刚刚的泼辣劲道了,估计很少低头的她还不习惯吧。眼里全是期盼。

  “行,就水坛子了。我给你联系!以后想搞哪方面的?脊柱还是关节?”

  “脊柱!”王亚男猛的抬起头,坚定的望着张凡。

  “行,我给你联系他们大骨科的赵主任!让你最短的时间就去进修!”

  “谢谢!”说完,姑娘一扭头就跑了。

  “嗨,用完了就扔啊!”张凡自言自语的笑着说了一句。

  出了门,许仙看到王亚男一脸喜庆的样子后,就开始躲闪张凡的目光,他好似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张凡也没找他麻烦,研究生毕业上班一年,估计家里催婚催的也让小伙子快跳楼了。

  下午,刚下班张凡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一看是老高的电话。“主任,怎么了?”张凡一直喊老高叫主任。

  “忙不忙?今天有事吗?有人托我请你去吃饭。问他有什么事情吧,他死活不说。

  你看你有时间没,要是没时间就算了。”

  老高罕有这种关系户。张凡也很好奇。

  “什么人啊,尽然让您都开了口。”

  “嗨,我小舅子!他在油田上当个小科长,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天天赖在我家里,鼓动你嫂子让我请你吃饭。问他什么事情吧,他又死活不说。”

  如果是其他人,老高绝对不会牵这个线的,可对于他老婆,老高不开口都不行。

  老高的老娘有老年痴呆,他老婆伺候了十几年,拉了裤子尿了床单,他老婆从来不多言语。

  把老人伺候的体体面面的,就算后来走的时候,卧床半年,身上连块褥疮都找不到。

  当年老高还不是主任,收入请不起保姆,自己工作又忙,他老婆从不在这方面挑老高的不是,真的是任劳任怨。

  老人临走清醒的时候,拉着他老婆的手满眼的泪水,而作为儿子的老高,老人却没怎么理会。

  所以,当老高小舅子鼓动他老婆的时候,老高再难也要想办法。

  “您看您说的,吃个饭多大的事啊,还让您这么难为,您在哪,我开车咱一起过去。”

  张凡一听,就笑呵呵的对老高说道。

  “嗨,谢谢了!我家小舅子也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这一点你放心,如果他真的有什么过分的要求,不要说你了,我都不答应。”

  “没那么严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