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九十四章 酣畅淋漓的痛快


  在这个世界的大多数地方,胸部外伤是心胸外科医生的事情,头颅外伤是神经外科的行当,骨和关节则是骨外科医生的一亩三分地。

  一名医生有能耐,从头开到脚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这或许是医疗科技发展的结果。

  也或许是现代人已经耐不住孤单,耐不住寂寞,耐不住没钱的生活,不甘于沉积。

  当年,如果张凡口袋里面不是布贴布,没什么后路,估计就算他有系统也比现在走的慢,也没现在如此的成绩。

  人这个玩意,有时候脆弱的一批,一口馒头说不定也能噎死一个人,甚至别人的一句话,就能让一个人对生活失去信心而走向极端。

  可有些时候却相当的有韧性。起起伏伏,就是不认输。

  我就不信这个命,成功不成功的不好说,可一旦抓住一次机会,这种韧如小强的人,绝对不可小觑。

  张凡在地区医院,甚至在一些省级医院,看起来相当牛逼,因为从头开到脚的医生太少了,有一个算一个,不是已经成了院长,就是已经退了休。

  而在野战医院,这种医生太多了,太多了,这是他们更有天赋吗?不是,被逼的,往往在一些时候,他们就是孤家寡人,没后路的。

  没有团队,没有后方的时候,不能一专多能,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伤员牺牲。

  手术室里,吴老一助,野战医院的院长二助,XXX医院的主任三助。

  这里面,真正搞肝胆的也就一个吴老。其他,张凡注册的是骨科,野战医院的院长脑外,XXX医院的主任是胃肠的正高,他也算是能沾点边。

  四个人,四个专业,共同做一个肝脏手术,这种情况也就只能在野战医院能看到了。

  “损害控制!张医生胆子太大了!”野战医院的院长上台子后看到伤员肝脏上压满了纱布,直接不可思议,相当诧异的对张凡说了一句话。

  肝脏,好早好早以前,有个医生对肝脏损伤采用了填塞止损法。

  什么意思呢,简单的说,肝脏被捅了个大口子损伤了,血如烟花一样的彪起。

  他没有选择肝脏切除,没有选择了断性的修复。而是用纱布填塞,然后等待肝脏自我修复后。

  他的战绩在当时不被认可,四台手术,死了三个,活了一个,但活下来的这个肝脏是完整的。

  他的这种手法在当时被认为是胆小鬼式的手术。因为失败的几率太高了。

  一百年过去了以后,美军再一次的把这个手术方式提了出来。但,风险还是相当的巨大,能做这种手术的医生,在美军都是屈指可数的。

  野战医院的院长是见过世面的人,当他看到这个方式的后,没有惊讶是不可能的,这个操作,说实话,就他们医院,现在还没一个人敢上手。

  “嗯!”张凡点了点头,眼睛仔细的观察着纱布的情况。

  外科手术当中,计量出血的时候,有个标准,吸引器中有多少的血液这个是明确的,因为引流瓶是有计量数字的。

  而其他出血怎么计算呢,就是数纱布,数被血浸透的纱布,200ml一纱布。

  “张医生做过这种术式的手术吗?”野战医生虽然是再问张凡,但是眼睛却瞧着吴老。

  张凡忙着仔细观察纱布,没第一时间说,他要确定患者的出血到底有没有被止住,或者出血现在有多少。

  而吴老也没说话,不过摇了摇头。

  “我没做过这种术式,但这是他唯一能保住肝脏的方式了。”

  “你有把握?”

  “有!”

  “同志哥,这可不是儿戏啊,我理解你的心情,但咱们要把生存放在第一位是不是?”

  野战医院的院长有点惋惜的对张凡说了一句。对于张凡敢做止损手术的勇气他佩服,但他不认同一个没有这种手术经验的医生贸然做止损手术。

  当然了,这种不认同不光是言语上的不认同,在接下来的病历上,报告上他都会体现出来。

  这不是小人行径,这反而是一个医生,最最基本的一个执业操守,不包庇、是一就是一,是二就是二,一切以自己眼睛看到的事实为依据。

  这种万不得已才使用的止损手术,吴老也不熟悉,这种手术它可变的条件太多太多了,就无法用数据来形成一种规则。

  “我现在需要眼科手术器械,需要一个会制定TEG的医生,还需要一位每十五分钟就提醒我一次的护士。要快。”

  张凡没有解释,也没和这位院长争辩。他不是为了让别人信服,而是为了保住他的肝脏。

  “嗨!行,我现在马上让医院血液科的医生过来。陈护士长,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每十五分钟提醒张医生一次。”

