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九十七章 别胡来,鳝有牙


  这个世界是神奇的,短短十来年的时间,世界变化的眼花缭乱,好似十来年前的人一直生活在原始社会,然后忽然有一天,见世面了!

  特别是一些人,从学校跨入上班行业以后,不管任何行业,这些新人们都算是见了世面,开了眼了。

  当然了,一些特殊的人不算,只谈没多少见识的小民。

  张凡也是,以前夸克的时候虽然人少,但也见过一些事情,比如两个已婚都有家室的人,搂在KTV里,“我现在结婚了,不行,不行!”

  就是那么大胆,就是那么肆无忌惮,张凡眼睛都看绿了,难道他们不怕闲言碎语吗?

  到了茶素以后,更是见了大天了,什么隆(a)胸、拉皮、开眼角都是小意思。有人竟然要对菊花附近美容。

  真真的,张凡当时差点觉得自己都是从火星来了,地球人太会玩了。

  那个要求美容菊花的人,怎么形容呢,这样说吧,当时是在盛夏。

  天气燥热燥热的,肛肠科的主任带着小媳妇走了,张凡代理肛肠科主任没几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来了一位少妇。

  为什么说是少妇呢,这个是有说法的,她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成熟的气息,而且身材尽显圆润。

  上身穿着一套不算吊带,但也宽大不到哪里去的小衣服,下身穿着倒也不是超短可也不长的裙子,要命的是,这玩意她两边是开缝的。

  随便一个动作,或者幅度稍微大一点,绝对能到,让好奇的男人赶紧赌颜色的地步,或许这就是含而不露。

  当时的张凡脑海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光的没少的有吸引力。

  她说自己有了痔疮,趴在躺在检查床上,张凡开始检查。

  可当看到她的菊花,张凡就相当的纳闷,大夏天的,怎么菊花像是冬天的手一样,四处开口子,直接就是一副皴裂的景象。

  还没纳闷结束呢,人家张嘴了,一口相当标准的普通话,说出来的话,不光是张凡,就连在一边的护士都惊讶的差点掉了眼珠子。

  “医生,方便的话,顺便给我菊花附近美容一下吧,让它看起来更平顺,更光滑,可以吗?”

  可今天,当夸克的120把病号送来的时候,张凡就知道,今天的这个病号和当初的那个病号相当的相似。

  茶素的十月底,十一月出的时候,温度已经在零下了。

  有些人已经穿上了压在箱子里的羽绒服,棉大衣,邵华早早就已经给张凡套上厚厚的衣服,生怕他冻着了,以前有个怕他冷的妈妈,现在有个怕他冷的媳妇!

  而今天,这位患者,当从120面出来的时候,张凡眉头直接就皱在了一起。

  四五双大长腿上齐刷刷的恨天高,沿着膝盖的长筒靴子,皮衣皮裙。

  韩版大皮衣上还有毛茸茸的领子,貂不貂的先不说,可漏出来的大腿面明晃晃让车里光线都亮了几分。

  再一看脸上,一眼就知道用的化妆品价格不菲,胶原蛋白充斥下的脸蛋上一点褶子都看不到。

  可仔细再一看她们的脖颈,忽隐忽现的皱纹还是提示这她们的年纪。

  躺在担架上的患者,虽然面色蜡黄,可仍旧描了眼线,花了嘴唇,长长的睫毛上面如同沾染着煤炭颗粒。

  “回去告诉你们县医院的院长,我们和他没完!”茶素的急诊中心接了病号,打发着让夸克县的120离开,结果这几位就有一个开口了。

  张凡一听,再一看,怪不得石磊接不住了,连叫专家的想法都没了。

  “这是怎么了?”张凡先没上去,急诊中心的医生上去问病史。

  平车上的女人,说话了:“我就一个痔疮,原本想着小手术,结果,让县医院的这帮给我弄得现在连大厕都解不下来了!”

  然后,其他几个人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诉说。

  “行了,行了,家属留下一个,其他人就先出去吧。”

  急诊中心的医生腾空场地后,就把护士喊了进来。在医疗中,有个规定,对于异性的检查,必须有个和患者相同性别的工作人员在场。

  护士进来以后,张凡站在一边看着急诊中心的当班医生做检查。

  有领导在,医生的态度也格外的温柔。

  “给我说说是怎么了吗?”

