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九十三章 三铁


  这个世界,好多东西没有道理可讲,比如两个人打架。

  结果一边看热闹的被飞来的拳头打了一个满脸花。遇上这种事情委屈的都说不出来。

  一句我惹谁了,真的能让给他包扎的护士哭笑不得。

  肝脏,不搞普外的人,不是在医学院弄解剖的老师,估计也只有屠夫才能真的理解这个玩意有多脆。其他人也就上了餐桌在吃溜肝片的时候,才会说一句,嗯!炒的真脆。

  如果把心脏比如成一个肌肉男的话,那么肝脏就是一个穿着渔网丝袜的妹子。

  而且这个渔网丝袜还是穿在紧身健身裤里面的。

  实质性的器官,外层的薄膜论厚度,首推肾脏和心脏,煮熟的猪下水,要是有完整的心脏和肾脏。

  你咬一口下去,肉下来,可这个玩意上面还有一层扯着丝的白色粘膜,有时候扯都扯不断。

  而肝脏则不同,它外面的那层薄膜,估计也就糊弄糊弄它自己了。

  不光表面的薄膜不顶事以外,它内在的结构也很特别。

  心脏说大了天也是一个脉管系统,可这个玩意的脉管赤裸裸的全是肌肉,就如篮球野兽詹姆斯一样,哪都是肌肉。

  听过一拳头打破肝脏的,听过打破肾脏的,谁听过一拳打破心脏的。

  而肝脏不同,里面全是管道,首先是从肠道返回来肝脏需要消毒静脉通道。

  这里面,筷子粗的血管进入以后,最后分成头发丝一样的血管,就如蚂蚁巢穴一样,四通八达。

  这样还不算,血管完了,还有胆管,这个就是收集胆汁的。胆管也是细丝一样的在肝脏里面窜来窜去。

  这就是肝脏里面的大致结构。在这些结构中填充着一些肝脏细胞,然后,就形成了肝脏。

  仔细想想,肝脏的结构真的就如穿着紧身裤里面套着渔网丝袜的大腿,这个腿不分男女的。

  当大力钝击的时候,表面肝脏,全是肝细胞而少脉管。这个时候,肝细胞组织起来的肝脏表面脆的就如草纸一样。

  不光顶不住压力,还相当不要脸的把压力传进了肝脏内部,就如一些宝妈男,他媳妇一巴掌扇过来,他哭哭啼啼的说:你有本事打我妈去啊~!

  巨大的力量就入一个拳头,插进肝脏内部,肝脏内部撕撕扯扯的网袜结构,瞬间就被摧枯拉朽了。

  无影灯射进伤口内部的时候,张凡看到的就如一盘被高手厨师片出来腰花。

  层层叠叠,或者就如紫红色的肉片一样,一层叠着一层,不光这样,从肝脏呲出来的鲜血冲刷着这些肉片。直接就是一个肥硕的大妈穿着超短裙,肥肉颠簸的在跳海草舞,而且肥肉还是被人捏的发紫的肥肉。

  肝脏几套不同体系的脉管造成了如此严重的损伤。

  切口鲜血原本是溢出的,就如醉汉朝天躺着呕吐一样,有一下没一下的从嘴里冒液体。

  当张凡食指中指轻轻分开的时候,各种小血管瞬间没了遮挡,直接变成了喷泉。

  或者好似敌人进入包围圈的战斗一样,四面八方的冒出了鲜红色的血液子弹。

  呲!呲!呲!

  喷出来的血液细如发丝,但数不清的出血点,瞬间就成了一个小湖泊。

  “纱布!干纱布!”张凡的声音都变了腔调。

  干纱布,瞬间塞进了肝脏,纱布中慢慢的肉眼可见的从白色变成了淡红色,然后又从淡红色变成了深红色。

  “还有多远才能上岸?”

  张凡一手压着肝脏,一手大声的喊了出来。

  “一个半小时!”从船舱外立马就有人回答了。

  “赌一把!”张凡好似在给自己信心一样,他的脸上如果脱去口罩,绝对能看到狰狞的面容,就算不脱去口罩,从颈部就能看到血管青筋暴起。

  “太危险了!”助手无不担忧的说道。

  “危险,我也知道危险,可现在怎么办,如此大的出血,难道把他的肝脏也切掉一半吗?

  脾脏已经要切掉了,难道现在连肝脏也要切掉吗?

  他才多大,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啊!”说着说着,张凡的眼睛相当的酸涩。

  出血,其他器官出血,比如肾脏,简单的很,一根导管塞进去,如同电焊一样,丢的一下,就把血管给焊死了。

  可肝脏不行啊,这个玩意里面全是通道,四通八达,直接就没有好的办法。

  最彻底的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不惜未来,不惜以后,直接把肝脏给切除了。

  但,张凡真的下不去这个手。

  “肝脏填塞太危险了。一个不慎就是脓毒症、肝瘘!”

