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第一百二四章 学到就要教到


  从脸部开始,因为武警战士是掉进陷进后被大火烫伤,然后掉落下来的大树挂扯着战士身上的防护服。

  烫伤后的皮肤,就如不负责任的刷漆工人搞的二层油漆一样,歘的一下,皮肤粘在防护服上,活生生的就这么脱了下来。

  说实话,这个疼痛度,直接就让人疼到宕机休克了。

  所以,特别是在以前农村的时候,家家生炉子烧水做饭,有时候小孩子一个不注意,噗通掉进了开水锅里面。

  在当年的华国,烫伤伤员,70%的是小孩。

  然后,家长又不是很懂烫伤急救的知识,一把提起孩子,听着孩子疼到了极致,就连哭音都是有出气没有进气的时候。

  一个着急,飞快的拔下孩子的衣服,结果,连皮带肉,直接就把孩子剥成了红孩儿,就如煮熟拨了皮的虾一样。

  运气不好的,家里人再撒点酱油、放点清油、蜂蜜的,直接能当蜜汁肘子肉过年了。

  运气稍微好一点的,家长第一时间送进大一点的医院,还能生存下来。

  不过,就算痊愈后,身体直接就变成了挛缩紧绷的咖啡色的瘢痕,真的,很痛苦很可怕的。

  然后随着孩子的成长,全身挛缩紧绷在一起的皮肤,就如一个罩子一样,箍在孩子的身上,每一次的生长,孩子就如破茧而出的飞蛾一样,满身的裂口!

  武警战士的脸上,板寸的头皮上,先是被破了口子的防护服烫在了一起,然后下落的大树直接撕拉一下,头皮,脸部的皮肤,就如脆脆的薯片一样被撕扯的四分五裂。

  剩余的皮肤和头发在红色的嫩肉上面看着格外的让人疼。

  红一片,焦一片,然后还有剩余的板寸毛发停留在红肉上面,真的,相当的可怕。

  直接就是扒了猪肉,而没把猪毛拔干净一样,血红中透着黑毛,都看不出人样子了,太惨了。

  “脸部的移植一定要考虑好啊张院,这可没有机会重来的。”

  首都儿科烫伤主任有点担忧的对张凡说道。

  能不担心吗,虽然张凡的手法相当的厉害,但术前准备的东西太少太少了。

  脸部,头部的移植整形,咱就这样说,好多好多土豪为什么要去棒子国,为什么要去欧洲做手术呢?

  这个手术难,首先,这玩意是个三维立体的,它不是臀部那种简单单一的一个平面。

  所以主刀医生必须对它的立体解刨结构要相当的熟悉。

  以前的时候,是提前给患者做脸部的模具,棒子国和欧美,在这一块发展的迅速,他们是把电脑和医疗结合起来了,这一点不得不佩服人家。

  华国后来算是慢慢的追赶,但相对还是落后一点。

  但首都的这几位就算进不去全球前十,但前五十还是没问题的。

  所以,当看到张凡,上手就干,一不给伤员做模具,二不进行电脑三维构建,直接上手,真的,他们看着都觉得悬。

  “有专业电脑吗,我抓紧建造个伤员的结构吧!”水潭子烧伤科的主任也说了一句。

  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能帮一点帮一点,能出点力,出点力。

  他们现在对于张凡手术水平已经没有一点质疑了,就张凡的那几刀,切下肉,却没有损伤到一点点的血管,就这水平,已经惊艳到他们了。

  “来不及了,损伤面积太大了,而且这不光是烫伤还有化学物质燃烧后的蓄积,不早点清理移植,我担心会出现中毒现象出现移植皮肤死亡。

  而且我们这里也没有专业的计算机。”

  张凡轻轻的说了一句,虽然在说话,但是手底下没有一丝的停顿。

  “没有模具,没有结构图,很的太难了,条件太差了。”30x的主任轻轻的叹了一句。

  然后又紧接着说道,“张院的水平看来是没有一点问题的,我有个病号,他的体型和这位战士的很相似,要不,我现在让我们医院把资料给传输过来。”

  他看着张凡。

  “谢谢,谢谢,不用了。相信我,他的结构图已经在我脑海里了。”

  几个人说的都是相当中肯的意见,张凡心里暖暖的,他为医生这个职业而自豪。

  是,很多时候,有很多的医生,偷偷摸摸的拿点好处,但,面对困难,面对灾难的时候,他们这个职业没有丢人。

  就如有个视频一样,看着都让人流泪,“你们是哪里的?”

