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621 肉带毛


  同事之间的关系其实很简单,从相互认识到相互了解,如果是两个男同事,一旦发现彼此都有相同的爱好,也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的话,那么关系将发展的非常迅速。

  比如你给我一个G,我也会给你一个硬盘,然后大家相互高兴而越快的交流着丸子国的语言。

  所谓人际关系,其实普通人的人际关系,也就平时身边的一些同事而已。

  薛晓桥咬着牙,看着张凡如同弯了的铁柱子一样,纹丝不动,他的心里早就骂声四起了,“单身狗!没人爱!我的腰啊!”

  对于薛晓桥的心里活动,张凡没时间去顾忌,也顾忌不了,干了这一行,就要承受这行的艰辛。

  这个时候再看看患者的脸部。因为也算是远距离的手术操作。

  患者的左侧的脸蛋已经被张凡扯成一种非常怪异的状态。

  打通道可以从侧方慢慢打,但是进入肌层后处理神经,就不能这样了。

  所以,隧道打通后,张凡就用拉钩直接把患者的皮肤拉开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个状态呢?

  单身狗、汪汪汪,可以想象当年小的时候,家庭作业没写,让老师请家长,然后回家被老娘把自己脸蛋扯到耳朵边,嘴巴大张开的状态。

  结了婚的男人,也可以想象一下,偷着喝花酒,被自己老婆把耳朵扯到发际线,然后耳朵孔变成了大窟窿的感觉。

  患者现在的手术切口,就被张凡扯开了。说实话,很多手术,都是如此操作的。

  比如早年间还没有腹腔镜子的阑尾手术。

  很多医生的切口非常非常的小,小到一个指头都插不进去的地步。

  大家可以想一下,这个切口估计比你自己的肚脐眼都要小。

  那么这么小的肚脐眼,怎么操作手术呢?指头都插不进去。当然了,有些人的肚脐眼格外的大,这种是不算的。

  其实,小切口是为了减少皮肤的瘢痕,而真正的操作,就是用拉钩,两个甚至三个拉钩强行挂在切口边缘,带着肌肉层。

  然后,用劲的拉,比肚脐眼都小的切口,瞬间被撑大了数倍,然后的状态,就是放个拳头进去都没有一点点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手术结束后,医生查房的时候,问患者:怎么样啊,感觉有那里不舒服吗?

  患者或许会很迷茫的说道:“本来疼的肚子也不疼了,就是感觉伤口这里烧呼呼的难受,好像它想自己要崩开一样的感觉。”

  医生绝对会说:“没事,没事,等会我让护士给你拿个沙袋压在上面!”

  他绝对不会告诉你原因。人体的皮肤,真的是个非常好的器官。

  既能产生如同张凡一样,让人赏心悦目的小麦色的肤色,而且还有强大的韧性。

  什么牛皮、小羊皮、甚至所谓的温带澳洲小羊皮,或者什么能钻过戒指的黄羊皮,在人体皮肤面前,说实话,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既透气,还有非常强大的弹性,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它还会有很强大的收缩力。