  “现在离陆地还有个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而且这种损伤可以延长到72个小时以后,我是主刀,我决定了,这个肝脏不能切,出了事故,我自己承担。”

  张凡不由自主的怒火冒头,不是对助手,也不是对伤员,而是莫名其妙的怒火。

  助手静静的看了张凡一眼,没有说话,但眼睛里面是一股股的欣慰。

  她也是军人,她太明白在这个时刻,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敢站出来承担责任的人得有多大的心脏来承受这个压力。

  “加压!”

  “是!”

  纱布,干纱布,一块一块的如同填鸭子一样,一快一块的填进了伤员的肝脏伤口里面。

  他的机会就在这未来的几个小时之内,如果在几个小时内,出血被压迫止住了,那么肝脏就不用切除了。

  所以,张凡赌了,“监测凝血功能,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在没上岸之前,他只能指望我们了。让外面的把速度提起来!”

  说完,张凡转头开始切除伤员的脾脏,他的脾脏已经烂如砸在地上的西瓜。

  这个脾脏就是无辜的,就如街边打架,它是看戏的。结果巨大的压力形成的应切力直接就如同剪刀一样,把脾脏咔嚓咔嚓绞成了稀巴烂。

  手术室内的话语,外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人有三铁,一起扛过枪,一起蹲过窑,一起同过窗。

  其中一起扛过枪是最铁的一个,特别是他们这些一出海就是好几天,甚至几周的战友们。

  躺在手术床的人其实就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人。

  当张凡怒吼声传出来的时候,年轻一点战士的流着泪,年长一点的铁青着脸。

  “加大马力,快,就算把马达给我跑废了也要给我早点靠岸。”

  船入箭,劈风破浪,当东方冒出一丝淡黄色,如同煎鸡蛋的蛋黄一样,太阳终于冒出了头。

  老天也好似被这群人给感动了一样,收了神通,一夜的风暴,就这么平息了。

  广阔的洋面上,湛蓝湛蓝,海鸥飞过,慢慢的,远处金黄色的沙滩也出现在了眼前。

  隐约间,一群穿着蓝绿花军服的人在沙滩上不停的招手。

  “报告,马上靠岸了。”

  “知道了,准备担架。”助手看了看张凡,张凡没有言语,她赶紧给门外的士兵下令到。

  张凡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伤员,腹部已经算是半闭合了,上面覆盖着无菌的辅料单。

  伤员的脸色也从金箔色变成了惨白。但,生命体征是平稳的。

  “兄弟,挺住!你一定行的!”张凡如同着了魔的一样,在心里不停的念叨着,就如念经一样。

  医疗,有很多时候,往往靠的也是患者的求生欲和平日的锻炼。

  比如今天,这个伤员是个老人或者是个天天在办公室趴在电脑上的程序猿,给张凡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赌。

  而现在,这个躺在手术床上的伤员,全身的腱子肉,根根突起的腹肌,这给张凡给了极大的信心,这也是张凡敢赌的最大屏障。

  猛的一摇,船靠岸了。

  用无菌辅料包裹成粽子的伤员被军人们抬出了船舱。

  “稳一点,稳一点!”张凡追在后面,不停的喊着。

  这帮子士兵健步如飞,抬着担架几乎见不到起伏。没人说话,沉默,沉默再沉默。

  军队的救护车就停在沙滩上。

  “快,直接进手术室。”跳上救护车,张凡就开始下令。

  当关闭车门的那一霎,原本沉默的战士们,不约而同的喊道:“兄弟,坚持住。我们等着你!我们还要一起去闯大海!”泪花伴着呐喊。

  隐约间,好似躺在救护车里的伤员也微微的一颤。

  救护车不要命的在岛屿上奔驰。营房的探亲家属们,一个一个相互扶持,手捏的紧紧的,脖子伸到了最长,眼睛死死的盯着救护车。

  她们死命的望着救护车,她们多想扒开车门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男人,但她们不敢问。

  心疼,疼到让她们无法呼吸。煎熬,就如肉在烙铁上一样滋滋的响!

  手术室里,吴老早就待命了。

  “你去休息,我来接手!”

  “不用,我更熟悉。”张凡红着眼睛,根本不愿意下手术台。

  以前他不下手术,为了系统的数量,为了自己手术进步。

  但,今天,他什么都不为,就为了这个战士,就为了能让这个年轻的战士保住肝脏,他拼了。

  “你确定你还能安全的做下来手术吗?”

  “我能!”如狼一样,张凡低沉的说道。

  “好,我来给当助手。消毒刷手上手术吧。”

  粗粝的猪鬃刷子刷过手臂,唰唰唰,张凡如无感觉一样,就是咬着牙,低着头。

  他的心里就一个想法,今天,我,张凡一定要保住他的肝脏。

  刷手结束,张凡转头,护士马上给他穿上了手术衣。

  张凡如同披上了战袍一样,眼神坚定的走向战士。

  “你跌跌撞撞的走过无数风雨,今天,我一定要护着你平平安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