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八十六章 准备


  车队,来的时候凶猛无比,算是彪起来的跑,而回去的时候就缓和多了,关闭了紫色闪灯的120看起来就温柔多了。

  拖拉机群如同被检阅的坦克群一样,排成排的在高速路上送别着白色车队。

  真的,也就在边疆或许能看到如此壮观的拖拉机群在高速路上搞接待!~

  “回去吧,都回去吧,占着高速路也不方便,你们都回去吧!”欧阳在车里向外面不停的挥着手。

  这个时候的她,是最可亲可爱的时候,不光颜笑如花,还非常讲道理。

  张凡车里面,欧阳副驾驶,老高,医务处主任在后排,其他人则不好意思再加入进来了。

  120里面,薛飞和王亚男斗了一会嘴后,都悄悄的睡着了,几个小时的手术不累是假的。

  离别了送别的乡亲们,医生们虽然累,但心里其实非常的自豪的。

  这种自豪真的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社会发展的越来越快,但这种自豪越来越少,往往什么事情都用金钱去衡量的时候,有些东西更让人去怀念。

  车队离开车祸现场,带着医生拉着患儿慢慢的朝着茶素市区出发。

  慢慢的,交警的车辆,卫生局的车辆也慢慢的汇聚的到医院的车队中。

  除了几辆摩托骑警和一辆闪灯不鸣笛的警车开道以外,其他车辆没有一个愿意超越张凡的酷路泽。

  都非常自觉的跟在白色车队后方。高速路解封,一辆辆的大卡车从对面驶过。

  “出车祸了,看,这是市医院的车队!他们抢救完伤员现在要回去了。听说六个孩子一个没死,真是万幸啊!”

  司机们在封路的时候都知道了怎么回事,所以每过去一辆汽车,都会对着白色车队鸣笛一次,闪灯两次以示敬意。

  蜷缩在120的医生护士们,点头打瞌睡甚至流着哈喇子,随着汽车的摇晃,汽车里面一阵阵的鼾声。

  特别是跑来跑去的小护士,幼稚的小脸上,微微的阳光照射进来,好似还能发现两鬓下面发黄的绒毛。

  苦不苦?苦,累不累,累,但是她们都无所谓,选择这个特殊行业的时候就已经代表着要承受要背负常人无法理解的酸楚。

  她们年轻的躯体不怕累,不怕苦。就怕不被理解,就怕不被尊重,十八九岁的她们,好多在她们这个年纪的同学朋友们还在上大学。

  可她们已经开始面对生死,真的就是一群披上白大褂的孩子。

  直面生死,不容易。

  ……

  医院,特别是一个地区的三甲医院,每天甚至每分钟都发生着各种各样的紧急的事情。

  如果有一天急诊少一点,医生护士都会非常惊讶的说道:“天啊,今天竟然才来了十个急诊,太幸福了!”

  但,这种没有急诊或者急诊非常少的日子很少很少。

  薛飞进修结束,张凡开始着手急诊中心的改建。这个事情,他原本要和欧阳任丽谈一谈,结果,欧阳手一挥,我就看结果,其他别和我商量。

  然后,市医院的急诊中心开始改建,从以往单纯的一个急诊科,真正的开始变成了一个综合性的急诊中心。

  心梗通道,内外患者的划分,一项一项的开始改变,而且张凡从魔都带来的很多先进设备也开始在急诊中心应用。

  原本的急诊主任,也感觉的自己无法胜任这个越来越庞大,越来越科技化的科室,儿科出身的她不得不把权力移交给了薛飞,自己开始长期门诊。

  张凡盯在急诊中心两周,急诊中心也算是小黑鸭大变样,很多急诊手术,以前必须要进入相关的科室,现在直接在急诊中心就做了。

  普外这边,薛飞专门拉了几个主治来了急诊中心。这小子以前真的心不在业务上。

  现在用了点心,偌大的急诊中心让他操弄的相当有声有色。

  特别是普外的几个主治医生,他亲自上人家医生家里去忽悠。

  “普外有多少医生?不说排着队的副高,就主治都不下十来个吧,没有前途的。

  来急诊中心吧,来了你就是急诊中心的普外一把手。

  知道为什么张院能如此耀眼吗?”