  医生客气,而且又是当地最大的医院,患者态度也好了很多。

  “我本来有点痔疮,县医院说是个小手术,就给我做了手术,结果现在我吃,不敢吃,睡,睡不着,看什么我都生气。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他们给我做成这样。”说着脱下裤子以后,张凡探头一看。

  这一看,他心里也就有数了。“行了,收住肛肠科吧,必须要二次手术了。”

  说完,张凡就离开了检查室。

  菊花,在人体当中,不被重视,其实,这个器官相当的复杂。

  肛皮的神经高度丰富,括约肌复合体协调程度一点都不比嘴唇差。甚至有些时候,这里的协调运动还超过嘴唇。

  但是呢,有些人,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便秘了不好好治疗,有吞黄鳝的,还是活生生的吞的,有喝油的,成瓶的油,吨吨吨就喝了下去。

  黄鳝下去,先不谈其它,这玩意是有牙的,人类的胃酸强度是很高,可量不够啊。

  黄鳝进了胃,被灼烧以后,它疼啊,能不急眼吗,逮到哪里咬哪里。不把你五脏六腑咬个对穿,都对不起你活咽人家的胆量。

  吨!吨!吨!咽下去的油脂,油腻不油腻不知道,反正就如喝可乐一样,等大便如同一条鞭直接冒出来的时候,连解皮带的时间都咩有。

  可惜的是,这股子油水拉完以后,肝也被损伤了,该便秘仍旧会便秘。

  更有奇葩之人,便秘了,开塞露不好使还是怎么得,什么玻璃瓶,什么玻璃球,好似觉得光滑圆润的都能塞进去。

  真的,不能胡来,人,能够排气、能够顺畅的排便而没有疼痛,乃人生一大乐事。

  说实话,这地方很娇嫩的,不要说你胡来,就算在医院,医生对于菊花的手术都特别特别小心。

  因为这个地方一旦大意出了问题,那么未来绝对就是给患者埋下人生中非常难受的隐患。

  所以,所有菊花的手术目标是解除病痛的前提下,尽肯能的减少损伤皮肤和周围括约肌的伤害。

  张凡一看,就没再让急诊中心的处理,如果是肛周脓肿,在急诊中心处理处理也没问题。但,这位女士的菊花就不适合在急诊中心处理,必须住院治疗。

  急诊中心的医生给肛肠科的医生打过电话后,患者被送去了肛肠科。

  张凡一想,也跟了过去。

  在肛肠科里,张凡晚了几分钟,就听到处置室里,几个女人叽叽喳喳,“有完没完啊,这是来住院的,不是让你们看了又看的,当小电影呢是不是?

  刚几个医生看了一遍,现在又要看一遍,脱裤子都脱上瘾了是不是!”

  “急诊中心那边检查了,你怎么不在哪边住院啊!”

  张凡在门外听到肛肠科的医生对患者这样说,就摇了摇了头。

  肛肠科起不来,患者少,医生拿着医院的平均奖,心里都不平衡,周而复始,一个个的都带着怨气。

  医院也想早点让肛肠科站起来,但培养医生太难。

  肛肠科的护士长看到张凡后,大声的打招呼,“张院长,您来了啊!”

  张凡心里哭笑,这如同迎宾楼的老鸨子一样,里面的医生一听张凡来了,原本要吵架的心思也不敢有了。

  护士长陪着张凡进了处置室,“这是干什么啊,你又来了,没看够啊是怎么得,又来再看一遍啊!”

  陪着患者来的人,原本在县医院就窝了火,再被肛肠科医生这么态度一不好,然后又看到了张凡,话里都带着火花。

  张凡就当没听到,“医生守则上是不是让你这种态度和患者交代病情的?

  为什么不向患者把病情交代清楚?这里是不是肛肠科,你是不是这个科室的医生?”

  语气一点都不严厉,表情也不严肃,但,不光当班的医生,就连肛肠科的护士长都变了脸色。

  “对不起!我态度不好,你多多原谅一下!”当班的医生脸红的不能再红。端人碗、受人管,要是连这点觉悟都没有,最好还是去自己创业的好。

  “这是我们院长!”护士长也赶忙出来解释,深怕患者再说点什么不堪的话来。

  “行了,你们赶紧给我姐妹看病吧!”