  “华西的,你们是哪的?”

  “山医的!”

  “加油,保重!”

  “保重,加油。”

  为的是什么,其实就是为了患者,当这些专家认可了张凡的水平后,有一个算一个,不停的给张凡想办法,不停的给张凡出主意。

  他们没有高座壁上,也不会袖手旁观,因为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只要有点良知的人,不管是什么职业,不论男女,在这种时刻都会伸出援助之手,这或许就是华国血脉能延续几千年的因缘吧。

  没办法了,没有什么好办法了,现在只能指望张凡的技术。

  “建立血管!准备放大镜!”张凡点了点头,直接开始下令。

  原本血管神经手术,用显微镜更精良,放大倍数更好。

  但患者烧伤太严重,不光切开了气管,身上各种的通道引流管太多太多,太占地方了。显微镜体积太大了,不适用,只能上放大镜了。

  医疗上的放大镜,可不是小屁孩拿着烧蚂蚁的哪种。

  估计上点年岁的人,或许见过修表匠修表的样子,医疗上的放大镜,和修表匠的放大镜特别的像,不过修表匠的是单筒的,而医疗上则是双筒。

  带这个玩意,看着很帅,像是科技狂人一样,其实不是,带上这个玩意,帅不帅不知道,要是不习惯,转头稍微快一点,晕的能让你吐一地。

  而且这玩意特别重,可以这么说,脖子细一点的女医生带着这个玩意做一台手术后,直接能把脖子变直了,脑袋都抬不起来。

  “镊,持针器!”张凡带着放大镜,没办法转头,这玩意说实话,他也不敢太快的转头,他也怕晕啊。

  伸手,护士迅速的把器械传到了张凡的手里。

  “打开管腔!”张凡对着一助说道,一助是首都儿科烧伤科的女主任。

  “好的!”她也带着放大镜。

  两人两双手,交错间,打开了血管的管径。

  建立新的血管,必须要清洗干净血管上的血液,缝合后才能让血液流通,很别扭的一句话。

  但,就是这么别扭。

  血管的重建中,只要有点残留的血液,这玩意就如引爆器一样,就能把血管破损的外皮的某些凝血因子给激活了。

  一旦一个不小心,被激活后,那就麻烦了,连起来一个血管,结果刚松开止血带,血液过来以后,全给凝在一起,形成大量的血栓。

  女主任一手拿镊子,夹起一血管的外膜,一手拿吸引器,随时准备吸取积血和冲洗液。

  张凡一左手拿钳子,夹住血管的另外一侧,然后右手拿冲洗枪,开始冲洗。

  到底是怎么一个动作呢,这样说或许有点模糊。

  很多人小的时候玩过给气球里面装水,其实就是这个么动作。

  气球的口太小,而且还会收缩,所以小朋友们配合着,一人拉着一边,然后把气球伸到水龙头处。

  就是这个一个动作。

  简单吗?不,对于医生来说,这个动作太难太难了,没有几万次的锻炼,想都不要想做这种手术。

  血管外膜也就3~4mm,别说咳嗽、手抖了,只要医生之间,稍微有一点点不同步,这个血管就废了。

  “主任,保持住,放下吸引器,让二助接替你的吸引器,你要给我打开血管外膜,外膜有点烫伤,我要修复。”