  普外的医生一下子好奇了,张凡都成了茶素医院外科年轻医生心目中的传奇了。

  “不知道!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我给你说说张院的过往你就明白了。

  当年啊,张院在夸克的时候一个人就揽了整个县医院的所有手术。

  你想啊,当初他才毕业,能做什么手术,就是一些阑尾,一些胆囊和一些骨折。

  可人家是天赋型的选手啊,可以说一个夸克县医院鼎力相助下架不住手术量多啊,这一下子张院就跨过了手术的初期。

  量变达到质变,然后就一飞冲天了,咱要有自知之明,不是天赋选手咱就往技术选手上面靠。技术靠的是什么,不就是靠手术堆起来的吗。

  可你看看你们普外,你什么时候能主刀,走吧,去急诊中心吧,只要去了,我拍胸脯保证,进修什么的绝对能走在前面。

  这是张院的试验田啊我的兄弟,要不是我看好你,而且你的人品又过关,这种好事能轮的到你裸着身子上面都没个人的小主治?

  只要你愿意来急诊中心,不出几年,在大量手术的伺候下,你想想,张院咱不敢比。

  可你们科室的这帮师兄弟,哪个能是你的对手。兄弟,机会一纵就逝啊!”

  薛飞没去干讲师真的亏了他那张嘴,就这么的,普外的几个主治被他忽悠到手。

  张凡假装不知道,就是压着普外的老李不让老李造反,普外的医生太难培养了。

  搭建起急诊中心的架子以后,张凡不得不停下改制的脚步了。

  第一医院是真的缺人,缺能干活的人,一个萝卜一个坑,从哪个洞里面拔出来,都不行,都有人不愿意。

  第二呢,时间已经到了九月了,结婚的日子马上就到眼前了。张凡也不能彻底当放手大爷什么都不管。

  “医院的请帖开始要发了吧,车队,酒店要不要在落实一下。”邵华拿着笔记本一项一项的落实。

  时间一步步的走过,张凡在九月早上去上班,下午就回家忙结婚的事情。

  九月底,张凡要结婚了,向欧阳请了婚假,向组织部报备后,张凡彻底算是在上班两年后第一次休长假。

  “张凡,快去买几多胸花,刚点了一下,胸花不够了。”

  在家里,张凡彻底变成了店小二,听邵总的指派。

  “伴娘十个人,伴郎十个人,张凡你说这么多的伴娘伴郎到底符不符合规矩啊。”

  随着张凡身份的变化,交往邵华的人也越来越多,以前很少来往的同学,同事,都变成了朋友。

  “符合!”

  最近忙的张凡头都变大了,不得已只能把李辉从单位拉过来帮忙。

  “结婚的时候,有很多远方的亲戚要来,家里是肯定住不下的,宾馆也要订!”

  “我去,这个事情交给我。”作为张凡在茶素唯一的老乡兼任同事,李辉是相当的上心。

  李辉刚走,张凡擦着汗刚想坐下休息一会,结果门铃又响了起来。

  “哎呦,这比做手术都累啊。”张凡腿都不想抬,但也就自己悄悄埋怨一下,要是让邵华听到,又是一阵子鸡飞狗跳。

  结婚前的女人真的很亢奋。

  “张院,哈哈,恭喜啊,我们经理这次来茶素巡查,听说是您马上要大婚了。特意来给您恭喜。”

  打开门,张凡就看到西门子的业务经理带着他们大区经理笑呵呵的站在门口。

  上门的都是客,张凡笑着让人进门。

  邵华刚要端茶倒水,结果人直接连坐都不坐,“张院,我们就是上门道声恭喜,就不坐了。这是一点小意思,等您大婚的时候,我们公司还有贺礼送上。”

  说完,放下东西就走。张凡看是一盒好似月饼之类的糕点,也就没多推辞。

  人家专门给茶素捐献了几台高精端的设备,张凡也不能做的太绝。

  张凡送着两人出了门,关上门,就看到邵华呆滞的看着桌子上的月饼盒。

  “怎么了?”张凡好奇的问道。

  “小石头,你快来,你快来。”邵华的声音里都透着颤抖。

  张凡上前两步,别说邵华了,就连张凡都呆滞了。

  阳光穿透窗户,照射在盒子上,发出金灿灿的光芒,一盒子的金元宝整整齐齐的摆放在桌子上。

  黄金,这个玩意,就算现在不能当货币流通,但一盘子放在面前的时候还是相当震撼的。

  特别是在银行工作过的邵华她太明白这一盒元宝的价值了。

  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后,邵华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快,张凡,追!”

