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615 齐整整


  张凡的车带头,车后跟着一排红色数字的牌照卡车和猎豹,探照灯开路。要多震撼有多震撼。

  军队的气质,说实话,有些时候绝对不是什么私人车队能媲美的,就算一队跑车也绝对没这个队伍让人震撼,不过这种震撼是让人热血到发颤的震撼。

  车队到达夸克县界的时候,县委专门派出来的交警队伍也加入了进来。原本鸣笛的他们,看到市里来的车队静静的行驶,也就关掉了警笛。

  骑警带路,直接奔向了出事点。当张凡到达出事点的时候,说实话,这种情形,普通行业的人,不要说是遇到了,估计是想都想不到的。

  风,华国的风,南方有台风,一到台风季节估计是小学生们最高兴的日子,因为可以不上课了。

  而西北的风则是黑风,刮起来的时候可以说,伸手不见五指不说,还能把鼻孔呼吸道给你用沙子填满,一点都不夸张,风大的时候火车照样给你吹翻。

  这就是华国的西北,可茶素这边风少,而且随着夏季天气的炎热,山顶的雪线后腿,更是没什么风了。

  而出事点则在一个山坳里面,依山而建,当张凡他们下车的时候,人还没看到,气味扑面而来。

  这个时候,张凡他们真的希望来一场爽快酣畅的大风,可惜没有。

  酸、臭,加上山坳里面的热气一熏腾,打开车门的那一霎,这个气味就如封喉的毒药一样,直接能让人呼吸瞬间给自动闭合了。

  太臭了,就如桑拿房里面放满了极品臭豆腐一样,又酸又臭,还夹杂着潮湿的空气仿佛一层面膜上沾染了醉汉的呕吐物一样,直接啪叽一下,糊到了人的脸上一样。

  医生,特别是消化科的医生,平日里和大便打交道的次数太多太多了,都算是练出来了,结果,在这个山坳里面,被这个酸爽给弄吐了好几个女医生。

  欧阳脸色铁青、铁青,这种时刻的欧阳更加的不讲道理。张凡一看欧阳要发飙,赶忙说道:“院长,赶紧下命令吧,味道都如此浓烈,估计人拉的也够呛了。”

  “嗯!”欧阳点了点头,然后打开张凡的驾驶座位,开始按喇叭。一时间,喇叭声音如同号角一样,让擦着嘴角忍着恶心的人们开始集合。

  随着市区队伍的到来,先来现场的夸克县急诊科医生,赶紧来汇报情况了。“患者都在哪栋小二楼的后面!我们人手太少,转移不过来。”

  “带路!”欧阳也不多话。

  武警战士帮着护士医生们提着药品和担架,开始向楼后跑去。

  当众人跑到楼后的时候,哪个情景,真的无法言表。武警的探照灯照射过去。

  首先看到的就是密密麻麻如同迷宫一样大便阵!

  荒原上原本是杂草丛生的,盖楼后沿着楼边有大约一米宽的水泥边沿。

  肚子疼的人们,就在这个水泥边沿上边,如同黄色鸡蛋糕一样,在水泥边缘上满满的摆满了黄金色的大便。

  最开始的地方,大便的摆放好似还是有规律的,距离很宽,随着越往后,距离越窄,越往后,大便越不成型。

  原本是成型如蛋挞的也开始慢慢变成稀糊糊,越往后越稀,到最后几乎就如鸡的粪便一样。

  估计是情况太紧急了,有的人脚下也没注意,有的大便上甚至都有人的脚印。

  绝对是有人太匆忙没穿鞋,五个脚指头印在水泥地上,太明显了。

  而工人们这个时候,也分成了好几拨。抵抗力强的吃的少的,还能捂着肚子坐在楼梯口。虽然神情萎靡,但总算是能站起来。

  还有就是虽然做不到楼梯口,但仍旧还是坐着的,虽然身边就是大便。

  最重的一帮,直接就躺在大便阵的附近。这帮人是最无法描述的。

  原本是盛夏,穿的就少,一件白汗衫,大裤衩这是标配。可这个时候,哪里还能看出原本的颜色来。

  豆角被咀嚼过的绿色还未来得及消化的纤维,再加上黄色的汤水挂在身上,直接就如史莱克在某些坑里面找蛆一样。

  “咔哒”一声,欧阳打开了扩音器。

  有些人,说实话,生在和平年代可惜了。比如欧阳就是,如此恶心的场景下,欧阳就如铁人一样表情都没一点的不适。

  越是紧张,越是危险,越是情况严重的时候,欧阳这种人,越是冷静。估计她的肾上腺素分泌的比别人多罢。

  而张凡就不行了,因为晚上邵华他们不在,张凡犯懒,就着黄色西红柿吃了几口馒头。

  这个时候,武警的探照灯又照射的格外清晰,一阵阵的反胃,西红柿在嗓子眼里始终不停的想出来见见世面。

  “先把患者搬离现场!快,担架不够直接抬。这不是外伤,抬也行,搬也行,先把患者搬离这里,搬到宿舍楼前的篮球场!快!”

  欧阳说着话,就要进去!

  张凡哪里能让老太太进去。他忍着恶心,抓着欧阳的胳膊没让她进,“您就别去了,就是个食物中毒,进去也是抬人,我去就行了!”

  “嗯!那你去吧。”欧阳一想也对。

  张凡带着几个急诊科的医生和武警战士直接进到了最里面。

  当张凡看到一个胖子的时候,直接没忍住,不光他没忍住,或许是大家都忍了许久,实在忍不住了,看到胖子的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吐了起来。

  这个胖子就是厨师。他在做菜的时候,一边做,一边尝,这玩意生的时候,毒性是最大的。

  而且,做熟以后,胖子看着大家吃的高兴,他也高兴,又加入了进去,吃的更多了。所以,他吃的多,毒性更重。

  当然了,张凡他们是不知道,这个人就是厨师的。

  张凡他们看到的就是一个人鱼,一条黄绿色的人鱼。

  肥肥的双腿之间,早就让黄绿的汤水给粘连在一起,顺着大腿,从臀部流出来的液体黏液,沾染到哪里还能看出是腿脚来。也只有大腿两边的边缘上,才能看的出肉色来,就如同是白色的鱼鳞一样!

  加上肚子疼的时候,出现了挣扎,他的身上、脸上、头发上,真的,都不用化妆!拉出去就是一个人鱼!

  因为脱水,导致了他已经有点昏迷,干渴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在粪水边上,如同跳上岸的鱼一样,一开一合的长者嘴巴。

  “搬!搬!”吐了两口的张凡稍微好了一点,然后压着胃部的不适,带头抬着胖子朝外走。

  说实话,一般遇上灾害的时候,当医生上的时候,四周不是哭天扯地、疼痛呻吟,就是严肃异常。

  而,今天这个场景,真的如同是醉汉集合地一样。医生们抬着双腿发软的患者,还要注意自己脚下的黄色地雷。

  所以,走的时候,好像一摇一晃,就好像两个醉汉扶着一个更醉的醉汉一样。

  再加上,扶人的两人,有时候还不停的呃逆、吐啊,吐!

  真的就如,几百人一起喝醉了一样在黄色泥坑里面打滚一样!

  呃逆声中,三百多人终于被搬离了现场。水泥篮球场上,白白的场地上,如同是拓印了无数的黄色盖章一样,或者是炸的半身不熟的油条一样,齐整整的摆放在一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