  “额!”几个首都的主任,汗水都下来了。太难了,放大镜下搞电镜下才能做的操作,真的,太难了,要求太高了。

  剥离、挑起,然后尖嘴剪轻轻的,轻轻的慢慢的把血管烫伤的外皮剥离修整。

  这玩意,如果放大N倍的话,其实就和做包皮手术一模一样,就是把外皮给减掉。

  手术室外,任丽组织着内科医生一边关注着伤员的生命体征,一边开始让年轻的内科医生们学习专家们的用药。

  “强心剂,当达到一个极量的时候,会出现抑制作用,大家看这里……”任丽一边理解,一边给年轻医生指出重点。

  而手术室内,几个专家带着放大镜,也如同学生一样,盯着张凡的双手,紧紧的盯着张凡的双手。

  他们太清楚,这个操作方式的重要性了。

  老李的材料为什么不能推广开来,原因很多,竞争的材料也很多。

  比如,欧美比较流行的生物培养,就是用患者本人的皮肤经过生物工程,养殖出需要的皮肤。

  这个很不错,但局限性也很强,费时间不说,还费钱。

  这样一来,这玩意就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起,而且,能用生物工程来培养的工作室,全球都没几个,所以,普通人短期内是指望不上的。

  而老李的这个材料,绝对能媲美培养出来的皮肤,但手术要求太难太难了。

  所以,当张凡彰显出他的张氏刀法的时候,众人眼睛都直了。

  “手术,还能这样做?”

  “天啊,原来血管这样做能提高存活率啊。”

  “牛,真的,太牛了。”

  他们太懂行了,当张凡进入关键步骤的时候,他们一个比一个认真,当初的不屑一顾,当初的恼火,现在全都烟消云散了。

  修复血管,修复淋巴,一步一步,张凡做的相当的完美。

  真的,看着战士脸上慢慢的原本烧的坑坑洼洼的脸上全部慢慢的爬出了蜘蛛网一样的血管丛。

  “老李,材料!”就如在实验室的时候一样,张凡要开始使用皮肤材料移植了。

  他接过皮肤,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全是战士的脸部的立体结构图。

  结合系统,他在脑海里,一块一块的模拟。

  就在张凡闭着眼睛模拟的时候,手术室的专家们都没有催促。

  走了九十九步了,现在最后一步了,大家不敢催促,也不能催促。

  当脑海中完成最后一块的填充后,张凡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来。

  “开始!”

  端端吻合、内外模分离,建立神经,建立淋巴,形成面部肌肉,填充动作肌肉。

  一步一步,手术室鸦雀无声,每当张凡拿着新材料在蜘蛛网一样的血管丛、神经、淋巴管中穿行的时候,众位专家心都是提起来了的。

  “天啊,他是先构造血管,然后让血管自己蔓延到组织中,想法真的太天才了。”

  “手真稳,出手几乎都是在一呼一吸之间的,原来是这样啊!”

  各位专家都从张凡的手术当中学到了自己难以闯过的门槛。

  这就叫懂了,明白了。

  只要知道自己缺乏的地方,那么他们就可以练,就可以去肝,怕就怕,永远无法明白错在哪里。

  或者当他们明白错在哪里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允许他们拿着刀子上台子了,这就是外科医生的可悲。

  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一个外科医生有一个好老师的可贵。

  “明白了。真的懂了,原来我是想错了!”30x的主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用一种很是特护的眼神望着对面这个年轻的医生。

  脸部结束。

  颈部结束。

  胸部结束。

  “张院,患者的四肢能不能分开同时进行?”

  首都儿科烫伤主任忐忑的问道,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五个小时了,他们没有一点点的疲倦感。

  因为,他们跨过了一个门槛,跨过执业生涯的一个相当大的门槛,可以说他们冲破了他们的执业天花板,现在肾上腺激素满满!

  “行!但,不能勉强!”

  “好!绝对不会,稍有问题,我们立马停手。”

  几个主任分头开始做起了四肢皮肤的异体移植。

  做的是那么的小心,做的是那么的激动。

  天啊!他们好似当年第一次主刀一样,心中的激动都无法言表了。

  “张院,这边,这边吗,填进去好像不太贴敷!”

  “你看,这样,四肢要做动作,皮肤一定要预留出一定的量,而且,这边的血管必须提前连接起来。”

  张凡不停的指导着他们,自己学到了,就要交给别人,张凡把自己结合系统的知识,一点都不保留的交给了众人。

  而手术室外,年轻的医生还没什么感觉,看着这些专家的医嘱,没什么想法,“都是什么啊,怎么用的啊!”

  而任丽他们这一级别的医生,越看越有意思,一会皱眉头,一会好似相同,一会又好似想不通。

  手术,慢慢的到了尾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