  张凡转头就要去追,门还没开呢,从外面就被钥匙打开了。

  然后,静姝,张凡的爸妈,还有邵华的父母全都进来了。

  静姝开着张凡的酷路泽专门带着四位老人去市场上选了一些鲜花。

  “见到两个穿西服的人了没?”

  “见到了,怎么了?”

  “在哪?”

  “开着车走了!”

  说完,就听到邵华妈妈手里的鲜花篮哐当一下掉在了地上,然后众人都看到了桌子上的金元宝。

  肉嘟嘟的金元宝,发着金色晃眼的金元宝。

  “这,这,这,”邵华的妈妈感觉自己的嘴有点干了,没有一点点发财的庆幸,没有一点点高兴,全是害怕,赤裸裸的害怕。

  她没有说话,但紧张就在脸上,她知道这绝对是有人送给张凡的,可她不好说啊,张凡毕竟只是女婿。

  “小石头,这是怎么回事啊!咱……”张凡的妈妈抓着张凡的手,嘴里不停的念叨,眼睛盯着张凡的脸,从看到元宝后,她的眼睛就再没多看一眼院办,而是盯着张凡,一动不动,深怕张凡跑了似的。

  邵华的爸爸叹了口气,拿出了烟,打火机在手里怎么都打不着火,微微颤抖的如同帕金森。

  “石头,咱老张家几辈子都是清清白白的人家。你可不能让这个给眯了眼啊。

  快把东西送给人家,不然我和你妈妈明天就走,离开这里。你自己的日子你自己去过!”

  老头以为张凡受贿了,脸色顿时铁青铁青。

  这个世界上,不喜欢钱财的人很少,但把钱财看的重过儿女的父母不多。

  “对对对,快还回去,咱也不指望它发财,只要你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我们就知足了。

  生不过一日三餐,死不过一个木头匣子。犯不上为这个东西当了小人。”

  邵华的爸爸听着张凡爸爸的话,终于点着了烟。

  “嫂子,快,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天啊,这么多的元宝啊!”静姝没心没肺的大呼小叫。

  她太知道自己的哥哥和嫂子了。她一点都不担心,她相信哥哥和嫂子一定会处理的好好的。

  “你小声点,你小声点,我的祖宗啊,你是不让你老娘活了啊!”

  张凡的妈妈放开张凡,就要追着拍打静姝,就好似有人已经贴在门上偷听一样。

  张凡和邵华相互望了一眼,就好似过了几十年的夫妻一样,他想的,她明白,他要做的,她支持。

  “哈哈,你们放心,我明天就送回去。”

  “千万别,现在就送回去,这玩意不是什么好东西,这就是个炸弹,放在这里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炸啊!”

  张凡妈妈拽着静姝,不让静姝摸。

  “赵经理,你来一下!如果今天你不来,以后也就不要来了!”

  虽然面带笑容,但语气不容拒绝。西门子的经理连拒绝的语气都不敢有。

  ……

  欧阳办公室里,张凡请了长假,欧阳不得不又来办公室浇花了。

  “你冒起来的太快了,这种事情,绝对会有人见缝插针的来勾兑。

  不过我还是放心你的。可是你想过没有,你婚礼的时候怎么办。总不能不让所有的人登门吧。”

  张凡坐在欧阳对面,一头的官司。

  “您给想想办法啊,这不是个事情啊,把家里人都吓坏了。”

  “呵呵,好啊,有个明事理的未婚妻,懂大意的长辈,好啊!”欧阳乐呵呵的说完,又说道。

  “今天算是过去了,可结婚的时候怎么办呢?结婚不收礼金也不行,收礼金又容易招人话柄,现在盯着你的人不是一个两个。”

  欧阳躺在老板椅上半闭着眼睛好似自言自语的说着话。

  忽的一下,老太太坐了起来,“去吧,放心的去吧,这个事情你不用苦恼了,我给你解决了。”

  “好,欧院,哪我走了,婚礼上讲话的稿子你准备好了没!”张凡问都不问怎么解决,而且说完这个话后,张凡拉开门就跑了。

  “兔崽子!”欧阳乐呵呵的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张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