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74 陪你一场


  带着两位老人做体检,都不用张凡说什么,有太多热心的同事来帮忙,张凡很客气,邵华爸爸妈妈更客气。

  他们知道人家为什么客气。所以从进医院到出医院,都是跟随着张凡,让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多话。虽然两老人也挺诧异:市医院不忙吗?怎么女医生这么多?

  谣言、小话怎么来,现在当张凡带着邵华父母出现后,也就怎么没了。

  从谣言中也能看出来,张凡真的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人物,一个在茶素市医院举足轻重的人物了,不然谁会在意呢。

  生活就是这样,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张凡解决了这个无聊的闹剧后,就继续开始了拼命的肝。

  他不肝都不行,系统新的学科太诱惑人了,由不得他不好奇。想要探知接下来的秘密,没有它法只能肝了。

  普外,年轻的医生被张凡带动的痛并快乐了着,手术多,还跟着张凡做手术,只要愿意努力,就有机会跟着张凡学习。但是,强度太大了。

  清晨上班后,张凡就进入手术室,择期手术也做,急诊手术也做,只要是普外的手术他都做,原本可以放在第二天的手术,也在张凡如此肝的情况下,在当天就做完了。普外科罕见的出现了床位空置的现象。

  一台,

  两台,

  三台,

  八台手术,当炙热的太阳变成弯弯月亮的时候,张凡还在手术室。失恋风波平息了,医院领导班子也就不好在干涉张凡了。

  一天,

  两天,

  三天,

  每天几乎超过16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彻底的也让普外医生更是对张凡佩服的五体投地。

  普外的手术室有四间,张凡占着一间,配合他的助手们有三套班子。老赵虽然不知道张凡想干什么,为什么这么肝,心中有疑问,但,他鼎力支持。

  高强度的手术,也让年轻医生们进步很快,人其实就这样,当认认真真把时间花在一件事情上的时候,时间绝对不会辜负你。

  “你说张院为什么这么BT?他是不是看上了我们住院医的位置,非要练死几个才罢休?”

  其中几个给张凡当助手的医生,终于被轮换下去了,下了手术的两个小年轻医生,四仰八叉的躺在更衣室说着闲话。

  “原来我只是知道单身狗惹不得,比如我,我在起点看书,要是作者嘲讽我,我就威胁他要撕票。

  可现在我终于知道了,女友不漂亮的更惹不得!”

  另外一个医生感慨的说道。

  “怎么?你见过张院的女友?”另外一个赶忙爬了起来,好奇的问道。

  “想都想的到,要是漂亮,还能这样折磨我们吗?”

  “也对!”

  男人就这样,三句话离不开女人。

  但是也有能肝的,比如马逸晨,他在熬,在咬着牙的熬,三套班子,他始终有一个位置。

  不过小伙子也快坚持到极致了,下手术都不回家不回宿舍,直接就在手术室的值班室睡觉了,躺下就能睡着。

  “三十台手术了。再有三十台手术,普外的坑终于要爬出来了。”

  张凡默默的从系统中出来后,连三秒都没用,就深深的入眠了,他不累吗,累,累的要死。

  “今天,所有的阑尾、胆囊、疝气全部交给我!”清晨五点,张凡就给老赵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声。

  “好的!”虽然诧异,但是老赵一点都不打磕绊的就同意了。

  当清晨上班后,其他几个副主任得知这个消息后,相互看了看,眼光交流着,他们都是师兄弟,十几年几乎天天在一起的他们太有默契了

  “这位到底要干嘛?”

  “谁求知道!”

  “难道要称霸阑尾界?”

  凌晨五点进入手术室后,张凡就不觉的放开了自己的速度,平时他做手术,都不怎么刻意的去追求速度。

  但是,今天好似有紧迫感一样。两个手术间都被他占了,一间准备,另外一间行手术。

  这边做着麻醉前的准备,而当另外一边快做完的时候,就会有人也会被通知:麻醉开始。

  慢慢的,慢慢的,一台,两台,当做完第八台手术的时候,手术室的麻醉师、器械护士、普外的助手们,不经意的被张凡给带动起来了。

  大家都好似被张凡影响着在追求什么一样。原本在手术室还有说闲话聊天的都没有了,都在默默的坚持着。

  坚持着!

