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九十章 我等你


  华国,好多时候大家自己觉得都是温顺恭良,好似谁都能欺负一下。

  其实不然,边疆口岸上看看老毛子、斯坦商人防备华国商人的样子,绝对不是防备无害兔子的样子。

  对上斯坦,对上蒙外大家会说人家本来就穷,国力就不强,防备以大欺小是应该的。

  可转头看看老毛子,说实话,满身毛的老毛子在口岸上对上华国商人心惊胆战有点夸张,但绝对是睁大眼睛的。

  陆地上是这样,其实在海里也是这样。每年华国渔民开着比人家巡逻船大几倍的渔船,瞅着对方一个不注意,就跑去人家地盘打鱼。

  早年间的时候还比较收敛,远远的看到人家来了,开足马力就朝自家跑。虽然以前华国海军船小,可有东南西北风啊,所以跑回家,跑回自己的地盘,对方也无奈,最多也就抗议抗议。

  可这几年不同,或许是华国自己这边的吃货太多,把自己海边的鱼吃的差不多了,或许华国的军船变大了许多,弄潮儿们越来越厉害,胆子越来越大。

  特别是在一些争议领域,我就打渔你能把我怎么得,你船来了,我就敢用水炮轰你。

  华国虽然也提议别去争议地域打渔,可没人听,华国也就睁眼闭眼的当没看见。

  这个靠的不是掩耳盗铃,靠的不是温顺恭良,这要靠实力,没实力华国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渔民满世界乱浪。

  这不,在华国开海的黄金月份里,一帮弄潮儿就开着大船去了华国最最南边的一个地方,不知道怎么得划着划着,就跑到靠近猴子那边去了。

  猴子这种生物,很是奇怪,你对它好吧,它觉得应该,你不搭理它吧,他没事就要挑衅你。

  特别是华国08以后,一飞而起,周边一些就如大家平时遇上的流氓懒汉一样。

  自己没本事,却盯着别人发家致富而不忿,然后就不停的找事,今天说你踩我脚了,明天说你家儿子爬我家墙头偷苹果了。

  反正就是不把你拉到和他一个水平,他就觉得你在以大欺小,以多欺少。

  而华国呢,现在也学聪明了,吵架?来吗,泱泱大国还找不出几个口齿伶俐的?虽然踢足球是玄学,但口齿伶俐这个不是啊。

  所以几乎08以后,新闻上天天吵架,吵架都吵出几个让华国人非常熟悉的代言人了。

  都不可想象啊,以前,08以前的华国的代言人老百姓谁知道他叫啥。

  这种环境下,猴子就有点上火了,吵架吵不过,而这帮华国的弄潮儿还相当的讨厌。

  自家的巡检船喊着号子过去了,对方看着好似停船等待检查,可当刚刚靠到船边的时候,这帮弄潮儿一个左转舵,就掀起一个巨浪。

  然后,猴子的巡检船被掀翻的不在少数。他们都哭了,你妹的你军队欺负欺负我,我也就认了,你一个打渔的都这么嚣张?

  急了眼的猴子下了狠手,开枪不敢,但它们毕竟是军舰啊,我撞你。

  然后,华国这边的弄潮儿撒丫子就朝着华国这边跑,一边跑还一边告状。

  “猴子打人了,猴子打人了。”

  自家的儿子怎么教育是自家的事情,别人就不行。然后华国派出自家的巡逻舰。

  虽然没擦枪走火,但每年的这个月份往往就是猴子和华国气氛相当紧张的时候。

  “上前,撞丫的!敢撞我们的渔民!”这个时候讲道理估计不行。先扇一巴掌,然后才能让对方心平气和的吵架。

  铁与铁的碰撞,绝对不是什么柔与柔的撞击那么玄妙。

  “救命啊,我们有人受伤了。”这个时候,渔民们如同出门受了欺负的孩子见了亲娘一样。

  “怎么了?怎么了?不是已经有大风暴预警了,你们怎么不听话,不光出海,还到处跑着惹事,胡老四你要不要命了。”

  巡检船上的军人脸都气青了,这个玩意经常惹事,给他擦屁股都不知擦了多少次,娘的,惹的还都是大事。

  “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来了,老王家的伢子受伤了,他第一次出海,撞击的时候没注意,腹部受伤了。”

  胡老四摸着一脸的泪和海水,哭天喊地,然后几个人连滚带爬的把人带上巡检船。

  “快,快,卫生员,有伤员!”

