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张凡神医 > 642 还是胭脂好闻


  而当卢老和张凡,刚打开腹腔的时候,一股子扑面的热气喷了出来。

  手术中,腹腔的打开必须是按照一层一层有规有律的打开,皮肤是皮肤,肌肉是肌肉。

  所以当打开肌肉露出腹膜,然后用剪刀剪开腹膜一个小口的时候,热气直接喷了出来,大压力,小破口,气体散发着热量的其他直接喷射了出来。

  就如破了口子的气球一样,破损的边缘颤抖着喷洒出了热气,或者就如一个月子娃娃吃饱以后,抖动着嘴唇,噗嗤、噗嗤,吐口水玩一样。

  这股子热气带着点滴的液体,喷到张凡脸上的时候,因为口罩的缘故,味道还未被鼻腔接触到的时候,眼睛首先就受不了了。

  涩、酸涩,想流泪。就在眼睛抗议的时候,这股子味道终于进入了张凡的鼻腔。

  说实话,闻过这种味道的人,这辈子都忘不掉,强烈刺激性还带着体温的气体,直接挂在了鼻腔的粘膜上,甩都甩不掉。

  酸中带着臭,臭里面还带着一股子脂肪和肌肉腐烂的味道,直接就是沾着臭豆腐的坏鸡蛋一样。

  什么熏鱼、什么毛鸡蛋,什么臭豆腐,这些东西在这个面前,都是弟弟。

  硫化物、氰化物,脂肪腐败、蛋白腐败,几乎所有的刺激性味道都掺杂在了一起。

  而且这股子气体还是潮湿的,带着温度的,就如一个万年汪汪汪一样,终于谈了一个对象。

  终于走到了接吻的地步,结果对方嘴一张,一股吃了臭豆腐带着烂牙的臭气,夹杂着红腐乳味道的舌头伸了过来。

  可怕的是,你还不得不含着这个可怕的舌头去吮吸。

  等激情过后,剩下的就是恶心和后悔,能把指头塞进嗓子眼去呕吐的恶心,能把自己的脸扇肿的后悔。

  张凡现在就是这个情况。恶心的味道如同烂舌头一样,赖死赖活的要死命的钻进张凡的鼻腔。

  而且温热的液体粘在张凡的脸上,直接能微微感觉到一种蛰痛感。

  “快,擦拭一下!眼睛都熏瞎了。”张凡第一次在手术中如此的狼狈,真的恨不得赶紧有自己的手去擦拭脸上的难奈!

  这个时候别说张凡了,就连巡回护士,特别是麻醉医生,都差点吐出来。因为在开腹腔的时候,麻醉医生特意伸头看了过来。

  他哪里是张凡和卢老这种各种气味锻炼过的人啊。扑面的气味,麻醉医生直接如同咽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一样,想掏不能掏,想吐不能吐,脸都被这种难受给弄的变了型状。

  如同看门老狗一样,压着嗓子低沉的发出一股股威胁声,呃!呃!呃!估计他的舌头都在嗓子眼里面打了结。

  当巡回护士给张凡擦拭的时候,张凡都恨不得把头塞进人家的怀里,这个时候,张凡终于体会到脂粉味还是能让人接受的。

  护士打开空气净化机,消毒味道终于占了上风后,卢老和张凡继续开腹。

  打开整个腹腔,单老头的胃肠就展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卢老盯着单老头的胃肠道,眉头都皱了起来。

  金、木、水、火、土,华医把人体的各大器官归属成为一种形象的代表。

  有的人说,这玩意不单指一个器官,也有人说着是臆想。其实不然,华国医疗界的老祖先们在这个领域,说实话非常的厉害。

  在身体肤发不可损的年代,其实就有医生偷偷的做着人体解刨的事情。不然,古代的皇帝怎么一个一个都知道护肾呢?

