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九十二章 千斤坠玩不得


  以前张凡在方东医院的时候,查房的间隙,有时候也听住院的水兵们吹牛。

  “渤海就是澡堂!”当初张凡心里觉得这帮人真的是在吹牛,你家的澡堂这么大?

  可这次,他算是体会到对方说的太对了,洋和海真不一样,华国以前在渤海里折腾的时候,从不说什么。

  海军就是海军,可当冲出渤海的时候,这才开始说深蓝部队,大型舰艇如同下饺子一样,一个一个下的时候,华国才开始说深蓝。

  而且还说的相当讲究,我们深蓝不是进攻的,就是为了去看看星辰大海!

  绑人,是有讲究的。特别是一些不是搞医疗的人,出现外伤,离医院又远,着急啊,然后拿根细绳子死命的开始勒。

  出血,小动脉小静脉出血,如果没有急救物品,第一时间找毛巾之类的宽大的,实在找不到的时候,衣服袖子也是一个完美的止血带。

  千万别拿根细绳子,绑着肢体,出血死不死不知道,这种细绳子的长时间结扎,医院都不用止血了,直接截肢了。

  人体的器官不是酱猪蹄,这玩意是需要血液带着氧气,它是需要呼吸的。

  特别是一些有特殊嗜好的人,玩个什么千斤坠,兄die,哪玩意里面全是海绵一样的血管,一旦破损,你就对着它哭都来不及了。

  宽宽的腹带绑着张凡和助手们以后,张凡才牢牢实实的感觉一了把大地母亲的可爱之处。

  损伤,随着现在社会汽车越来越多,交通事故也越来越多,有些时候,千万大意不得。

  张凡在医院就遇上过一例,一个汽车撞了一个老大爷,司机下车,赶紧查看,一看,嘿,对方没一点事,连皮都没蹭破。

  大爷也讲道理,说没事,还起身原地跳了跳,司机心里过意不去给大爷一百元,说是补偿。

  然后司机开车走了。结果,老头回家刚进门,还没开口呢,直接倒地休克了。

  家属也利索,第一时间送入医院然后报警,结果一看脾破裂,老头命大,让薛飞给救了过来,醒过来后交警确认后,才把司机给放了,不然直接就是一个肇事逃逸。

  两个伤员,年轻渔民看着好像相当严重,满肚子的献血,还不停的滴答滴答的往下滴落。

  人也虚弱到如同跳到岸上的鱼一样,嘴巴张着死命的呼吸,看着都相当的严重。再看另外一个,除了面如金箔以外,再无其他任何症状。

  没有经验的,一看这种情况,估计心里选择困难症都犯了,到底救哪个!

  术前考量,在这种突发事件中,相当的重要,有些时候,这个考量比手术技术还重要。

  外来机械能(先不谈烫伤一类)所致的损伤,大致分为钝性伤和穿入伤两大类。

  穿入伤机制相对来说简单一点,手术的时候,保证一个创伤生命链,能不死的绝对死不掉,真要死的,估计也送不到医院,比如直接命中大动脉。

  而钝性损伤机制就比穿入伤复杂了,其他不谈,就一个压力产生的剪切力矩,就不是一般医生能轻易诊断的。

  这玩意,就如打偏的炮弹一样,谁都不知道射到哪里,打到哪里。

  往往钝性损伤,带来的是都是器官连着器官系统性的损伤。如果有剪切力,原本是左腹部损伤了,结果远在千里之外的右肾也被打开了一个口子,哇哇哇的流血,如同一个被冤枉的娃娃一样。

  “你带着卫生员快速处理腹部外伤的,休克的交给我。”

  “好!”张凡的主任助手也不含糊。

  面如金箔的战士被抬上了手术长。护士一边脱他的衣服,一边打开其他未打开的通道,暗红色输血袋已经挂了起来。

  就连输血袋,输液瓶都如受伤包扎一样,被纱布一圈一圈的固定在上方。

  张凡在护士工作的时候,一边消毒,一边思考。医院里做手术,大家好像觉得患者进医院,然后抬上手术台,让医生拉开肚子割掉坏掉的器官就完事了。

  其实不然,一个患者入院,首先检查,明确诊断。然后在手术前一天的科室晨会上,大家开始讨论手术方案。

  到底是横着切还是竖着切,几乎都是提前预定好的。甚至都会考虑到一些突发情况。

  这也是手术的患者往往在需要动刀子的地方会被医生画了许多道道,这个就是预定的切口,可千万别手闲给擦掉了。

  可这种突发的而且设备简陋的情况下,张凡现在考虑的就两件事情:一,肚子豁开了以后,伤员的体质是否足够强健到能全面探查。

  二,如果打开肚子以后,伤员的情况不允许在这种条件下做手术,他是不是能坚持到来日再战!

