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八十七章 一日三变


  有人说儒家最大的贡献就是提出了仁,升华了礼。仁爱不仁爱先不说,就这个礼,让华国后来人给变的万花缭乱。

  如同逆我者亡,顺我者昌一样,好多规矩规定都被人断章取义或者装着不懂,只考虑有利于自己的一面。

  张凡在老家的时候,对于结婚,最有映像的就是份子钱。他小的时候,每月月底,老娘就念叨,谁家要结婚娶媳妇了,谁家老人过世了。

  然后把张凡老爹不多的工资再分出一部分预留出来。用他老娘的话来说,人情世故万万不能标新立异,不然亲戚越走越少,朋友越处越没情。

  其他省份张凡没去过,也不太知道,就一个肃省,穷绝华夏的省份,那个份子钱绝对是平民老百姓的负担。

  在张凡老家有个笑话,说是一家人亲朋好友比较多,村子里面也比较重视这个人情往来。

  所以,年年都有一大堆的份子钱要出,可这家人也没什么事情可让别人来恭喜的。

  老人走的早,自家的小孩子还露着小鸡儿和泥吧玩呢,可光出不进也不是一个事,所以两口子躺在床上谋算了很久。

  终于,第二天,他们决定翻新猪圈,然后十里八乡发遍了请帖。

  ……

  张凡请了婚假要结婚,这个消息没一天的时间,就传遍了茶素医院,特别是李辉来帮忙以后,都没等张凡再开口,来帮忙的人越来越多。

  首先是护理部的总护士长,妖娆的半老徐娘带着一帮护士长来了张凡的家。

  “哎呦,张院啊,姐姐们等着吃你喜酒,都等到心焦了。恭喜啊!”

  然后家里一帮护士长们亲自归置着张凡的新房,科室主任们不好意思来,不过电话是早早就打了过来。

  “张院,我们科室的小年轻今天早上我就派出来了,要是人不够,我再喊几个过来。我提前给您恭喜了!”

  张凡原本觉得无需这么多人来帮忙,还想着让大家来转转后,就让他们回去好好上班。

  结果,当第一个客人上门以后,陆陆续续的来了,首先是亲戚。

  张凡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豪门,以前连个富裕户都算不上,要是按以前来说,也就是个中下贫农罢了。

  要是张凡家的光景没什么变化,他要结婚,亲戚也会来,但要是在边疆结婚估计来的人也就娘舅亲叔之类的至亲。

  可现在不一样了。亲戚们谁都知道张凡是个院长,而且上班没两年就开着酷路泽回家探亲,一看就是发达了。

  所以,用一句老话说就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以前走动不怎么紧密的亲戚都坐着飞机火车来参加张凡的婚礼了。

  亲戚来了,张凡不得不招待,许仙、薛晓桥一组,带着张凡的亲戚们去找酒店。

  安顿好亲戚们以后,周边一些愿意和张凡打交道的人,特别是一些自觉有点身份的人,也来了。

  鸟市,以酒庄老板老李为首的一帮商人来了,而且张凡年初的时候就打过招呼,婚礼的车队要老李帮忙。

  所以老李早早的就来了,清一色的奔驰开进了茶素。人家是来帮忙的,张凡不招呼不行。

  这帮人,医院的同事就招待不了了,只能让巴图带着陈启发还有李亮出头招呼这帮人。

  李亮在手足医院历练了一年多,现在接人待物已经有点他老爹的风范了,而且又有巴图这个老油子在,这方面,张凡也算放心了。

  鸟市的人来了,茶素市区的人更是一个不少的都提前来了。

  当老板的和当老板的汇聚在一起聊天,体制内的和体制内的聊天。如同井水不犯河水一样,但私下里就不好说了。

  反正张凡安排的酒店,他们都是让自己的司机去住的。

  然后,紧靠茶素的斯坦也来人了。首先张凡第一次背着百万归来的酋长也来了,还是带着少酋长来的。清一色的悍马齐刷刷的开进了茶素。

  华国在国外的油桶王总也跟着来了。张凡头都大了,来的人太多了,茶素稍微上点档次的酒店都被安排住满了。

  在边疆开楼盘开连锁酒店的蒋女士最近也忙的脚不沾地。

  张凡当初问她酒店的时候,她还非常郑重的把她酒店最大的礼堂空了出来,结果,马上要结婚了,张凡的参加婚礼的名单一天三变。

  人越来越多,眼看着大厅就盛不下了。她当初觉得已经把张凡重视到已经到了一个非常高的地步了,可现在再一看名单,她后悔了,怎么没多联系联系啊。

  所以,张凡定的宴席规格,她直接就给pass了,“张院,人家不远万里来,你定的哪个档次不行!”