  这说明,当年他们不光解剖成年人,还曾解刨过孕妇和胎儿。

  西医直到几百年后,电镜发明了以后,组胚学建立后才发现,哟!肾脏原来和睾(a)丸是孪生的兄弟。

  而胃肠,在人体中其实是非常漂亮的。五谷杂粮纳入其中,在胃肠中吸其精华,舍其糟粕,功能强大,而且胃肠的颜值在人体中也是很漂亮的。

  真的就如现代的小鲜肉,脱衣有肉,穿衣有型。脱了衣服满身的肌肉疙瘩,穿上衣服满脸的胶原蛋白。

  只要是健康鲜活的胃肠道,都是粉粉嫩嫩的,慢慢的非常有节奏的蠕动着,一波一波。

  外层挂着如同丝纱一样的外衣,健康红润的肤色。

  如同古代夏天的贵妇一样,穿着丝纱缓缓的扇动着手里的檀木香扇,觉对会让人忍不住的去亲昵一下。

  健康的胃肠道异味其实几乎是没有的,因为这个玩意从口腔到肛门,人家是全封闭式的,有也是一种好闻的油脂味道。

  一般人都认为胃肠脏、臭,其实一般的人也只有在餐桌上见到这些胃肠道,臭、脏是因为收拾这些东西的厨子没上心。

  惨白的组织中参杂着米黄色或者屎黄色,然后扑鼻的一股大粪味道,这绝对是厨子没上心。

  后厨中常规的清洗,一般都是放点玉米面粉增加摩擦力的,如果你曾今吃过带着米黄色的下水,那么这玩意绝对是因为没洗干净。

  好些人爱吃肥肠,其实说实话,味蕾,特别是人类的味蕾很是奇葩的。

  单纯的香味是无法让味蕾兴奋的,只有复合型的味道才能让味蕾兴奋且把这个味道传送给大脑,让大脑记忆。

  所以,大肠做的好的,是不是混杂着粪便的味道呢?这个事情有待考证。

  单老头的腹腔打开后,不说卢老皱着眉头,就连张凡都快成了三角眼了。

  原本应该是粉嫩的肠道和胃体,直接就不能让人直视。

  粉色虽然还是占了主体,可这个粉色就如水笔缺了水一样,颜色极淡,都快成了脱色的水彩画。

  而且还有大片大片的灰黑色。就像患了皮肤病的老男人的头部,头皮上长者癞瘢,癞瘢上面长者白黑掺杂的毛发,随着头皮的抖动,这个黑灰的毛发如同要进入人的眼睛一样。

  而且,这个癞瘢还随着胃肠的蠕动不停的流着灰色的脓液冒着气泡。

  直接就如夏日的化粪池一样,粪渣子伴随着未消化或者是肉肉的蛔虫一样,在胃体表面翻腾着沸腾着。

  超级膈应,能膈应到让观察者恨不得上手赶紧把这个癞瘢给他挠破一样。

  “外膜破损了没有,外膜破损了没有?”当看到这个情景的时候,卢老皱着眉头紧张的问道。

  “没有,没有!”张凡也顾不得难受了,双手,轻轻的塞入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胃部去探查。

  癌症,单纯性的癌症不可怕,早期发现,早期切除,其实问题不大。

  可这个玩意可怕的是,早期不能轻易被发现,等发现的时候几乎都是晚期。

  而且,特别是腹腔中的癌症,一旦发现有腹水,怎么样打开的腹腔,只有怎么样把腹腔闭合,至于癌组织,医生动都不敢动。

  因为这个时候,动人家,就是让患者加速死亡!

  癌症可怕的就是这个玩意会传播,能从血液中传播,还能如同蒲公英一样,从上位器官把种子撒在下位器官上。

  而胃体的外膜一旦破损,癌因子绝对会随着分泌出来的液体传染到整个消化道。

  所以,当张凡小心的探查后,告知未触及破损的时候,卢老冷汗都下来了。如果一旦破损,神仙下来都没办法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ooktxt.net。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booktxt.net