  对方多瞧了几眼张凡,话虽没再说什么,但也没什么好脸色。

  说实话,好些人觉得权力机关是最厉害的。其实,对于普通人,对于权力机关可尿也可不尿。

  我不犯事,我就是大爷。

  但在一个城市,一个站在顶级的医院,一个站在顶级的学校,说实话,这两个行业,在华国的威力真不可小觑。

  张凡一点都不在意对方的话语,他也是食草者,很理解对方。而且对方不管是什么行业,什么职业,上了医院这个门,她就是个患者。

  肛肠科的医生看张凡虽然没有再追究,但心里懊悔的肠子都快打成节变麻花了。

  心里有事,动作就乱,他想都没想,带着薄膜手套直接就要上手。

  “带上橡胶的!节省,也不是这样省的!”这一次张凡的语气很严厉。

  “好的,好的!张院,我知道错了。”听到张凡如此严厉的话语,他倒是放心了。

  他们清楚的很,张凡一般当场如果有严厉的批评,那么事后也不会再追究,就怕张凡不发火,然后欧阳再爬出来,那就不是闹着玩的了,欧阳收拾人,绝对能让你七上八下。

  带上橡皮手套,肛肠科的医生相当温柔的说道:“你放松一下,我检查一下你的肛(a)门,对,就这样,不要紧张,对,括约肌打开,放轻松一点。”

  看着肛肠科的医生开始检查,张凡就对几个家属说道:“检查室里面不能有太多的人,不然会造成患者的意外感染,你们在外面等一会,有什么事,我喊你们。”

  鱼贯而出,时装皮草队鱼贯而出。

  检查完的肛肠科医生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看了看张凡。

  “说说检查结果!”

  “括约肌明明收缩力度不够,可检查的时候感觉相当的僵硬,好像肌肉已经紧绷到了一个阈值。”

  “来,我看看!”张凡轻轻的让过肛肠科的医生,带上了橡胶手套,抹上石蜡油。

  “你别紧张,医院反复检查,是为了能更好的给你治疗疾病,不是成心折腾你,你放松!”

  语气,这个人啊,很多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当然了,也有吃硬不吃软的。

  张凡语气温柔,尽量模仿着卢老检查病号的态度,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年纪或许是个人的修养,老头说话,就是随随便便的说话,都能让患者听到尊重,也是奇了怪了。

  “嗯!”

  亲友团被请了出去以后,患者面对两男一女的队伍,也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了,回答的声音都带着一种嗡咛感。

  “放松,放松!我指头要进去了,你放松。”一手扶臀轻轻的用力,带着一种掰开的力道。

  菊花的指诊,听起来好像很艳,看起来好像很暧昧。可是,说实话,愿意给患者指诊没几个人。

  再鲜亮再光鲜的人,这个地方毕竟也是五谷排出之处!

  其实,肛肠疾病,只需要医生轻轻掰开两颊,大多数病人都不需要插入痛苦的肛(a)门镜来检查的!

  当张凡的指头进入的时候,他赶紧到了一种空旷。

  正常的菊花指诊怎么描述呢,就如同你手上沾着蛋糕奶油喂你女友,这时候有一种包裹感,刚进入的时候是排斥力,进入到括约肌深部的时候就变成了内吸力。

  而这位患者的给张凡反馈的感觉就是,刚进入的时候肌肉如同骨头卡住了一样。

  就如你女友用牙咬一样,但再一进入,更本没有肌肉的力度,就如同进入一个空旷的而没有温度的棉絮里面。

  “你说说肛肠诊断的要点,让患者听听那个符合她的症状。”

  张凡一边检查一边提问。

  “疼痛间歇性发作,伴有鲜血,但与排便无关,大概率的为肛裂。

  疼痛呈持续性,且逐渐加重为肛门周围脓肿。

  疼痛进行好转,并感到有一肿块,是血栓性外痔。

  疼痛间歇性发作,内裤有分泌物污染,则为肛瘘。

  有肿块脱出,可能需要手法还纳就是痣!”

  “嗯,看来你的心还在专业上,业务专业性够了,以后多多修养修养自己的性格。”

  说完,又对患者说道,“你感觉,你的症状和他说的那一个很相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