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634 一般人和不一般人


  人生总是还有三五个好友,就算非常孤僻之人,也会有这么一两个能说到一起的朋友。

  卢老、陈老还有单老的关系也是在一种非常规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的,一个十年,三人的友谊也算是在苦难中煎熬的非常纯洁。

  卢老挂了陈老的电话后,就给张凡打电话,“你在手术室吗?”

  “没,师父,刚和骨科的林主任他们吃过饭,现在准备回宿舍。”

  “别回了,我们出去一趟。”

  “要出诊?”

  “算是吧。”

  “要我准备什么不?”

  “不用了,你来办公楼下等着,驾照带了吗。”

  ……

  开着卢老的专车,张凡还是第一次开这种也不知道是指定呢还是非指定性的四个圈汽车。

  说实话,这个车给人的感觉的就是死板。至于动力倒也还能说的过去。

  “师父,咱去哪里。”张凡点火给油,然后回头看了看卢老。

  “来,我给你指路。听说你在骨科的换髋手术中做了一些非常有建设性的改良?”

  老头略微靠前一点一边给张凡指着道路,一边和张凡聊天。

  “也不算是大的改良,就是一些小手段。”张凡刚要回头。

  “你好好看路,咱爷俩就这样聊。”说完,又说道“小手段?呵呵,你的小手段还真不少啊,有过多少台临床手术的记录了?”

  “呃!”张凡汗都下来了。“没记录,有就做,没刻意去记录过。不过病历倒是很完善。”

  “你啊!”卢老都快无语了,也就是老人是个正统的文人,要是欧阳,估计都出手拍在了张凡的后脑勺了。

  “等会回来以后,先让你师哥给你讲讲医学统计学,有些时候,你的想法还是要进行一些科学的统计的。”

  “哦,好的!”张凡真的算是言从计听,西医,稍微往高处走一走,就必须结合实验室,结合数据,结合统计。

  而这一块,就真的是张凡的短版,也算是野路子出身的张凡,对于这些,对于这些医学院校选修的课程,早就还给当年的老师了。

  稳重的四个圈,一路朝着海边的山脉跑去,东山无山,三川无川,说的一点都不错。

  在张凡眼里,东山海边的这些个小石头山,都不能称之为山了,最多也就是个大一点石头坡了。这些石头山要放在西北,放在祁连山脉、放在天山山脉边上,直接就弟中弟。

  而且,东山海边的这些山有个特色,就是土层稀少,几乎都看不到土层,全是如同秃头一样的白石头。

  汽车围着小石头山,转了几个圈,终于看到了一个建筑在向阳面山坡上的院子。

  说院子大,也不大,院子里面郁郁葱葱,树影中夹杂着十来栋小二楼,或者是小三楼。

  特别是大门正对的一个小二楼,门脸上明晃晃的挂着一个红色五角星,院子门口倒也没什么站岗,可停车登记,门卫落实,一项都没有缺少。

  进入院子后,张凡瞅了瞅这里的环境,给他的感觉就是一种沉静。

  这里不同于师哥带他去的小渔村,小渔村中虽然建筑杂乱,阡陌交错,可村子里面鸡犬相鸣,小儿嬉闹,再伴随着海浪声,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副海边从容的一种幸福而简单的渔村生活。

  可这里不一样,树,巨大的树,成排成排的生长在其中,巨大的树木都快把这个院子给蓬起来了。

  路,清一色的水泥路,干净,连点树叶都看不到的干净。

  除了海浪声和海风吹拂树叶的沙沙声,再无其他,就如同进入了一座空城一样。

  “这是部队的疗养院,以前是一个研究基地,后来算是废物利用,被改造成了疗养院。

  你朝前走,第二个十字口左转。”卢老解释了一句。

  车停在了一个小二楼前,这个楼宇明显的有了年代,建筑用的材料还是已经淘汰了的红砖,楼顶上都长出了小树苗。

  不过小楼前的一块菜地倒是被打理的井井有条,一拢拢的蔬菜长的生机盎然,仔细闻一闻,咸腥的海风中略带着一丝的羊粪味道。

  汽车刚一停,一位老太太,一头银发,满脸笑容的掀开竹子做成的门帘,向卢老和张凡招手。

  “老嫂子,身体还好吧。”卢老赶忙的快走了几步。

  “好,挺好的,就是天天和倔老头怄气了,又麻烦您了。”老太太看着像是农村里的普通老太太,可说话,语气,神态……

  “快进,他这会又闹着要喝酒,你去说说他。”和卢老说完,老太太又看向了张凡。

  “呵呵,好精神的后生啊。快进,大太阳的,进屋子里面解解暑气,这天气还麻烦你们开车过来,真是遭罪了。”

