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616 融化


  救援,医疗组出发的时候,各种问题都想到了,补液的量,人数,都想到了。

  结果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多的人在如此狭窄的地方腹泻。

  千准备万准备,也没想到如此情况,现在欠缺的不是药物,不是医生,而是消毒水!

  现在总不能,直接在人鱼身上就开始静脉注射吧!现代对他们首先就要一个彻底的消毒。

  清创,什么是清创,首先就是要清洁,要无菌。

  现代医学,首要的重点就是无菌。各种治疗方式,在各个流派中纷争不断,但是大家对于无菌的要求都是一致的,毕竟西医是实验室医学。

  肠道内的常驻细菌,大肠杆菌,这个玩意别说入血了,就算从下消化道转移到上消化,都是可怕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直接静脉补液,无意义杀人。欧阳看着篮球场上,排成三列的人群,眉头疙瘩都快成桃了。

  打电话,从县城急调消毒液要两个小时,怎么办?欧阳不停的打电话。

  张凡擦干了嘴角的呕吐残渣,被县医院的医生给拉到了一边。

  “张院,您休息,休息,剩下的交给我们就行了,您看您这一头的汗水!”县医院急诊科的医生,讨好的把张凡拉到了一边。

  张凡也顾不得这些了。看着医护人员手足无措的站在篮球场边上,他赶紧的大步走到了欧阳身边。

  “院长,出什么事情了吗?”张凡一看就知道,医护人员出问题了。

  “消毒液不够,达不到无菌条件,无法静脉输液!”欧阳语气焦急的说道。

  场上呻吟的人声音越来越小了,这个时候,欧阳多希望他们能大声的喊叫出来。

  可是不行了,拉坏了,拉到想张嘴都是奢侈的想法了,老曹说过女人是水做的,其实男女都一样,都是水做的,当然了胖子是水和油的混合物。

  “县里的消毒液什么时候能到?”张凡同样焦急,特定的时刻,特定的行业,想置之身外?想洒脱?

  不可能的,再自私的人,经过快十年的专业培训,到如此场景之下,绝对不会想到什么自私的想法,真的,这就是关键时刻、特殊行业的魅力所在。

  “最快要2个小时,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欧阳拿着发烫的小灵通,紧紧的握着,恨不得从小灵通里面把县卫生局的领导从电话里面拉出来。

  “地图!”张凡想着,想着,忽然大声的说道。

  围在欧阳身边的武警领导一听,大手一挥,估计是参谋一类的人员,就带着地图来到了张凡身边。

  “咔!”的一声,武警非常利索的展开了地图。“额!”张凡汗水都下来了,不是着急,也不是呃逆,而是这个地图,他看不懂!

  这个地图上面乱七八糟的线条先不说,连个地名都没有,全是代号。

  “首长,您需要知道哪个位置?”参谋估计也看出了张凡的窘迫,立刻对着张凡说了出来。

  “离这个地方最近的行政乡是哪个乡?”张凡也不客气,现在也不是客气的时候,直接下令。

  “报告,直线距离,十五公里外是速不台乡!”

  张凡一听,心里有底了。说实话,这两年的下乡走县,张凡不是白走的,不要说是茶素周边的县城了,就算是各个乡镇,张凡不说一呼百应,但也是有名头的。

  更何况,速不台乡,张凡当年和老陈被穿小鞋下放的地方,这个地方算是张凡深耕过的地方了。

  拿起电话,张凡开始打电话,“孟克院长,长话短说,你们医院有多少消毒液?”

  “哈哈,我的弟弟啊,张……”速不台的乡卫生院院长一看是张凡的电话,高兴的语气仍谁都能听出来。

  “弟弟啊,消毒液多的很,最近上级又下拨了一大批夏季的药品。”

  “我在精煤厂,现在需要大量的消毒液,万分紧急,我现在用我个人的情谊,要求你立刻给我送过大量的消毒液,能做到吗?”张凡没有寒暄,也没有客气,语气非常的生硬。

  “哈哈,别人不行,但是,我的弟弟,你说话了,绝对办到!”

  孟克胸脯拍的山响,西北草原上的汉子的豪迈分分钟的体现了出来。

  说实话,有些时候,特别是边远的乡镇,还是游牧性的乡镇,这个时候,就算县长的命令,都未必有张凡的情谊有效。

  现在,张凡在这个乡深耕的效果现在出来。孟克挂了电话,直接吹响了他们的铜号。

  大人小孩,男人女人,都从远远的地方骑着马过来了,甚至当年张凡做过肠梗阻的住庙喇嘛都过来了。

  因为这个号,这个铜号,不遇上重大事情,是不准吹的。

  “我们的兄弟,当年来我们部落驻点的张医生,现在茶素医院当院长的张凡,他有困难了!他需要我们用最快的时间把消毒液送到十五公里外的混脱沟。

  现在,怎么办?张凡求到我们了,我们应该怎么办?”

