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六章 羞!羞!羞!你别哭


  火,大火,冬天的大火。边疆的冬天原本是及干燥的,空气中的水分子都结成了冰花、霜花附着在树枝枝条上。

  大火袭来,一时间烟雾水雾,距离稍微远一点的医疗点的医生们就好似上了蒸锅。

  而距离近一点的前线指挥中心则如上了烤炉,至于在一线的武警、武警消防员、民兵则直接是挂在铁器上的架子肉。

  森林火灾相对于化工火灾好了许多,这边的火再大,它总不会爆炸,但难点在于面积太大,灭火材料没有工业区方便。

  当学峰被抬走以后,学峰的老爹走了一路,是流了一路的泪水。

  刚强了一辈子的老人,看着儿子满身的被烫起来的水泡,心疼的直哆嗦。

  老头刚要想看看手术车里的儿子,就看到没关紧的门缝里,儿子的脸上有双白嫩的小手。

  然后又听到巴音的一番话,老头裂开豁牙的嘴,泪水、笑容、鼻涕、汗水。

  “臭小子,臭小子。”念念叨叨的老头转身走了,10年左右的时候,正好是农场最衰败的时候。

  很多人都在鼓吹世界太平,要撤掉这个已经不符合当下和平年代的产物。

  原本就已经没有多少人的农场,更是人心惶惶,年轻人一个一个的寻找出路,离开农场。

  特别是年轻姑娘,但凡有点姿色,绝对不会嫁给农场人,结果当大事来临的时候,一排排扛着铁锹把子的农场人和一个个的武警,撒着热血护住了这个华国的边疆。

  面对灾害,有舍身为国的,也有只顾小家的,这都没什么可非议的,人心毕竟是不同的。

  村庄离火灾现场太近了,武警不得不挤出人手去帮着老百姓转移,有人听到灭火人手不够,提起家里的铁锹就上了火线,有人一听大火马上就来,收拾细软立马就跑。

  也有呆在家里死活不走的。

  “大娘啊,快走啊,大火现在谁都不能确定是不是能灭了,你在这里太危险了。”

  武警班长说的嘴都起泡了,老太太抱着桌子腿,死活不走,也不说话。

  “房子,家具国家会赔偿的,你快收拾贵重一点的东西,我们帮你搬,行不行,快走吧。”

  老太太还是不说话。

  武警班长没辙了,转头对战士们说道:“抱着走,快,来不及了。”

  眼看战士们要抱着她了,老太太嘴一咧,大声的哭了起来:“我不活了啊,你们不要管我,我不活了啊。”

  “到底怎么回事!”

  武警班长气急了,大声的呵斥,都什么时候了,大火马上就要来了,这老太太还在这里玩死狗。

  好言好语不听,和声和气不理,武警战士大声的这么一呵斥,老太太止住了哭声,然后看了看武警。

  “我三个儿子进山了,他们还没出来呢!老天啊,怎么这么倒霉啊!”

  “什么时候进的山,你确定是三个人吗?”武警班长头都快炸了。

  “还有一个天杀的皮货商人,他鼓动我三个儿子去了老林子。”

  “快,带着她先走。”说完,战士们上手,抱起没多重的老太太就跑了出去,武警战士拿起对讲机开始汇报。

  “报告,老林子有四名群众,昨天进入后,还未出来。”

  “什么?进去了四个人?”前线指挥的领导,手都快要捏出血了,真的是火上浇油。

  “我带队去排查吧!四个人命,不是小事。”

  “也只能这样了,多组织点人,都撒出去,把搜救犬大队也派上去吧。”

  “好!”

  人,这个玩意怎么说呢,有些人有了钱,忽然好像迷失了方向。

  吃,要吃的特别,吃的昂贵,什么稀奇吃什么。穿,不光要一身一身的奢侈品,还要量产的奢侈品。

  然后,东北的紫貂,西北的鹿皮,都成了一些人,一些有钱人的爱好。

  有人要,就有人卖,每年的冬天,一群群的人就偷偷的进了老林子。

  这个老太太家的三个儿子,就是靠着偷猎过生活的,每年的冬天,也不用多进几次老林子,只要有一次打到稀罕物,好几年都不用在干什么了。

  钱来的容易,也就守不住。吃喝嫖赌,也是三个人的最爱了,每年把卖命钱,几乎全葬送在赌场。

  这三兄弟也算是厉害人了,带着皮货商进了林子,正好发现一头冬眠的狗熊,然后直接上手搞死。

  杀了对方不说,还在人家的洞里面喝酒吃肉,就着熊肉几个人喝的有点上了头,索性就住在了山洞里面。

  越睡越燥热,越睡越燥热,几个人还以为吃了熊肉上火了。

  结果抬头一看,外面火光漫天,“跑啊,快跑,林子着火了!”