  “是!”巡回的护士长一边敬礼,一边开始计时。

  “怎么,出血没有止住吗?”吴老一听,就知道伤员的出血止血情况不乐观。

  “还有一部分在出血,师伯,还需要等待两个小时。”

  张凡查看完纱布后,抬头看向了吴老。

  吴老的心里也纠结,一边是完全的保留下这个伤员的肝脏,而另一边则是牺牲。

  真的,这个时候,医生们就如站在死神面前,拍着大腿骂街挑衅死神一样,来啊,你来啊,有本事你来啊。

  而死神就如藏獒一样,龇牙咧嘴的咆哮着。

  有时候甚至患者出现一个咳嗽,拴着死神的铁链子就会断裂,然后就是毁灭性的后果。

  艰难,往往医疗中,很多很多时候,都会面对这种两难的境地。

  “我不同意。他还很年轻,吴老,我们是在拿他的生命在赌博啊,现在做切除,就算肝脏切了一半,但他的生命还可以继续下去。”

  野战医院的院长心里也焦躁,他和张凡素未谋面,他绝对不是针对张凡,他也是为了伤员。

  这就是理念上的差异,年纪上的差异。岁数大的人往往保守一点,而年轻一点则激进。

  到底是谁对谁错呢?真不好说。

  吴老看向张凡,张凡挺直了身体,望向吴老,坚毅的眼神,都不用说话,爷俩培养出来的默契,这一眼,吴老就知道,张凡他有把握。

  “时间还有,先叫人做图,我们都是医生,都是对伤员负责的医生,我支持张凡,李主任,你呢?”

  吴老这个时候,选择张凡,是对张凡的技术实实在在的认可,对张凡人品实实在在的认同,他不觉得张凡会在这个事情上任性。

  “我反对!”野战医院的院长坚持着自己的看法。

  三个人,六双眼睛看向了XXX海军医院的主任。主任这个时候闭上了眼睛。

  他不是在逃避,这个时候的他,脑海里面全是张凡在海上做手术片段,如同放电影一样。

  一段一段的划过,精准,迅速,果决!四十岁的他不断的回忆着张凡的手术。

  缓缓睁开的眼睛,但眼神中如同带着闪光灯一样,“我支持张医生!”

  说这话,不是上嘴唇碰下嘴唇一张一合就能完成的事情,这个时候的话,每一字,每一个标点符号都被护士记录起来的。然后归档,二十年内不准销毁的!

  这时候说话,是要负责的!

  他没有选择更稳健的切半肝手术,他没有考虑以后是不是要为今天这句话负责。

  但,他今天就是选择了支持张凡,只为能让伤员以后的生活质量更自如一点。只是想着能让他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无需别人的怜悯,无需别人的……

  “嗨!他们年轻,吴老,您,嗨,我现在就联系后援人员。”虽然没人支持他,但野战医院的院长,也开始积极的准备。

  这就是纪律部队。

  这就是我们华国医疗最后保障的医疗部队。

  时间一点点过去,TEG图也开始描述了出来,在一次又一次的提醒声中,2个小时过去了。

  “开始!”看完TEG,张凡开口了。

  手术室中,静的只有海浪的声音传来。

  如此的清晰!

  纱布,填塞在肝脏里面的纱布,张凡双手轻轻的按压了一下,纱布中传来的感觉,张凡能清晰的体会出来,现在有多少纱布是干的有多少纱布是湿润的。

  这就是他的本事,这就是他在系统中练出来的超级敏感的感知。

  没有三分三,敢上大梁山?

  开玩笑!

  如同摇骰子开宝一样,轻轻的,一块纱布拿了出来,没有出血。

  虽然张凡能感知到有多少出血,但他不知道哪里出血,就如买彩票一样,明知道这里面绝对有一个会中奖,但他不知道哪个会中。

  所以每一块纱布,他都当着是出血的纱布,慢慢的,轻轻的,全是肌肉紧绷的去面对。

  “盐水,冰盐水!”当覆盖在最表面的纱布被拿下后,终于看到了带着血渍的纱布。

  受过伤的人,几乎都有过换药这个经历。伤口越大,换药越痛苦。

  要是遇上心急的医生,换药活生生的能变成杀猪。

  覆盖在伤口表面的纱布浸透了血液,随着时间变干后,粘贴在刚长出来的嫩肉芽上。

  换药的时候,心急的医生撕拉一下把纱布给拽开了,真的,哪个疼,都没办法描述。

  就如一直包在皮里面的肉,有一天忽然被猛的一下,扒拉了出来,然后在牛仔布,上上下下的剐蹭,疼,刻苦铭心的疼,疼完了,还有火烧火燎延绵不断的刺痛,真的,能疼的人,都恨不得把这个肉含在嘴里才好一样。

  而肝脏也一样,疼不疼的有麻醉,最最困难的事情是二次出血。

  血液中的蛋白凝固后,沾住了血管,但它也粘住了纱布。

  这个时候的纱布可不是你换药的哪个小面积接触,而是整块整块的粘连。

  一旦一个不小心,前功尽弃。

  盐水滴答,滴答的低落,带着血凝固的纱布,更本不怎么吸水。

  这也是这种手术不好解决的难点之一。不光要防止未闭合的出血,还要防止粘连后的二次出血,太鸡儿难了。

  “张医生,十五分钟过去了!”