  中午,“张院,食堂来送饭了。”护士长担心的看着张凡。从早上开始,张凡就连一口水都没喝。

  “你们轮换着吃吧,我不吃了,给我打开一瓶五百的葡萄糖!”

  “张院,吃一口吧,空腹喝葡萄糖对胃不好。”手术室里,也只有护士长敢这样说了。

  “没事!打开吧。”张凡没回头,手底下没有停,他也在咬牙坚持。

  他知道,在手术天赋上,他就是中人罢了,如果没有系统,他……

  可系统也会慢慢的让他滋生出惰性,去磨灭掉他唯一的优点。

  现在的他虽然早已不担心系统忽然消失,但是他不能,也不愿失去这个机会。

  所以,张凡就拿出他唯一的优点,能肝,他要抓住这个机会,就如溺水的人一样,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

  “我也不吃了,护士长,帮我也开一瓶葡萄糖!”马逸晨也学着张凡说了一句。

  “你个小屁孩凑什么热闹,去吃饭!”护士长没好气的对马逸晨说了一句。

  张凡她敢劝,但不敢说,不过对上其他人,她还是有威力的。手术室的母老虎不是白叫的。

  “十五台手术了!”已经下了班的行政大楼里面,欧阳在听医务处的主任汇报。

  “他要干什么?怎么这么任性,不要命了吗?人不是机器,就算机器也有休息的时候,他要干什么?”

  欧阳有点生气了。老太太原本要回家看电视剧,可当听到张凡在拼命,她也不走了,电视剧也不追了,就坐在院长办公室里面。

  “或许张院在追求什么,想超越什么吧,他早上就给普外的赵全平主任说过了,他今天……”

  医务处的主任看了看欧阳的脸色,若有所思的说道。

  人,能走到一定的地方,不要光看他的缺点,还要看他的长处。

  医务处的主任,在老黄时代就是老黄的心腹,当欧阳上台后,就连书记都被边缘化的时候,他仍旧是欧阳的心腹。

  难道就靠拍马屁吗?

  “我今天就要听听他要追求什么,你去看着,他出了手术室,就让他来找我!我倒是要看看,他给我怎么说。太不爱惜……”

  欧阳没说完话,而是皱着眉头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

  其实她想到了,哪个热火朝天的单纯年代,追赶欧美的哪个年代。

  “二十台手术了!”当张凡做到二十台手术的时候,不光是欧阳,就连其他科室,其他医生护士都开始关注了。

  “一天连做二十台手术,太牛逼了。他能成张院,其他不说,就这个努力的精神,都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也有人寻思,“都是张院了,何必这样拼命呢?难道看上老太太的位置了?天啊,太可怕了!”

  其他科室里,大家也在议论纷纷。

  说个不好听的话,华国人太多了,三甲一级别的医院,说实话,永远都有做不完的手术。

  只要你想做,你有资格做,没人出来指责你干的多,反而害怕你不干。

  可,一天做了二十台手术,虽然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阑尾、胆囊、疝气手术,可就算站二十个小时也不是一般人能站下来的。

  张凡的手术技术在短时间内提升的时候,大家其实都不怎么惊讶,这个世界上天才太多了,特别是技术行业的天才,怪胎,真的太多了。

  可今天,大家被震惊了,如此努力,如此不要命的去肝,张凡真的让市医院的医生们心甘情愿的信服了。

  因为他做到了其他人也能做到,但不愿去做的事情,更是让人能信服,更是让人觉得佩服。

  晚上20点,“已经二十五台手术了!院长,你吃一口饭吧!”

  医务处的主任端着饭盒站在欧阳的面前。

  “没胃口,放下吧,你也别站着了,拉把椅子坐下来吧,你年纪也不小了!”欧阳这个时候连生气都气不了了。

  “我这算什么,张院都连续站了快20个小时了,要不您去劝劝?”

  “他精神怎么样?患者的手术安全能保证吗?”

  “很亢奋,我亲自去看了,很亢奋,手术自始至终的漂亮!普外的主任们全部在外面盯着呢。”

  “快20个小时了!20个小时了!他的助手们怎么样?”