  几分钟,甚至都没超过十分钟的时间,张凡不得不停止思考,因为所有的一切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他动手术了。

  “开始!”张凡点了点头,深呼一口气,“刀!”怪异的场面。

  如同患有帕金森的摄像师拍摄的电视一样,张凡护士还有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同一个频率的摇来晃去。

  张凡拿着刀,在伤员的肚子开了下去,这种手术广义上可以称之为剖腹探查术。

  伤口直接从剑突到耻骨,就这,说不定在探查以后,还需要或左边或右边的再来一个横切。

  这种伤口有多大,一般人感觉不出来,这个切开和没有切开的感觉绝对是不一样的。

  过年杀年猪的时候,当猪吊起来要掏内脏的时候,这个切口和这种剖腹探查术特别的相似。

  再加上四周的拉钩这么使劲一拉,乖乖,这样说,这个腹部的切口,别说塞个人头进去了,放进去一个半大的孩子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就如你穿着衣服,你女友钻不进,你解开衣服扣子,别说一个了,就算两个也能包裹在里面,就是如此的宽广。

  豁开肚子,血水混合着半凝固的血块,就如同要往火锅里面下的哪种鸭血一样,汤汤水水的往外溢。

  翻开腹膜,肝脏右侧就如一个开口大笑孩子嘴一样,豁着门牙哈哈大笑。

  “无菌玻璃瓶!”张凡一句话说出,要是在一般的医院,医生护士或许会不明这个意思。

  在医院内,只要是个正规的医院,很少医生遇上这种情况。

  而部队医院则不同,遇上紧要的时刻,没有后方,没有支援,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时候,这种没有被污染的血液,就是患者最后的保障。

  助手拿着玻璃瓶收集着淤血,虽然现在还无法判断这个血液是不是已经被污染了,但收集总比不收集的强。

  张凡左手拿着一块湿盐纱布一把捂在肝脏的裂口上,然后右手探入腹腔,直接就像是做首都名菜卤煮一样。

  不停的用右手伸进伸出肠道中。现在的张凡第一是判定还有没有其他器官损伤和出血,第二就确定血液是不是被污染了。

  血液自我回输有个铁律,不管是不是胸腔还是腹腔,一旦空腔脏器出现破溃,这个血就不能回收了。

  什么是空腔脏器,最大的空腔脏器就是肠道和胃。张凡不停的在肠道里面翻腾着。

  这个翻腾是有规矩的。肠道破了没有,最好的检查就是腹部CT和X线,一拍就知道一肚子的游离气体。可现在没这个条件啊。

  张凡的眼睛瞪的如同牛子一样,仔细的盯着腹腔中的淤血,耳朵如警犬一样都竖起来了。

  然后右手如同屠夫洗猪肠子一样。从胃部幽门开始,张凡右手一点点的向下推赶。

  这是在干什么,简单的说,就是在看有没有气泡,在听伤员会不会放屁。

  上了年纪的男生小时候估计都有过补自行车车胎的经历。

  一盆水,然后把自行车的车胎一点点的转过水盆,一看到气泡,就能确定哪里破了。

  通俗的说,张凡现在就再干这个事情。捏过圆滑的小肠,捏过一个袋子一个袋子的大肠,没有看到气泡,耳边也穿来了排气声。

  “可以用,准备过滤。”张凡略微送了一口气,这种出血量,在这种环境下,能自体输血,真的是天大的幸运。

  能自体回血,患者生存下来的几率都提高了好几层。

  “是!”巡回护士拿着回收的血液开始过滤,六层纱布一点点的开始过滤血液。

  这个过滤过程相当的慢。

  当年张凡在初三刚接触化学的时候,有一实验课就是学习过滤,老师拿着沙子混着食盐的杂物液体让张凡他们做过滤沉淀。

  张凡看着烧瓶中的浑浊的盐水一滴一滴的没完没了,哪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什么是前列腺。

  可能估计男人天生对这种滴答滴答的事情非常反感。然后,张凡二话不说,小拇指直接把过滤纸给捅了一个口子。

  男人天生不喜欢滴答滴答慢慢的流水,但却非常喜欢捅窟窿。

  什么窗户纸,什么塑料泡沫,大家不相信看看,给女孩子,女孩子秀气的可以改造成很可爱的玩意。

  而男孩子绝对就是用指头插的到处是窟窿,这不是男孩子喜欢破坏,这玩意天生的,基因里面带的,一直是在练习在预习给未来做准备。

  当张凡用指头插破过滤纸后,他被老师留下深刻的记忆。壮如武松的化学老师,一顿巴掌,一顿老脚。

  一边打,一边问,你就这么喜欢捅吗?啊,你就这么喜欢捅吗。这是能捅的吗?我让你捅!我让你捅!