  “嗯!”张凡点了点头,伤口暴露的时间越来越长,感染的几率也越来越大。

  “镊子!”张凡接过镊子,手术室内,所有人,全都屏住了呼吸。

  滴答,滴答。

  轻轻的,这个时候,其他人帮不到张凡一点,就算能帮到,也只有在心里祈祷了。

  太难了。

  手不能有一丝的颤抖,拿着镊子夹住纱布后,一旦颤抖,谁都不敢保证,在看不到的粘连处或许就是一个动脉。

  慢慢的,心都悬起来了,张开嘴,嗓子眼里就是跳动的心脏。

  心里素质不好的人,吓都能吓死在这里。

  一下,一下,一块纱布完整的被张凡取了出来。

  就如同一个被揉成团的粉色信笺一样,张凡扔在弯盘里面的时候,都发出哐当的声音。

  可以想想,硬到如此纱布,张凡能做到完完全全取出纱布,还不让四面八方的肝脏出血,这个水平,这个技术得有多高。

  随着纱布被张凡取出后,野战医院的院长对张凡也越来越有了信心。

  就在大家稍微能喘一口顺畅气的时候,呲!出血了,几乎靠在肝脏上的张凡被喷了一脸的血。

  “快,我看不见了!”紧要三分,血进了张凡的眼睛。真的是雪上加霜。

  温热的鲜血,就如美人的舌头一样,有温度,有粘度,张凡拼了命的想睁开眼睛,可眼皮被粘连的怎么都打不开。

  这个创面,只有主刀才能看见,因为面积太小了,其他人更本看不到里面具体的伤口。

  而张凡眼睛又被鲜血糊住了眼睛。巡回的护士长,如同一个豹子一样,噌的一下,两三米的距离,眨眼就到。

  一把托住张凡的后脑勺,猛的挺起胸膛,一把就把张凡的脑袋固定她的胸膛上。

  然后另外一个手拿着新洁尔灭的纱布,直接沾在了张凡的眼睛上。

  而张凡呢,喊出声音后,就如同被剁了头的大公鸡一样。

  脑袋被靠在胸膛上,他没感觉,眼睛沾上洁尔灭他也没感觉。脑袋直接好似不是自己的一样,没一点点的反抗。

  但身体,双手却没有停止,在鲜血冒出的那一霎,张凡的眼睛都还没来及反应,但双手已然出手。

  钳子就如最最精准的导弹一样射向了喷射血液的血管。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张凡马上问道:“师伯,快看,快看,有出血吗?”

  他的心悬起来了,他看不到,他不知道是不是在第一时间钳夹住了出血。心慌,慌的如同成千上万的野狗追着光屁股甩大象的他。

  “止住了,止住了,别动啊,你千万别动!”师伯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了。

  血管,能呲血的血管,跑不掉,绝对是动脉,而动脉这个玩意,就如在躲在山洞里面朝外吐口水的蚯蚓一样,稍微一个松动,他绝对能收回去。

  一旦收回去,只能切肝了。

  手,抓着血管钳的手,静止在肝脏的创面上。

  眼睛终于看到了,“怎么样,看到了吗?”

  “可以!”

  然后,张凡不敢动,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体位是怎么样的。

  轻轻的,护士长轻轻的用手温柔的把张凡的脑袋推开,推到了正常的位置上。

  张凡眨巴了眼睛,“止血钳!”

  一块,一块,有惊无险,真的是有惊无险,慢慢的,纱布全部被取了出来。

  肝脏的创面,就如同被二哈舔过的碗一样,干干净净。

  “嘘!”吴老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厉害!”

  “放置引流管,关腹!”

  ……

  爽!太爽了,张凡看着年轻的伤员,顺畅的呼吸,慢慢恢复血色的脸庞。

  虽然一路过来,险之又险,但他觉得太爽了。特别是这种脱了力的爽快感,就像是全身的毛孔都被打开,浑身的肌肉都在微微颤抖一样。

  爽到能让张凡喊叫,爽到能让张凡舍不得离开这种感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