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588 惠东


  茶素身后有亚洲最大的草原,牛羊肉先不说,首先这个奶制品就非常的醇厚,不过张凡很少主动去要求喝牛奶。

  因为他当初下乡的时候,见过收牛奶的车辆,就是城市里的洒水车,满草原的收牛奶,这也没什么,可远远望去,收牛奶的车辆竟然如同被黑毛线缠绕成黑团团一样。

  当走进了一看,张凡当时直接就吐了,哪里是黑毛线团团啊,全是苍蝇,能把一辆大卡车染成黑色的苍蝇得有多少,不下几千万只吧。

  当然了,这种情形不进入牧区,一般人是见不到的,比如邵华、邵华父母都不知道。

  虽然,张凡也知道这些牛奶会被巴氏消毒,但是,每当看到白色的牛奶,他隐约间好像能看到黑乎乎的一团,所以,他略有点不怎么主动喝牛奶。

  但是,静姝不一样,或许小时候喝牛奶的缘故,她非常的爱吃奶制品。

  从奶茶、到奶豆腐,就没她不爱吃的,茶素的特产,湿奶疙瘩,这个东西,真的就如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湿奶疙瘩,不仔细一看,还以为是如流着水的嫩豆腐,软软绵绵的,看起来非常的诱人,但是不加糖的这种手工湿奶疙瘩,真的不是一般人能降服的。

  一口要下去,味蕾之间爆发的首先不是想象的奶味,而是一种发酵曲子的味道,就如酒曲子或者醋曲一样。

  味道非常的怪异,如果没闻过曲子味道的人,也可以把家里用完醋的瓶子放在太阳地下暴晒几天,然后问一问,就是哪个味道。

  说馊它不是馊,反正就有一种让张凡呃逆的味道。然后等曲子味道结束后,才会有种特殊的奶制品的味道。

  午饭的时候,张凡看着静姝和邵华一人拿个小碗吃湿奶疙瘩的时候,他埋头吃饭,强忍着去看,强忍着去想。

  “你说你哥和你怎么习惯这么大呢,你看啊,咱们两喜欢的,你哥哥一般都不喜欢,你哥哥喜欢的,咱们一般都不喜欢!”

  邵华忍不住用勺挖了一点,轻轻的送到了张凡的嘴边,张凡差点把吃进嘴里的饭给吐进碗里。

  “他就毛病多,咱吃!”真的是亲妹妹和亲女友,不然张凡绝对能让她们……

  周末,婚礼的事情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还有就是要找一些帮忙的朋友。

  所以吃过午饭,张凡就打电话摇人,他准备要惠东。

  所谓的惠东,其实就是男方在结婚前,提前把一些能来帮忙的人招待一下。

  以前的婚礼大多都是自己家里请来厨师做的,所以就需要大量的座椅板凳,还有一些跑堂端菜小二。

  这些人呢大多数都是新郎的朋友,现在虽然不再自己家做席面了,但是规矩还是被延续了下来。

  当然了,通知这些朋友之前,张凡还要恭恭敬敬的给远在青鸟的师父打个电话。

  日子定下来了,就必须早早的给师父告知,这是礼数问题,俗话说的好,三日曰邀、二日为请、当天就提溜。

  “师父,您身体最近还可以吧,也别太累了,该让师哥干的就放手让师哥干,不然路师哥还是永远的那样胖!”

  随着和师父电话越来越频繁,张凡也慢慢的了解了自己师父的为人,也就越来越亲热了。

  “嘿,工作倒是不累,不过你最近的作业完成倒是不行啊,里面的语法颠三倒四也就不说了,拼写错误比比皆是啊。”

  当初张凡诉苦师祖的笔记英语德语混杂,结果换来的是:那就把德语也学一学吗,很简单的。

  老头子也是担心张凡心浮气躁,所以是不是就要在电话里面找找张凡的毛病,毕竟是年轻人,他担心张凡被眼前的成绩给迷惑了。

  对于张凡的天赋,他不担心,他担心的反而是暂时的成果会让张凡迷惑,所以,永远也不要想在他口中得到赞扬。

  “师父,我检查了三遍了,没错误的啊。”张凡纳闷了。他的确是检查了好几遍。

  “我说的是上一次!”老头也会耍赖了,哎!学坏了。

  张凡眨巴眨巴了眼睛,愣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师父,十月一号您忙不忙啊?”张凡赶紧不再纠缠了,你师父还是你师父!惹不起啊。

  “怎么?”

  “十月一号,我结婚!”张凡羞涩的说道,在卢老面前,也就这个事情,让张凡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老人早早就让张凡结婚生子。

  老人觉得只有结婚生子后,男人才会定下心来。

  “好,好,终于听到个好消息了。放心,到时候,我带着你的几个师哥一起过来。还有给你吴师叔也告知一下,礼貌一点!