  猴子这一边,以前碰到华国巡检船的时候也就是双方远远的站着摆好姿势,拿着喇叭对骂一会,最多也就打开水炮互射几下,然后各找各妈各回各家。

  可是这次不一样,胡老四这个玩意看到老王家的伢子受了伤,直接把自己私底下洗船的家伙事改成了大压力的水炮开启了。

  然后嘭的一下,一个不注意,把人家一个带着衔的猴子给打下了海。而这个带衔的据说家里是什么家族。这下次猴子急了眼,不找点事回去还活不活了。

  大风浪的海洋上,掉下去个人,没逆天的运气想活估计没希望了。

  猴子急了眼,直接朝着华国这边巡检船撞了过来。海战这个玩意和陆战不一样,不比枪不比炮的情况下,只能看谁的船大谁的船质量好了。

  “艹,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对方不要命了!”华国训练舰上的琯兵抹着脸上的海水,一边厉声询问着胡老四,一边调整着船头。

  真的是,流血男儿,铁血汉子守疆域,没点热血,没点奉献,在这里呆不住。一天天的,都能被这帮弄潮儿惹出来的事给吓死。

  “各单位注意,各单位注意,对方来了,开足马力,给我撞上去。

  这里不是百年前的华国,这里不是当年的华国,这里已经不是任人宰割的华国!

  既然已经打上门,我们就算今天撞破了头,也不能让他们嚣张!”

  现在已经不是追究胡老四的时候了,既然对方敢来,华国绝对不会软弱,巡检船怎么了,这个小船也是悬挂着华国国旗,象征华国权力的船。

  猴子三个巡检船从三个方向冲了过来,华国这边只有一支船,还是寻找没归港的普通巡检船,除了速度快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他们没有退缩,猴子没敢进华国海域,但他敢冲撞,那么今天,就算撞不过也要撞。

  孤单影只的华国巡逻舰逆着风浪,巨大的机轮爆发出强劲的马达声,如同为了华国崛起而发出呐喊声一样,冲啊!

  正面的猴子一看华国这边玩真的了。看着华国这边拼命了,乖乖,转舵,调头!~

  冲起来的军队,冲起来的舰艇想停下来,没机会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风浪中,华国人任凭海浪冲刷着脸庞,不为其他,就为今天维护这个国家的尊严。

  “胡老大,怎么办,怎么办,军人们冲上去了。”

  “人死鸟朝天,咱不能没良心,跟着冲,今天就算全喂了鱼,也不能丢咱华国人的脸。不能丢下军人自己跑了,给我冲上去。”

  渔船也跟了上去,这个渔船大归大,但速度慢。冒着黑烟的渔船如同一个胖子弟弟一样,在后面一边咬着牙,一边喊着哥哥,一边寻找弱一点的敌人准备下黑手。

  嘭,一声巨响,然后水炮,鲜血,不见硝烟的战争。猴子胆怯了,慢慢的退出了,夹着尾巴跑了。

  “小陈被撞到舰船上了,他在吐血。”

  “快,返回。卫生员!卫生员!”

  “报告,必须马上做手术,钝性撞击估计腹部器官有大血的情况。”

  算上惹了事的胡老四这边,一共两个伤员,还都不轻。

  “什么?两个重伤员,你是怎么当的领导,我撤你的职!快返回港口!”

  “估计他们坚持不到了,伤太重了。而且大风暴马上就要来了。

  撤职不撤职等我回来再说,现在快想办法救救他们。”

  领导巡逻舰的领导捂着自己受伤的胳膊,大声的喊道。

  至于其他的事情,有当家做主的出面,新闻发布会,猴子又给它白蝶去诉苦了,华国人欺负我们了!

  华国这边开始摆事实讲道理,对方不听,好吧,那就吵吧。

  海军基地总部,“伤员现在什么情况。”

  “腹部钝击,最多能坚持几个小时,根本挺不到陆地,必须派出医生在中途碰头后,立即给他们做手术。

  而且加上风暴马上就要来了,手术的难度太大了,不得已,我们只能求到您了。”

  吴老被紧急的召回到了总部。

  “手术没有问题,但……”老头牙都咬碎了,在陆地上,腹部的手术,估计都不会通知他。

  可在海上,还是风暴来临的海上,摇晃中做手术,太难了,他看着自己那双拿过无数手术刀的双手,心里一股股的难受。

  可他现在马上都快70的人了,不是以前四十来岁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不是强出头的时候,这是人命,这是为了国家而流血的英雄。

  “你们有第二套方案吗?”

