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80 救援之手


  柴油版的奔驰,硕大的车体在茶素的城市道路上开出了跑车的速度。

  车厢里,小吴的爸爸一脸铁青,而小吴的妈妈,手抓着背包带子,拧的死死的,手指都已经明显发青了。

  他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当年打工来到了边疆,靠着勤奋真的是赚下了不小的身家。

  说句不要脸的话,当初张凡刚来夸克,还没系统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地方是个赚钱的好地方。

  大街上,夏天早上十点饭店都还没开门,到了冬天哪要等着吃午饭的时候才会慢慢悠悠的摘下饭店门板。

  周六周天,直接就如一个没人的空城一样,所以,在边疆,只要是个勤奋的人,生活的都不错。如果有点经商的思想,估计过的会更不错。

  但,估计是因为边疆地大物博的缘故,这里的人对教育重视程度一般,其他地方不说,就说肃省吧,水都喝不上的地方,竟然能出状元县。

  而这里,小年轻上不上班先不说,要先买辆车,没钱的QQ,有钱的大奔。出门西装革履,一个晚餐能吃到凌晨四五点都是平常事。估计这也是资源太丰富了给闹的。

  当他们夫妻两口子冲进医院的时候,神外的主任李子雄和薛晓桥正在准备手术,等病号家属呢。

  脑外科,在超级医院是顶级科室的存在,是站在医学顶峰上鄙视群雄的存在。

  他们看不起骨科,他们认为骨科医生,会的就是个皮毛。

  看不起泌尿,泌尿是通下水道的。看不起普外,普外是掏大粪的。更看不起什么吃吃喝喝的妇产科。

  但是,一旦离开超级医院,脑外迅速沦落成了小科室。

  李子雄手底下的医生没一个能主刀开颅的,薛晓桥也不行,在其他科室,研究生差不多能干小手术了,但在脑外不行。

  “后脑重击,患者已经昏迷了,病理反射都出来了,你看他的肌肉,都僵直了。哎!”李子雄略微叹气的说道。

  小吴的父母,进入了医院。还没进科室,就有医生在门口等待着他们,“快点,主任在等你们。”

  刚进科室,李子雄就站了起来,对他们说道:“你们就是患者的父母吧,我现在给你们说说情况。

  患者后脑被重击,有明显的外伤史,入院后就已经是昏迷状态,目前,患者生命体征非常危险,已经报了病危,现在可以说是九死一生。

  现在需要马上手术,而且,手术也未必能挽救他的生命。”

  “医生,求求你,他才多大啊,一定啊要想想办法啊!医生啊,求求你。”

  小吴的妈妈一听,直接就哭了,眼泪止不住的就开始淌!

  “现在可以转院吗?”小吴的爸爸铁青着脸,一个手抓着他的老婆,另外一个手扶着桌子,他感觉晕,站不住的晕,但是他还要站着,现在不是倒下去的时候。

  “没机会了,半小时内,不开颅止血减压,估计他就能窒息而死,手术后是否能醒过来,我们都无法保证的。小薛,你来给他们说一下,手术的事项。”

  中年女人的眼泪,中年男人的心碎,薛晓桥不得不去面对,而且还要一项一项,把手术的风险告知对方。

  “患者有手术中死亡的风险……

  有大出血导致死亡的可能……”

  一项一项,就如机器人一样不带一丝感情的对这一对夫妻慢慢的说着。

  “你的意思就是,不做也是死,做也是死对吗?”男人的语气很是绝望。

  “不做手术一定死,做了手术,还有一些几率,至于几率有多大,还没有开颅,我不敢保证。”

  薛晓桥静静的说道,没有点烟火气。说实话,各科室的医生中,妇产科的女医生脾气最火爆,因为时间容不得她们和声细语。

  至于神外的医生说实话比普外还没谱。大脑的那几个功能区,有时候扎进去一把匕首,人还好好的。可有时候,一不小心摔倒了,结果成了植物人。

  “把握大吗?”男人可怜的望着薛晓桥。

  “对不起!我给你做不了任何承诺,只能告诉你,我们一定会尽全力!”