  有些人,不爱吃菜,不爱吃粗纤维的蔬菜,就盯着高脂肪、高蛋白的食物,美嘴美嘴的吃。

  吃的时候,爽的要死,结果晚上大便的时候,也是爽的要死。

  儿臂粗的大便,脸都涨的如同关公一样,有时候甚至一根这样的大便都能把马桶给堵了。

  而肛门的大小也就如同肚脐眼一样,肛门就靠着轮匝肌和皮肤强行的撑开排便,然后等排便结束后,皮肤又靠着它强大的恢复能力,恢复到了原来的大小。

  没有这个恢复能力,估计不爱吃粗纤维和一些特殊爱好的人,估计得穿纸尿裤。

  靠着强大的恢复能力,手术台上的患者,状态就很诡异,女人非常的漂亮的耳朵,被张凡用拉钩都快拉倒鼻子附近了。

  然后耳后下方,一个大口子,血淋淋的大口子滴答着鲜血,里面带着白色的切开的筋膜,就如同吃人怪物的血盆大口一样,露着白色的大牙,张开了要吃人一样。

  然后再配合患者一阴一阳的脸部,真的,电影里的怪物,都没这样的可怕。

  半个多小时,终于,薛晓桥终于能把腰部伸直了,因为张凡这个时候,已经把手术视野和操作空间搭建了起来。

  薛晓桥伸直腰部的时候,估计他自己都能听到腰部肌肉发出的酸涩声,就如同年久失修的老门一样,吱扭声,让人能算掉牙的吱扭声。

  所以,我们的薛晓桥医生,通过此次事情以后,他决定了,以后绝对要多换姿势,绝对不能贪图或者盯着一种姿势。

  手术,什么是手术,很多手术高超的医生,让他去说说,什么是手术,估计没准能把他问的张口结舌。或者一大堆听不懂的专业术语就来了。

  张凡通过两年的系统肝手术以后,他总结了一点点小心得,用人话说,手术其实就是围绕病灶重新搭建或创造一个新环境。

  比如最简单的阑尾。因为这个玩意是肠道的一部分,还有它的血管、神经、淋巴管和其他肠道相连,而且它本身就是肠道一部分。

  而阑尾手术,则是围绕着这个阑尾重新创造一个循环、流通环境。

  所以,手术难,难的不是切除阑尾的那一刹那,难的是在前期的构建。

  所以,手术真正难的是前期的所谓战斗准备。就如打包围战一样,难的不是打,难的反而是怎么去创造一个包围圈。

  所以,张凡的师父、师叔甚至师祖都非常的赞赏一句话,手术当中,慢就是快。张凡用了好久好久才真正的悟透了这句话。

  好似很玄幻,其实真的就是这么玄幻,一个医生,同一年进医院的医生,五年就能有分出一个差别,十年就是一个档次,二十年,一个或许在山下仰望。

  这就是医学中的特殊点,要能肝,还要有个钢铁般的健康身体,还要有个如同老和尚一样能参悟玄机的大脑。

  扯开肌肉,拉开皮肤,白色的,如同米猪肉虫一样的神经就展现在了张凡和薛晓桥的眼前。

  当然了,这是在没有带显微镜肉眼直视下的观感。

  肉眼下,神经真的就如一条白白的细细的虫子一样趴在身体里,用手术镊子轻轻触碰一下,这个玩意还能抽动。

  就如同一个傲娇的蜡笔小新一样,“不要动人家嘛!”然后扭扭他的小……

  张凡他们支起了腰,薛晓桥难受,其实张凡也不好受,这种长时间的弯腰,说实话,和单不单,汪不汪关系不大。

  就在张凡他们已经要进入开始剥离病变神经的时候,手术室的护士长进来了。

  护士长和张凡去了一次下乡义诊后,两人的关系也越来越的熟络,所以,护士长再也不用提一提张凡的手术衣的袋子或者轻轻贴一贴之类的小动作来讨好张凡了。

  后勤的老陈特意联系了手术室的护士长,让护士长抽空看看。

  虽然他们也知道,让护士长看看,也只能看看,但是,对于酒糟鼻两口子来说,这个看一看,就非常的感激了。

  张凡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护士长来了。因为香风袭来,在手术室的护士里面,也只有护士长有权利用点香水。

  所以,当张凡闻到所谓的五号,他就知道护士长来了。

  “张院,中午怎么吃,吃食堂吗?要订饭了!今天又是红烧肉。”

  护士长轻轻的站在张凡身后,略微探头看了一眼手术进程,看张凡他们还没到关键的操作,就问了一句。

  护士长虽然不会做手术,但是对于手术的进程心里门清,就一眼,都不用多看,她就能估摸出手术大概什么时候结束。

  “怎么又是红烧肉!哎去,食堂的大厨都把我吃大肉的习惯给泯灭了。”