  张凡被打的从教室头到教室尾。现在化学老师估计遇上张凡这样的学生,已经不会打人了,因为他现在也到了前列腺造反的年纪了。

  巡回护士一边收集着血液,一边朝里面滴抗凝剂,在船上也不用摇动了,玻璃瓶子自带节奏!瓶子拿在手里,它自己就会动。

  翻完肠道的张凡,左手仍旧压在肝脏的裂口出,也亏得张凡手上的功夫厉害。

  油腻的肠道,就如同身上有粘液的鱼一样,相当的滑手,这种检查不能轻不能重,轻了肠管一不小心就滑跑了。重了,说不定就造成肠道损伤了。

  摸完肠道,摸脾脏,腹部闭合损伤中,脾破裂居首位。有组数据,单纯的脾破裂死亡率为10%,若有多发损伤,死亡率直接能飙升到50%。

  所以,当腹部被猛烈撞击后,别不当一回事。去医院检查一下,不会多麻烦的。

  这些非空腔的脏器,为什么撞破以后不疼,也不会立马就出现休克呢。

  很简单,这些脏器是穿着外衣的。这些外衣,就如超市里面买的比较贵的苹果一样,外面裹着一层塑料薄膜的。

  刚开始的时候,这些出血从脏器伤口中溢出的时候,这层薄膜挡着血液,虽然器官破溃了,但衣服没破,大脑也以为这个玩意是完整的。

  然后,就如避孕套里面放水一样,越来越大,然后嘭的一下。

  套破了,大脑、血压着急了,直接就如果过山车一样,血压能从200掉到测不到。

  血压急剧下降,这就是明明好好的一个人,就被撞击了一下,还笑呵呵的说没事呢,过了半个小时,结果忽然躺在地上,一摸颈动脉,完了,人已经挂了!

  钝性撞击,空腔脏器受损伤的几率特别小,比如肠道,比如胃部。

  这个玩意天生自带缓冲的。胃部肠道里面含有大量的气体,不光自带气体,而且食物混合着各种消化液,在消化的过程中,这里直接就是产气槽。

  有些人有口气,一天刷八遍牙,牙都刷掉了,可口气还是能把女友熏吐了。

  这是消化道出问题了,去吃点山楂丸试试,别一个劲的盯着牙膏搞事了。

  而实质性的脏器就不行了。比如脾脏、肾脏、肝脏。这几个脏器里面脾脏最容易受伤。

  因为这个器官在人体不怎么受重视。你就说肾脏把,虽然没空气缓冲,但人有棉袄啊。

  男人爱吃大腰子,烧烤摊上两个大腰子一瓶啤酒就是给神仙都不换,其实他们喜欢吃的不是腰子,而是腰子外面那层棉袄。

  这个肾脏附近的脂肪要是在演变一下,估计能演变成肌腱,可以想象这种脂肪的韧性。

  而脾脏则没这么好的待遇,别说撞击了,有时候后呃逆的厉害,牵扯到胃部的韧带了,胃没事,结果把脾脏给扯开一个口子。

  翻过肠道,张凡第一时间就探查脾脏。“哎,脾脏也破了!”

  探查完了脾脏,张凡直接开口问道:“尿液出来吗没有?”

  “出来了,出来了!”

  “有血吗?”

  “没有!未见明显血液。”

  “好补钾,直接钳夹脾脏脉管!”

  八十年代以前,只要脾脏有点损伤,一般不修补,直接切,当时的医生认识这个玩意成年后就没什么用了。

  其实,脾脏的功能很多,最简单有用的一个功能,过滤血液中的细菌,这就相当的牛逼。

  脾脏就是个吃货,红细胞也吃,白细胞也吃,细菌也吃!所以,人啊,不能太过于能吃,不然就如脾脏一样,说不定哪天就会被抛弃。

  “保不住了吗?”

  “没办法了,口子太大了。”张凡摇了摇头,残忍,真的很残忍,但医疗就是这个样子,有些时候,残忍是为了让患者能生存的更久。

  “血管钳!”卡,卡。如同鳄鱼吧唧嘴一样,血管钳直接钳住了脾脏的进出血管通道。

  “修补肝脏!”已然要放弃的器官,现在也不着急。

  张凡拿掉左手的纱布,直接吸了一口气。

  刚开始的为了尽快的探查手术损伤,张凡没有仔细的查看肝脏。

  这个时候回头看肝脏的时候,张凡脸上就如成千上万的蚂蚁在行军一样的难受。

  这种感觉不是发麻,而是鸡皮疙瘩竖起来的感觉。是颤抖!

  伤员的肝脏伤口不大,最多也就是三岁孩子的嘴一样大,但当张凡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一分开,嗯!这个动作,嗯,男人应该懂。

  轻柔,相当轻柔,发脆如同青苹果的肝脏慢慢的分开了。

  无影灯打进伤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