  “全体普外医生已经上台轮换了,跟台子最多的医生马逸晨已经虚脱了。

  让他去休息,他也不回去,就在手术间外,等着!而且……”

  “而且什么?”欧阳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医务处主任。

  “而且,外科的医生们都如同打了鸡血一样,不分组派,部分高年资低年资,一个下来,就有一个顶上去。就算下来,也不离开,就静静的休息,静静的在等待。”

  “呵呵!这就是男人的世界吗?”欧阳若有所思的说了句,然后又说道:“但,这也是胡闹!”

  “院长,其实要是医院能多几个张院这样的胡闹医生,您还又什么可愁的呢?”

  “你啊!”欧阳略带笑容的瞅了一眼医务处的主任后,又说道:“去,把在院的高年资的内外科医生都叫来待命!”

  “您的意思是?”

  “二十多个小时了……”

  “好的!”

  手术间外,马逸晨浑身发酸,双腿已经没有感觉的躺在椅子上从自动门的玻璃上看着里面仍旧在做手术的年轻老师。

  “我怎么就站不下来呢?我怎么就站不下来呢?”他有点遗憾的想着。

  年轻人,有好处,就是血还未冷。

  张凡的系统也飞快的把热量转换成了ATP,就这样,张凡也是在咬牙坚持,“还有五台手术,我今天一定要完成,我必须完成。”

  有人催吗?没有!有时间限制吗?没有,但是张凡就想磨练,就想给自己一个挑战,他不想让自己产生依赖。

  他就要把自己的长处发挥出来。他在拼,他在和自己拼,其实也和系统在拼。

  男人,就得对自己狠!

  二十八台手术,当时间进入晚上23点的时候,张凡已经感觉不到累了,双腿,双腿已经感觉不到存在了。

  没有人劝,当手术进入二十台的时候,就没有人劝了,手术室所有的人都在心甘情愿的帮着,努力着。

  欧阳也来到了手术间,一小时前,老太太用几十年行医人救人积累下来的人脉,砸开了茶素最大最好的饭店大门。

  她也不多话,“易消化的、温热的、适口的食物,做几大桌子送到市医院。”

  手术室的休息室内,“吃,不吃怎么能陪着你们的张院胡闹呢。”老太太罕见的话硬但面软的对待着外科的这帮子糙老爷们。

  她没怪谁,也没去阻止。要疯就陪你疯一把,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疯成什么样。

  张凡何幸,能遇上这样的领导,这样的同事,这样的伙伴。

  他的超越,他的升华,没有这帮子狼吞虎咽的助手们,他想都不敢想,手术不是一个人做的。

  “院长,您要是天天管这样的饭,我们就天天这样干!”一位快退休的老外科医生,笑呵呵的说道。

  “你年纪不小了,怎么也陪他们胡闹呢,还吃的消不,不行别勉强,我让120送你回家。”欧阳笑着对老医生说道。

  “哈哈,我还能坚持,再不坚持,就没机会了,能陪张院疯一把,也不枉……”

  “院长,您从中午到晚上也一口没吃了,您也吃点!”医务处的主任悄悄的端着一碗小米红枣粥。

  “好,我也吃点,兔崽子,弄的我提心吊胆的。”看着一帮狼吞虎咽的吃货们,欧阳也有胃口了,而且自从张凡成为助理后,这是欧阳第一次开口说他的不是。

  医院手术室灯火辉煌,普外的医生们全体上阵,手术室的护士们全体待命,手术间的会议室内,全体在院的高年资医生待命。

  有荣誉吗?没有,有加班费吗?三十元,他们不为其他,就为陪他们的张院胡闹一把。

  或许这就是医疗系统的人,然而,医院越大越无法有这种热血的存在。

  当利益,权力、职位掺杂在一起的时候,也让……

  二十九台手术了,张凡累吗,不累了,他已经感觉不到累了,就剩下激动了。系统中的普外经验条,几乎满了,最后一台手术了!

  休息了两个小时的马逸晨上来了,最年起的几个医生都上来了。

  老家伙们已经站不动了,他们不知道张凡还能做多久。

  “张院,来,我给您擦把脸。”护士长轻柔的给张凡用沾了温水的纱布,轻轻的擦拭了张凡已经出油的脸庞。

  当温热的纱布划过张凡的脸庞,有点粗的纱布让张凡精神又提了一提。

  他也在给自己打气,“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一定行!”

  “几点了?”当纱布擦过脸庞的时候,张凡轻轻的问了一句。

  “还有半个小时就0点了。”

  “好。”

  张凡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而是继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