  薛晓桥带着一股子邪火,原本腰就酸,结果一听是红烧肉,无名火直接就冒了出来。

  这个不能怪小薛,医院的食堂,真的,红烧肉直接就能劝退很多人。

  做菜不好吃,大家也就忍了,可你最少收拾干净也好啊,结果估计大厨犯懒,直接就不褪毛。

  薛晓桥本来爱吃红烧肉,有一次,一口带皮的肥瘦相间的肉,咀嚼的不太细,着着急急的想吞下去,结果,猪肉带毛,而毛又被卡在了他的牙缝里面。

  我的天,肉下了食道,连着的猪毛还挂在牙缝里面。不上不下,真的是不上不下,咽,咽不下去,吐,吐不出来,小薛泪流满面的差点被窒息了。

  不知道的人以为,娃吃个肉都激动成这样了,这首都人也太可怜了。

  “算了,我也不想吃食堂,让小四川送餐吧。”张凡也不爱吃食堂,以前贪便宜,随着生活状态的改善,张凡也是吃不下去了。

  “嗯,好的,我去订餐。”护士长说着话临走的时候,还是特意的给张凡擦了擦没流汗的额头。

  “手术估计再一个小时就结束了,现在很顺利,放心吧,张院出手,没什么问题的。”护士长出了手术室,神情里面就变了。

  一股股女神的味道。酒糟鼻夫妻两人对着护士长感激的都不行了,就这一句话,说实话,没个熟人……

  “谢谢了,谢谢。”后勤陈主任,也是笑着对护士长客气的说道,太有面子了,真的,老陈真的感觉自己太有面子了。书记都没他有面子。

  “等会下了手术,护士长给咱赏个光,咱们请着张院他们一起吃个饭吧。”老陈又说道。

  “哪里有时间啊,这台手术结束,张院还有手术要做,估计今天是出不了手术室了,我还忙着去给他们订餐。

  张院也是的,别人订的饭,他都不爱吃,就爱吃我订的,你说说……”

  护士长用一种不是显摆的语气说着非常显摆的事情。

  “哎呦,护士长,你们真的辛苦,您看,您喜欢吃什么,告诉我,我直接让司机去买。”酒糟鼻赶紧的说了出来。

  ……

  手术室内,张凡他们也进入了手术的围点打援的重点了,开始切除病变的神经。

  早年间的医学书籍中,有这么一句话,神经损坏后,是不可恢复的。

  但是随着医生们常年的观察,神经是可以恢复的,但是神经恢复的速度相当的慢。

  虽然慢,但是总还是有希望恢复的。所以,后来的神外手术,能保留的神经,就一定要保留,不能为了省事,直接一刀切。

  病变的神经有各种疾病,但是最终反映出来的状态就是神经乱搞。

  是怎么一回事情呢。神经控制肌肉其实,就如发电报一样,滴答滴答滴答,非常有节奏的发出弱电信号。

  人体控制肌肉,其实就是靠着这种弱电源来刺激肌肉的。

  而肌肉呢,也随着这种规律的节奏反映出正常的状态。

  而病变的神经,则是滴滴滴哒哒,滴滴滴滴滴,肌肉就不懂了:这玩意搞毛呢。

  然后,随着杂乱的电信号发出以后,肌肉虽然不是很愿意,但是上级发话了,就算是要上吊,也得干啊。

  然后,肌肉也开始乱跳,患者面部肌肉,就会出现各种的抽动,就如同原本两个情侣在接吻,很温馨,很有感觉,很陶醉。

  忽然的,乱电源发出刺激后,姑娘原本温馨的状态,忽然变成了一个眉毛上,一个眉毛下,一个嘴角歪,一个嘴角正的状态,一脸的痛楚。

  好似舌头被对方咬住了一样。或者发现对方是个有妇之夫一样。

  电信号乱了,肌肉中的各种离子也就被乱跳中抖动了出来,然后这些原本大量存在肌肉中的离子,出来了,跑到了神经的身边。

  反馈的就是这些离子形成了一个电荷刺激神经。

  神经多傲娇,它能让肌肉的电荷刺激?不能,那么它就开始把疼痛的感觉发给大脑:快,快,快,它给我吐口水!快给老子打它。

  这也就是疼痛的大概原理,既有电反射也有液体反射。

  张凡,他们现在已经进入暴露了神经,但是还不够,还要把神经的外衣个脱了。

  神经的外衣,就如鸡蛋,新鲜鸡蛋打开后,仔细看,在壳和蛋清之间有个粘膜,神经的外衣就和这个一样。

  显微镜下,镊子如同一双****的手一样,轻轻的,不带一点抖动,不带一点粗鲁,温柔的慢慢的掀开。

  汪汪汪是不懂,所有的好的开始,都是从温柔开始的。

  而汪汪汪则会把对方当成换衣不避人的如花,上去就要扯,这种往往换来的就是耳光,和一脸唾沫点子,tui!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