  凌晨的草原上,太阳还未爬上来,启明星挂在夏季的草原天空上,如此的宁静安逸。

  但是天空下的牧民们却是激动异常。

  “是不是前年哪个我们剪羊毛时候来的张神医啊!”一位老太太问着身边的儿子。

  “对,就是哪个张医生。”

  “他是个好医生,一定要帮帮他!”

  “嗯!”儿子点头。

  “走,现在就出发,我家八岁的巴郎子现在也能骑马!”一位汉子大声的说道,前年他的孩子,张凡给治疗过!

  “我家新入门的新媳妇也行!”他家的老人,张凡治疗过!

  “我也去!”驻村的喇嘛也说话了。他当年是肠梗阻,差点疼死过去,也是张凡给治疗的。

  一时间,哗啦啦的几百人的马队拉了起来。

  在内地,不要说乡级行政单位了,就算一个村,几百人还算是多吗?

  可是,在西北,在西北的牧区,或许,几百人几乎就是一个乡倾巢而出的人数了。

  这就是功德,这就是功德才能换来的信任!

  男人,女人,甚至一些刚上小学不久的孩子,骑着高头大马,托着消毒液出发了,如同战士一样出发了。

  呼啸着,奔驰在草原之上,目的地,张凡所在的地方,飞驰,马队飞驰!

  人命关天的事情,欧阳不敢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地方,县城中,疾控中心、医院、政府也出发了。

  “快!”几百人的马队,气势非凡。说实话,一匹两匹马,在城市里真的是一个稀奇,好似很是温顺。

  可这个玩意,一旦成群,一旦在草原上撒开了跑,真的,气势绝对的让人能热血沸腾。

  呼号!由远至近,地面出现了鼓点一样的震动,武警战士首先就开始警戒。

  “有不下上百匹的马队!”参谋肯定的说道。

  “我去迎接,绝对是速不台的老乡!”张凡急忙跑了出去。

  现代社会,打开很多的科教频道,有讲肿瘤细胞的,有讲基因的,甚至还有讲组织工程的。可,真正讲大众需要的东西很少很少,也就是说,大家只需求只关心高大上就可以了吗?

  不,平常老百姓,谁会去关心什么基因,什么组织,比如咳嗽、发烧、腹泻、过敏,就讲的太少太少了。

  什么是过敏?这个词估计能让好多人瞠目结舌。要是用专业术语来说,估计听懂的也不多,其实简单的说,过敏就是一种人体内的锄间活动。

  人体内有很多的防御细胞,比如白细胞。这些细胞的功能就是战斗,当外界各种细菌、病毒进入人体内环境后,这些细胞就开始上战场,杀灭这些外来的细胞。

  而过敏则是因为这些外来的细胞很特殊,这个玩意它能装扮成各种的人体自有的细胞。

  然后,机体的战斗细胞紧张了,见到相似的细胞,先不管是不是,都给你灭了。

  所以,过敏不同于中毒,中毒是考虑中毒量来估算严重程度的。

  而过敏则不同,这个就是一点爆发而整体开花的一个结果,它的严重程度并非和过敏物的多少成正比。

  所以,只要是有了过敏症状,不管多少,都是很严重的事情。

  好多人酒精过敏,然后,觉得喝一点没事,其实没必要,运气不好了,喝一滴说不定也能要命。

  知道过敏,就不要作死,远离过敏物质,这是最好的方法。

  咳嗽,咳嗽是症状,而不是疾病。这个怎么说呢,其实就是说,咳嗽不是病,而是机体的一种防御反应。

  是一个有益的动作。很多人,特别是一些家长,只要孩子一咳嗽,赶紧就拿出止咳糖浆。

  真的是,没法说的事情,不要老看广告,那玩意是为了卖货,只要不是刺激性的剧烈咳嗽,咳嗽是有益的一个症状。

  而发烧,其实也是机体在战斗,当未发烧到38°以上的时候,不要就立马喝降温药物。

  而腹泻,特别是食物性的腹泻,和食用量有非常大的关系。

  特别是腹泻的时候,不要说自己身体拉虚脱了,然后大鱼大肉开始补充起来。

  这个时候,肠胃早就已经不行了,不要作死。这个时候,一定要清淡。

  胃肠道平时健康的时候油脂类消化就非常困难,一旦在这个时候吃高脂肪食物,会更加加重消化道症状。

  “哈哈!安达!”远远的,几百米外的地方,牧民汉子们看到张凡后,就开始呼喊。

  望着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的马队,张凡热泪直流。经济社会的当下,如此的情景,真的,张凡的心瞬间就如棉花糖在烈日下一样,瞬间融化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