  老太太虽然精神爽利,可活动还是非常的迟缓。

  张凡帮着老太太掀起门帘跟着卢老进入了屋子里面。

  在大门口看到红星的时候,张凡就知道,这个地方比较特殊。

  原本还以为房子里面得是个怎么样的装饰呢,可等进入了老房子,张凡嘴都合不拢了。

  正堂中正对大门的墙壁上挂满了相框,相框中清一色的黑白照片,特别是有几张,张凡一眼就能认出里面的人物。

  张凡微微张着嘴,再看看房间的设施,更是觉得这件屋子的主人是个另类。

  桌椅板凳,全是老式的哪种原木刷着一点清漆的家什,就连放在桌子上的电话都是带着数字圆盘的老式电话,侧面墙壁上一副巨大到夸张的华国地图。

  正堂下摆着一个四仙桌和两把古板之极的高背木头椅子,看着这个玩意,张凡觉得坐着应该不舒服吧。

  再一看,凳子上坐着一位撅着嘴瞪着眼,绝对是正在发脾气的老头。

  而且,这个老头的长相也是非常的有特色,一眼看过去,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粗大,就如老式苏联的幸福摩托一样的粗犷。

  额头突起,颧骨耸立,双眼如隼,耳大而不肥,摆放在桌子上的左手,筋骨突如。

  一眼看去,就能感觉出来,这个老家伙不好相与,迎接张凡和卢老的老太太给人的感觉是慈祥,一种华国小孩农村里上了年纪的外婆感觉。

  而这位老头,给人的感觉,直接就是一副怼天怼地,下棋悔子,聊天顶牛,一言不合,拳脚相向的架势。

  “这个黑小子就是你的关门弟子?”老头的三角鹰眼带着一种好似打量羊羔的目光看着张凡问向了卢老。

  没有寒暄,没有客套,就如要准备吵架一样的架势。

  再加上破锣一般的嗓子,直接就让年轻的张凡觉的这个老头是个危险人物。

  卢老笑了笑,也没有寒暄,而是几步走到了老头旁边的椅子,坐定,然后自己拿着放在桌子上的瓷水壶,倒了一杯凉茶。

  “嗯,我的关门弟子,您看如何。”

  “也就平常人!”老头略带轻蔑的瞅了瞅张凡,然后也就收回了目光。

  老头一副不可一世的架势,但是怎么都让人讨厌不起来。或许是他的气势太强,或许岁数太大让年轻人不惜的和他计较,或许……

  倒是老太太热情的拉着张凡的手做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温软而略带粗砂的手,拉着张凡坐了下来。

  “你别在意,他就是这样,一辈子不会说话,一辈子没什么文化。不像你们年轻人,个顶个的都是文化人。

  来,尝尝我自己晒的小鱼干,味道不错。”

  说着话,一位穿着像是制服,有不是制服的中年女性端着茶杯和一个竹子编的小盘,笑着轻轻的放在了张凡和老太太的身边的桌子上。

  就连放在桌子上的茶杯,都透着一股子年代久远的感觉,白瓷带盖,老电视剧中的哪种开会桌子上放一排的白瓷器杯子。

  张凡客气的点了点头,心里也挺纳闷。瞅一眼长相能吓哭小孩的老头,再看看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心里鄙视了一下老头。

  “这倔老头好福气,也不知道当年是怎么找的这个老太太。”

  老头再没搭理张凡和老太太,而是侧着身和卢老说起了话。

  按说这位单老,也真的是一位奇人。

  小时候逃荒逃进了队伍,当时没枪高的他就为了能吃口饭,跟着队伍跑。

  上不了战场,又赖在部队不走,就成了首长的勤务兵,也算是长在部队中的红小鬼。

  后来在赶跑XXX,和老美在朝鲜干仗,和猴子在老山干架,老头算是军中豪杰了。

  可老头脾气不好,资历又老,一般人当他领导就如同他的下属一样。

  反正就是战争年代的豪杰,和平时代的奇葩。最后也就早早的颐养天年了。

  张凡含着老太太拿出来的鱼干,听着两人的聊天。

  这个鱼干不吃都不行,老太太估计也是孤单的紧,见了张凡如同见到自己的晚辈一样,慈祥的盯着张凡,只要张凡快吃完的时候,绝对会赶紧再拿一个给他,还时不时的小声问,“好吃吗?好吃就多吃一点!”

  “你说,我都多大岁数了,他们还断我的酒,不让我抽烟,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就算我不喝酒,不抽烟,还能再活个八九十岁?”

  老头破锣一样的嗓子格外的刺耳。

  当老人倾诉的时候,老太太手里拿着鱼干,但是明显的,注意力立刻看向了卢老他们。

  “呵呵,我先看看你的检查结果,这个生病就和当年部队打仗一样,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要想办法从侧面减少损失一样。

  您也是军事家了,这点道理还用的找别人说?总不能明知打不过,还要给敌人送枪送炮,这不就成了当年的XXX?

  您还不至于昏聩到这个地步吧!”

  老太太一听,眼眉间的笑意张凡都能感觉的到。

  而老头一听,虽然觉得那里不对,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像也是这么一个道理!你老家伙就会糊弄我,哪就先看看检查结果吧。”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