  三兄弟一看,立马起身就跑,大难来时各自飞,三兄弟一起,都不带等商人的,直接就跑。

  胖子商人走南闯北,见识多,一看外面的大火,“土炮,这时候出去不得烧成烤鸭啊!”

  虽然火大,但熊瞎子的山洞够深,他一点都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这种级别的大火,部队肯定会来。

  果不其然,三个人跑出去没多久,就被熏了回来,商人也不出言奚落,反而不停安慰,“没事,没事,你们去探路,没路咱四个人就先熬着,反走有吃有喝,也别着急上火的。”

  他能赚这三个土炮的卖命钱,还是有道理的。他知道,这个时候要真的惹怒了这兄弟三,他们仨把自己扔火里一点问题都没有。

  就在几人躺在洞里面大眼望小眼的时候,警犬搜救大队进了火场。

  一步一步,艰难的寻找,大火的烟气熏的狗狗都流眼泪了,不停的呜咽着,咬着训犬战士的裤腿要离开。

  但是,能走吗,不能啊。战士心疼的不停安抚着这个从断奶就开始在一起的兄弟。

  “前方有山洞!”搜寻小队终于看到了山洞。

  “快,喊一声。”

  “有人吗?快出来!”

  “有,有,我们在这里,快来救救我们啊。”

  “亲人哪!”山洞里的四个人连滚带爬的站在洞口大声的呼叫。

  “快,快,有活人,有活人。”

  大树倒塌的火焰冒着浓烈的浓烟,火星时不时的飞起,

  “新兵留下,带着黑虎,主意观察情况。其他人跟我上。”带队的班长直接下了命令。

  三个战士不要命的往前跑。

  他们不知道情况,但眼前如此危险,呆在山洞里的群众到底是不是受伤了,他们也不知道,但,他们知道的是,早点救出来,或许就是一条人命。

  跑着,跑着,扑通,带队的战士直接掉进了一个深坑。

  这是山洞里的人挖的陷阱,他们怕晚上来野兽。这种深坑,平日里也无所谓,但现在这个时候,真的要了命了。

  随着大风吹过,已经烧成木炭的大树摧古拉朽的倒了下来。

  嘭!如同炸弹爆炸一样,火星四射,落在陷阱中的武警班长躲不能躲,跑没地方跑,眼睁睁的看着红彤彤比人粗的木炭砸在了自己的身上。

  “班长!”站在后方的新兵叫的撕心裂肺。但班长没有一点回应的声音。

  手里拉着的警犬发现了自己的战友出了危险,狗狗暴躁的挣脱开新兵,直接朝着火里跑去。

  “黑虎,回来!危险!班长!”新兵战士直接大哭起来,他不知道,现在要干什么,他也不知道能干什么,他刚刚下了连队就被拉上了火场。

  狗狗的身上,大火烧起的温度让它的毛发冒出了焦糊的味道,它死命的朝着自己的战友跑去,嘴里呜咽着。

  另外两个战士也傻眼了,自己的战友,就在身外一两米的距离被火焰吞噬了。

  “你去救群众!我去救班长,快。”说完他二话不说,直接跳进了冒着火的陷阱,防护服在这个时候几乎就如同一张纸一样。

  “班长,班长!”班长的护目镜中鲜红一片,而防护服也出现了破溃。

  跳下陷阱的战士,使出了吃奶的劲,远出跑的狗狗,站在陷阱边上狂吠不止,如同再给自己的战友加油一样。

  推,加油的推,班长的上半身被推了上来,远处的新兵蛋子咬了咬牙,擦干了泪水,然后学着老兵们的样子,不要命的向着陷阱跑了过来。

  他在悔恨,他在羞愧,他觉得他不如一条狗。

  当班长被送上来的时候,狗狗第一时间咬住了班长的脖子后面的衣服,如同衔着小狗狗一样,它四肢用力的向后拉,向后拉。

  新兵蛋子也来了,两人一狗眼看着就要把班长拉出来了,结果又从天空中摔了一节燃烧的木头下来,死死的砸在了新兵蛋子和狗狗的身上。

  扑通,沉闷的扑通声,新兵和狗狗同时被砸,但手里仍旧紧紧的拉着班长的手,嘴里仍旧紧紧的咬着班长的衣服。

  “小李,黑虎,醒醒啊!醒醒啊!班长!”从陷阱中爬出来的战士,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泪水就如豆子一样的往下掉。

