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八十九章 秃脑袋其实不是重点


  婚前,婚后,男人女人,真的如同变了一样。你会发现他原来也如其他糙爷们一样搓完脚丫子后,还如同汪汪汪一样,伸着鼻子会闻一闻扣过脚丫子的手指头,还有种陶醉的样子。

  你也会发现原来她也是会放屁的,而且声音还是很响亮的,就如礼花一样,连着一起放的。

  花前月下也就变成了日复一日的锅碗瓢盆。激情情爱慢慢的也就成了亲人,左手拉着右手。

  虽然没了激情,没了浪漫,但左手疼的时候,右手也是会难过的。右手受伤的时候,第一个出来的绝对是左手。

  这才是婚姻最最迷人的地方,我知道你小心里面想的什么,你也知道我期盼着什么。

  婚前的时候,邵华早早就做好了蜜月的规划,张凡家和自己家也就是普通人家,旅游以前对家里的老人来说,还是有点遥远的。

  所以,当邵华计划在度蜜月要带上四位老人的时候,贾苏越嘴都合不拢了,“天啊,度蜜月还有带着父母组团去的,不应该是二人世界吗?”

  老人们没出过远门,邵华寻思着要带着四位老人看看大城市,看看国外,结果没等邵华报旅游团,四个老人好似商量好的一样,集体造反了,不去了。

  四位老人,集体去了农场。用他们的话就是,“别有的没的了。赶紧给他们把下一代送来才是正事。”

  “怎么办?”邵华没辙了。

  “你想去哪里?”张凡躺在床上拉着邵华的手,已知食中味的他现在才明白,人,为什么要结婚!

  “你去哪,我就去哪!”

  ……

  半个小时后,“好好说,你想去哪里。”邵华靠在张凡的身边。

  张凡这个时候才能正常思维了。“国外什么的其实也就那样,咱自己的大好河山都没看过呢,要不咱自驾游?”

  “你的假期够吗?”邵华抬头看着自己的男人,这个以后将要度过一生的男人。

  “呵呵,一个月没问题!就是有点不要脸!”

  张凡笑着说,温柔乡真是英雄塚,张凡都有种和邵华永远腻味在一起的感觉。

  这就是婚前偷吃和没有偷吃的不同,感觉不一样的。

  “好,那我们就去自驾游。”

  说走就走,送走师父师伯还有各位师兄们后,张凡和邵华开着酷路泽出发了。

  一路朝南,边疆太大了,一天跑了上千公里,张凡他们才到边疆的边缘。

  “啊!啊!啊!”金秋的戈壁滩上,邵华站在狂野上披着红色的纱巾,风吹过,轻轻的飘起。

  原本相当文艺的场面,结果姑娘搂着张凡非要让他面对火焰山吼两声,刹那间文艺范变成……

  边疆大,肃高官。现代有个笑话,我们大边疆为啥不包邮。

  快递公司:不是你们太远,而是肃省太长!

  两千多公里,他们还没出西北!

  这次自驾游没有目的地,就是随性跑,等跑累了,不想跑了,就回家。也算是两人任性了一回。

  长河落日,大漠孤烟。他们走过草原,走过沙漠,走过戈壁。

  翻过天山,越过祁连,穿过秦岭。曾在卧佛前许愿,也在长城关上望一眼塞外。

  吃过了拌面,然后吃炮仗,还有张凡念念不忘的牛肉面,吃过裤带面,才进入了胡辣汤的地界。

  十来天,两人才晃晃悠悠的进入了南河地界。刚出门的激动,期盼没了,特别是张凡,都想打道回府了。

  “有人吹牛,说是给他一台电脑,有吃有喝,他能在房间里面呆到地老天昏。

  太扯了,我们这样游玩我都开始觉得无聊了。”张凡开着车望着窗外起起伏伏的山脉。

  “去海边吧,你不是喜欢吃海鲜吗,我们看看海就返回,我想去看看你念念不忘的那片大海。”

  “好嘞,出发!”有了目的地,这一下张凡也不觉得无聊了。人就是这样,真要是没了目标,其实也无聊。

  就如首都早年的拆迁户,几千万的资产躺在银行里面,然后自己开个宝马最新的几系大晚上的拉私活。

  用人家的一句话就是:我也没事干啊!这种生活真的羡慕不来的。

  在华国最长的高速上,张凡的酷路泽朝着海边驶去。看惯了草原雪山的人,就爱一望无际的大海。

  “你吃的是什么啊?”开着车的张凡不经意间看到邵华好像在吃药。

  “家里老人着急,我也想早点有宝宝,我上次问过亚男了,她给我说要孕前要吃点维生素叶酸,越越的小姑不是在澳羊吗!就给我买了点那边的维生素。”

  新婚的邵华还如少女般,有点害羞,就如华国人奉行的一句话一样,有些事能干,但不能说。

  “宝宝啊,你有了?”张凡差点连方向盘都握不住了。

  “去,好好开车,这个月例假是正常的。傻样!”

  “怪我,怪我,我应该早早给你做个计划。”张凡懊恼的说道。

  “你别听王亚男的,她一骨科医生知道什么。我、我虽然也不是妇科医生,但我好歹也轮转过妇科接生过孩子,她连妇科门在那边开都不知道。”

  “就你能!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这玩意是保健品,这个待孕期首先就要饮食均衡,第一不能挑食,这一点,咱媳妇没问题。

  第二必须补充叶酸,必须每天0.4~0.8mg/d,现在咱们要注意了,以后那个要带帽帽了!”