  “呃,哪你的意思是?”张凡纳闷了,一千多的宴席还不够档次?

  “烟,必须是软中华,酒就用咱边疆的顶级老窖不然陪不住烟,原本要用茅台,可这地方太边缘了,一时间也凑不到这么多的真茅台。

  鱼,必须用俄罗斯的冷水鱼,菜……”

  张凡看着菜单说实话,他的肉疼。现在的他早就不是以前掰着指头算计伙食费的张凡了,可如此花钱,他还是不适应。

  而且欧阳深怕他在这个点上犯错,直接就请了茶素纪委的两位正副科长当做张凡当天的收礼记礼人员!

  随着宾客越来越多,欧阳在院务会议上亲自放出话来,不管是谁,给张院的礼金不能超过200元,纪委科长充当记礼人员。

  在院务会上谈婚礼的礼金,估计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就这一招,省了张凡不少头疼的事情,而且也相当有面子,甚至据说连茶素的老大都点头夸奖了市医院。

  这一招,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不过欧阳不怕,她才不管谁说什么话。

  她现在就如猫头鹰一样,盯着张凡,技术上面,她已经没办法帮到张凡了,但在生活上,在工作中,她觉得她还有很多东西没完全教会张凡呢。

  “嗨,怎么办?张院的礼金都订了数额,咱们咱们办?难道真的就送200?”

  西门子的大区经理和奥林巴斯的大区经理一起讨论。

  华国医疗同出一门,高端的这些器械商人们其实也差不多同出一门。说不定以前还是同事朋友。

  “没办法啊,他们的院长把纪委都搬出来了,明摆着就是防备咱们的。钱,送不出去,但面子上一定要让张院知道咱们的情谊。”

  “嗨,总不能结婚的时候多说几句恭喜吧!”西门子的大区经理还耿耿于怀送不出的元宝事件,不过这个事情,他没告诉别人。

  “这样,听说张院结婚的时候婚礼用车是奔驰?”

  “嗯,好像是一个鸟市土财主给出头置办的。”

  “哈哈,哪咱们也给张院添点喜气,发动关系吧,把能找到的奔驰在婚礼前赶紧弄到茶素吧。”

  “也只能这样了。”

  也就是华国太大,边疆太远,要是张凡的婚礼在魔都举办,这些人找个车太简单了,别说奔驰了,就算限量版的车都能弄来一队。

  可时间紧,路途远,他们也是拼了全力的,鸟市已经指望不上了,全让土财主给包圆了。

  那就稍微远一点,西北五省一时间到处是借奔驰的。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奔驰要升值了。

  随着婚礼的日期越来越近,张凡的师兄弟和师父师伯们也出现在了茶素。

  以前的华国政府没牌面,不要说是国外了,就算弯弯和港港来个小商人都伺候的如同亲爹一样,不为其他,就想着让人家来投资,穷啊,没底气啊。

  这几年,就算你公司再大,只要没意向来我地盘投资,我也装着不知道一样。

  可,当卢老和吴老驾临的茶素的时候,政府就不能装着不知道了。

  先不说卢老和吴老是不是院士,就一个保健组的成员,他们都得出面,人家的级别在这里放着呢。

  “欢迎,欢迎啊。欢迎两位杏林国手来茶素检查工作。”

  热情,政府的相当热情。他们也不好意思说人家来参加婚礼吧,所以就说成了检查工作。

  两老人也不愿多麻烦政府,拒绝了政府的安排后,张凡亲自架着车把两老人请进了家里。

  张凡的父母,邵华的父母,直接早早的就在小区门口等待着迎接张凡的师门长辈。

  张凡的师父师伯来了,没去机场他们都觉得没礼貌。

  卢老和吴老的到来,彻底把茶素点燃了。一个城市,到处挂着欢迎两位老人的标语。

  欧阳也早早的在欢迎队伍里面了。她在卢老和吴老面前也只能行晚辈礼了。

  “你一定要安排几天,让两位老人给茶素医院上几天门诊。这是政治任务!”这是欧阳对张凡下的命令。

  ……

  两位老人坐在张凡家里,所有人都站着,“坐啊,哈哈,你们教育出一个好孩子啊,坐。”