  “在风浪中敢保证手术万无一失的实在……第二套方案就是派出直升飞机强行带他们回来。”

  “不行!”吴老直接拒绝了这个方案。

  “是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现在您是我们最后的保障了。”

  “张凡!快,先给茶素的部队打电话,联系飞机,快!”吴老睁开眼睛,发着寒光的命令道。

  部队医院,也是部队。这里没有质疑,一旦有了命令,就剩下执行了。有知道张凡的,也有不知道张凡的。但电话第一时间就打到了茶素军区。

  吴老说完,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你准备一下,现在国家需要你!”

  “好!师伯需要我带上什么吗?”

  “不用,所有的手术器械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你现在就等着茶素军区的人来接你。”

  “我在青鸟,在一个岛屿上。”

  “太好了。更近一点了。”说完老头就挂了电话。

  没几分钟,渔村的村长气喘吁吁的就来了。“张医生,上级让我用最快的速度送你上岸。”

  “好,出发吧!”

  张凡看着邵华不解的目光,轻轻的说了一句,“来不及了,在路上我给你慢慢说吧。什么东西都不要带,咱们马上就出发。”

  “好!”虽然不解,但邵华没有一点点的拖延,她太清楚自己男人的这个职业了。

  能让吴老这么着急的电话,绝对是大事,张凡没有犹豫,就连一点犹豫的想法都没有。

  什么蜜月,什么度假,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就是一个事情,到底是什么手术。

  太阳慢慢的落山了,村长开着快艇,劈风斩浪的冲向了对岸。

  浪花不停的飞溅在张凡和邵华的身上,张凡紧紧的搂着邵华。还能说什么,暴躁的马达,狂暴的大海,不对着耳朵呐喊,什么都听不到。

  快艇刚一上岸,就有穿着海军军装的军人在码头等待。

  “张凡?张医生?茶素张凡医生?”

  连续三个疑问。

  “是,我是。我已经接到吴老的电话了。”

  “好!我们现在出发。”军车,拖拉机一样的勇士哪里有酷路泽的舒适感,但速度一点都不慢。

  一路飙车,直达一个明显就不是普通民用机场。一架大肚子飞机已经在跑道上等待了。

  没机会说话,张凡拉着邵华上了飞机。如同小板凳的椅子上刚一坐稳,飞机就咆哮着起飞了。

  “事情是这样的……”飞机上一个面色相当严肃的军人把事情向张凡说了一遍。

  “我需要助手!”

  “没问题,海军最出色的医生已经待命了。”

  没有什么客套,没有什么犹豫,这就是使命。这就是华国人最最基本的使命。

  邵华静静的靠在张凡的怀里,她不知道想着什么。

  大肚子的飞机太不舒服了。隔音差,椅子硬,可这个飞机飞的相当的快。

  没多久,张凡飞到了一个算不上城市的岛屿,一个跑道就好似占满了一大半的岛屿。

  刚下飞机,张凡就看到了吴老。

  “师伯!”

  “好!这是海XXX医院的普外主任……”四个清一色的军人,两男两女。

  “张凡医生的大名我们都听过,今天你是主刀,我们听你的命令。敬礼!”

  说完话,几个军装医生同时向张凡敬礼了。

  “上船吧,你们要用最快的速度朝着伤员的方向出发。”

  “好。”张凡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邵华。邵华这个时候也看着张凡。

  “去吧,自己千万要小心。”说完,邵华相当艰难的露出一个笑容,但黑暗中,张凡知道,她的心是悬着的。可也只能让悬着心了,没办法,谁让她选择了自己呢。

  风暴来了,跑道两边热带特有的椰子树都好似弯了腰垂了头。

  张凡他们顶着风上了舰船。站在舰头的张凡看着岸边黑暗中的人影。

  邵华看着船慢慢的离开了港口,她硬挺的泪水崩了出来,硬生生挤出来的笑容彻底变成了无声的呜咽。

  风暴,如此大的风暴,还是国与国的冲突,她担心。

  真的,她不希望有什么多华贵的婚礼,有多耀眼的老公,她只想有个安安稳稳的家。

  但,这个时候她说不出来,她就连哭都不敢在张凡面前哭,她不想他难受,不想让他担心。

  她宁愿自己忍受煎熬,也不想让张凡分出一点点的心来。

  望着远去的舰船,邵华喃喃自语道:“石头,一定要平安归来啊,我等你!”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