  “队长,快,队长,快,班长和小李被追下的火木砸伤,黑虎也被砸伤了,快啊,他们不行了。”

  营救群众的战士一进山洞,看到熊皮看到鹿皮,心头的火扑都扑不灭,他一看就知道这几个是偷猎的。

  “我草你娘!”战士恨不得枪毙了这几个畜生,自己的战友,自己的伙伴为了这几个畜生,现在生死不知。

  咬着牙,战士眼睛都红了,“走,给我他妈的快走。”

  带着这几个人的战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撒在周围的搜救小队集中了过来。

  铁血的汉子,看着血肉模糊,疼的不停呜咽抽搐的狗狗,看着两位昏迷的战友,真的,要不是纪律部队,杀人的心都有了。

  就在几人被搜救成功的消息反馈过去以后,终于,炸药响了起来,轰!轰!轰!

  “哥,哥,咱就打个野物,也用不着用炸弹驱赶咱们啊!”

  ……

  抬着两位昏迷的战友,还有一个特殊的伙伴,搜救小队,加油的朝着火场外面跑。

  防护服下的他们,气憋的都快把肺子跑炸了,但他们不能放弃。

  担架上躺的是他们的战友,是他们的伙伴。

  “欧阳院长,我的两个重伤士兵马上就要来了,请您一定要全力以赴啊,我求求您了。”

  前线指挥员,摸着一脸的泪水,给欧阳打电话。

  “放心,我们绝对全力以赴。”

  挂了电话,欧阳直接抄起对讲机,“马上空出两台手术间,马上空出两台手术间。

  同志们,有两位重伤的战士马上进入医疗点,现在看我们的了。

  他们为了群众,不惜牺牲,我们不能让他们流血又流泪。

  你们从首都进修,从魔都进修,不就是为了今天,不就是为了需要你们的人吗,现在就是你们展现你们技术的时刻了。

  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全力以赴,必须拿出自己最高的水平,你们能做的到吗?”

  “能!”医生们怒吼般的回答。

  “好,张凡、任丽,快分配好抢救人员,准备抢救。”

  “是!”

  ……

  战士出了火场,防护服都摘不掉,鲜血在高温下的炙烤,直接如同超级粘合剂一样,把肉和衣服粘连在一起。

  “快,剪开一个口子,这种防护服没有氧气瓶,粘连在一起,说不定就会缺氧。”当战士送进医疗点的时候,医生们看的心都颤抖了。

  心疼,真的心疼,一个个都是好孩子,一个个的都是好汉子,身上,脸上,就如烂疮一样,不停的留着黄褐色的液体。

  “薛飞!许仙!”

  张凡大声的喊道。

  “到!”

  “组织人手,给他们其余受伤的人消毒清创包扎。”

  “是。”

  “任主任,你带一组抢救班长,我带二组抢救小战士。”

  “好!”

  医疗组快速的进入了工作状态。

  “还有黑虎,还有黑虎,它是为了救班长才受伤的,求求你们了,不要放弃它啊,它也是我们的战友啊,求求你们了。”

  另外一个小战士,抱着黑虎,直接坐在地上放声大哭,烟熏火燎下的面孔是那样的青涩,是那样的幼稚,就如同在家抱着自己心宠物的大孩子一样。

  黑虎勉强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看着伤心落泪的伙伴,轻轻的伸出舌头,像是安慰年轻的战士一样,“羞!羞!羞!我都不哭,你也别哭,别哭。”

  舌头慢慢的,困难的舔着战士脸上落下来的泪水。

  疼,狗狗,疼的舌头都伸不利索。

  从小喜欢狗狗的那朵医生,看着眼前的一幕,都快哭晕过去了。

  “这时候,是你哭的时候吗?快啊,王亚男快给战士黑虎清创、抢救,那朵,快配合王亚男。”

  “是!”

  毛发未损的四个偷猎着瞅着空子就要跑,他们怕啊,看到战士看到警犬血肉模糊的样子,他们真的怕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