  “我的孩子啊!”女人直接哭出了声音,十月怀胎,从丫丫说话,蹒跚学步,到他终于成人了,真的,这个时候听到医生的话,她的心如同就是刀子在搅割一样。

  “做!做吧!医生,求您了,一定,一定……”

  手术开始,备皮,护士利索的把小吴漂亮的分头给刮成了秃瓢。

  碘伏消毒、龙胆紫划线,开颅,手术刀开头皮、电钻开口,咬骨钳入颅。

  咬骨钳就如藏獒在吃肉骨头一样,一下,一下,咔嚓、咔嚓。

  “止血棉!”随着手术的进入,老李和薛晓桥开始了手术。老李主刀,薛晓桥一助。

  被砖头拍过的大脑是怎么个样子?这样说,当击打到头颅前方,就算颅骨不被打破,脑组织都会受到损伤。

  它会挫伤水肿,就如豆腐在渗豆汁一样,青色的液体会慢慢流出来,让大脑开始肿胀。

  大脑脊髓,身体为了保护它们,建造的空间非常特殊。

  人有三大屏障,大脑就有一个,不要说其他,就算一些分子大的药物也进入不了颅脑。

  可颅脑就怕压力,用刀用利刃扎一下大脑,运气好,说不定毛事没有,但只要压力过大,比如颅脑中出血了。

  因为颅脑有屏障,一般的药物进不来,而大脑的血液也是出不去的,这就形成了压力。

  压力小的时候,人会感觉到恶心、难受、头痛。压力稍微一大,就是要命的事情的,大脑被压出脑疝。

  只要形成脑疝,直接就代表着死亡已经来临。

  解压、止血,李子雄和薛晓桥拼尽了全力。患者太年轻了,他们也不愿意,患者出现死亡。

  “血压没了,血压没了!快,李主任,血压没了!”当老李就在止血的时候,麻醉师如同电击一样的大声喊叫了起来。

  这也是脑外的一个特色,脑外的手术有时候,根本没有什么预兆。

  比如一个血块,压在脑干上,当移除的时候,或许就会引起患者的脑死亡。

  “快,强心!打电话给总值班。快!”老李嘴里说的焦急,手底下不敢一丝的慌乱。

  现在他慌不得,只要他慌了,手底下出现个抖动,患者就更没机会了。

  张凡在值班室睡的人事不知,这几天太累了。忽然,值班室的门被砸的惊天动地。

  “怎么了?”张凡一咕噜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大声的问道。

  “张院,脑外的手术室出事了,病人死在台子上了。总值班让您过去看看。”

  值班的干事,急忙把事情交代了一句。

  张凡一听,三下两下穿好了衣服,打开门,“怎么回事?”

  “前面120送来的一个病号,打架的。”

  “家属都签字了!你快去看看吧,家属……”

  张凡走着走着,就开始跑了起来。

  当他还没到手术室,就听到了哭声。

  “孩子啊,你让妈妈怎么活啊。我的孩子啊,老天啊!

  你怎么这么狠心啊!我的孩子啊。”

  当张凡出现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女人,如同泥一样跪着,爬在手术车的边上,死活不让护士推走。

  手术车上躺着一个男性患者,铺在身上的白布单已经被家属拉掉在地。

  患者的父亲,无声的哭泣着,双手慢慢的摸着躺在平车上的孩子,就在昨天下午,他们还聊天来着。

  中年丧子,真的是人生一个非常大的悲剧。

  女人哭着哭着就开始用头撞地,砰!砰!砰,额头瞬间出血,张凡一瞅,就赶紧说道:“发什么呆啊,快把人架起来啊!”

  三四个小护士,赶忙的过去,两个人搀扶胳膊,一个人从后面抱。

  女人哭的撕心裂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血流过眼睛、流过鼻子、流过嘴唇,慢慢的顺着脖子滴答到了地面。

  她好似根本不疼一样,眼睛死死的看着躺在平车上的孩子。

  一个成功的男人,泪水肆孽,鼻涕恒流,一点都不可笑,而是让人心酸。父亲对孩子的爱有多深,这个时候,他就有多心疼。

  他喊不出来,他叫不出来,他想抱着孩子再让孩子喊他一声爸爸,但,已经没有可能了。

  哆哆嗦嗦的嘴唇轻轻的靠在孩子冰冷的脸庞上,他悔恨啊,悔恨不该让孩子今天出门!悔恨……

  躺在平车上的患者,根本就看不到伤痕,就如同睡着了一样。

  “怎么回事。”张凡走到李子雄身边,声音不大。

  “后脑,钝器击打,开颅减压止血,瞬间血压消失,抢救了一个小时,人还是没过来!”

  “报备吧,哎!安抚安抚家属吧。”张凡叹了一口气,轻轻的走近平车。

  “太年轻了!”张凡心里也有点惋惜。

  “女士!女士,清节哀,女士,女士!护士长,她晕过去了!”

  又是一阵的纷乱。张凡看着患者的父母,又看了看躺在平车上的年轻患者,他咬了咬牙,点开了神外。

  学医为了什么?不就是能在别人需要的时候能伸出救援之手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