  卢老热情的拉着张凡父母,邵华父母坐了下来。说实话,平民老百姓见到这种级别的人物,没点拘束都是假的。

  “这就是新娘子啊,不错,不错!这个小子有点眼力,我做为他的师父,把他就交给你了。以后你们夫妻要相互扶持,希望你们不论风雨,都能坚持走过。”

  “嗯,我们一定会的师父。”邵华羞的脸都红了,她没想到张凡的师父对他们如此的重视。

  原本这几天邵华已经让姑姑舅舅给拉在娘家了,用他们的话就是:你要矜持一点!

  结果当张凡的师父师伯来的时候,邵华的姑姑舅舅也不让邵华矜持了,她小姑甚至把去港港买的项链都拿出来要让邵华带上。

  “听我的,傻女子,咱家就你一个姑娘,一定要让你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

  “能确定吗?”

  “老师,确定,真的确定,卢老和吴老真的来了,茶素的老大亲自去机场接的机!~”

  鸟市几大医院直接炸了锅。

  “快,快,订机票,订机票!”

  一帮普外专家医院的领导,卫生局的领导都开始朝着茶素出发。

  人,越来越多。

  张凡的婚礼准备小组直接被政府接了过去,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这不仅仅是张凡和邵华的婚礼了,这是一次宣传茶素,宣传边疆的机会。

  “婚礼的主持人是谁?”

  “是茶素的一个婚礼公司的主持人。”

  “不行,换了,让茶素电视台派人,一定要派出精兵强将。当一场盛大的仪式来重视。”

  “嗯,这方面我们已经着手在办了,不光主持人要换,我们的歌舞团也要出人出节目,比如一些具有名族边疆特色的节目,也应该出几个吗!”

  “嗯,这是一定的!”

  “哪我们政府这边是怎么一个章程呢?”

  “在家的肠胃都出席,一定要陪好这些大城市来的专家医生。

  你看看,院士就有两位,江河专家就不下十位,长青学者就更不用说了。

  我们茶素真的是藏龙卧虎啊,在这里我要点名批评一下负责医疗方面的领导,太没有主观能动性了……”

  随着卢老吴老的到来,原本想着打个电话祝贺一下的人也来了。

  邵华家里,特别是邵华姑姑舅舅这一边,眼珠子都差点掉下了。

  原本觉得张凡这边是小门小户,要不是张凡是茶素医院的院长,估计他们早就跳出来反对了。

  一大家子,就一个姑娘,其他都是小子,而且,邵华原本就很出色,当初他们觉得张凡黑不溜秋的有点配不上邵华,可现在再一看,一个两个脸上都冒出了喜色。

  伴娘团,贾苏越为首的姑娘们这几天直接就住在了邵华家里。

  贾苏越、王亚男、还有邵华在银行关系好的几个未婚女同事也非要参加进来。就连医院的吕淑颜都拉着王亚男来做伴娘。

  路任佳挺着大肚子羡慕的看着她们,“真漂亮!”

  “哎,我都第三次当伴娘了,最后一次了,再当就嫁不出去了。”

  贾苏越也不知道怎么了语气谈不上落寞,但总有点往事风吹过的意味。

  和她们不熟的吕淑颜静静的笑着,轻轻的拉着邵华的胳膊。

  十月一号,晴空万里,茶素,满街的梧桐树叶变的火红火红,夹杂着从雪山上吹下来的凉风总算让燥热的秋老虎安稳了。

  微风伴随着还在开放的花香,满城都飘出一股股的花香果香,甜甜的,就如张凡的内心一样甜蜜蜜的。

  这是茶素,这是边疆最好的季节。随着太阳还没有升起,张凡就已经爬起来,开始收拾了。

  今天是他的大婚的日子,他终于要汪汪汪的日子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