  “为什么啊!”

  “来,先给我喝点水!”张凡舔了舔嘴唇。

  “这是要讲课的架势啊,老师您请喝!”新婚的小两口相当的腻。

  “咳!咳!咳!”张凡故意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听好了,这个婚后呢,女性受孕前分五期!这个五期里面又分为十个小日期!”

  “呃!”邵华头都晕了,“要个小孩这么复杂?”

  “你以为呢,这才哪到哪,太复杂你听着也枯燥,我给你简简单单的说一说。”

  “首先,怀孕生孩子要规避有些风险,比如女性小于18岁大于35岁的,你现在就是在最好的年纪,嘿嘿。”

  “好好说!”piaji邵华拍了一把从档杆上滑过来的一个咸猪手。

  “女性在25到29的时候生产,小孩是最不容易夭折的年纪,而且也不容易出现一些染色体疾病。

  在怀孕前三个月就要服用叶酸,这个药物的作用就是避免患儿出现神经管的缺陷。

  不光能预防胎儿神经管缺陷以外,还能预防孕妇妊娠高血压,自发性流产等一些疾病。

  这个药物必须从待孕前三个月开始吃,一直吃到产后六周或哺乳结束。”

  “这么久啊?”邵华诧异的问道。

  “是啊,不光要吃叶酸,还要提前检查口腔,口腔牙齿别看离胎儿非常远,很多人都忽视了,其实口腔炎症是早产儿最大的诱因。也是引起子痫的重要因素。”

  “子痫是什么?”

  “你就理解成孕期高血压吧。一旦出现,弄不好就要打胎。”

  “天啊!”邵华都惊呆了。

  “行了,反正以后你的饮食我来给你置办,这三个月咱先不能要孩子。”

  “嗯,我知道吃避孕药不好!就怕你不舒服!”

  “没事,没事,舒服呢,舒服呢!”张凡汗都下来了。

  ……

  进入了东山,张凡和邵华爬了一次泰山,当天邵华就觉得累一点而已,结果第二天,腿肚子发酸到碰都不能碰。

  张凡天天坚持锻炼倒是没什么特别的。

  逛完泰山,然后一头就扎进了青鸟。青鸟的师哥路宁早早就等着张凡和邵华。

  张凡带着邵华先去见师父,这次算是带着媳妇上门的,以前张凡来了,想和老头一起吃顿饭,老头想都不用想直接拒绝,老头没牌面吗!

  这次看着邵华的面子上,不光老头,还有张凡的师娘,路宁,路宁的媳妇,就是家宴。

  吃完饭,老头这次也没拉住张凡让张凡去做手术,也没检查家庭作业,不过倒是张凡临走的时候,老头刻意问了问张凡的假期还有多久!

  在路宁的招待下,张凡和邵华上了一个岛。“天啊,这个地方这么好,师哥,我来好几次,你都没带我来过啊,不厚道啊。”

  “我是招待人邵华呢,我去边疆,没邵华的招待,要是指望你,我也就吃吃拌面了。”路宁笑着嘲笑张凡。

  老话说的好,招待人其实就在招待自己。

  “谢谢师哥!”邵华甜甜的道谢。

  青鸟这个地方,到底算南方还是算北方,真不好说,说这个地方是南方吧,它舔着脸年年烧暖气,离它不远的云港,连霍的起头城市,每年冬天望着青鸟冻得发抖,就因为云港是南方。

  十月,在青鸟这里下海,就稍微有点凉意,不过在沙滩上晒太阳还是不错的。路宁带着张凡和邵华上的是一个不大的岛屿,一眼能望到头。

  直接就没游客,沙滩也不长,可这地方胜在没游客,就如私家海滩一样,平日里出海的渔民走了以后,就剩下张凡和邵华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噗嗤!”带着墨镜躺在沙滩上的张凡忽然笑了出来。

  “怎么了?”邵华虽然不知道张凡为什么笑,但是姑娘也是面带笑容的问道。

  就好似,你高兴了,我也就高兴。

  “我想起一个笑话来了。”

  “什么笑话。”

  “一个公海龟和母海龟在沙滩上的故事。”

  “去你的!”邵华笑着打了一下张凡,明显的她也听过这个故事。姑娘们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也挺哪个的!

  “我就奇了怪了,你一个西北人怎么这么爱吃海鲜呢。”

  说起来,邵华家还能说是南方人,可姑娘一年不吃鱼都不怎么想念,张凡不行,以前没条件,现在三天不吃,就好似缺了点什么一样。

  掰着各种贝壳的张凡头都不抬,“你没觉得很好吃吗?这个里面富含锌元素,知道不知道,这个是男人最缺乏的。”

  “你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吧。”

  “还真不是,我给你说啊,这玩意缺乏了容易掉头发秃脑袋。”

  “是吗?哪我也尝尝。”

  其实张凡还有句重点没说,这个玩意缺乏了,蝌蚪的质量就不过关了。还容易伟了,所以好些人撸啊撸,撸的抬不起头,其实这就是大量的锌元素流失,这个玩意一梭子抖几下就出来了,比打机枪还容易出,可补充起来相当的麻烦。

  晚上,两人躺在在渔家小院里面听着海浪声,看着天空闪烁的星空。

  “真的想这样过一辈子!”邵华抚摸着张凡厚实的胸膛。张凡也想抚摸,可人不让。

  就在两人蜜一样的腻在一起的时候,远在魔都的师伯打来了电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