  他前几天还问起来你的功课做的怎么样了,我都不好意思说。怎么收了这么笨的一个学生呢!”

  爬出普外的坑,点开脑外的科目这种喜悦,这种激动,就是被老头子用这种语气,一天天的给消耗的干干净净。

  每当张凡觉得自己很牛逼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师父的话。

  “你这算什么,肝胆支架,当年多少行业翘楚没办法解决,你师祖解决了。

  当年肝脏中心多难,当时的条件多困难,就这样,你师叔拿了一个世界第一。

  你还远远不够,最多算拾人牙慧拾的比较好罢了,不过你还年轻,你师叔拿世界第一的时候三十多岁。

  你要拿这个为目标!”

  然后,张凡就不得不思考人生了!

  通知完师父和师叔后,张凡就轻松了。师父是连敲打带夸奖,而师叔则是一如既往的谈手术,谈技术。张凡懂,这是他们对自己的看重。也是打心里的感激两位老人。

  然后从夸克开始,张凡开始摇人。婚丧嫁娶,这种事情,华人看的很重视,邀请的重视,被邀请的也很重视。

  如果你不邀请人家,或许这辈子,他都会惦记在心里。

  不过后来,随着份子钱越随越多,不被邀请的人,反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了。

  当年一起来边疆的几位,仍旧留在夸克的没几个了,但是,他们之间还是保留着联系,结束大学刚进入社会的他们,最后的一丝青涩也存留在彼此之间。

  虽然谈不上有多深厚的感情,但是看到对方的时候,总会想起自己当年的狼狈。也算是同病相怜的一种友谊。

  当然了,夸克县医院的院长石磊也要通知,当初的科室同事。

  后来虽然分开了,但是逢年过节,石磊总会派出医院院办的同志来给张凡略表心意,十五的月饼,过年的肉,节节不拉。

  巴图、陈启发、李亮也都早早通知过了,然后就是相同年纪的在茶素的算是同年入院的年轻人。

  李辉两口子,虽然李辉老婆马上要到月份了,但是听张凡要惠东,也是挺着肚子来了。

  当警察的朱兵和路任佳也是两口子齐上阵。当初,张凡站在朱兵和路任佳的中间领奖。

  他实在受不了朱兵的碎嘴,然后祸水东易给了路任佳,再接着,朱兵因为路任佳差点没了命,张凡又救了朱兵的命。

  所以,他们一家和张凡邵华的关系是非常的好,路任佳有事没事的就找邵华去逛街。

  还有赵子鹏,小伙子长达十几年的恋爱,当初也是把张凡震惊了一把。能从小学恋爱到工作的,也是没谁了,而且他们的感情还非常的好,真的也是个奇人。

  消化的老宋、胸外的藏斌、泌尿的、肛肠的,林林总总的这么一算,乖乖惠东的人数都快三十人了。

  张凡又特意给远在魔都的薛飞打了一个电话,薛飞这个兔崽子总算是改了性子。

  在魔都,拼命的加油上手术,虽然达不到张凡半年不出手术室的地步,但是也算是下了苦功夫的。

  “薛主任,怎么样,魔都麻将和三川麻将规矩一样不一样啊。”张凡打通电话,调戏的问道。

  “哎!麻将长怎么样我都快忘了,娘的,魔都人太看不起人了,吃饭,指头蛋子大的包子,就买两笼。我都不好意思吃了……”

  “行了,不和你胡扯了,十月一号,我结婚!我现在给你算是下请帖了!”

  薛飞估计在魔都也是寂寞的紧,抓着张凡就开始要摆龙门阵,张凡赶紧打断了说正事,要是放开了让薛飞说,估计能把诺基亚的手机电池给你说没电了。

  “没看出来啊,你的朋友倒是不少啊,以后没事就多和他们多联系,别老是上手术上手术的。”

  邵华看着张凡手里的名单,有点吃惊的说道。她没想到张凡的朋友尽然三桌都盛不下。

  “嫂子,你千万别劝,我哥哥玩性不小,斗地主、扎金花玩起来也是瘾头不小的。

  真要天天去玩,又得你哭了。”

  在一边的静姝插嘴说道,这几天,她和邵华彻底成了一个同盟。张凡也乐得看自己的妹子和老婆其乐融融。

  “去,小丫头,知道什么。你们没暑假作业吗!”张凡把师父批评他的话转了一下,送给了静姝。

  “哼!”静姝白了张凡一眼,她就讨厌张凡永远拿着看小姑娘的眼光来看她,这也许就是有哥哥的幸福和无奈吧。

  惠东的酒店,也是张凡结婚的酒店,人家老总杨姐专门出来和邵华碰了几杯酒,张凡不能喝酒也是被人诟病的一件事情,不过大家都能理解。

  张一刀,不喝酒的张一刀更是让人放心。更让人觉得专业,所以,张凡不喝酒,就是大家都认可的一个特列。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